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你好!我的魔神大人

第二十九章

    但是,主持人清焱的话还没有说话,一阵劲风扑面而来,汹涌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其他人还好,方余心的感受是最强烈的,与其他人不一样,这股气势,是直接冲着他来的,直愣愣的,没有半点遮掩,一下子,方余心受不住力道,直接吐了一口血。

    “怎么?耀宗的人是眼见自己的人赢不了了,使这样下流的手段,逼迫我放弃比赛吗?”方余心跪在地上,瞬间想到可能是自己的事情露馅了,眼珠子一转,张口就胡编道。

    反正东西也不一定会落到自己手里了,还不如多给耀宗来泼些脏水,弄不死他,也恶心死他们。

    果不其然,清焱被激得当口就怒骂到,“你这无耻竖贼,竟敢如此冤枉为耀宗,不灭杀了你,我枉为耀宗弟子。”

    太过分了,这虽说是还没拿到他手中的奖励呢!可不是连碗还没有放下,就开始骂娘了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站在底下的碧央简直无语至极,话说那位耀宗的负责人,那么小白,真的是大宗门里培养出来的弟子吗?不是说大宗门里的竞争比一般的寻常小门派要更加激烈嘛,勾心斗角,争抢资源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怎么看那个负责人跟傻白甜似的,没半点心眼。

    那个作弊的人,分明是把这个负责人往歪路上带吗?然而对方却半点没有察觉到这路上的。

    说起那个作弊的人,碧央也很想扶一扶额。

    他要是能够站着,倒还有些气势,这样跪在地上,连最基本的骨气都没了,还说什么气势呢。

    不过他想站也应该站不起来才是,身边有人压着呢,怎么可能站得起来。

    这样看来那个负责人也不用担心,虽然他够傻白甜的,但是他身后的人,可不一定傻白甜呢!

    “助手!”

    果不其然,随着一声令,立刻想起啊一道青色的剑光拦下了主持人的攻势众人不禁抬头望去,台子上,一袭青衣飘然出尘,容貌端的是俊逸非凡,好一个翩翩公子。

    “大师兄,”主持人清焱收了剑,向青衣男人拱了拱手,算是行了个礼,指着还跪在地上的方余心,口吻里带了些责难,“此人辱我门楣,师兄为何要阻挠我惩戒外人,难道师兄心里根本不把耀宗的名誉放在眼里吗?”

    碧央眼睛在主持人和突然出现的青衣男子间反复看了看,她果3然还是太走眼了,瞧瞧这语气里设下的无数坑,一个走错,人就直接埋坑里了,这个鬼的,哪里是什么傻白甜,分明是心机婊好么!

    “胡诌什么?”青衣男人听得直皱眉头,一甩袍袖,转过身去,“这位兄台是不是有心侮辱我耀宗,暂且另说,不过,我与这位兄台,倒是另有一桩事情要算。”

    方余心鬼眼珠儿一转,知道自己的事情必定是败露了,他一个小人物,能活到如今,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如果不要脸也能算一种本事的话。

    当机立断的哭嚷道,“救命啊!救命啊!耀宗的人要屈打成招了,这位英雄好汉,我只是区区一个散修,比不得耀宗的势力,那法器我也不要了,只求英雄饶我一条小命就是。”

    “胡说八道什么!谁要你的狗命了!”清焱听了直接脸黑了,他还不至于为了几句口舌之争,就要人性命好么!一边怨愤这人胡说八道实在可恶,另一边又暗恨这人说话不过脑子。

    “唰!”寒冰一样的剑意直接削下了方余心的一缕头发,漆黑得如一汪化不开的墨冰的眸子冷冷的望着他,如坠深渊!

    “你可以继续演下去。”青衣男子看着方余心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弯下身,右手拾起落在地上的上等灵玉,“上面还残留着阵法的气息,谁家的灵玉,刚刚解出来就是这么晶莹无瑕的?”

    众人的目光不禁为他手中那块灵玉所吸引,翠色浓郁,这样看着浓得竟像是要滴出来的样子,握在青衣男人的手中,潋滟生光,勾的人移不开眼睛。

    再瞧另一边,虽然品色不及这块,但也是中等的灵玉,水头也是极好的,怎么看都不如这快,一看就像是打磨过的。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不是傻子,哪里能看不出这两块灵玉的猫腻,分明是那个嘴里喊着冤枉的人,在自己的那块石料上动了手脚,偷天换日,为了牟取人家的那把上品法器。

    这个做法,可不太地道。

    “你胡说,”方余辛脸色煞白,这种事情,这种事情要是真的被人定了罪,对方还是耀宗这样的大势力,他这辈子,注定是再无出头之日了,绝对绝对打死都不能承认。

    “分明,分明就是你刚刚捡起我的灵玉的时候在上面动了手脚,却反过来污蔑于我,啊!苍天啊!尔等耀宗的祖师若见到他门下的弟子如此污蔑旁人,岂非千万余年的颜面荡然无存!”

    众人见他义愤填膺,好似有满腔的悲愤不平。

    一时间又有些犹疑不定,毕竟刚才,那块灵玉的确是这个青衣男子捡起来的,他要是真想做什么手脚,对于明师来说也不过就是一转眼的事情。

    “哼,青衣男人嗤笑了一声,早就看穿了他把戏似的,”那你来验验看呀!看看这块灵玉上是否能找出第二个人的气息,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承认是我冤枉了你!“

    方余辛还在哭着,哭声被青衣男子的话直接哽在了喉咙里,他右眼觑了觑青衣男子,心里面还在狐疑不定,更多的觉得是青衣男子在诈他的,依旧死不认罪。

    直到他眼角看到,青衣男子拿出来的一件铃铛状的法器,才彻底的偃旗息了鼓,没了言语。

    那铃铛状的法器可以辨别出不同人的气息,十分厉害,但要说这东西有多少用处,那倒是没有,也就只能辨别出不同人的气息。

    一无追踪的作用,二无分离的功能,偏生要炼制一个出来却十分困难。

    这种名不副实的东西,方余辛也只是在少数的传说中听过一些而已,并不觉得这两个小娃娃手里会有这样的东西,却没想到对方还真拿出来了,算是他失算了!

    ”你还有何话好说?“清焱冷冷的看着他,在他主持的事上,出了这样的岔子,清焱恨不得生啖了他。

    ”不,不,不是我,“方余辛慌乱的看着那个铃铛,求生欲让他拼命的摇着头,打死都不能承认这件事情。

    ”不是你还会是谁轻颜冷笑的看着他,轻颜冷笑看着他,这里除了他一个人,还会有谁做这样的事情?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方余辛只会机械的摇着头,目光在底下的人群中逡巡着,忽然看到一个明显的空地,急忙指着道,“是他,就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碧央头皮一麻,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扭头就想走,刚刚转身就听见台上人指着她。

    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什么叫她逼着他做的?难道他又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不成?而且那么一把破法器,大小姐她才看不上好吗!

    “你说是谁逼着你做下这些事情,”清焱冷淡的说着,很好,还有幕后使者,看他一个个把他们都揪出来。

    只有他们的血,才能洗刷他今日的屈辱。

    这是哪来的中二病?谁家有药吗?快给他喂两颗。

    “慢着,”青衣男子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清焱眉头蹙了蹙,看在青衣男子为长的份上,倒是没有多说话。

    “此人心思狡诈不正,而且巧舌如簧,他的话如何信得?”

    碧央开心的都要飞起来,就差没给这个青衣男子鼓鼓掌了。

    她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预感,要是他们真的听信了那个人的话,拖下水的人绝逼是她没有错。

    就是这么惨,没有女主的运道却偏生有女主惹事的本事,心塞塞。

    “大师兄此言差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人虽然狡诈多端,但难保不是另有苦衷……”

    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泌阳半句都没有听进去,她抬头,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天空。

    话说老天爷,能不能给她一柄像悟空巨巨的金箍棒那样伸缩自如的大刀呢?

    她想要提刀砍死这个小婊砸。

    好的,咱就不说了,您一个劲的把坑往我这边拐是什么意思呢?

    老天爷虎躯一震,目光艰难的漂移了一下,他不是不想给她掉一柄神兵利器来着,只怕转头祖神就会提着那柄神兵利器过来砍了他。

    好怕怕好怕怕,现在的姑娘真是太口怕了,他还是早些溜了溜了吧!

    愿望没有实现,必然很失望,内心的怨念又加重了一分目光,阴沉沉的看着台上的人。

    咦?哪里冒出来的黑烟?台下究竟是烧了什么东西不成?

    一股一股的黑烟,把台上三个人的视线都引了过去。

    “是她,是她,就是她!”

    哦,我的小哪吒,碧央在内心面无表情的接着下一句。

    台上的方余辛疯狂的指着她,力道大得,手指都打起了摆子。

    需要这么拼命吗?怀疑脸。

    碧央很是不屑的移开眼睛,这种半点职业道德都没有的家伙,糟心透了。

    职业道德?那玩意儿是什么?方余辛才不管呢!这个紧要关头,当然是拼命往别人身上泼脏水,把自己洗白咯。

    至于其他的又不能当饭吃,要面子还是要命,傻子都会选好吗?

    “就是你吗?”

    清焱冰冷的带着隐隐怒意的视线,犹如x光一样扫了过来。

    然而很可惜,他碰上的是一堵100米厚的黑冰墙,又冷又冰,再厉害的光线都穿不过去。

    碧央偏了头,直接不理他。

    很好,阴沟里翻船了。

    她才不要和这大傻子说话呢!

    智障是会传染的,万一传染到她身上,那多不好!

    还是让他们自己相亲相爱去吧!

    “是你!”台上的青衣男子,也就是容阙,注意到了碧央的存在。

    他眼角抽搐了一下,记得他上一次见到这个丫头的时候,是她被自己门中不懂事的弟子给硬缠上,这一次又摊上这种烂摊子,话说这丫头是被霉运上身了吗?简直就是霉神本人了。

    看懂了容阙眼里隐密的意味,碧央脚下差点没踩空,她并不很想要这种运气好吗?

    谁想要可以免费打包送给他,9块9包邮哦!

    “你说是我指使的你,我又是怎么指使你的呢?”碧央一步一步的走上台,四周的人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清风不止,吹着她朱红色的广袖不住上下翻舞着。

    气场全开,气势十足,逼得清焱都不得不倒退了一步。

    但是眼下,方余辛可无心去注意这些了,他抬头望着碧央,炙热的视线,像要把人烧起一样。

    只要把所有的罪处全推给这个女人,他就能保住一条性命!

    碧央可没有那个耐心等他开口,她直接掏出身上一块黑咕隆咚不起眼的玉佩道,“我可是用这个让你为我卖命的?”

    方余辛不明所以,只得点了点头。

    碧央笑了,收起了那块玉佩,“这倒是奇怪了,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把上等法器?贵重到要用一块墨池朴玉来换了?”

    墨池朴玉,这四个词在众人心中犹如一道惊天霹雳。

    朴玉不算是什么贵重的材料,就算是明界最穷困潦倒的名师,身上都能带一块朴玉玉佩,但是加上墨池两个字,这朴玉可就不一般了。

    “信口开河!墨池朴裕河等贵重的东西,岂是你随口说说,便能帮自己脱罪的!”

    碧央看到清焱眼珠子一转,就知道这人是不怀好意了。

    她掏出怀中的墨池朴玉,“既然不信,那你验验看呀,不过,”

    她又把手收了回来,“我却不太信得过你的人品,还是让你家大师兄来验验吧,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墨池朴玉!”

    清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胸中含怒,却发泄不得,他的确是有这么个打算,但又还没付诸于事实。

    容阙有些犹豫的接过那快传闻中千金不换的墨池朴玉。

    碧央注视着容阙的一举一动,她并没有那么相信容阙,天底下没有几个人是傻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除了她自己,她根本不相信任何人。

    容阙要是只验个真假,那便算了,他要是敢做什么手脚,碧央有的是法子不会放过他。

    “这确实是真的,就是墨池朴玉没有错。”容阙眼带复杂的放下了手中的墨色玉佩。

    他是真没有想到这个少女的手中会真有一块墨池朴玉。

    墨池朴玉,有人会问那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只在上古的时候出现过一次,据说有一块墨池朴玉在手,便可以无视心魔。

    历来修行之途,心魔必不可少,不知有多少天才,便是折身在心魔两字上,这也就是墨池朴玉历来为修行之人所争抢的原因。

    方余辛彻底的瘫软在地上,哪怕他再不甘,也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碰上了硬茬子,再无翻身之地。

    碧央懒得瞥这人一眼。

    心软?笑话!

    她虽然是逃过了一劫,但却也逼得她不得不拿出这块墨池朴玉,场中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她手中东西的,两相权衡,她还是被坑了,不打杀了他,已经算她心慈手软了。

    “这就要麻烦师兄,带这个混账,回宗门一趟了!”清焱负手看向容阙。

    他打的好算盘,让大师兄把这人带回宗门,他便可以使计谋取这块墨池朴玉,同时还为自己铲除了一个对手,一举两得。

    像耀宗这些大宗门里面,一般都是以实力为尊,只要能力足够,那那些先入门的师兄弟们也只有退一步的道理。

    容阙才入门两年,便成为如今耀宗霖字辈的弟子里的大师兄,这也可以看出容阙天分之高。

    虽说是不得不服,但是总有一些人,还是不那么心甘情愿的。清焱便是如此,只要他能拿到那块墨池朴玉,他又何惧容阙!

    “这!”容阙眼里闪过一道为难之色,“怕是不行,此次出门,师尊与我另有交代,等会儿我还要去趟西山,怕是不能帮师弟的忙了!”

    清焱气得一甩袍袖,只当这全是容阙的推辞,堂堂的宗门大师兄,也和他们这些弟子一样,觊觎人家小姑娘身上的配饰,真是斯文扫地!

    清焱却不想想自己也是如此,竟好意思说别人。

    “算了算了,师兄,有事就我自己带着这人回宗门吧!”清焱脸上的神情却是无奈,眼里闪过一丝狠厉,他得不到的东西,也绝不会让容阙这个小人得到。

    赌石大会无疾而终,一众人呈鸟兽散。

    不过后面出现的那块墨池朴玉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碧央早猜到会如此,趁着人群不注意,悄悄潜入人流中,正想从琅嬛戒中取出那副可以让人易容变形的毒粉

    还没来得及用,便被人拉着强拖出了人群。

    把她拖出人群的正是容阙。

    ------题外话------

    心累,心塞塞,累累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