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子是大宋首富

第031章 吐蕃分厂

    二人又互相恭维几句后,赵乾便引他来到会客室。

    仁青朗嘎的性子很是直爽,刚一落座,便笑着问道:“不知赵公子将我请来,所为何事?”

    赵乾并未直接回答,而是笑问:“仁青兄,您对我们的新酒仙留步,有何看法?”

    仁青朗嘎想了想,答道:“好酒,喝了之后浑身发热,我吐蕃乃是苦寒之地,有了这酒,今年的冬天肯定会比以往好过一些。”

    见他对仙留步的评价如此之高,赵乾便也开门见山道:“听说仁青兄在蔽店订了五百斤新酒,想必应该不全是为了自家喝吧?”

    “自然不是,这酒价格不菲,我哪儿喝的起那么多,最多给自己留个一百斤吧,其余的都会带回吐蕃贩卖”,仁青朗嘎笑着回道。

    赵乾微微颔首,笑道:“今日将仁青兄请来,便是为了和仁青兄商议商议,这新酒在吐蕃售卖之事。

    吐蕃与我大宋相距甚远,这新酒运送起来,亦是十分的麻烦。

    所以我提议,由我和仁青兄合作。

    在吐蕃境内,建一座新酒生产作坊,不知仁青兄有没有兴趣?”

    仁青朗嘎眸子一亮,但又微微叹道:“赵公子可能不知,我吐蕃土地贫瘠气候严寒,就算真在吐蕃设立工坊,这酿酒的原料仍得从大宋采买。

    这一来一去所需的靡费,再加上雇工所花去的工钱,倒还不如直接从大宋采买。”

    对于这个问题,赵乾心里早已有了对策,不慌不忙道:“吐蕃虽无法种植我大宋五谷,但却盛产青稞。

    而且我听说,早在先朝,吐蕃便已有酿造青稞酒的先例,这个仁青兄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有是有,可这青稞……”

    仁青朗嘎脸色突然一变,惊道:“赵公子是说,青稞也可酿出如仙留步这般的美酒?”

    赵乾微微一笑,又缓缓说道:“不错,虽然口感可能比不上仙留步,但也不遑多让,不知道仁青兄对这桩生意有没有兴趣?”

    “有,有,有,简直太有了”,仁青朗嘎那张带着高原红的脸庞,此刻因激动而红的发紫。

    仁青朗嘎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又问:“这么好的生意,赵公子应该也有什么条件吧?”

    见终于步入正题,赵乾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嘿嘿,条件自然是有的,不过肯定在仁青兄所能接受的范围内。

    第一,设立吐蕃酒坊所需的银钱,和这酒坊的股份,都得由我和仁青兄一人一半。

    不过仁青兄放心,我只管分红,其他事情却是一律不管,也定然不会干预酒坊在吐蕃的运作。

    第二,你我二人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在吐蕃设立酒坊,还有仙留步在吐蕃的售卖。

    对此,我的提议是仙留步以原价卖给仁青兄,而运输过程中所花费的银钱则由你我二人共担。

    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干预仙留步在吐蕃的售卖,也不会干预定价,但仙留步售卖所获之利,仍得由你我二人五五分账。

    第三,则是我会派遣两名账房去往吐蕃,由他们和仁青兄的人一同监管仙留步以及吐蕃酒坊的账目,但这两名账房的薪资,需得由仁青兄负责。

    不知仁青兄意下如何?”

    仁青朗嘎虽看似忠厚,但对于赵乾却是十分警惕,在他们吐蕃人看来,宋人都很狡猾。

    所以他思考的时间很长,直到想了三遍都没发现有任何不能接受的地方后,仁青朗嘎这才点点头道:“赵公子的提议我自然是同意的,不过有一点,我得先和赵公子言明,那就是赵公子的分红从吐蕃运往大宋的花费,需得由赵公子一人承担。”

    有了一大块肥肉,赵乾自然看不上这一点青菜,想也没想便点头答应。

    聊完正事后,二人便天南海北,聊起了闲话。

    赵乾这才知道,原来仁青朗嘎所在的仁青家族乃是吐蕃大族,但仁青朗嘎只是旁支庶出,所以才会当一个行脚商,替族中敛财。

    不过虽是旁枝末节,但仁青朗嘎的父亲仁青多赞却也不是泛泛之辈。

    他的父亲不仅是丹巴一个大部族的族长,更是丹巴城的岸本。

    用宋话来说,就是丹巴城的度支官,专门负责粮食和金银财务的支纳,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某市财政局局长。

    一听说仁青朗嘎是吐蕃的衙内,赵乾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鲜活了起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异常的温和客气。

    在赵乾的刻意结交下,二人没过多久,便开始以兄弟相称。

    让仁青朗嘎感到意外的是,赵乾的吐蕃语虽然说得不咋地,但对于吐蕃的文化以及礼节却是有些了解。

    若不是赵乾那张宋人才会有的白皙脸庞,恐怕仁青朗嘎真会觉得赵乾也是个来大宋经商的吐蕃行商。

    二人一直聊到晌午,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别。

    赵乾本想留仁青朗嘎吃饭,但仁青朗嘎说事务繁忙不便久留,赵乾自然也不多劝。

    送走仁青朗嘎后,陈小乙有些不解的问道:“公子,这小子就是个吐蕃蛮子,您对他是不是太客气了?”

    对此赵乾只是置之一笑,不客气点,还怎么让他心甘情愿的替自己赚钱?

    “让你办得事,办得怎么样了?”

    见赵乾问起,陈小乙赶忙答道:“回公子话,小的问过牙行的伙计了,符合公子要求的铺子倒是有几间,但这事还得由公子您自己拿主意。”

    赵乾微微点头,想起自己昨天在网上买的东西就快到了,看铺子的事自然是明天再去。

    回到李府,管事李福禄立刻迎了上来,“公子,小娘子请您去一趟。”

    赵乾点了点头,却是直奔客房而去。

    通知了快递员已经可以上门送货后,赵乾便躺在床上翻起了手机。

    没看多久,门外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赵乾打开门,收下快递后,便迫不及待的关上门,拆开快递。

    当那只自己梦寐以求的手表戴在手上开始滴滴答答的转动时,赵乾的心一下子飞上了云端,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个愿望居然真的可以实现。

    把玩一番后,赵乾便理了理袖袍,确认不会被别人发现后,这才拿上买给李钰的耳环,兴高采烈的推门而去。

    古时,女子的闺阁自然不能随意有男子出入,但李钰已是芳心暗许,自然不去管那些忌讳,李宝德爱女心切,对这事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李钰见赵乾出现,赶忙停下手中的女红,用一块布遮住自己绣的东西,便笑着站起身道:“乾哥儿,奴家听说爹把城东的那间铺子给了你,这事真的假的?”

    赵乾笑着点点头道:“自然是真的,今天我已经去瞧过了,那间铺子确实好的很,李叔这份礼可太贵重了。”

    李钰微微一笑,俏脸微红道:“哪儿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只要你能喜欢,那就是值得的。”

    说完,李钰又端起桌上的一个瓷盅,笑道:“见你这几天繁忙,我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亲自炖了这参汤,本想早上就端给你喝的,可你走的急。

    我便一直用炭火煨着,你快趁热尝尝,也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

    见李钰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赵乾笑着接过瓷盅,仰头一饮而尽。

    温热的参汤刚一入腹,赵乾便觉得有一股暖流紧紧地裹住了自己的心脏,“钰儿妹妹,你手艺真好,竟比那遇仙居的大厨做的还美味些。”

    被心上人夸赞,李钰的心头自然也是一热,俏脸微红道:“乾哥儿最会作弄人,我哪儿比得上遇仙居的大厨,只是胡乱做做罢了。”

    她这一笑却是让赵乾心头一颤,脑中竟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后世的一句诗来。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喏,钰儿妹妹,我也有件礼物想要送给你,这是我今日从一个吐蕃行商哪里买到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说着,赵乾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耳环,笑着递给李钰。

    豹首耳环的造型看上去虽有些怪异,但身为女人,李钰对这种闪闪发光的东西,天生便无法抗拒。

    娇羞的从赵乾手中接过那对耳环后,李钰便迫不及待的当着心上人的面戴在了耳垂上。

    耳环上镶满了各式各样的宝石,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衬着李钰那张因羞涩而微红的脸颊。

    美艳动人,不可方物。

    “乾哥儿,我戴着好看吗?”

    “好看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