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猎隼1937

第68章 身份

    关世杰感到很纳闷儿,吴彦章进门之后,他就让小六子守在门口,如果有人进来,就扣动几下门环或是假装迎接客人,先返回店铺。

    等他看清楚来人时,心里明白了几分。原来是冯雪梅来了。

    特训班电讯科目有一门课程,就是交学员们用手语交流。

    冯雪梅一定是用手语跟小六子交流过,说明白自己要找什么人,或是讲了郑苹如和关丫丫。所以小六子才没有预先警示。

    冯雪梅进店后,先是装作互不相识的样子,说自己要定制一件貂皮大衣。

    关世杰扯动了一根拉绳,楼上的郑苹如听到房间里的铃声之后,带着关丫丫从楼上走了下来。

    两个女人见店门外偶尔有人路过的时候,就大声讨价还价,没有人的时候就窃窃私语。

    吴彦章为避人耳目,跟关世杰到了别,回到青帮分舵。

    冯雪梅现在的身份是万国大饭店的餐饮部副经理,这个身份是军统局找人安排好的。目的是让冯雪梅接触到满洲国的一些官员,还有日本关东军的军官,从中打探出一些消息来。

    随后几天,秦川、夏鹏飞、宋垣、还有高亚峰都陆续来到长春跟关世杰见了面。

    秦川在军统局的运作下,经过一套繁琐的程序,进入到警察局的特勤科,专门替日本关东军排查国共两党在长春的特工。

    夏鹏飞的身份木材商人,本地人称为木材老客,从东北把木材贩运到平津地区。

    宋垣被安排在满洲国中央银行,做安保工作。

    高亚峰的掩护身份有点尴尬,被安排在万花楼做保镖。

    万花楼是满洲国第一大青楼,妓女足有二三百人。

    高亚峰他们十几个保镖,所做的工作就是保护好妓女,及时把醉酒闹事的人扔到大街上。对于不付嫖资的人,则扣押在妓院,等着家里人出钱来赎走。

    毫无疑问,青楼,烟馆,戏院等场所,绝大部分归属于青帮管辖,极少部分则是满洲国官员,或是有着军警背景的人所做的生意。

    万花楼属于后者。

    万花楼的幕后掌柜是满洲国警察总署署长万惟庸。

    青帮一直垄断着这种偏门行业,但即使是青帮弟子满天下,也不敢觊觎万花楼的买卖。

    高亚峰自己倒是不以为意,他喜欢在莺莺燕燕中飞来舞去,对于这份掩护工作,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目前,关世杰要考虑的是,如何能接收发电文。等他确定好电台安放之处,军统局就会秘密运来一部美式电台。

    关世杰和郑苹如两个人商量了一下,都觉得电台的设置地点非常麻烦。因为电台发射的电波,一定会被日本特高课捕获,从而需要频繁地更换位置。

    最后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在途径长春市的伊通河,买下一条渔船。经过改造后,用于接收发情报的流动情报站。

    渔船平时就停泊在船坞里,跟几十条渔船在一起。每个月缴纳一定的费用,有专人负责看管。

    随后,军统局又派来十几个内外勤人员,掩护身份也五花八门,全部由秦川直接指挥并且单线联系。

    军统局长春站就算是重新组建完成了。

    总部下达的第一个任务,是铲除叛徒,原军统局长春站情报主任侯成德。

    侯成德现年四十二岁,最早在东北军第十八军任上校参谋长。张学良改旗易帜后,在复兴社特务处四平站工作,后来调到长春站任情报主任。

    3月初,侯成德被日本特高课逮捕,熬不过严刑拷打,叛变投敌。

    根据侯成德提供的名单特高课把军统局长春站的站长、副站长、行动主任、情报员等七八十人抓捕。

    目前还不清楚,这七八十人中是否还有叛变投敌的。唯一清楚的是,后续又有基层情报员被抓获。

    军统局为了严明法纪,让关世杰除掉侯成德,给投敌者一个警示。

    侯成德叛变后,因为他而一举端掉军统局长春站的主要成员。现在被委任为满洲国警察局特别行动处处长,专门负责清除国共两党,在满洲国的特务人员。以及民主党派的抗日分子。

    为此,军统局欲除之而后快,希望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现在关世杰要集中精力,组织人马,调查侯成德的生活习惯,嗜好,往来的地点,家庭住址等情况。然后再定出计划,杀掉这个民族败类。

    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关世杰接到秦川从下面汇总上来的情报表明,侯成德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军统局一定不会饶了他。

    因此,侯成德每天深入简出,行踪诡秘,出入都有防弹专车接送。并且住所也有三处。

    正所谓狡兔三窟,侯成德在特务处混迹多年,懂得特务处的行事风格,还有各种手段,要想刺杀侯成德绝非易事。

    原军统局长春站的一个情报员,侥幸没有被抓捕,他提供了侯成德的生活习惯,性格特征和嗜好。

    侯成德性格阴鸷,不善言谈,但无论对谁,总是笑眯眯的。在长春站机关,是有名的笑面虎。

    侯成德不嗜好烟酒,不赌博,不寻花问柳。唯一的嗜好是喜欢吃鱼,最喜欢吃松花江里的一种鱽子鱼。凡是做鱽子鱼有点名气的大饭店,小酒馆,都能见到侯成德的身影。

    不过,自侯成德叛变后,他的这种嗜好似乎改变了。秦川派人守候在侯成德常去的那几家饭店和酒馆,蹲守了多日,也没见到他的影子。

    显而易见,侯成德对此有了戒备心。

    关世杰和秦川、吴彦章、夏鹏飞、宋垣、高亚峰、郑苹如、冯雪梅几个人商量后,都一致认为,人的嗜好是伴随一生的习惯,极难改变。

    因此,这只是时间问题。长春站目前面临的情况,主要是情报的来源很少,有价值的更是微乎其微。

    除了秦川和冯雪梅两个人的工作,能接触到满洲国和日本关东军的官员外,其他人内勤人员,基本处于茫然状态。

    对此,关世杰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这个想法能实现,获取伪满洲国和日本关东军重要情报的日子,应该为期不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