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万神祖师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发如浮游,可斩日月星

    小÷说◎网】,♂小÷说◎网】,

    苏牧的额头上,那简单的火焰纹路,竟然在缓缓燃烧。

    一朵鲜红娇艳的莲花在火焰中缓缓吐芯。

    “莲心!!!”

    劫灵老祖失声,甚至比见到火鬼的时候还要震惊!

    不!

    不是震惊!

    而是见证奇迹一般的眼神!

    火之真意,无缺莲心!

    这小子……到底是何方妖孽?!

    道之真意,在一个人领悟到圆满之后,便可以领悟感悟道心。

    可是……这苏牧距离领悟圆满还差的远!

    他怎么可能拥有道心!?

    这不是天赋能够决定的了!

    诚然,苏牧的道之天赋,已经是鬼才一般的惊艳。

    但是道心绝对不可能凝聚!

    那是需要长期的积累才可以凝结!

    除非……这道心一直以来,就在他的体内!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舍得将道心植入他的体内……他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

    劫灵老祖突然感觉自己的见识不够用了。

    苏牧身上的变化,已经让他彻底看不明白了。

    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明白。

    道心,还是无缺莲心。

    苏牧对道之真意的亲密,就已经完全能够说通了。

    道心在,他对道的把控,哪怕是面对在自己品级以上的人,也完全可以不落下风!

    因为,道心可以自己吞吐真意!

    这就相当于有一个源源不断供应的道源!而且,道心就是道之真意的根!

    有道心,苏牧对道的掌控,会牢固无比!

    劫灵老祖当年能成功度过灵劫境界的第五死劫,就是因为他自己得到了一个有缺道心!

    只是……

    有用吗?

    现在,那火鬼已经彻底扎根在他的阴神。

    就算是凝结了道心出来,又有什么用?

    这小子……才仅仅只是灵涌啊!

    他道心在牢固,又无法施展道术,又有何用?

    道术,那是天人才能施展的秘法啊!

    ……

    而此刻的苏牧,在自己额头上莲花绽放的瞬间,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无比亲切的温热。

    自己第一次感受到道之真意,就是这种感觉。

    那感觉,就像是怀抱。

    亲切温热。

    他睁开眼睛,空气中淡淡的红色光点闪烁。

    那是游离在天地间,极度稀少的道源。

    他依然无法动弹。

    那火鬼已经将他的身体彻底控制。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阴神已经彻底被浸透,龙象神通也已经慢慢消散。

    道之真意,无缺道心也无法改变这一幕。

    真的……没有办法吗?

    苏牧的眼中金红如火。

    他的身上,血如熔岩,化石焚沙。

    他的身体,已被不停的改变,最后会彻底成为一个通灵的灵媒。

    不!

    可以施展道之真意的招式……自己掌握了一招!

    雪走第一式!

    没有剑,怎么办?

    苏牧只是灵涌,他还没有办法凭空施展道之真意。

    金红色的血管,一点点的朝着苏牧体内沉去。

    苏牧知道,当所有的血管沉入血肉,那火鬼……就会彻底掌控自己的身体。

    那时候,就真的是万事皆休!

    任何东西,都可以!

    苏牧眼中一丝火色闪烁。

    他额头上的莲心澎湃,一根头发,突然被灵气灌注,缓缓的竖立起来。

    火之真意,按照雪走一式的脉络,全部注入发丝!

    那埋藏在苏牧体内十几年的无缺莲花道心中,所有的火之真意。

    一丝不剩,尽皆注入黑色发丝。

    “噗!”

    一声轻响。

    整根发丝瞬间融化,化为了一道黑红的灵光,安静的浮现在苏牧面前。

    只是那发丝化为的灵光中,带着一股晦涩凶悍的波动。

    如同一头蛰伏的狂兽。

    在那发丝炸响的同时,苏牧体内的火鬼魂力突然一颤!

    这让苏牧在一瞬间,获得了部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

    他轻轻一笑,道:“斩!”

    一发如浮游,可斩日月星。

    在这一瞬间。

    整个长安,瞬间陷入了一片漆黑。

    所有火光,瞬间熄灭!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漆黑。

    所有火,无论是灯光火把还是油灯,刹那灰飞烟灭。

    如天神之手,抹去了大唐千里,所有的火色。

    甚至是丹师会后院的泼天大火,也瞬间熄灭。

    火去哪里了?

    去追随那方圆千里内,点燃的道韵。

    这道韵,有苏牧的操纵。

    但是更多的,是这无缺道心的前任主人,留下的道源。

    它们被苏牧一股脑的灌注到了里面,统统斩出!

    成为了大唐所有火焰的明灯。

    黑暗,仅仅持续了两息。

    然后,黑暗之中,无数火焰,彷如星点腾空!

    八方火起,闻风而动。

    千里之内的火焰,汇聚成漫天火雨。

    逆天而上,如龙在野!

    所有的火焰,如同士兵,飞驰向自己的君王——

    这一瞬间,火焰烧沸整个夜空。

    长安恍如白昼!

    ……

    看着一片混乱的丹师会后院。

    醉仙楼上,原本认定苏牧必死的纨绔都呆住了。

    只有司马青毫不意外。

    “傻逼。”

    他看着已经大乱的丹师会,又骂了一声。

    数千灵肉期兽魂奔驰放火,数百灵涌期妖兽冲进丹师会内部。

    而丹师会会长被一个修士和鬼车缠住。

    整个丹师会乱成一锅粥了!

    此刻,其他纨绔听了司马青的话,不由恭维道:“还是青哥儿见识大!”

    “是啊,还是青哥儿看的明白!”

    “这么大的阵势,除了青哥儿,谁能说出这个局面来!”

    “是啊!”

    “还是二少爷厉害!”

    ……

    此刻,那旁边的红衣纨绔却是冷笑。

    一群垃圾灵肉而已。

    有什么好炫耀的?

    这丹师会也真是没用!

    白白苏家这小子出了风头!

    “侯兄,你感觉这苏牧如何?”

    此刻,司马青却是走上来。

    这红衣纨绔名为侯赢,父亲是一州牧守,更重要的,是他侯家,乃是大唐出名的神师家族。

    亦是大唐顶尖世家之一。

    这次来,听说是应了神阁的邀请。

    侯赢闻言,轻笑一声,道:“看起来还有些声势,不过却是仗了些兽魂而已。自身的实力,还未尝可知。”

    司马青点了点头,道:“这苏牧八也是个神师。”

    侯赢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轻蔑,淡淡道:“神师这条路,不会说走就能走的。七八成的神师,这辈子都不能寸进。”

    “神师比寻常修士,那更吃底蕴。”

    侯赢笑道:“这苏牧不过是靠了不知怎么得到的兽魂,越是这样,越是说明,他本人怕是没什么本事。”

    司马青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心头暗道:“傻逼。”

    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东西。

    把丹师会搞成这样,就算是给你这么多兽魂你能做到?

    怕不是直接就被那心灯修士吓尿了!

    侯赢还不自知,而是自信道:“你看着吧,现在已经是极限了。那苏牧再不跑,等到这些兽魂被丹师会清理掉,他就插翅难逃!”

    司马青呲笑,但是却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这要是自己小弟,早就一嘴巴抽过去了。

    但是这侯赢背景厉害,自己也不好动手。

    纨绔归纨绔,司马青还是明白分寸的。

    “那不知侯兄要不要打个赌?”

    “哦?”

    “就赌苏牧八能不能今天毁了整个丹师会!”

    司马青淡淡道:“输了的人,在醉仙楼摆七天流水宴!”

    醉仙楼的七天流水,可不便宜!

    那至少几万白银的数目!

    侯赢眼睛微微一眯,道:“青哥儿,对那苏牧八这么自信?”

    司马青不是对苏牧有信心,而是知道他的性子。

    那是一个快意随性的人。

    但是他对敌人,下手永远不择手段,让人头皮发麻。

    而且,他基本不做无把握的事情。

    这次既然敢来,他绝对是做了狠狠坑一把丹师会的打算。

    连心灯修士都没能杀得了他,还有什么他做不了的?

    “赌吗?”

    “赌!”

    侯赢才不信苏牧有这种本事!

    这些天来长安,他耳朵里听到的,全是苏牧的话题!

    什么恐怖师尊,神师天资惊人,长安年轻一辈第一人。

    这些虚名,让侯赢有些妒忌了。

    他在家族苦修十年,此次来长安,为的就是入心殿,成为长安年轻一代第一人。

    这些名声……都应该是他的!

    侯赢冷笑道:“青哥儿,等会你就会知道,那小子这般作为,挑衅丹师会,根本不会对其造成什么损失,反而会死死得罪丹师会。”

    “哦,是吗?”

    司马青淡淡点了点下巴,道:“你真的感觉……丹师会不会有什么损失?”

    侯赢看到司马青脸庞被猛然照亮,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窗外。

    瞬间,侯赢瞳孔放大,瞠目结舌。

    他哆嗦道:“这……这是那……那谁做的?”

    司马青也是眼瞳颤动,道:“是八爷做的。”

    窗外,漫天火起,沸反盈天。

    如天劫降世。

    如烛龙开眼。

    千里流火,撕空成云。

    化烈日当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