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王的韩娱

第1287章 又是秀晶

    不出所料,第二天郑秀妍生日会上发生的事就变成了娱乐圈的热门新闻。

    不过和以往不同,人们关注的重点更多在郑秀妍本人的身上,至于作为参与者的郑秀晶和韩宇倒是没有受到太多的注目。一来可能是因为两人与郑秀妍众所周知的关系,二来可能也是由于身份的变化。

    如今的韩宇已不是曾经那个空有人气的新人了。

    他不仅是韩国电影史上最年轻的影帝,更是知名娱乐公司的会长,双重身份叠加之下足以令人忽略他过于年轻的岁数。

    另外也正如韩宇自己所言,他自出道以来经历的绯闻实在太多,人们已经懒得再将他和女艺人挂上钩了。

    虽然好像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但能避免一场不必要的麻烦自然是好事,在经过生日会上的小风波后,韩宇又回归了自身生活的节奏中。

    去首尔大上课、筹备新剧,还有……思考着到底该怎么样找回最后那份记忆。

    “不管怎么想,最后两块‘拼图碎片’我还是找不到任何头绪。”

    坐在VIP治疗室里,韩宇望着权允儿,嘴里说出的话与其说是倾诉,不如说是另类的自我整理会更好一些。

    权允儿中间也不插话,只是任由韩宇自顾自往下说。

    “抛去其他的因素不说,名字和碎片对应这一点可能性确实很高。”等到韩宇像是彻底说完心里话后,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权允儿才转着手中的圆珠笔,开始和他进行讨论。

    “问题是,‘韩宇’这个名字究竟和什么事情有关呢?”

    “以先前的情况还有韩承宇的小孩形象来判断,会不会和你那位郑阿姨有关?”权允儿尝试性地推断道。

    韩宇抬起手挠挠额角,一脸无奈,“可我根本不记得我和我们李静淑女士之间有什么我忘记掉的约定。”

    “那郑叔叔呢?”

    “一样,事实上我和郑叔叔见面最多的场合是在拳击练习室里。”

    权允儿若有所思地点头道:“那就只剩下两个女儿了。”

    一听这话,韩宇的脸色略显异样,他抿抿嘴,还是补充地说道:“在我回到韩国之前,我和秀妍基本上没有过接触。”

    “那答案不就很明朗了吗?”权允儿眨眨眼,旋即笑了起来,“对象——是郑秀晶。”

    老实说,韩宇总觉得权允儿此时的笑容中含着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作为他的心理医生,这女人可是知道不少他的私人秘密。

    韩宇沉默片刻才开口道:“我倒是确实和秀晶有过一个约定……”

    权允儿一挑眉,“进一步确认对象。”

    “可是如果要我完成那个约定,我还不如不要韩承宇保管的那份记忆。”

    权允儿闻言似乎就会意过来,轻笑一声,喃喃道:“看来我们世子殿下的情债真的很多很多啊……”

    韩宇哭笑不得地转头看去,没好气地说道:“呀,我怎么感觉你一直在捧哏啊?你就不能发表一点有用的建议吗?”

    “情况是既定的情况,我又能怎么办?”权允儿摊摊手,“假设韩承宇口中的第三块碎片真的是指你和郑小姐的约定,你又强硬地不愿意去做,那么这样一来不就已经陷入死局了吗?你这边我劝不动,韩承宇那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的建议就是没有建议。”

    “当初你想要治好我的那股信心去哪了?”韩宇也一脸头疼地往后靠在沙发上。

    实际上,他也正是意识到第三块碎片很可能和秀晶有关,这才迟迟下不了决定。

    “其实你这么一说,我还挺好奇你们俩当初做了什么约定?应该不是什么很直白的内容吧,否则现在你也不会和允儿小姐订婚。”权允儿手中的圆珠笔轻敲着桌面,饶有兴致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韩宇。

    “嗯……类似于哥哥对妹妹那种我会养你一辈子的约定?”

    权允儿眯起眼,很直白地问道:“那你们俩为什么没有谈上恋爱?”

    韩宇忍不住再次转头对上女医生的目光,“谁告诉你做过这种约定就一定要谈恋爱?”

    “不谈恋爱谁要你养?”没想到,权允儿给出的理由更加理直气壮,“你当初分明就是对郑小姐有一定的好感,否则怎么会跟她做出这种跟告白没什么区别的约定?”

    “同样的约定我也和泰妍做过。”

    权允儿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相当复杂,“看来男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呀呀呀!”

    用手敲着面前的茶几,韩宇不愿意再和女医生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干脆问道:“接下去我该怎么办?要试着去和秀晶接触一下吗?”

    “如果之后证实真的需要你遵守那个约定,你打算怎么办?”权允儿作出了假设。

    韩宇的指尖无意识地又敲了两下桌面,最后才低头说道:“我的选择会和我刚刚说的一样。”

    “那就没必要了。反正结果都不会改变不是吗?试了反而徒增烦恼。”

    “可是也有可能和其他事情有关不是吗?”

    “问题是,在你心目中不是已经决定了不再去招惹那个女孩吗?”

    权允儿整理着诊疗记录,起身走向韩宇,来到他的对面坐下。

    “没办法负起责任,就不要靠近。这种做法才是正确的。”

    听到权允儿的话,韩宇抿嘴想了想,就默默点头。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显得很突兀的稚嫩声音却是毫无征兆地传进了他的耳中!

    ‘问题是,已经揽上身的责任,也要不管不顾地推开吗?’

    正在注视韩宇的权允儿第一时间就发现他的异常,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话说着,女医生好像就想到什么,双眸立即眯了起来,眼神奇特地盯着面色有异的韩宇。

    “有谁出来了吗?”

    怎么听你这语气还挺兴奋的样子?

    韩宇和目不转睛的权允儿对视一眼,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缓缓转过头去,看向了一个权允儿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空荡角落。

    在韩宇的视角中,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矮小身影蹲在那里,正捧着小脸瞅着他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着权允儿的面,韩宇倒也不需要顾虑什么,直接对忽然又冒出来的韩承宇问了一句。

    ‘字面意思。你已经对秀晶有需要承担的责任,只是你自己还没意识到而已。’

    “你是说那个约定?”

    ‘不止是约定,还有你们过去那十年的相处。’

    坐在一边的权允儿很识趣地没开口说话,她默默地躲到一旁去,盯着韩宇这幅对着空气说话的稀罕场景,心情格外激动。

    要知道,这还是她头一次在治疗韩宇的过程中碰到他发病。

    以往她甚至都怀疑是这些副人格有意躲着她,不愿意在她这个心理医生面前现身,但眼下看来,情况好像不是这样。

    “我对秀晶的感情只是哥哥对妹妹一样。”

    ‘但秀晶对你可不是这样。’

    韩承宇撑着膝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小胳膊小腿,一边很有大人范地对韩宇说道:‘你自己想想,一个女孩的青春与悸动全都托付给了同一个男人,而且她本人还是那种死心眼的性格,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打算让她花费多少年来忘掉你,再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

    一时间,韩宇被韩承宇的这番话说得有些哑口无言。

    如此看来,或许他当初住进郑家的决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就好像从小到大你都认定一个女孩是你未来的新娘,但现在那个女孩却对你说她要嫁给另外一个男人,你能轻易接受这种事吗?秀晶就是这样。在她从小到大的记忆里面,除了家人以外,就只剩下你。结果现在你却要丢下她?’

    “那你现在的意思是要我为了秀晶而丢开允儿吗?”

    ‘为什么不试想着两者兼顾?’韩承宇疑惑地看了韩宇一眼,这让他下意识想要说出口的反问憋在了嘴边,‘你对秀晶的负责方式不一定是要娶她。只要你能像当初约好的那样,在往后的人生好好照顾她不就行了?难以释怀的事终究也会慢慢释怀。但你现在对她不闻不问的样子,就是十足十的不负责任。’

    韩宇皱着眉沉声说道:“可我和秀晶的来往对允儿并不公平。”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那是像妹妹一样的人。你如果没把秀晶当成女人来对待,就无从谈起背叛。’

    “可是……”

    ‘好了,我懒得跟你争辩下去。反正我说的话已经够多了,怎么做由你自己决定。’

    小男孩不耐烦地晃着脑袋,转过身准备离开。

    ‘记忆是你的记忆,人生是你的人生,想怎么过你自己做主。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才又破例给了你提示,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

    韩宇怔怔地看着那道矮小的身影凭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坐在边上的权允儿好像也从只言片语中听明白了什么,很体贴地没有开口询问什么。

    只是任由韩宇自己坐在那里,独自思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