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杀剑诀

第243章 八方风雨

    夕阳余晖洒落,晚霞铺满天际,灿烂而美好。

    一位白衣剑客静静伫立,宁静,淡然,一尘不染。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一切是如此的自然而然。

    若非目光所及,你根本无法察觉他的存在。

    他手里握着一柄剑,古朴无华,宁静而深邃。剑如其人,于平凡中透露着清高与孤傲。

    燕山和蒙甜停下了脚步,静静地望着白衣剑客。

    这一情景似曾相识。

    对,初遇白衣剑神卓不凡时也是这般情景。

    只是少了几分忧伤与悲凉,多了几分清高与孤傲。

    三道身影静静地沐浴在夕阳余晖中,恬静而淡然。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良辰美景稍纵即逝,岂能辜负?

    就这样,三人静静伫立,用心感受着大自然的美好,仿佛与天地万物融为了一体。

    他们在感悟,也是一种顿悟,可遇而不可求。

    不觉间,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了天际。

    白衣剑客这才缓缓地转过身来,望向燕山和蒙甜,神色淡然,轻叹道:“这般年纪已有如此心境,真不愧为当世人杰!”

    燕山微一抱拳,神色恭敬,沉声道:“若非前辈与道相合,我们只会与良机擦肩而过。”

    就在方才,时间虽短暂,心境却坚如磐石。

    剑意境与意境皆为精神攻击,若无坚如磐石的心境,何以抵挡?

    白衣剑客淡淡道:“少年成名,不卑不亢,真是难能可贵。”

    燕山和蒙甜只是向白衣剑客微一行礼,并未多言。

    白衣剑客略感诧异,随口问道:“你们可知我是谁?”

    燕山答道:“不知。”

    白衣剑客又问道:“那你们可知我为何而来?”

    燕山答道:“不知。”

    白衣剑客冷冷道:“你们不怕我?”

    燕山淡然一笑,随口道:“怕也无用,何必徒增烦恼?”

    白衣剑客长叹一声,缓缓道:“也只有像你们这样的少年人杰才能杀死剑神前辈!”

    闻言,一种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

    情不知所以,黯然神伤。

    蒙甜双眸澄澈依旧,泪水却已划过脸颊。

    世人皆知,剑神卓不凡悲情一生,却鲜有人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显而易见,这位白衣剑客了解剑神卓不凡。

    燕山不禁问道:“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白衣剑客淡淡道:“连战天。”

    蒙甜目光迷离,浑然未觉。

    燕山虽惊不乱,沉声道:“那连二当家此来,是要为剑神前辈报仇,还是替连云寨雪耻呢?”

    连战天淡淡道:“剑神前辈心甘情愿而死,得以成全,死得其所,何来仇怨?至于连云寨,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何来耻辱?我若要杀你们,根本不需要理由。不过,今日并非为此而来。”

    燕山又问道:“那连二当家此来所为何事呢?”

    连战天正色道:“领教悲情剑意。”

    悲情剑意,人剑合一,一击必杀。

    对敌人无情,对自己亦是如此。

    一旦施展,那便是以死相拼,非死也是重伤。

    更何况,今日之对手乃是黑道十大高手中排行第三的八方风雨连战天,其武学修为远在蒙甜之上。

    若是一战,必败无疑,甚至有性命之忧。

    如果可以选择,燕山绝不会让蒙甜以身涉险。

    他沉声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连战天冷笑道:“我知道,有天剑山庄高手在暗中保护你们。但是,三招之内,没有人可以挡住我。”

    燕山目光坚定,沉声道:“那我呢?”

    连战天轻笑道:“或许你的战力在小姑娘之上,但是,在三招之内的爆发力却未必及得上小姑娘。”

    燕山上前三步,毅然决然,淡淡道:“不妨一试。”

    蒙甜神色淡然,不悲不喜。她相信燕山胜过相信自己,燕山没有开口,她绝不会出手。但是,燕山一旦战死,她便会不顾一切地为燕山报仇。

    连战天轻叹一声,继而吟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潇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话音方落,一柄长剑缓缓出鞘,闪烁着青绿色光芒,神奇而诡异。

    他神情变得清高而孤傲,目空一切,茫茫天地间,唯已而已。

    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气势自他心间产生,四下蔓延,直入燕山的内心深处。

    眨眼间,天色变得昏暗,乌云密布,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燕山紧紧地握着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眼中流露出挣扎与迷茫。

    他想要出手,也必须出手,却无法出手。

    在这种凛然气势压迫下,他心神不定,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连战天并未急着出手,只是静静地望着燕山,目光中满是轻蔑之色。

    当然,他心中也有顾虑。

    就在这时,蒙甜凄然一笑,沉吟道:“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噫!微斯人,吾谁与归?一曲悲欢离合,诉尽平生事。”

    话音方落,她目光变得暗淡,神色悲凉,身与道合,好似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草木为之悲伤,风云因而变色。

    悲情剑已然出鞘,紧握在手中。

    她依旧没有刺出,只因燕山没有开口。

    但是,她一旦出手,必将玉石俱焚。

    燕山心如明镜,却无可奈何。

    他在苦苦挣扎,内心承受着极大的煎熬。

    在死亡边缘徘徊时,他也未曾这般痛苦。

    在他心中,蒙甜的生命远比自己的生命珍贵。

    不觉间,汗水已划过脸颊,湿透了衣衫。

    他没有放弃,也绝不会放弃。

    渐渐地,他神色变得冰冷,眼神空洞,身上不断散发出浓郁的杀气,心中生出了一种恐怖杀意。

    这种恐怖杀意四下蔓延,直入连战天的内心深处。

    恐怖杀意虽不及凛然气势强大,他却已稳住心神。

    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剑身环绕着浓郁的血色剑气,阴森可怖。

    见状,连战天微微动容,胸中豪气上涌,精神大振,凛然气势更为肆无忌惮。

    那柄古朴无华的长剑剑身环绕着青绿色剑气,神秘莫测。

    忽然,燕山大喝一声,如河水决堤,如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闪电划过天际。

    他挥动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

    第一剑,他似乎从困境中解脱出来,如脱缰之野马洒脱不羁。

    第二剑,他眼神空洞,一股杀意自心间产生……

    第三剑,他心中杀意陡然消失,目光时而空明,时而迷离,一剑刺出,是如此的随心所欲,像小孩子玩耍般自然,却似与天地万物融为了一体,是那样的和谐……

    见此情形,连战天欣喜若狂。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不过如此。

    他放声狂笑。

    笑声在天地间回荡。

    霎时间,电闪雷鸣,狂风肆虐,暴雨骤降。

    风势愈猛,雨势更烈,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汇聚在那柄古朴无华的长剑剑身上。

    青绿色光芒更加耀眼。

    青绿色剑气更加浓郁。

    长剑依旧平静。

    连战天也是一剑刺出,看似平淡无奇,却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