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世子,你的节操掉了

78、案件重演

    王蕴涵见苏逸夏直勾勾的看着她,略一琢磨反应过来,不由恼了,这个不要脸的混蛋!

    重重咳嗽一声:“世子。”

    苏逸夏如梦初醒,脸上无丝毫不自然,撩起袍子就与王蕴涵相对而坐。

    “玲珑,阿若,春香,你们先出去。”苏逸夏吩咐道。

    王蕴涵:“…。”这究竟是谁的丫鬟,该是她吩咐才是。

    见三人都瞧着她,王蕴涵挥挥手,道:“把秋香喊来吧。”

    见苏逸夏没反对,阿若放下了心,和玲珑打了个眼色,才脚步匆匆的把秋香寻来。

    玲珑像防贼似的看着苏逸夏,苏逸夏倒是没恼,心里想着的是,涵儿的丫头还不错,最好能对其他的男子同样如此,这样他的心就能放下一半了。

    秋香很快的被阿若寻来了,三个丫鬟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房间。阿若还不放心,想把正扒着门缝偷看,玲珑见状,不由问道:“阿若,怎么感觉我和你的位置相似对调了?”

    “你懂什么,世子是真人君子,我是怕姑娘想不开。”

    玲珑:“…”姑娘知道你如此想她,才会想不开吧。

    “把事情和姑娘说说吧。”苏逸夏道。

    秋香随即把检验尸体的事情和王蕴涵细细的说来。

    王蕴涵心里暗道,果然如此,难怪宁远侯的脸色,不像是丧子之痛。

    苏逸夏等秋香把事情说完才开口询问:“你怎会想到那不是李源。”

    王蕴涵在苏逸夏检验尸首时,早已想好了说辞:“从前我听母亲提起过,宁远侯这人,脾气不太好,很多事情都喜怒形于色。就连皇后,也颇有真性情。唯一的独子因故身亡,按理说,他对我哥哥不可能和颜悦色。但他还能忍受哥哥在公堂之上,拥有座位,这就奇怪了。”

    “这只是奇怪,一般人还是不会想到死的的不是李源。”苏逸夏不是怀疑王蕴涵,只是易容之术,存在于江湖,涵儿一个闺阁女子,怎会想到那么深远。

    王蕴涵眼珠一转,笑道:“我就随口猜猜。”

    “是吗?”苏逸夏看着王蕴涵的眼光,充满了疑问。随即一想,也罢,既然她不愿意说,就由着她吧。

    估计是涵儿参加宴会上,和真的李源接触过,不然,怎么会知晓李源的武功如何,按理说王弘志随意一提,也不该放在心上才是。

    一个人武功有高有低,何况李源是纨绔子弟。

    见苏逸夏充满疑惑的看着自己,王蕴涵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翻,毕竟从前秦国公就是受了暗算,才打败仗,接着在战场上死亡。

    只能隐晦的提醒了:“世子觉得真正的李源在何处?宁远侯为何会放一个假的儿子在身边?是为了他怕被人谋害?”

    王蕴涵问到关键点了,苏逸夏陷入思索中。

    “圣上如今最缺的是兵权,他和皇后感情甚笃,表面上宁远侯并无实权。李源作为皇后的弟弟,圣上应该能信任。那么,会不会在军中?”

    经过王蕴涵这番提点,苏逸夏深深的看了王蕴涵一眼。他刚正好想到此处,涵儿居然也能想到此处。顿时眉笑颜开:“我的涵儿真聪明。”

    和王蕴涵在聊了一会,苏逸夏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翌日

    “李源?你不是死了吗?”王弘志吃了一惊。

    男子抬起苍白的手抚摸着脸,对着王弘志狰狞一笑:“你剥了我的脸皮,可要对我负责。”

    王弘志猛然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看向周围的环境,还好是牢房。窗透进丝丝阳光,看来今日也是好天气。

    说来也奇了怪,自从李源死的那日后,天气居然日日晴朗。

    王弘志坐了会,听见有钥匙声和脚步声传来。

    果然,片刻就见到了衙役,笑着和他打招呼:“早上好呀,王少爷。昨晚睡得可好?”

    “好的,好的。”王弘志笑着起了身。

    “睡得好小人就放心了。差不多到升堂了时间了。小人带你去洗漱一番,在用个早膳。”衙役说着把牢房的门打开了。

    “先去洗漱,用膳就不必了。我妹妹肯定会给我带的。”王弘志抬起下巴,一脸 骄傲。

    果然,王蕴涵来到县衙,打量了王弘志的精神,柔声的道:“哥哥,我带了早膳来。”

    今日王蕴涵一身男装,别有一番风情。苏逸夏更是移不开眼。

    王弘志用完早膳后,杨熙和宁远侯也已经到了。

    苏逸夏和杨熙、宁远侯,三人在 不远处商量完今日的行事。苏逸夏走来和王蕴涵道:“今日我们觉得去现场瞧瞧。涵儿可要一道跟去?”

    王蕴涵点头,自是要跟着一道去的。

    于是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郊外行去。

    在马车上,王弘志欲言又止的,看了王蕴涵几次。王蕴涵终究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哥哥可是有话要说?”

    “妹妹。我。”王弘志可是知晓秋香和春香是苏逸夏的人,如今春香正瞪大眼睛的一直警惕看着王弘志。

    王弘志被她看的是坐立不安。

    在春香的眼中,一切靠近姑娘的男子,都要挡着。

    见王弘志和王蕴涵坐的如此亲密,要不是姑娘的哥哥,她早就一拳过去了。

    于是乎,一直到达目的地,马车的气氛都有些怪异。

    马车大概行驶了半个时辰才到目的地。

    “王少爷,你瞧瞧可是这里?”杨熙道。

    案发地,周围拿白色的布条在树木边上围了一个圈。王弘志见着这密密麻麻的树木,细细的回想起当日的场景,有些晕头转向。

    强迫着自己努力想着。额间的细汗就不由的滴了下来。

    王蕴涵见王弘志脸色有些难看,就猜想他可能是记不住了。不由的开口:“既然哥哥有些想不起来了。不如我们案件重演一遍。”

    案件重演?左右案件没头绪,倒是个好法子。

    于是乎,王弘志扮演自己,书旗扮演李源。

    李源的两个小厮同样跟在身后。

    “李兄,你说今日,我们能打到狐狸吗?”

    “肯定能,我还要给我的姐姐猎个好皮子。”

    “哎呀,哪里有只兔子,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