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爆笑王妃宠翻天

177:千年后的现代

    百里御风看向夜醉城道:“多谢夜少主对颜颜和十七叔的照顾。”

    “七王爷严重了,七王妃和十七王爷很有经商的才华,特别是七王妃研究出的东西,都是热销的产品,上市后很受顾客们的欢迎,能与他们合作,是夜某的荣幸。

    夜某更佩服七王爷,能不顾别人的议论让七王妃出来做生意,这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的,所以七王爷的度量和胸怀,让在下佩服,今日能有幸见到七王爷,是叶某的荣幸。”

    “夜少主过奖了,一开始我并未同意,是颜颜的自己的坚持,赢得这个机会。”百里御风宠溺的看向洛颜儿。

    洛颜儿立刻不吝啬的夸赞自己的夫君:“我家王爷就是太谦虚了,没有风风在背后支持我,同意我出来经商,也不会有现在的我,所以我很幸运,嫁了一位这么深明大义的夫君,我应该是这个世上最幸运的女子。”

    百里御风被她的话逗笑了。

    夜醉城夸赞道:“七王爷和七王妃如此恩爱甜蜜,让人很是羡慕。”

    洛颜儿催促道:“夜大哥也要抓紧了哦!争取今年娶个善解人意又漂亮的妻子。”

    夜醉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姻缘之事还是要看缘分。”

    洛颜儿灵机一动道:“不如我给夜大哥介绍一个吧!风风有一个妹妹,叫百里凤舞,人美,心善,活泼可爱,你们二人很是般配呢!”

    百里御风无奈的笑了,帮洛颜儿夹了道菜放到面前道:“这么多菜也无法让你的小嘴停下来,你应该学学十七叔。”

    从上了菜之后,百里子轩便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闷头大吃。

    听到有人提到自己的名字,百里子轩抬起头搭了句话:“这里的菜真的很好吃。”

    大家被他的话逗笑了,洛颜儿忍不住打趣道:“十七叔,今天的午饭你请客。”

    百里子轩听后立刻一脸惶恐道:“别呀!我一个人,你们两个人,怎么能让我请客呢!应该你们请,或者小夜请,谁让他安排这么好的地方吃饭,我可请不起。”

    洛颜儿撇撇嘴道:“我们三个人也没有你一个人吃的多,你说这饭是不是该你请。”

    “我,我没钱,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百里子轩不满的抗议。

    百里御风开口道:“颜颜,你就别吓十七叔了,今日这顿饭本王请,多谢夜少主对颜颜和十七叔的照顾,以后还请夜少主对他们多多关照。”

    “七王爷太客气了,今日能有幸见到七王爷,是在下的荣幸,今日这顿饭,还是在下请吧!多谢七王爷同意王妃娘娘和十七王爷与在下一介商人一起做生意。”夜醉城友善的说道。

    洛颜儿开口道:“好了,你们就不要争了,吃饭是我提议的,今天这顿饭我请,谁若是再和我争,我就要生气了,就说明你们看不起我一个小女子。”

    百里子轩立刻举手道:“我同意小颜儿的话,她可不是普通的小女子,我对她崇拜极了,她有的是钱,这顿饭就让她请,小颜儿,十七叔这可是充分的尊重你,看得起你。”

    洛颜儿敷衍一笑道:“若是十七叔肯付钱,我不在乎你看不起我,不尊重我。”

    “别别别,我一定要尊重你,你是我的偶像。”百里子轩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

    因为有百里子轩和洛颜儿这两个活宝在,这顿饭吃的很开心,气氛很好,百里御风和夜醉城虽然没有聊太多,但也算是认识了,对彼此也有了初步的了解,不再仅限于传说中的彼此。

    午膳结束后,夜醉城说还要视察其它的店,便先离开了。

    百里子轩说要继续去店里帮忙,也走了。

    只剩下洛颜儿和百里御风。

    洛颜儿感慨道:“其实做第一商也挺累的,大年初一,人人都能休息,悠闲的逛逛街,夜大哥还要去视察,真的好辛苦啊!”

    百里御风听了,脸色不悦道:“颜颜是在心疼他吗?”

    洛颜儿听出了酸酸的味道,走到他面前,看向他笑嘻嘻的问:“风风是在吃夜大哥的醋了吗?”

    百里御风一把揽过她的纤腰,将她揽入怀中,看着她认真道:“没错,我在吃夜醉城的醋,你每天与他做生意,见到他的时间比我还长,而且他如此年轻有为,对你又如此照顾,今日见了他之后,我更担心了。”

    洛颜儿看着他认真道:“可是在我心里风风是最好的,不管是人品,长相,性格,都是我最爱的,夜大哥在我心里就只是合伙人,是大哥,风风在我心中的地位才是无可取代的。”

    “真的?”百里御风听到这番话心里很开心。

    “当然是真的,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生气,应该生气的人是我好不好?自从我们成亲后,抛去府中的侍妾美人不说,喜欢你的女子,找上门的都好几个了,我虽然在外做生意,认识了一些男性,可是他们有找上门来的吗?我可是很洁身自爱的,遇到男性,我会先告诉人家,我已经有夫君了,给他们断了念想,所以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洛颜儿骄傲道,在感情里,她绝对是一心一意的。

    百里御风欣慰的笑了:“我知道颜颜是好女孩,所以我才会放心你出去做生意。”即便第一商很优秀,他相信颜颜也不会对他心动的,他唯一不放心的是她对太子的感情,之前他都已经相信了她已经放下了对太子的感情,可是今天白语琴的一番话,让他的心里又有了疑惑,还有早膳时,提到的孩子的事情,她的反应,让他心中很不安。

    “谢谢风风对我的信任。我们走吧!再去逛逛。”洛颜儿兴致勃勃道,只要能与他在一起,即便是简单的压马路,也会觉得很浪漫,很开心。

    今天的太阳很好,天气很暖和,洛颜儿和百里御风走在人群中,手牵着手很甜蜜。

    走到一个卖面具的摊位前,洛颜儿跑过去选了两个面具,递给百里御风一个:“风风,你戴这个,这个很好看。”

    百里御风看着洛颜儿递过来的面具,居然是一个猪头的面具,眉头微蹙,有些排斥。

    洛颜儿劝说道:“风风,你要大胆的尝试一下,不能一直有偶像包袱,偶尔也要放下偶像包袱,平时我看到的都是你英俊潇洒的一面,偶尔也让我看看你别的一面嘛!我陪你一起戴。”洛颜儿也选了一个猪头的面目。

    百里御风拿她没办法,和她在一起,就得放下一切,接过她手中的面具,戴到了脸上。

    洛颜儿看了,噗嗤一声笑了。

    百里御风见状拿下来问:“是不是很难看?”

    洛颜儿摇摇头:“一点都不难看,好萌啊!风风,你这样真的很可爱,反差萌。”

    “反差萌?什么意思?”百里御风不解的问。

    “就是本来你这个人很高冷,很严厉,和萌占不上边,但却因为一些举动,而变得很可爱,很萌,就叫反差萌。”洛颜儿解释道。

    “你呀,总是能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词。”百里御风无奈的笑了。

    “快点戴上,真的很好看。我也戴。”洛颜儿立刻戴到了脸上,晃晃脑袋问道:“怎么样?好看吗?”

    百里御风被她的可爱逗笑了,点点头道:“颜颜真的很适合这个面目。”

    洛颜儿不满的踢了下他的小腿道:“什么意思啊!难道我平时很像猪吗?”

    “长相不像,但是脑袋有时很像。”说完转身便走。

    洛颜儿立刻追了过去:“百里御风,你竟敢说我是猪,你给我站住。”

    百里御风加快脚步,洛颜儿立刻跑过去追他,二人在街上追逐嬉戏很开心。

    洛颜儿要求他和自己一起戴猪头的面目,百里御风顺着她,和她一起戴着猪头的面具,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心情很开心。

    反正戴着面目也没人认识他们,挺好的。

    虽然路过的人有人会看一下,但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因为街上有很多年轻的小情侣,小夫妻都会这样戴。

    而同一条街道上,同样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则没有他们这般甜蜜。

    “娘子,你看看这个簪子是不是很漂亮,是否喜欢,来,我帮你戴上试试。”年轻男子讨好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说道。

    “哎呀!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真的很烦,今天街上人这么多,非要出来逛,有什么好逛的,逛的人心烦。”女子气愤道。

    “叶沐蓉,你别太过分了,我好心带你出来散散心,你居然这般不给爷面子,你真当我怕你是不是?”男子不悦的吼道,男子不是别人,真是高端。

    叶沐蓉瞪向他,冷声道:“好,既然我这么让你不高兴,那我不逛了,我回去总行了吧!”被这个纨绔子弟毁了清白之后,又被他囚禁,无奈只能答应嫁给他,虽然嫁给他之后,他的确对自己俯首帖耳,但自己真的很讨厌他,看到他这张嘴脸就讨厌,如果不是他,自己可以回到姑母身边,说不定还有机会嫁给表哥,都是他毁了自己的清白,毁了自己的梦想和未来。

    所以自己心中是恨他的,但是她更恨洛颜儿,因为这一切都是洛颜儿造成的,没有洛颜儿,自己怎会和这个恶心的男人在一起,想到在宫里,他和那个太监,便觉得恶心。

    高端见叶沐蓉真的生气了,立刻又陪着笑脸道:“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该惹你生气,不想买便不买了,别回去,咱们再逛逛,母亲让我带你出来走走看看,你现在回去,母亲定会训斥我,说我欺负你了。”

    其实高端的父母对叶沐蓉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是赵国公的孙女,雪贵妃的侄女,七王爷的表妹,以儿子的德行,能娶到她,也算是莫大的幸运了。

    虽然叶沐蓉不允许他们现在对外说自己嫁给了高端,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想必就算赵国公和她的父母知道,也不会反对的。

    “高端,你最好老实点,别以为我嫁给了你,你便可对我吆五喝六,我叶沐蓉可不是你之前认识的那些女人,我乃赵国公的孙女,我的姑姑是最得宠的雪贵妃,你和我在一起,你就要乖乖听话,否则我会让你和你们全家都不得安宁的。”叶沐蓉冷冷的威胁道。

    “是是是!我一定把你当姑奶奶的伺候着。”早知道这个女人如此的泼辣,刁蛮,他才不会碰她呢!不过,这个女人不发火的时候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还有,你既然与我在一起了,以后不准再给我出去鬼混,若是让我知道你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一定废了你。”叶沐蓉冷声警告道,她要的是一个干净的男人,不管以前他有多放荡,现在成了她叶沐蓉的丈夫,就必须只能有她一个女人,哪怕自己不喜欢她,也不准他与别的女人鬼混。

    高端点点头道:“是,只要是娘子不喜欢的,为夫都会为娘子改掉。”他已经许久没有出去鬼混了,父亲母亲现在看他也看得紧,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留住叶沐蓉。

    “走吧!”叶沐蓉这才满意的往前走。

    高端立刻跟上,赔着笑脸问:“娘子,你想去哪里逛?渴不渴?饿不饿?有没有想吃的东西,你给为夫说,为夫一定为你买。”

    叶沐蓉冷声道:“有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与你说,你少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很烦,闭上你的嘴,让我的耳朵清静清静。”

    高端心里很不爽,但面上却恭敬讨好道:“好嘞。”

    百里御风和洛颜儿走在街上闲逛,突然看到对面走来的叶沐蓉和高端。

    百里御风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风风?”洛颜儿不解的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脸惊讶:“叶沐蓉,她,她怎么会和高端在一起?她不是和你舅舅一起去了青州吗?”

    “前些日子舅舅派人来信说沐蓉刚和他们一起到青州后不久,便偷偷的溜走了,舅舅派人找没有找到,才来信与母妃说,希望母妃和本王能帮助寻找,本王派人寻找了多日并未找到,以为她并未来京城,没想到她竟会与高端在一起。”百里御风也很意外,虽然这几年在外对叶沐蓉不太了解了,但在他的印象中,叶沐蓉一直都是一个很高傲的女子,加上是赵国公的孙女,眼光很高,怎么可能看上高端这种人呢!

    由于洛颜儿和百里御风脸上都戴着面具,所以即便叶沐蓉和高端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也没有发现他们。

    洛颜儿看向百里御风询问:“这件事我们是不是要告诉母妃,母妃其实很疼爱叶沐蓉的,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母妃定很担心。”

    百里御风点点:“我会找机会与母妃说的。”

    洛颜儿点点头,询问道:“要不我们回府吧!”提议道,或许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情陪自己逛街了,虽然他不爱叶沐蓉,但叶沐蓉毕竟是他的表妹,看到自己的表妹和高端那种人在一起,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百里御风知道她是在考虑自己的心情,但大年初一一年才一次,难得她这么有兴趣逛,自然不想让她扫兴,宠溺的抚摸了下她的头道:“有些事情不是我能阻止的,虽然不希望是这样,但事情既然已经是这样,便这样吧!不要因为他们而影响了我们的心情,不是要去划船吗?我们过去吧!”

    “好啊!”洛颜儿自然是开心的。

    虽然现在是冬天,天气很冷,但是城内一处风景优美的湖上,还是有很多人泛舟湖上,欣赏属于冬天的美景。

    百里御风和洛颜儿坐在一条很华丽的船上,里面准备了茶水点心,还有暖炉,二人坐在里面欣赏着外面如画的美景,心情不自觉的便平静了下来。

    二人难得有这种悠闲又安静的时候。

    “王爷,这里的风景好美,虽然每天都在京城忙碌,但我还不曾来过这里呢!”洛颜儿开心道。

    “本王也不曾来过这里。”百里御风淡淡道。

    洛颜儿一脸的不可思议:“王爷也不曾来过这里?你可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居然连京城里的风景都没有逛过。”自己没有逛过,是因为自己并非这个时空的洛颜儿,所以来这里的时间不长,而且来到这里之后便嫁给了他,然后忙着做生意,所以才会没有来过这里。

    “小时候住在皇宫里,每天习文习武很少会出来,单独住之后,便进军营学习,然后便是上战场,之后不是在军营便是在边关,所以并没有多少时间去逛。”百里御风言简意赅道。

    可是洛颜儿却从她这几句话中听出了辛苦,很是心疼,他才二十一岁,这在现代,还是大学生,有的还花着父母的钱,过着悠闲的生活,没事的时候谈谈恋爱,到处走走玩玩,最悠闲惬意的年纪,可是他却经历了那么多,让人好心疼啊!

    风风,如果可以,真的好希望可以把你带去现代,让你可以好好的轻松轻松,不再时刻担心有人算计你,也不用再每天去想着如何带兵打仗,如何治理军队,如何防备别人的阴谋,就轻轻松松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你的医术这么好,可以开一个中医馆,也可以开一个武馆,教小朋友习武,其实你的文采也很好,可以去当老师啊!听说你画画也朝厉害,也可以办一个画室,如果你到了现代,肯定会活的比这里轻松快乐。

    “颜颜——”百里御风见她发呆,唤了声。

    洛颜儿回过神来,看向他问:“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为何发愣?”百里御风好奇的问,真的很想多了解了解她。

    洛颜儿明眸一转,看着他问:“风风,你有没有想过千年以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百里御风听了她的话淡淡的笑了,与她在一起,总是能听她说奇怪的话,所以早已见怪不怪了,想了想道:“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洛颜儿却摇摇头:“不是,千年之后的世界不是这样的,而且与现在有很大很大的不同。”

    “是吗?那颜颜觉得千年之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百里御风好奇的问,想看看她怎么说。

    洛颜儿神秘一笑讲述道:“千年之后的世界是这样的,那是个男女平等的世界,男女都可以出去工作,大家不再穿这种繁琐的衣服,男人也不必再留长发,世界也不再有这么多战争,夏天的时候,女生可以穿很短的裤子和短袖,而且在海边或者游泳馆玩的时候,可以穿很暴露的衣服。

    那个世界的百姓种地不但不需要向国家缴税,国家还会给他们发钱。

    女生可以和男生一样,一起去上学,也可以像男人一样,去做生意去当官,也能撑起半边天。

    在那个世界,青楼是违法的,是要被抓起来的。

    那个世界的车很快,快到你想不到,去远的地方还可以做飞机,就是可以在天上飞的载人工具,一天之内可以飞好多个国家。”

    洛颜儿借着这个机会,给百里御风讲了很多现代的东西,让他心中有一个初步的印象,其实这么做,有自己的私心,希望他可以喜欢上自己生活的世界,或许他会陪着自己去现代呢!

    “风风,你觉得未来的世界可好?”洛颜儿满脸期待的看着他询问。

    百里御风淡淡的笑了:“这些都是颜颜想出来的?”她居然会想到那么多,就像亲眼所见一样,让人不可思议。

    洛颜儿敷衍的点点头,追问道:“你快回答我的话,你喜欢那样的世界吗?”

    百里御风点点头:“若是真有这样的世界,应该会人人都很向往吧!毕竟人都是会向往美好的。”

    “那如果有机会让你去往那样的世界,你会去吗?抛开这里的一切,去往那样的世界?”洛颜儿看着他问。

    百里御风却摇摇头:“不会去,我不会抛下这里的一切。”主要是不会抛下你。那样的世界虽然让人很向往,虽然很美好,可若是没有你,对我来说,却没有任何的意义。

    如果只是让我一人去往那样的世界,而要抛下你,我自然不会去。

    权利地位可以不在乎,但你,我绝对不能不在乎。

    只是这番话,百里御风没有说出来,他觉得若是她爱自己,自然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结果洛颜儿与他想的却不同,洛颜儿认为,他不愿抛下这里的一切,指的是这里的权利地位,因为他在这里极有可能坐上一国之君,那个位子可是很多人奢望的,即便是现代的年轻人,也会幻想自己若是穿到古代,可以做一国之君,或者逍遥自在的王爷,毕竟现代人有现代人的压力。

    虽然自己给他说的现代的美好,可是与他现在的一切相比,只怕诱惑力还是不够的。

    如果他可以坐上皇位,那么他便可拥有一切,现代的那些诱惑又算什么呢!

    虽然飞机可以一天飞好几个国家,但是皇上一声令下,可以拥有世界各国的美食,美人。

    即便不做皇上,做一个王爷,也可一辈子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的确不用去现代打拼,辛苦。

    而且这里还有他的亲人,他不可能抛弃自己的父皇,母妃还有皇姐,皇妹,是自己太自私了,自己想着穿回去,不也是为了家人,朋友吗?他如果跟自己去现代,也会舍弃这一切,这对他来说也不公平。

    “其实这里也挺好的,你在这里如此有成就,如果幸运的话,还能成为万民之主,替天下百姓谋福。”洛颜儿淡笑着说道。

    百里御风却提醒道:“颜颜不可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

    洛颜儿点点头。

    萧府

    午饭之后,萧夫人便让府中的人忙碌起来,为了迎接蓝羽辞今晚来萧府吃饭。

    萧墨尘的父亲,前右相萧逸看到妻子忙里忙外的,走上前来,心疼道:“素儿,歇会儿吧!你吩咐下去,他们会做好的。”

    萧逸虽已中年,却依旧丰神俊朗,风度翩翩,与容貌娇美的萧夫人文素很是般配,其实光看萧墨尘,便可知道,父母的颜值一定不低,否则怎会生出如此优秀俊美不凡的儿子呢!

    “我怕有什么地方疏忽,怠慢了公主,相公,你还没有见过南华国公主呢!羽辞真的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性格直率,敢作敢当,武功还好,如果她能和墨尘在一起,真的就太好了。

    像咱们儿子那种性格,就得找一个能管得住他的女孩子。”说起蓝羽辞,萧母脸上便掩饰不住开心的笑容。

    萧逸拥过妻子的肩笑道:“自从你见过南华国公主,已经不止一次的夸赞她了,听你这么说,这位南华国公主的性子倒是和你年轻的时候很像。”

    萧母赞同道:“没错啊!我也觉得很像,儿子像你,所以我觉得他们会像我们一样。”

    “若是能如你所愿自然是最好,可感情之事还是要看缘分的,还要看他们二人是否有这个缘分,毕竟她是南华国公主,婚姻不像普通人家的女子那般,就算咱们满意,南华国皇上皇后也不见得满意,即便是满意,也不一定舍得将女儿嫁这么远,如果他们要求尘儿去南华国,你是否舍得?”萧逸想事情要比妻子全面。

    妻子想了想道:“虽然不舍,可若是他们幸福,我也愿意放手,我们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去南华国啊!”

    “就算我们同意放手,皇上也不见得会放手,尘儿可是右相,在朝中任要职,知道一些国家机密,任职期间皇上是不可能放他离开的,而且尘儿也定不会跟着去南华国的,所以便只能看公主是否愿意为了尘儿来傲岳国,她的父皇又是否能看上尘儿。”萧逸分析道。

    萧母想的便比较简单:“只要他们两情相悦,我相信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幸福,羽辞也会想到,喜欢墨尘,肯定就要为了他放弃在南华国的一切,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相信她能想到这些。

    而且我们尘儿那般出色,在凰腾大陆可是四大奇才中文采一流的,南华国皇上肯定听说过,肯定能看上咱们儿子,我对咱们儿子要有信心。”

    萧逸听了妻子的话笑了,她一直都是这般的乐观自信,真的很好。

    “希望能如你所愿。”萧逸看着妻子,眸中盛满宠溺。

    萧母开心道:“希望他们能尽快成亲,明年咱们就可以抱孙子了。我要做最年轻漂亮的祖母。”

    萧父笑了。

    傍晚时分,蓝羽辞应邀来到萧府。

    萧父萧母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到蓝羽辞从马车里走下来,萧母立刻迎了过去:“羽辞,你来了,快到屋里去,外面冷。”

    “好。”蓝羽辞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

    萧逸走上前拱手道:“公主。”

    蓝羽辞看向萧父笑道:“伯父叫我羽辞就好。”

    萧逸点点头:“好,羽辞,请。”

    “谢谢伯父伯母。”蓝羽辞和他们一起走进了萧府。

    上次是追着萧墨尘从半空飞进来的,并未走正门,今日才算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走进萧府。

    走进府中,并未看到萧墨尘,蓝羽辞询问道:“右相不在府中?”

    萧母忍不住埋怨道:“那家伙,每年初一都会往外跑,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一起,不过你放心,我已经与他说了,今晚必须回家吃饭,想必用不了多久他便会回来的。

    男子未成亲前都是如此,成了亲便好了。羽辞,你尝尝这茶水和点心如何,是否喜欢。”

    蓝羽辞点点头:“好,谢谢伯母。”蓝羽辞品尝了下茶水,夸赞道:“这茶很好喝。”

    萧母自豪道:“这可是你伯父亲手沏的茶,你伯父的茶道很厉害的。”

    “是吗?羽辞能有幸喝到伯父沏的茶,很荣幸。”蓝羽辞嘴甜道。

    萧逸却笑道:“公主过奖了,若是公主喜欢,可随时来府中,伯父亲自沏给你喝。”

    蓝羽辞点点头:“好啊!”

    萧母眼底浮上一抹狡黠,看向蓝羽辞问:“羽辞,你想不想去墨尘的房间看看,若是累了,可在墨尘的房间休息一下。”

    蓝羽辞很想看看萧墨尘的住处是什么样的,点点头。

    “伯母带公主去,相公,你派人去催催尘儿,让他早点回来,别在外瞎晃荡了。”走之前还不忘给丈夫指派一个任务。

    “好,我这便派人去找。”萧父也觉得应该让儿子早点回来,人家公主都到了,他再不回来确实不合适。

    萧母带着蓝羽辞来到萧墨尘的住处。

    走进去之后,看到萧墨尘住处的装修和摆设,与她想象中的不一样,还以为像萧墨尘那种没个正形的人,房内的装修和摆设会很花哨或者奢靡呢!没想到竟这般的富有诗书气息,进去之后,便在厅堂里看到一幅很大的山水画,画的下方放着矮脚桌和矮脚椅,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上两个台阶便可坐到矮脚桌前喝茶看书。

    房内点着淡淡的熏香,味道清新,很好闻。

    “公主,快上来坐。”萧母邀请蓝羽辞坐下。

    坐下来之后,立刻有下人端上了茶水点心,二人坐下来闲聊了一会儿之后,萧母说:“我去看看厨房的晚饭准备的怎么样了,羽辞在这里先歇息一会儿,尘儿应该很快便来了。”

    蓝羽辞点点头:“好。”

    萧夫人离开后,蓝羽辞认真的打量着房间,房内的每一个摆设都那般的精致挑剔,可见萧墨尘平时是个很挑剔的人。

    站起身来,仔细的去观察萧墨尘住的地方。

    萧母说他现在只是偶尔来这里住,大多时候都是在右相府,不过这里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想必伯母会每天让人过来打扫,这样儿子什么时候来住,房内都是干干净净的。

    伯母虽然对萧墨尘嘴上严厉,可是身为母亲,没有哪个是不疼爱自己儿子的,而且伯父伯母就萧墨尘这一个儿子,肯定对他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和爱。

    萧父派去的人去街上找萧墨尘,刚出府没多久便看到了他。

    下人立刻跑过去:“少爷,老爷夫人让你回去,说是晚饭就快好了,该回家吃饭了。”

    “这天还没黑呢!今天怎么吃这么早?”萧墨尘问,平时的晚饭要比现在晚一些。

    下人笑着回道:“可能是过年的原因,老爷夫人想着早点吃完饭还能出去到街上逛逛。”老爷特别交待,别告诉少爷南华国公主来了,免得少爷跑了,所以他可不敢说。

    “唉!从小到大天天看他们秀恩爱,用七王妃的话说,就是天天吃他们的狗粮,等我成亲了,有了媳妇之后,也天天在他们面前撒狗粮。”萧墨尘羡慕道。

    下人继续笑着道:“那少爷可要抓紧了,也让小的们吃吃少爷和少夫人的狗粮。”

    “好,你们等着吧!我争取这两年就让你们吃到。”萧墨尘心情不错的朝父母的府邸走去。虽然平时大多时候都是住在右相府,但过年的时候会来父母这里住几日,陪父母过年。

    回到府中,萧墨尘并未发现什么异样,因为蓝羽辞来到萧府之后,那些陪着她来的下人都被招呼到一个院子去歇息了,而且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饭菜。

    萧母从儿子的住处来到前院,正好看到回来的儿子,笑着走了过去:“尘儿回来了。”

    “母亲,听说晚饭好了,孩儿回来陪你们吃晚饭。”萧墨尘心情不错的说道。

    母亲温柔道:“晚饭再等一会儿就好,你先去房间歇一会儿,在外玩了一天了,也累了吧!”

    萧墨尘看着母亲一脸警惕问:“母亲,你今日对我怎么这般温柔,该不会是给我下了什么套吧!”

    萧母不悦瞪向儿子训斥道:“你小子,大过年的我不想教训你,给你好好说话,你竟还不适应,是不是非得我打你一顿,你才适应啊!”

    “母亲大人息怒,孩儿只是与你开个玩笑,孩儿先回房换身衣服,马上过来陪你和父亲吃饭。”萧墨尘立刻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萧母看着儿子的身影,开心的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