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召唤勇者

第五六四 善后与新的目标

    胜利的消息是由天空骑士带来的。??  w?w?w?.r?a?n?w?e?na`com

    在经过半日的搜索后,托克大主教所率领的突击小队终于确定,那位支配亡者的恶魔已经倒在了神罚魔法之下,遗留的魔力核心已经支离破碎,经过识别与支配骸骨的魔力大致吻合。

    恶魔无法离开核心,所以基本已经宣判了对方的死亡,但是考虑到夜间赶路很可能遭遇敌人的埋伏,所以托克大主教让飞马骑士先行探查要塞方面的状况,顺便将行动成功的消息转达给负责这边指挥的菲力公爵。

    “所以战斗结束,我们都安全了?”

    飞龙骑士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和自己的同伴也参加了战斗,却没有正面与敌人对碰。在天空中的他们几乎不用担心骸骨战士会对他们构成威胁,除了那种镰刀骸骨跳的稍微高一些,其他家伙似乎根本没有“跳”这个功能,不过飞龙骑士并不像天马骑士那样会使用大范围攻击性魔法,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在探查敌人的动向,顺便承担起警戒石像鬼的任务。

    “很快就会结束,主教大人会在黎明到来时对骸骨军团发起攻击,请适时予以配合。”

    严格说来飞马骑士隶属于王国骑士之下,所以他们真正的身份应该是骑士团的属下,况且飞龙骑士也确实担任着他们队长的职务,而作为中央军团特遣队中最强的战力,派遣天空骑士先行代表着教廷方面已经完全掌控了局面。

    “配合的话...”

    一直掌握王方面实际指挥权的副团长悄悄看了一眼站在自家团长身边的王国公爵,他很渴望拿下这份荣耀作为对荒原失败的赎罪,遗憾的是经历过连续高强度战斗的王方面已经无力展开攻击,即使对方看上去同样糟糕。

    和托克大主教预计的稍微有些不同,他原以为将作为主导者亡灵法师干掉后亡者大军会不战而溃,结果对方依然生龙活虎的蹦了很久,由此可见这些亡灵军团未必是由亡灵法师直接提供魔力,很有可能是以储存的方式,经历过半日再加整整一夜的小号,最普通的骷髅战士早已耗尽了魔力变成了不会动的装饰品,那些大块头的动作也逐渐缓慢了下来,唯有那些挥舞着镰刀的龙牙兵还在战斗着,不过看情况教廷方面不准备在这里等待它们魔力耗尽。

    “让骑士团出动吧,也是时候让他们活动一下筋骨了。要一起吗,公爵大人?”

    团长大人开玩笑般的向身边的菲力公爵发出邀请,虽然并肩作战的时间十分短暂,但是这位能够战斗的公爵大人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即使知道这位即将晋升为大公爵的王国贵族大概不会在意清扫战场这样的微小战绩,但是团长大人还是十分乐意邀请一下。

    “我?还是算了,刚才那几下差点把腰闪到了。”

    对于骑士团长的示好举动菲力公爵以玩笑拒绝了,这些零散的战功他还看不上眼,而且战斗的事情交给战士就可以了,贵族亲自上场的情况偶尔可以表现一下,常做的话还是算了,刚刚熬过一夜的菲力公爵没有兴趣像傻瓜一样一个个去解决那些骨头怪。

    相对的,这次行动的胜利只能算是扫除了荒原行动的一个阻碍,距离议会的目标和期望还很遥远。

    骑士团长并没有和副手一起行动,而是率领一队骑士配合王的士兵去缺口处清理战场,昨天惨烈的战斗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尸体,他们可不会任由自己曾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躺在这里暴晒。

    王方面的损失惨重,大约三成的人员倒在了这里,对于万人规模的军团而言这样的损失已经算是伤筋动骨,即使不是王的精锐部队,三成的战损短时间内也无法重新振作起来,更不用说剩下的人中大部分都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

    一天内损失数千人哪怕是在有记载的历史中也算是十分严重的损失,甚至要追溯到旧教廷时期对兽人的圣战,巧合的是这一次也是针对于荒原的圣战,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向而已,不过考虑到最危险的亡灵法师已经被彻底消灭,荒原圣战的未来还是值得期待。

    战斗的指挥权可以交给王国骑士团的两位团长,但是战后的抚恤就是菲力公爵的工作了,按照议会早已约定好的内容公布下去就可以了,倒是王国新成立的魔法师团稍微有些不稳定,近半数人员因为魔力透支而陷入昏迷状态,余下的成员也是一副疲惫的模样。

    从战斗开始的第二日午后到夜间的这段时间,这些魔法师们几乎一刻不停的施展着中级以上规模的魔法,否则仅凭王根本无法堵住从缺口处涌入的骸骨大军,这样的强度哪怕身为“魔人”也难以承受,考虑到这些不稳定的因素,原本打算将他们带到中央军团的菲力公爵暂时放弃了这一计划,他可不想这群尚未熟悉新身份的家伙因为暴走而被教廷抓住把柄。

    教廷方面一直谴责这种由末日教派支持的魔人化实验,无论是采用人类所谓实验对象还是魔人化的结果都被教廷方面视为无可饶恕的罪恶行为,在背后悄悄活动不被人知道姑且还能接受,跑到人家面前耀武扬威的话就难说了。

    荒原上的驻地大多是教廷信徒们聚集的地方,一旦被发现想跑都跑不掉。

    “姑且...算是又踏出了一步。”

    城塞内同样是一片狼藉,这并不是因为被敌人攻进了城塞,王的士兵配合圣殿骑士和魔法师们将敌人死死的堵在了缺口处,这里的混乱实际上是因为连续工作的投石器耗尽了提前准备的石弹而不得不从周围的建筑中拆取石料作为攻击使用,路旁还有数台因为使用过度而损坏的投石器,从其旁边的血迹看来负责这里的王似乎也受了一些伤。

    轻轻活动了一下持剑的手腕,菲力公爵十分诧异于昨夜自己的决断,虽然自诩为冷静考虑的结果,但是实际上他还有其他的选择,只是当时脑袋一热抽出剑就上了,这么看来骑士团的那些热血笨蛋确实很容易影响到周围人的情绪。

    低头看看自己挂在腰间的细剑,和王国骑士使用的那种双手重剑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而自己居然凭借这样一把细剑和半生不熟的战斗手段解决了数个敌人,菲力公爵总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疯了,居然放弃魔法师团的指挥权和骑士团一起冲了上去。

    不过这确实是值得回味的经历,菲力公爵经历过不少次战斗,但是大多时候都是处于指挥者的位置上,这样手持武器与敌人肉搏的经历还是第一次体验,尽管不想再体验一次,但是这样的经历必将伴随着他继续走下去。

    “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

    空旷的城塞让菲力公爵一时间忘了自己想要做什么,王国骑士在他们的副团长率领下骑上战马从后方绕行离开了城塞,接下来他们要用自己最擅长的战斗方式解决外面那群还在徘徊的骨头,大概是因为魔力耗尽的原因,普通的骷髅士兵早已散做一地骨粉,为城塞极其外侧的平原铺上了一层白妆。

    如果考虑到这些东西的来源,大概没有人会惊艳,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是这群东西一直在与他们战斗,甚至自己死后也可能会化作其中的一员。

    体型稍大的骸骨战士在那里漫无目的的徘徊着,那是还残存着一些魔力的敌人,随着时间流逝它们早晚也会停下来,就像许多周围的同伴那样傻站着直到崩溃为止。

    这样的敌人其实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以骑士团的惯用战术只需要来回几次冲锋就能够彻底消灭对手,麻烦的是那些举着巨大镰刀的古怪家伙,魔力充沛的它们依然试图向城塞方面发起攻击。城墙缺口部分已经大致修复,用临时堆积的杂物配合魔法师做成了建议的防线,城外也没有供它们踩踏的踏脚石,所以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聚集在城外,算上陆续从地下钻出来的数量,总体大概也在两千左右。

    如果在昨晚有这样数量的敌人混在骸骨大军中涌入城塞,已经极度疲劳的王国骑士未必能够迅速注意到它们,凭借那把巨大的镰刀和敏捷的速度,给王方面造成的伤亡大概会成倍的提升,这其实也是罗布斯大公爵原本的计划,遗憾的是他所躲藏的地方被小灰和他的狼人战士们端了个底朝天,逃离时恰好又撞入了教廷提前布置的警戒网,最后被一发大号神罚送上了天,或许有一天会从末日教派的大祭司那里挖出罗布斯大公爵就是那位死者之王的消息,堂堂南方王国的大公爵就这样做为亡者统帅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

    “对了,或许在晋升之前可以先从两个老家伙手中掏出一些好处。”

    彻夜作战的疲劳感让菲力公爵的思考都慢了一拍,亲自用双手获得胜利的感觉也仅仅在迷茫的时候让自己回味一下,接下来他将继续化身为王国的公爵,当然不久后就会变为大公爵了。

    按照此前的约定,在边境的战斗结束后,议会方面会正式提案菲力公爵接任失踪的罗布斯成为王国下一任大公爵,讨论和收集反对意见大概会持续一个月左右,主要原因是召集各处的有“名望”的贵族,因为有名望并不意味着拥有参与议会的资格,所以召集起来需要花费一段时间,随后就是将议定的结果通知教廷方面,由教廷认可后生效。

    教廷方面的程序继承自旧教廷时期,在南方教廷时期这种程度已经简化到了极致,原本所有贵族的任命都会经由教廷的认可,同时教廷也会为这些贵族提供庇护,南方教廷已经失去了庇护贵族的能力反而要依附于其羽翼之下,所以类似的程序也大多被省略了,唯有王国最高的大公爵一职才保留了这一过程,至于为什么,大公爵之位在旧教廷时期是根本不存在的,实权和地位统一的王国三位掌控者为了凸显与利贝尔特的不同才设立了这一爵位,失去了教廷的认可,这个凭空诞生的爵位可不会被任何人承认。

    好在这样程式化的东西对于菲力公爵根本不算是阻碍,教廷方面与王国的合作几乎都是经由菲力公爵来完成,所以也不必担心大圣堂方面刻意为难,如果一切顺利,在秋季的收获季结束后,议会方面就会正式宣布大公爵的任命,而他也将作为王国新任的大公爵重新在荒原战场上活跃。

    毕生追求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菲力公爵忽然有了新的想法。既然自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为什么不继续多争取一些?要知道为了获得两位大公爵的支持,他已经放弃了不少荒原上的利益,凭他的家世和手中现有的资源还不足以与另外两位大公爵媲美,但是边境一战他已经得到了王国骑士的认可,与教廷的合作又一向愉快,王在名义上同样归于自己统属,在荒原上可以决定一切的三股战力都与自己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这样一来从其他贵族手中多分一些应该也不算困难吧。

    想到这里,菲力公爵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原本他认为来这里协助教廷的诱饵行动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对于以既定计划为条件胁迫他执行的两位大公爵也是满肚子抱怨,在昨日要塞差点被突破时差点选择逃跑,但是当胜利的果实拿到手后,一切的付出似乎都得到了甜美的回报。

    骑士团长的认可,教廷方面的感谢以及守卫边境的巨大功绩,加上圣战巨大光环的映照,菲力公爵相信自己的未来一定无比光明。

    “那么先休息一下立刻去找托克大主教联络下感情...”

    菲力公爵的脑袋里转着愉快的念头,被他惦记的大主教则打了个冷战。

    “怎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大概是没睡好吧。”

    正与托克大主教讨论返回事宜的小灰同样心情不错,很快他就能够跟随中路军踏入与自家的神使以及领主大人一样的战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