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直到星空尽头

第0042章 各取所需

    克拉唔聚落的托维纳人纷纷跪伏在地,嘴中发出汇聚成一处的咝咝声,就好似大堂庙内和尚们异口同声念经时发出的声音似的,它们不停地乞求着四位神明不要抛弃克拉唔聚落,尽管苏哈台已经说过不会抛弃它们。

    卡尔勒笑得双眼都迷成了一条缝隙。

    他深吸一口气,慢慢从牙缝里吐出,他转到苏哈台面前,跨立站好。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神明了……苏哈台……”卡尔勒奚落道:“我是不是应该管你叫主耶稣了?”

    苏哈台静静地盯着卡尔勒的眼睛,平静如水,目不斜视道:“我之所以决定留下来,是因为我必须帮助它们获得脱离丛兽独自生活的能力。我必须教给它们基本的知识和技能,只有这样,这个聚落才不会慢慢消亡,成为野兽的盘中餐。”

    卡尔勒向前探出脖子,以咄咄逼人的语气低声吼道:“我们已经救过它们了……接下来它们是生是死跟我们没关系了,它们有它们自己的命运!你无权干涉!”

    苏哈台还是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他自己也不明白,被卡尔勒这样吼着,他为何会如此淡定。

    这不是一个十七岁少年该有的稳重。

    苏哈台越是这样,卡尔勒心中的火气就越大,他觉得苏哈台是在向自己挑衅!他一把揪起苏哈台的衣领子,用自己的鹰钩鼻子顶着苏哈台的鼻子,喷吐着唾沫星子道:“你给我听好了,老子才是Ds-2小队的队长!”

    “队长,消消气儿……”安东尼试图平息这两人莫名其妙的对抗,但却被卡尔勒一脚踹了个底儿朝天。

    在托维纳人们眼中,神明们这次不但吵了架,而且还动了手。

    它们都跪伏在地,一动不敢动,除了伍。它竟在安东尼被踹倒的同一时间,抬起突击步枪枪口,瞄准了卡尔勒的太阳穴,动作娴熟,行云流水。

    它蛇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卡尔勒,那是赤裸裸的警告。

    卡尔勒松开了抓着苏哈台衣领的手,举起双手,冲伍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微笑。他在伍放下戒心,也放下枪口的时候,突然发难,手持一把匕首,突然绕到伍的身后,用锋刃抵住了它的脖颈。

    “乳臭未干的小王八蛋……敢用枪指着我?”卡尔勒狠狠一勒伍的脖子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点儿能耐都是我教的?!”

    “卡尔勒,把伍放开,它没有恶意!”苏哈台连忙伸出手,对卡尔勒说道。同时,他用意念要求伍将突击步枪扔掉。

    伍自然会听苏哈台的话,乖乖扔掉了突击步枪。

    但卡尔勒的匕首却没有离开伍的脖子,他棱着眼睛对苏哈台说道:“我现在就杀了这个托维纳人,你看怎么样?这个托维纳人冒犯了它的战神!”

    看上去,卡尔勒是真的要这么干,他身体中的暴力因子正在疯狂发酵。

    卡尔勒是那种真正的,天生拥有暴力倾向的人,他在任何时候都极富攻击性。无论什么事,他在潜意识当中,都希望能争个你死我活,直到所有人都按照他的意志去行动。

    他的头盖骨形状异于常人,面部不完全对陈,拥有较大的下颌和颧骨。

    他有刀疤的左眼并非战斗所致,而是天生残障,那刀疤是失败的手术所留下的印记。他的鹰钩鼻子有些歪,鼻尖如锋。他的手臂很长,苏哈台目光下移,不经意间,竟发现他的左脚有六根脚趾。

    苏哈台知道他不能通过开口说话去阻止卡尔勒杀掉伍的决定了,他已经感受到了卡尔勒散发出来的真正杀意。

    他同卡尔勒进行了心灵连接,并在电光火石之间,传递了足够丰富的讯息。

    苏哈台知道,只有这样,暴跳如雷的卡尔勒才不会打断自己的话。

    “卡尔勒,你是Ds-2小队的队长,这一点母庸置疑……你急着离开此地,你有明确的目标吗?我的意见是,不如以克拉唔聚落为落脚点,想四周搜索侦察……当有了明确目标后,我们再离开此地,继续前进,到那时,无论是寻找Ds-1小队,还是寻找回家的方法,你说了算……”

    ……

    “伍你杀不得,它是天生谨慎的侦察兵和狙击手,它的天赋和精准的枪法你我都看在眼中。我,安东尼和蒂娜都不适合随你出征,伍会是你忠诚的部下和伙伴,放了它,好好想一想……我们同克拉唔聚落的托维纳人在一起,也算是抱团取暖,各取所需……”

    苏哈台用了不到半秒的时间便将这些信息全部传递给了卡尔勒。

    卡尔勒皱着眉头,一脸不敢置信,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到这种感觉……还真的……好似神明在同自己的灵魂直接对话。他紧皱眉头,一言不发,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苏哈台传递信息的内容。

    他最终慢慢放下了匕首,将伍推开。

    他冷笑一声,将匕首在手中翻了个个儿,递给了伍。伍惶恐地跪伏在地,将长长的尾巴笔直地摆在地面,双手接过匕首,低下头来,一动不动,似乎在认错。

    卡尔勒看了伍一眼,将匕首轻轻放在它手心。

    他抽了抽鼻子,点着头对苏哈台说道:“干脆你来当队长好了。”苏哈台松了口气,他知道,卡尔勒听进去了。这很不容易。

    在进入卡尔勒内心世界时,苏哈台感受到了杂乱无章的沉重和暴怒。

    他终于明白卡尔勒为何会经常无法消解心中的仇恨和杀意了。他总要杀些什么才行,就像普通人偶尔会需要大喊大叫,或者喝酒唱歌去排解忧愁那样。

    愤怒和暴躁,就是卡尔勒的忧愁。

    “我可以去狩猎吧?这你不会管我吧?”卡尔勒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对苏哈台道,仿佛在征求意见似的:“我可以杀恐兽什么的吧?”

    “可以杀,但不要折磨。”苏哈台语气仿佛他真的成了Ds-2小队的实际领袖一样。

    卡尔勒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伍的肩膀一下,伍回头看了眼苏哈台,跟随卡尔勒离去。那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