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修来世不负君

第十章 绝望

    文悠然和龙亦正在边城努力了两年,南塘和西凉的战事越来越紧张,天晟的边城成了许多难民的理想安生之地,由于人口徒然激增,田地被绝对利用起来,整个地方经济出奇的活跃,在此战乱其间出现了反常的欣欣向荣之势,满朝上下无不称赞叫绝。

    龙亦正去了府衙才终于见到文悠然,案上的公务折堆得老高,她眉梢微蹙极为认真,目光紧锁在公务上,连自己来了都未察觉,龙亦正许久没见过她了,心中念得紧,大步上前道:“悠然,我帮你一起处理。”

    文悠然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他,脸上舒展出微微笑容,深吸一口气道:“不用。”

    “好。”龙亦正心思重重,见她虽然忙却是井然有序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师爷立刻为龙亦正奉上一杯茶,临走看着文悠然,故意轻咳了一声。

    文悠然这才想了起来,立刻放下手中的公务,待师爷离开后,认真对龙亦正道:“夫君关了宗亲们的府兵足足两年多,是不是可以放他们出来了?”

    “悠然不提我都快忘了,”龙亦正想了想,无奈一笑,“收田之事稳定已久,是可以放了他们。”

    文悠然神情严肃,看着桌上的一堆公务,认真想了想道:“夫君先回去好吗?待我将这些公务全部完成了再回去。”

    文悠然看着头顶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只觉得这两年的时间像只刀片,一分一秒划在她的心上,她的心疲乏了,很累,很累……除了处理公务的时候能平静些,她已然不知道往后的路要怎么走了,她承认自己怕了,不能生育的女人是不完整的,不能想象他们之间没有孩儿的感情还能维系多久,老天知道她多喜爱孩儿,多想得到,为何这般捉弄自己?

    天黑了才回了宅子,唐青瑶早已备好了晚饭,一大桌子好菜摆在面前,文悠然这才想起自己今日还未吃任何东西,见青瑶准备离开的意思,拉了她坐下来一起用餐。

    龙亦正坐得笔直,吃饭的样子透着极好的休养,突然看见鸡腿,瞬间想起悠然在国子监食堂吃鸡腿的样子,嘴角漾起微微笑意,将鸡腿夹过来放入她碗中。

    文悠然瞬间也想起了那个场景,心中一阵苦楚,轻轻道:“谢谢夫君。”

    唐青瑶见二人情绪似乎都不对,微微一笑,将另外一个鸡腿也夹入文悠然碗中,笑着说:“原来姐姐喜欢吃鸡腿,那以后青瑶多准备。”

    “嗯——”文悠然点了点头。

    烛光忽明忽暗,如同文悠然的情绪般不稳定,龙亦正看着她,轻轻问:“你和青瑶似乎相处得很好。”

    “青瑶是个好姑娘,夫君应该珍惜的。”

    “悠然此话何意?”龙亦正心头一紧,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她的眼睛。

    文悠然睫毛微微一颤,鼻子一酸,凤目瞬间盈满泪水,她努力让自己平复些,轻轻道:“夫君已然二十有七,却还无子,终是悠然不对!”

    龙亦正心疼不已,眉心微皱,语调深沉地说:“悠然,我们有的是时间,你不要有压力。”

    文悠然强忍着泪水,微微一笑道:“悠然能想到的,夫君自然也能想到,你我恩爱的日子足够久了,若我能生育,母后当年也不会这么急切让青瑶过来伴你。”

    龙亦正脸色冷得可怕,一阵苦大的苦楚,恨意再次涌上心头,刘嫣死得太轻松了!回了回神,语调极无奈说:“若三年后你我还无孩儿,那时再说。”

    “夫君一心为我着想,我很感谢,”文悠然忍着情绪,他为自己付出的足够多了,深吸一口气道,“莫再拖延了,夫君无子,到底责任会被追究到我头上。”

    “悠然……”龙亦正心疼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命运似乎没有眷顾我们,既然改变不了它,只能改变我们自己。”文悠然说着,明亮的眸子暗了下来。

    龙亦正心疼不已,深邃的眸子直直盯着她的眼睛,无奈道:“悠然,你为何这般平静?”

    “如果落入的是黑暗,我能做的不过是静心等待,直到我的双眼能适应这黑暗,”文悠然无奈一笑,“我能说我实质是怕了吗?”

    龙亦正心头一紧,苦笑道:“我也怕了。”

    “我请辞的奏折估计已然到了盛京,待批复下来后我便回去了。”

    龙亦正心头一阵刀绞般的苦楚,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了声:“悠然,不要离开我。”

    文悠然努力放自己情绪平复些,停顿片刻说:“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你知道的,我一直害怕我们会走到那一步,我必须离开,只有离开才能减少你我彼此间的伤害,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他和青瑶在一起也没有负担,这对大家都好。”

    “悠然——”龙亦正眼眶一热,双眸盈上些许晶亮。

    文悠然犹豫片刻,轻轻问:“你还爱我吗?”

    “我爱你!”龙亦正深吸一口气,表情坚定。

    “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而这黑暗似乎是无边无际的,看不见也摸不找,逃不掉也避不开,”文悠然忍住剧烈的心痛,她希望自己的话能减少龙亦正的心理负担,“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我好像不那么爱你了。”

    瞬间,龙亦正的心像被无数把尖刀狠狠穿过,痛苦不已,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语调深沉地说:“无论你还爱不爱我,你知道的,除非我不要你,不然你休想离开我!”

    鼻子一痛,大颗大颗的眼泪至凤目涔涔而下,文悠然的内心苦楚不已,却只剩下无声的呐喊。

    半晌,沉默着,两人间无话。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时间和残忍的现实折磨着他们,她在他身边越来越不开心,他似乎也受她情绪感染,脸上渐渐少了笑意,尽管龙亦正呵护着,小心照顾着她的情绪,但他也有累的时候,文悠然甚至感到绝望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