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田园娇妻:毒舌王爷轻轻宠

第144章.

    因为这事,让本来还生着秋露气的老两口顿时原谅了她,想着这几天好好让秋露在家里休息,权当散心。

    舒小瑜听完,也不由有些唏嘘:“秋婆婆,你放心吧,看在你们的面子上,过去的事情就过了,我们不会计较的。”

    “唉,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秋婆婆,只不过那海鲜的事情就算了,不管她帮那个伍文还是不帮,我们也不能做背信弃义的事情。”

    “伍文的事情她也不打算灌了,反正现在镇上那个飘香居不是也有清除泥沙的方法吗?如果伍文要的话,直接让他到镇上塞点钱买法子得了。”

    舒大宇环视一圈,奇怪道:“秋婆婆,秋爷爷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家里没柴火了,吃完午饭他就上山拾柴火去了,还没这么快回来。”

    正说着,秋露便提着一个水壶而来,另一只手拿着一垒碗——农家户喝水都是用的碗,大口好解渴,没谁会特意买杯子将其区分开来,舒家的杯子还是后来赚了钱舒小瑜提议买的。

    给几人倒了水,秋露的面色还是有些阴郁,舒小瑜等人也没计较,只要别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她们就可以自动忽略她。

    只不过想起刚才秋婆婆忙碌的样子,但秋露却事不关己的在旁吃东西,不由有些叹息。

    喝了水,舒小佳这才想起她带了些做好的鸡蛋糕还没给秋婆婆,忙将篮子递了过去:“秋婆婆,这是我这两日做的鸡蛋糕,很松软可口,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你们会做鸡蛋糕?”秋露有些差异的看着舒小佳,直接掀开篮子上面遮盖的布,而后也想起秋婆婆曾经夸赞过舒小佳的厨艺好,不由试探着问道:“你还会做什么糕点?甜点也行,你会的话,可以把方子卖给我。”

    “我,我只会简单的鸡蛋糕和麦芽糖。”

    “哦,只会这两样就算了,我也会。”

    秋婆婆见舒小佳疑惑,忙道:“伍家是在镇上开铺子卖糕点的,所以对糕点很在意。”

    当初秋露嫁给伍文的时候,伍文家里虽然在镇上,但是也布富裕,好在秋婆婆有着一手的好厨艺,而秋露之前跟在秋婆婆身边也学了不少,所以就在家门外摆了个小摊专门卖糕点,倒是也慢慢赚了钱。

    而后伍文野心大,想着在平阳镇都赚了这么多,那么在平阳镇旁边的平溪镇地方大,人口也多,想来赚得会更多,却没有料到平溪镇有不少卖糕点的。

    一开始因为球路的手艺好,做出来的味道好,赚了点钱,只不过平溪镇到底是别人的地头,触犯了别人的利益,自然就会惹得别人针对。

    不仅赚的钱没了,更甚在平阳镇赚的银子爷也进去不少,这才又灰溜溜的回来了。

    舒家几人有些恍然大悟,虽然心中疑惑为什么卖糕点的又想着要买她们的海鲜,难不成打算再开一个做饭食的店?

    虽然心中好奇,但到底没有问出口,寒暄了两句,秋婆婆知道她们买了驴车很是开心,问了他们什么时候去镇上,能不能帮他带一些东西。

    这么想着,舒小瑜想到之前秋老找到的墨鱼,虽然还不足一斤,但是因为是又一种新的海鲜,所以价格比较高,给了三十五文钱。

    从荷包里数了三十五文给秋婆婆,舒小瑜才笑道:“秋婆婆,一只忘了给你,这是上一回秋爷爷那只墨鱼卖给第一楼的钱,您拿好,我们明天就去镇上,不知道秋婆婆你想要买什么?”

    “我想买点针线,之前的线用完了,针爷不知去了哪儿,你们方便的话就给我点上一盒来,要红色和青色的。”

    “好。”

    秋婆婆一低头,见到舒小阳长了些肉的脸,不由弯下身抚了抚:“几天没见,我们小阳终于长肉了,小瑜,你们不是说明天要去镇上吗?不如把小阳留下我照看好了,我好些日子没见,怪想小阳的。”

    “要不后天吧,我们几天没去镇上了,我们想明天去镇上看看三哥。”

    “对,你不说我都险些忘了,小安木工学的怎么样了?他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只要是感兴趣的,一定会学的好。”

    听着舒小安被夸赞,舒大宇笑得很欣慰:“是啊,小安一直很聪明。”

    虽然现在雕刻的不太好,但是舒大宇就是相信舒小安那么聪明的脑袋没有什么能难倒他的。

    “也行,小阳,明天你再来看秋婆婆好不好?”

    “好啊好啊,秋婆婆你要保重身体哦,小阳到时候来陪你玩,还能帮你喂鸡。”

    秋婆婆被舒小阳这话给逗笑了:“小阳这么能干啊?那秋婆婆到时候给你做好吃的犒劳你。”

    等到回了家,舒小佳又去厨房做了点糕点,打算明天送去给穆师傅他们,希望这些吃得能够让穆师傅在教导舒小安的时候不要那么生气暴躁。

    下午的时候,钱婶她们的家人来了,而且带来了不少的山货,之前找到的不多,所以打算等到今天多找一点再来给舒小瑜认一认。

    木耳和银耳倒是好认,只不过大多都是找的木耳,桂花婶的家人找到了两多银耳,又大品相也不错,舒小瑜点了点头,觉得不错。

    除此之外,三家也找了不少的香菇,前几天下了场雨,让她也有些想要上山找山货了。

    帮着剔除了有毒亦或者没见过的蘑菇,舒小瑜没想到竟然会见到金针菇,除了香菇外,金针菇可是她最为喜爱的蘑菇了。

    舒小瑜满是惊喜:“王盛,你这个金针菇在哪里找到的?”

    “金针菇?”王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我,我在小山坡的一个腐木上边发现的,看着觉得挺好看的,所以想着摘下来给你看看能不能吃,不过这个蘑菇一根根的太细了,看起来还真的像是金针,这个名字真贴切。”

    “这个可以吃,而且不仅能吃,甚至很好吃,要不然你卖给我好了,虽然没有一斤,不如就给你六文好了。”

    “可是这是还没有晒干的……”

    “没关系,这个不用晒干,我还想请你帮个忙,给你三十文钱的酬劳怎么样?”

    王盛忙招了招手,有些被吓着了:“你这个金针菇给我铜板我收,但是帮忙的话,就不用给钱了,我娘说如果没有你们,家里就过不上好日子,你们有什么事吩咐一声,我一定努力办到。”

    舒小瑜也不隐瞒:“你应该还记得长这个金针菇的那棵腐木吧?我想问问你能不能把那个长着金针菇的那块腐木带过来,就长金针菇的那块地方,不用整个腐木都带来。”

    金针菇生长的地方要求虽然算不上苛刻,但也不是随处可见的,而那块生长过金针菇的地方,只要将金针菇最底下一层给留着,过不了几天又会长出来,这样他们以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金针菇可以吃了。

    王盛听到是这件事,想也不想的点了头:“行,我等会就去给你们带来。”

    “别急在一时,现在天都快要黑了,你明天再去吧,反正那个腐木爷不会跑。”

    找着找着,更让舒小瑜惊喜的是又在其中找到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浅黄色蘑菇:“这是……猴头菇,王盛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王盛对与舒小瑜的惊叹很不理解,在他看来就是形状不一样的蘑菇而已,他并不懂得其中的价值。

    但舒小瑜自然不会将这两个珍贵的猴头菇定为和香菇一样的价格。

    说好了等到他们晒干后,她试着卖去第一楼,会帮他们提高价格。

    忙碌的一天很快过去,一大早,念着舒小安在镇上的生活,舒家几人陆续醒来吗,比之往常还要早上一些。

    如舒大宇所说,舒小安的状态的确不好,他们进穆家匠铺的时候,穆师傅难得的没有在打造或者雕琢木材,而是脸红脖子粗的等着双眼喘着粗气,脚边不少的还未处理的木料,一旁的木原正端着一杯茶小声的劝说着什么。

    “穆师傅,我们给你带好吃的了。”

    舒小瑜一愣,换上甜甜的笑容吸引了穆师傅的注意力,舒小佳配合的将手中拎着的篮子举了举。

    穆师傅的面容稍缓,但怒气犹在:“你们来得正好,我后悔收舒小安为徒弟了,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我教不了他。”

    舒大宇被这话吓了一跳:“穆师傅,你,你别说气话,小安他很聪明的,可能是一时不太理解您的意思,您再给他一个机会。”

    “机会?我已经给了他好几次机会,总之我是不会再承认他是我徒弟,你们带他回去吧。”

    “穆师傅……”

    “我累了,休息去了。”

    说完,穆师傅便转身回了屋,留下木原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主人脾气本就不好,这些天他已经耗尽所有的忍耐教导,甚至让他在雕刻前画上花样子,却没想到他连一分的传神都雕刻不出来,你们还是先看看他的好,他在后院。”

    “谢谢你了。”

    得了木原的提示,几人匆忙去了后厨,正巧看到舒小安背着身子在抹泪,舒小瑜心中担忧:“三哥?你……”

    听到舒小瑜的声音,舒小安顿了顿身子,狠狠地擦干脸上的泪,吸了吸鼻子,带着一丝鼻音道:“你们先别过来,沙子进眼睛了,等一会。”

    舒大宇几人对视一眼,看破不说破,这燥热的天气本就没有一丝风,而且就算有风,也有屋檐墙壁挡着,哪儿来的沙子?

    等了一会儿,舒小安这才转过身对他们笑道:“二姐,四妹,还有小五,你们怎么想着一起来了?我带你们去吃好东西吧?”

    “不用了,我买了好些东西,你不是总说我的手艺好吗?我做给你吃好了。”

    “可是,可是我现在就想回家……”

    舒大宇一听就急了:“三弟,不要乱说,这个机会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你要珍惜,不能这么意气用事。”

    虽然刚才穆师傅那么说了,但是舒大宇觉得穆师傅不过是一时气话,说不定还有挽回的余地。

    谁知道舒小安突然间就这么哭了:“大哥,三姐,我真的不是那块料,我……我其实根本就不喜欢雕刻,我爷没有那个天赋,师傅他同样的诀窍和我说了好几遍,而且越来越详细,但是我一拿起刻刀就找不到感觉,刻着刻着就走了神,总是在想着头花应该怎么贩卖推广,香皂和肥皂又怎么改良外形,加哪些花香……”

    “可是……”

    舒大宇还想要劝说,却被舒小瑜扯了扯衣角:“大哥,既然三哥不喜欢,就算了吧。”

    虽然不少家长都会和孩子说,兴趣是可以培养的,但舒小安这些天爷很努力的在学习雕刻,只不过他怎么都不能集中注意力,也没什么天赋,更不喜欢,所以与其勉强倒是不如顺其自然。

    “真的?”舒小安一听,面上一顿,胡乱擦了眼泪,有些不可置信的双手扶着舒小瑜的肩膀,“我不学木工雕刻也可以吗?可是大哥说得也对,我……”

    舒大宇看着舒小安惊喜的样子,抿了抿唇,也想开了:“没关系,四妹说得对,家里现在不缺银子,你如果不喜欢雕刻,那就去上私塾好了,至少要会认字,要不然以后很容易被人蒙骗。”

    “读书可以,我觉得读书都比学木匠的手艺好,这几天真的快要疯了。”

    几人说好了,舒小佳还是觉得既然买了这么多菜,而且这些时日舒小安也劳烦他照顾教导,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舒小安在这里的最后一顿,还是要一起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说说话,好聚好散。

    舒小瑜帮着舒小佳做了五菜一汤,饭菜的香味散去,木原早就肚子咕咕直响,一见到舒小瑜来请他和穆师傅出去,说是要好好谈谈,忙不迭的转告穆师傅了。

    几人站在桌旁等着,没一会儿就见穆师傅带着木原出来,面上倒是如以往那般平淡。

    这么看来,穆师傅应当是冷静下来了。

    “师傅,你坐。”

    舒小安殷勤的将碗筷给二人递去,众人安安静静的吃着,等到吃完了,穆师傅才道:“小安,你其实也不喜欢木匠这门手艺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