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下我做东

第五十七章 演技超群

    殷通的这句话也是在有意帮助李愚,表面上是说给李愚听的,实则是在以他太守的身份来证明,眼前的项将军确实是“病”了,以此来助李愚洗脱不敬太子的罪名。

    他这一说倒还真提醒李愚了。

    只见李愚忽然转过身来,快步向太子扶苏冲了过去。

    众护卫舞刀弄剑护住扶苏,齐声喝道:“项羽!你要做什么?竟然胆敢伤太子殿下!”

    李愚跑到人群前,忽然像喝醉酒了一样打着晃,似乎随时都能摔倒在地。

    只见他用手捂着脸,似乎很怕阳光照射在面上,却偷偷张开指缝,留了一线观察眼前的情况。

    见众人虽然张牙舞爪,却只是把太子紧紧围在中间,除非太子下令,不然一时间还没有人会主动上前把他拿下。

    李愚像是清晨刚起床的人,揉了揉眼睛,一脸茫然地道:“我在哪?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忽然瞪大了眼睛,惊奇道:“咦?这不是太子殿下吗?”

    他转身看到旁边醉花楼三个大字,会心地笑道:“原来殿下是到这里来玩的,那就由末将做东,亲自陪殿下到里边看看。”

    太子扶苏见项羽误会自己是来逛窑子的,不由得甚是尴尬,咳嗽了两声,却不知从何说起,如何解释。

    李忠见状,兴奋得大叫:“将军,您终于都想起来了!”

    李愚假装皱眉道:“李忠,你不在府上听候差遣胡乱跑什么?有我在这里陪殿下就够了,你还不快回去。”

    芳芳和菲菲却有些难过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寻思:“项将军恢复记忆了,不知道是不是还和以前那样讨厌青楼这种地方,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们姐妹俩?”

    太子扶苏在众人的护卫下,高声道:“既然项将军恢复了,就随我回去吧,我还有……”

    扶苏话未说完,李愚腰一扭,忽然一屁股坐倒在地,双手抱头,似乎十分痛苦地道:“头好疼,我这是怎么了?”

    殷通快步上前,蹲下身来查看,关心道:“将军没事吧?”

    李愚微微抬起头来,冲他眨了眨眼睛,又捏了捏他的手,轻声道:“大人,世上真有‘伟大的哥们’这种神药,我保管你服用后,冲锋陷阵,刺刀见红,绝不退缩!”

    殷通又惊又喜,哪能不懂这里边的意思,忽然昂起头来眼含泪珠地道:“项将军伤势加重了!李忠你快过来帮帮忙,项将军不宜走动,先暂时把大人安放在醉花楼,容后再请名医诊治!”

    李愚心里一万个赞叹,刚才还见这殷大人跟他“眉来眼去”的互动,这一抬起头来便是两行热泪,就凭这演技当真秒杀现在一众小鲜肉,果然不亏是朝廷里的“老戏骨”,给他颁个奥斯卡小金人也不为过。

    李忠和菲非、芳芳三个人全都跑到跟前,大家七手八脚有的抬,有的扶,都是神色慌里慌张,加上殷通四个人一齐簇拥着把李愚往醉花楼里送。

    太子扶苏一脸懵逼,但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只是觉得一个重伤的人偏偏跑到青楼里去“住院”,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而李愚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在他看来青楼里的这些姑娘个个都是美丽动人的护士小姐姐,谁要是想给他打针喂药,他绝对乖乖的肯定不反抗。

    太子扶苏眼看青楼的大门敞开,又“砰”的一声重重关上,这下子他倒成了局外人,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尽管携天子之威,但面对这些“不正经”的下属,却是毫无办法,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门外是一番光景,门里则又是一番景象。

    醉花楼的大门刚刚关上,李愚便回过头来给殷通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又狠狠地拍了下他的胸脯,笑道:“多亏了殷大人帮我解围,我这人心直口快,一向口没遮拦,不小心得罪了太子,倒是给殷大人添了不少麻烦。”

    菲菲与芳芳一看李愚又恢复了神采风扬的气色,哪里还有半点失忆疯癫的样子,不禁惊喜交加,热泪盈眶,颤声道:“将军,您……您没忘记我们姐妹俩……”

    李愚伸出双手一左一右在她俩粉嫩的小脸蛋儿上轻轻捏了一捏,笑道:“我就是一年之中天天忘记吃饭,也舍不得忘记你们这两张漂亮的小脸蛋儿!”

    两个姑娘扭捏了一下,忽然一起靠在李愚的身上,不依道:“将军您可不许撒谎,待会儿……待会儿就让我们一起……一起报达将军的恩情。”

    说着,害羞地用四只又白又嫩的小拳头轻轻敲打着李愚的胸口。

    李愚哈哈大笑,反正醉花楼大门厚实,隔音效果极佳,也不怕外边的太子殿下听到,于是笑得更是放肆。

    只见他纵情大笑道:“好!待会儿你两个一个都不许走,谁要是能经得住本将军霸王之力的考验而不求饶,本将军重重有赏!”

    殷通算是醉花楼的常客了,见到李愚与两女调笑,连他都不禁尴尬起来,双手抱拳笑道:“那本官就不打扰将军的雅性了,将军尽管开心就好,回头账都记在本官身上就好。”

    李愚一听更是乐开怀,拍了拍殷通的肩膀,竖起大拇指道:“殷大人够意思!讲义气!本将军十分佩服!”

    只见他将两个姑娘在怀里紧了紧,笑道:“您和我老叔同辈,说起来我始终是晚辈,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什么将军,大人的多见外。以后我叫您殷叔叔,您叫我贤侄就好。”

    说着,深深一揖,恭敬道:“小侄见过殷叔叔,请殷叔叔今后多关照。”

    李愚心里觉得殷通这人很不错,但历史上讲会稽郡太守殷通最后是被项梁和项羽叔侄俩一起合谋给做掉的。

    虽然知道这段历史,但其中的细节李愚并不知晓,心道:“朝堂之上,利益为先,难不保他将来为了自己而做出不利于项家的事。不想这些了,在青楼里玩关键是两点,一是宽衣解带不能犹豫,二是精神状态不能抑郁,老子好不容易熬到这儿,先快活一番再说,哈哈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