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修真建筑师

第289章 去看热闹

    木寂门的弟子们就都懵了。

    骗大家玩的?每人辛辛苦苦装了大半袋子炭地瓜是要闹哪样?

    修炼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如此不靠谱、如此不遵循章法的道友!

    何河壑继续乐:“真没用,都扔了吧。或者全都还给我,让我再拿去忽悠别人。”

    项小牡和方寸知也在旁边笑起来,甚至差点笑岔气~,刚才憋着笑憋得太辛苦了啊!为了骗人容易吗?

    木寂门的弟子们集体凝固了。聚灵宗的人为啥都是奇葩?居然还想着再去忽悠别人?很好玩吗?

    你们这样欺骗天真无辜的道友,难道就不觉得可耻吗?不会觉得惭愧吗?

    带队弟子谦不竞差点都不想理何河壑了!

    但很快,织簇探到了消息返回来,说隐约听到那八个散修拿着老款手机一边发短信一边商量,要去和另一队散修汇合,那一队散修已经跟上了何家的人,还有,听说何家人发现了一处很大的遗迹,里面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织簇说完,把何河壑的空间戒指交还给了他,又对所有人说:“刚才,我在最里面的两个洞室内,发现了不少武器装备和法器,就全都放在这戒指内了,大家分了吧。”

    她也发现,自己被晶果隐身之后,走路做事完全没有声音,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刚才她在最里面的洞室内肆意倒腾东西,竟无一人察觉。

    所以,她把里面的好东西尽情搜刮干净了,全都塞进了何河壑的储物戒指内,又按照何河壑的馊主意,把炭球全倒腾出来,堆满了一桌。

    她把这些事情说出来,木寂门的弟子们得知真相后,才全都乐了。

    方寸知此时才说:“那几个散修是叛徒,投靠了怨灵的,所以我们捉弄他们,等到机会成熟的时候,还要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何河壑也补充道:“诸位木寂门的道友们,这几天你们在这世界碎片中要小心,如果遇到言行举止可疑的修士,能打得过就打,若觉得实力有差距,就及时找各家和各大门派联手。”

    谦不竞好奇地问:“你们是如何看出来的?只因为他们说话带刺吗?”

    “不。”项小牡回答:“简单说,他们的特征之一,是会拿出老款的黑色手机,偷偷摸摸地发短信互相联络,你们只要看到手中拿着十几年前那种老款手机的修士,就要提高警惕。”

    谦不竞认真点头:“好的,多谢提醒,我们会多加留意。”

    何河壑又把织簇放入他储物戒指内的东西全都拿出来,让大家分。

    项小牡和方寸知对这些装备之类不太感兴趣,尤其是项小牡,他已经有了一身不错的高级装备,再拿这些就没多大意思了,所以都让给了别的修士。

    木寂门的弟子们都很欢喜,虽然刚才被忽悠了一回,但这个洞窟也没白进!

    随后,项小牡几人问木寂门的弟子们,要不要一起走?

    木寂门的弟子们却整整齐齐地摇头,婉言很坚决地)拒绝了项小牡他们的组队邀请。

    虽说聚灵宗还有览栖山的这些道友们,人都挺不错的,但做事也太跳脱了!跟着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捉弄一下……我们平时都庄重严肃习惯了,实在无法适应聚灵宗的风格啊。

    于是两拨人互相施礼道别之后,便友好分开了,朝两个不同的方向飞。

    绮逐月再次隐身,与项小牡他们一起走。

    何河壑说:“要不,接下来我们去看看何家那边的情况吧?”

    方寸知赞同:“嗯嗯,事不宜迟,万一那些叛徒们人多法力强,把何家人都放成风筝了,我们还得赶过去救他们。”

    何河壑:“不,万一他们真把何家人放风筝了,我就赶过去看他们的笑话。”

    项小牡乐了:“大师兄,这一点你和师父挺像的。”

    “怎么讲?”

    “你和师父一样嘴硬。”

    “不不。”何河壑摇头:“完全不是一回事,你早晚会明白的,师兄我是真的想看何家人被放风筝,在天上嗷嗷乱叫,那样才解气。”

    项小牡:“……”

    话虽然这样说,他们还是按照织簇所指的方向,追踪着散修,尽快飞到了何家人所找到的那处遗迹。

    到了那个地方,从空中往下看,果然是非常大的一个遗迹,看样子,这地方从前应该是一个大门派。

    而在山门外的广场上,肖陇淘那七个人正在与何家人缠斗,另外八个散修也随后赶到,十五个散修果然一下子就略占了上风,把何家几个人围了起来。

    肖陇淘一直随身背着的那个巨大的水泥墩子此时放在一旁。

    不等何家人呼叫求助,方寸知和搏漠散人等四人都已经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帮忙。

    项小牡也拿出了一对古空锤,骑着焰御天准备冲过去,何河壑却喊住了他:“师弟,还有量豪道友、织簇、逐月,你们几人境界低,就不要过去凑热闹了,他们能应付得过来。”

    同时何河壑悬停在空中,一副好整以暇准备看热闹的架势,完全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

    项小牡说:“师兄,这不太好吧,聚灵宗只有我们两个弟子,你若实在不想去就算了,我过去友情协助一下,意思意思呗?放心,我会注意安全~。”

    何河壑迟疑了一下,没有继续阻拦项小牡,但坚决拦住了樊量豪、织簇、以及绮逐月三人。

    项小牡骑着焰御天直冲过去,这一次,终于能把四个月辛苦修炼的锤法尽情施展出来了!

    昨天在渠流观的对战台上,主要还是以策略取胜的,打得不够酣畅肆意!

    他和焰御天心有灵契,采用游走战术,东一锤西一锤,打几锤之后,就立即飞到空中换一个目标,绝不盯着同一个散修拼命,惹得那些被他锤中的散修都很抓狂。

    肖陇淘正与另外两名散修,围着何家一个名叫何曾去的小辈缠打,眼看着就要把他抓住,可以绑起来拖到天上去放风筝了,结果就在这时,空中冷不丁地冲下一个方寸知,唰唰几道剑气,逼得他们接连躲闪后退。

    正退了两步,身后又是一阵风声,紧接着一锤就锤中了他的肩膀!

    这特么……

    肖陇淘直接被打懵了,心里一串怒骂,努力稳住身形之后一看,这不是聚灵宗、还有方家那小子吗?

    他们不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么?此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