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361章 如你所愿,我吻你(大结局)

    傅言殇像是听到了我的声音,视线穿过空气,紧紧胶在我的脸上。

    我望着他笑,“想见你,就忍不住过来了。”

    傅言殇放下手上的工作,三两步走到我的面前:“我的错,应该守护在你和孩子身边。”

    “就是就是,你的错~”萧禹从办公桌旁探出半个脑袋,笑道:“早就喊他去陪嫂子了,可那固执的家伙非要赶着注册公司,说是送给你和孩子的礼物呢!”

    我实在很好奇,“什么礼物?”

    傅言殇做了个‘嘘’的手势,“秘密。想知道,就给我平平安安的从产房出来。”

    “搞得这么神秘做什么?”我嘴上吐槽着,但心里却是甜丝丝的,见萧禹已经走出悲恸,就说了句:“你们慢慢聊,我去准备生孩子。”

    萧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嫂子,距离手术还有将近半个小时,你急啥?来来来,放一百二十个心,备用血已经备好了,一切肯定会顺利的,你就放轻松一点儿嘛。”

    我知道萧禹是怕我紧张,就说:“我就是想快一点见孩子,这几天我总是梦见洛洛抱着我,他说,妈咪,我回来了。”

    萧禹张了张嘴,终是一个字也没说。

    我知道,他肯定觉得我想多了。

    毕竟做了那么多次产检,显示的都是双胞胎女儿。

    傅言殇的想法估计也和萧禹一样,一边扶着我往外走,一边说:“老婆,我不贪心,我想要的只是你平安。至于孩子,无论男孩或者女孩,都是我们的爱情结晶。”

    我重重地点点头,“知道了。”

    走到走廊的时候,抢救室的门恰好打开了。

    沈寒连滚带爬地挪了出来,“滚开!你们谁都别救我!我的一对儿女再阴曹地府好寂寞,他们等着我去下去陪他们玩呢!”

    “沈寒,你冷静一点,你不要吓妈妈!”江玉抱着沈寒哭:“秦柔已经被判无期徒刑了,要是你再有个好歹,我和你爸也不想活了,呜呜呜……”

    沈寒像是根本听不进江玉的话,拖着瘦骨嶙峋的身子再地上爬:“我曾经有过一个女儿,可是,她才一出生,我就活生生掐死了她。”

    “我曾经有过一个儿子,结果,我眼睁睁看着他咽气……报应,这一定是我的报应,哈哈哈!”

    我盯着沈寒癫狂犹如丧家犬一样的模样,所有破碎的往事再次掠过心头,刺得我整颗心都疼!

    “沈寒。”我上前一步,一把攥住他的衣领,“我说过的,你会有报应。断子绝孙,生不如死的感觉怎么样?”

    沈寒一怔,原本溃散的视线一下子有了聚焦,盯着我说:“秦歌,你有没有梦见我们的女儿?她晃着血淋淋的脐带,问我为什么要掐死她……她哭着喊我,说,爸爸,我好疼!”

    我咬牙切齿地告诉他:“我经常梦见她呀,每一次,她都说要你偿命。”

    “啊——”沈寒痛苦不堪地抱着头,“你胡说,她是我女儿,怎么可能想我死?!”

    江玉见沈寒的情绪愈发激动,连忙指着我的肚子骂:“秦歌,我儿子已经这样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他?你这么恶毒,就不怕死再手术台上吗?!”

    傅言殇眉头一拧,似乎见不得我受一点委屈。

    我握了握他的手,在他开口之前抢先一步说:“我会不会死再手术台上,就不劳你担心了。倒是你儿子,即使活着,也只能再精神病院孤独终老了吧?”

    江玉被噎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倒是沈寒,一听见‘精神病院’几个字,哭喊的声音更大:“我不要去精神病院,那里又昏又暗,还有向死而生的护士强行打镇定剂!”

    “不去,咱不去。”江玉轻轻拍着沈寒的脊背,“只要妈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你去那种地方活受罪。”

    萧禹冷嗤一声:“不去精神病院,那就去吃牢饭吧,反正都是孤苦伶仃的度过下半生。”

    江玉一下子面如死灰,相信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沈家已经散了,她再也无法护着沈寒。

    每个人终会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

    二十分钟后,麻醉师给我进行了麻醉。

    和之前两次分娩相比,这次我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恢复意识的时候,傅言殇正好给我拉了拉被角。

    “孩子呢?”我急切地问他。

    他笑笑,“再保温箱,儿子和女儿都很健康。只是月份不足,要再保温箱呆一段时间。”

    儿子和女儿?

    我眼眶一热,想哭又想笑:“我的感觉没有错,洛洛回来了,他又回到我们身边了!”

    傅言殇“嗯”了一声,“孩子出来的时候,慕北都震惊了,要不是孩子从你肚里抱出来的,他真会怀疑哪个护士抱错孩子了。”

    我说:“老公,我觉得我的人生圆满了,什么也不缺了。”

    “当然,有我,你什么都不缺。”傅言殇吻着我的眉心,语气疼惜:“从今往后,你就是秦总了。知道你想研制香水,所以就顺手给你注册了个公司。”

    我没反应过来:“顺手给我注册了个公司?研制厉靳寒留下来的那些香水吗?”

    “随你喜欢。”傅言殇顿了顿,又说:“鉴于一孕傻三年,公司的职员我已经给你配置好了。”

    我诧异地看这他:“有哪些职员?”

    “总裁,副总裁。”

    “就俩人?”

    傅言殇一本正经地点头,“对。咱们这是小家庭作坊,我做总裁,你做副总裁就行了。”

    我忍着腹部伤口的痛感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没发烧。”

    傅言殇眉目一扬,霸道绝伦地说:“别闹。你老公我很正常,没发烧。我可是连咱们小作坊的名字都想好了。”

    我被他的样子逗乐了,“说来听听,啥名字?”

    “吻我。”

    我觉得很好笑:“吻我?”

    “好。如你所愿,我吻你。”

    傅言殇的唇瓣一寸寸倾覆下来,我一阵脸红心跳,想要撇开脸,却看见外公外婆、张妈还有慕北、林薇,都在门口看我和傅言殇缠绵亲吻。

    他们脸上诚挚的祝福,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尤其是外公外婆,他们虽然不曾给过我一句好话,可我知道,往后时光漫漫,我还有半辈子的时间去挽救渴望已久的亲情。

    “傅言殇,说正经的,你真的注册了公司给我嘛?”我贪婪着每一次向这个男人撒娇的感觉。

    傅言殇无声地叹了口气:“是的,送给你和孩子的礼物。”

    我鼻子一酸,感动得直想哭:“那名字不会真的叫‘吻我’吧?”

    “逗你玩的,名字叫‘重生’。为爱重生。喜欢吗?”

    我特别认真地点点头,“你把那个‘吗’字去掉吧。老公,我爱你。”

    “爱我多久?”

    我说:“不长不短,就一辈子。”

    傅言殇笑得满足,口吻却透着几分痞态:“哦,才爱我一辈子,那我亏了,我可是打算爱你永生永世的。”

    “有永生永世这种东西吗?”我问。

    他唇角的笑意更浓:“有。永生永世在我心里。你也在我心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