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农门娇女

第1882章 受益者

    娇娇一身素色衣裙,头上带了帷帽,扶着勤多的手从村口的祭奠灵棚里,慢慢往大院儿走。

    结果没走几步,就有侍卫骑着自行车赶上来,高声嚷道,“皇后娘娘,林安大人带了学院众人从湖州回来了。”

    “当真?”娇娇听得欢喜,问道,“还有多少路程?”

    “两个时辰!”

    那侍卫许是骑车有些急,一头的大汗,娇娇顺手递过去一瓶可乐,应道,“辛苦你了,先去歇着吧。”

    那侍卫不知道可乐是什么,但透明的瓶子,红色的图标,让他看的新奇,也猜到是神奇世界的东西,于是激动的双手接过,行礼之后才乐颠颠的走了。

    正好丸子几个跑过来接姑姑,见到这般,就嚷着,“姑姑偏心,我们要喝可乐,姑姑都不给!”

    “姑姑是为你们好,你们还小,喝多了可乐不长个子!”

    娇娇赶紧取了一把糖分给侄儿侄女,“去吃糖,吃完记得刷牙。你们安叔叔要回来了,晚上家里吃大食堂。”

    “哦,安叔叔要回来了!”孩子们都是欢呼,林安性情温和,平日对他们有求必应,可不像平伯伯,总想打他们屁股!当然,他们更欢喜的是吃大食堂,倒不是食堂的饭菜比家里好吃,而是图这个热闹啊。

    “走,去告诉太爷爷和大爷爷!”

    小子们一溜烟儿就跑没影子了,惹得娇娇笑起来。

    过日子很多时候就是在过孩子,孩子是一切的希望和未来。

    她忍不住抚摸隆起的肚皮,再有一个多月,她的孩儿也该来到这个人世了。

    许是累了,浓浓的困倦袭上心头,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勤多默多已经习惯了主子这般模样,赶紧扶了主子回到大院,铺被褥伺候主子歇息。

    娇娇惦记哥哥要回来,忍着困倦吩咐道,“我去里边睡一会儿,半个时辰就出来。你们不必惦记,去通知大食堂准备饭菜,给安哥他们接风洗尘。还有,奶奶和娘也该回来了…”

    “小姐,您快去歇着吧,我们保管都安排好。”

    勤多默多年纪小,自然也喜欢热闹,安顿了主子,就飞跑去各处报信儿。很快,林家老少连同村人都知道林安带了学院的大小先生们回来了。

    虽然是国丧期间,不好大肆庆贺,但还是要热闹一番的。特别是此次南下,为了赈灾救人,所有人都是有功之臣。

    人多好干活儿,当即猪舍里的肥猪就无故‘走失’了两头,不下蛋的小鸡也羞愧的“离家出走”几十只。

    大灶棚里开了火,妇人们凑在一起烧火,摘菜,洗菜,小声说笑着。年纪小的淘气孩子们在灶棚附近捉迷藏,踢毽子,玩的也是不亦乐乎。

    姚老先生一家都被请下了山,姚老先生,姚二先生和姚三先生都由老爷子陪着坐在堂屋里喝茶。

    林老爷子又让人去请周院长,至于孙举人就在学院留守,抬腿就过来了。

    不过一个时辰,主客都凑齐了,人多自然热闹。

    周山长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上一次他一时想的偏差,错过了一次机会,这一次可是牢牢抓住了。

    那一晚,太后意图篡位,岳麓一系可是拼着掉脑袋的风险,据以立正,才坚持到姚老先生带了证据进宫,坚持到林老爷子带兵闯宫,坚持到太子殿下平安回宫。

    于是,如今岳麓一系收到了丰厚的回报。

    唐风就不用说了,直接掌控了御史台,连升两级,至于唐元那是新皇的死忠,甚至是好友,以后是接替崔召的最佳人选。

    至于其余人手,也是齐齐升官,隐约掌控了六部的很多重要职位。

    可以说,这次皇位保卫战,林家和姚家的功劳最大,但得到好处最多的却是岳麓一系。因为姚家不出仕,林家更是一贯低调,林大山远在湖州带领百姓灾后重建,京都朝堂上也就剩了一个林安,一个赵三生,所到底,他们也是岳麓的弟子…

    周山长以后在京都,绝对可以横着走,一句话影响半个朝堂。这几日国丧,不好宴请,否则他家的门槛怕是都要被踏破了。一个周栋的亲事,已经被所有人当做肥肉,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了。

    但他在林家这个院子里可是不敢有分毫的骄傲得意,给师兄和老爷倒茶,插话逗趣,做的是心甘情愿。

    老人上了年纪,都是念旧,这个真是改不了。

    姚老先生喝了两杯茶,眼见儿姚长鸣都在身边,就是没了包教授这个好友,忍不住叹气。

    “包教授,还在大理寺天牢里吧?”

    众人会意,知道老先生是想起旧日欢聚的情形了。但包教授无论什么原因,出卖林家,当堂指正,捅了林家最深的一刀,这是事实啊。

    周山长干咳两声,应道,“前日听人提起过,没有用刑,包教授的口供录得很顺利。”

    老先生皱眉,问道,“他没有要求,见我们一面吗?”

    “没有,”周山长叹气,“他许怕见面会忍不住开口为家里人求情。”

    老先生同老爷子对视一眼,都是沉默了。

    姚二先生是个火爆脾气,冷哼道,“他也没脸求情,吃学院的,喝学院的,人人把他当长辈敬着。他不念旧情就罢了,居然还翻脸不认人!那时候岚哥儿西征在外,娇娇也被逼出京赈灾,他还为虎作伥,幸亏先皇心软多疑,否则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姚三先生是个老好人,劝道,“二哥少说几句吧,包教授也有苦衷。这么两年,一起喝酒作画写诗,日子过得和乐,如今想起来,只觉得可惜了。”

    “就是这几年相处的好,我才更生气!”

    姚二先生吹胡子瞪眼睛,恼怒弟弟给叛徒说情,差点儿同弟弟吵起来。

    林老爷子赶紧劝架,“好了,不过是个外人,不值当咱们家里吵起来。待得有空闲时候,我同娇娇提一句,看看皇上什么想法,若是无关紧要,倒是可以通融一下,给他留条活路。读了一辈子书,就这般获罪砍头,也是可惜。”

    其实姚老先生同周山长都有求情的心思,只不过怕老爷子心里憋了气,如今老爷子这么说,他们都是欢喜起来,纷纷应道,“好,这般最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