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都护

第八章 攻打轮台

    轮台,唐时称乌垒洲,诗句中的“尚思为国戍轮台”一句中的轮台就是这个轮台。

    或许他是曾经汉代西域都护府的所在之地,但物是人非,轮台在唐代不是什么大城,离它比较近的龟兹城取代了它的位置,其根本原因就是人数的减少,要知道知道二十一世纪这里也只有十几万人,现在更少。

    作为龟兹城西方的门户,与俱毗罗不同的是,轮台是有城墙的,而且高达五米,不是轻易就能拿下的。

    但郭昕却有着必须拿下轮台的理由,想要不再遇到河流上游被堵塞导致粮食欠收的情况,水资源丰富的轮台是必须要打下来的。

    因为轮台不仅有丰富的地下水,还有着迪那儿河流过,森林覆盖面积很大,煤矿与晶盐都不缺,无论是自用还是卖给过路的商人们都是极好的。

    整理军备,郭昕留下三百多人守住龟兹城,带着剩下的人启程前往轮台。

    与地图上看着的不同,龟兹与轮台之间的距离其实有一百多公里,只是这西域极为广阔,让人忍不住忽略了城池与城池之间的距离。

    夜幕降临,城墙上亮起火光,巡逻的吐蕃士兵检查着城墙的每一个角落。

    由不得他们不紧张,冬季吐蕃那一场征讨安西的战争让所有人都出乎预料,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三万大军在俱毗罗折戟沉沙,最后回来的人不过万余人。

    这对吐蕃帝国简直是个重创,要知道尽管吐蕃此时依然是一个人口近千万的大帝国,但它已经开始由盛转衰,尤其是在这个与大唐、突厥、回纥、大食不停争夺西域的时期,这种事情不仅使战略上陷于被动,还使得他们颜面无存。

    吐蕃软弱无能的传言已经扩散开来,就连高原的另一边的天竺也从行商们的口中得知力量这一消息,天竺对于自己被抢走的故土蠢蠢欲动起来。

    于是开春时分冰雪刚刚消融,回纥就已经对迪化(今乌鲁木齐)发动突袭战争,措手不及之下迪化曾经一度失守,大量的吐蕃军队都被调往迪化支援。

    郭昕正是得到这一消息才下定决心拿下轮台,根据线人的情报,他觉得这一次的战斗十拿九稳。

    “城中守军并不多。”郭昕远远眺望着城墙上稀疏的火把这么对身边的鲁阳、杨日佑说。

    “那群吐蕃人果然都去支援迪化去了。”杨日佑嘿嘿笑道。

    “别大意。”郭昕瞥了杨日佑一眼。“要用最小的代价拿回这里。”

    说着,鲁阳走到郭昕面前说:“都护,火枪手都准备装弹完毕了。”

    郭昕点点头,下达了战斗的命令。

    他们兵分两路,鲁阳带着火枪手和一些持盾士兵在西门佯攻,而郭昕则带着杨日佑和其他将士们绕过西门从北门以最快的速度攻入城内。

    看着逐渐远去的主攻部队面色沉重起来,一边带着佯攻部队大摇大摆地接近轮台城,一边对着下属训斥道:“待会儿攻城的时候小心一点,我们只是佯攻,别太拼命,自保第一,谁要是缺胳膊少腿的,别怪我回去拿你们是问。”

    “噗呲。”几个将士忍不住笑出声来,但看着面色凝重着说出这种关心的话的鲁阳,每个人的心中都是一暖。鲁阳镇守使不善表达感情的传言在军中那可是人尽皆知的,听说其配偶甚至在都护府中骂过他榆木脑袋。

    “谁笑得?临战阵之前嬉皮笑脸!”鲁阳脸色一黑,但每个人装作一脸正经的样子,夜色太黑他也没看见是哪几个。

    鲁阳装作黑着脸的样子,其实内心却是松上一口气,他知道一个平日里死板的将军说出这种话总是有点奇怪,但能缓解将士们的紧张情绪这又算什么呢?

    轮台城墙上的吐蕃守军很快就发现了鲁阳等人,几名士兵赶忙撞响大钟,口中慌乱地喊道:“唐军打过来了!唐军打过来了!”

    轮台城中本来正在熟睡的吐蕃守将被手下吵醒之后正打算大发雷霆,听到这话却一个激灵翻身下床。

    “快,快,让所有人去守城。”

    说着这话,吐蕃士兵慌忙走后,他却开始自己收拾起细软起来。

    打?

    打个屁!

    城中守军不过千,那群唐军可是连三万人的那囊氏军团都杀给你看,自己手下人什么尿性自己不知道?

    守下来是神迹,打得赢除非是佛祖下凡。

    但他没有看到的是,他床上的汉人女子这时却对他面色不善起来,她的眼神中透露出的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啪!啪!啪!啪!......”火枪手打出一轮齐射,城墙一个吐蕃士兵胸口染血无力的倒下。

    鲁阳本来只是打算用火统吓吓城墙上的吐蕃人,没想到居然真的打下来一个人。

    “谁打下来的,我重重有赏。”

    不少火枪手都举起自己的手,然后互相对视一眼,又尴尬地把手放了下去。

    就连他们都不知道是谁打下来的。

    瞎猫碰上死耗子。鲁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算了算时间,都护那里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下令弓箭手走入射程范围内开始射箭,持盾步兵则注意保护弓箭手。

    而另一边,郭昕带着主攻部队顺利来到北门外,看着上面空无一人的城墙,他不禁疑惑无比。

    吐蕃居然连个哨兵都不留在其他城墙上吗?

    城中守将连这点都想不到?

    不过疑惑归疑惑,他们手上的工作一点也没有停。

    在一些健壮的将士将带来的梯子架到城墙上之后,杨日佑带着先头部队一马当先登上城墙,看着空荡荡的北城墙,他冲着下方哈哈大笑说:“果然没有埋伏,都上来吧!”

    唐军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害怕有埋伏的时候,吐蕃军已经乱成一团,他们躲在墙垛后面提心吊胆的不敢进行反击。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能。

    弓箭手本来就是稀缺兵种,支援迪化调走一大批,剩下的弓箭手本来打算反击,一个刚露头就被奇怪的武器打死,剩下的在与唐军的对射中死伤惨重。

    反而唐军的弓箭手有持盾步兵保护,根本没有伤亡出现。

    但最糟糕的不是这个,而是......

    “将军呢?将军在哪?!”一名吐蕃校尉冲着去喊将军的士兵吼道。

    “他,他说让我先去守城,他等会儿到。”吐蕃士兵恐惧的说。

    “艹!”校尉明白了,自己被卖了,现在那个将军十有八九已经跑路。

    他目光一闪,下定决心。

    跑!主将都跑路,自己一个校尉在这坚持个什么劲。

    正打算行动,突然一个士兵慌慌张张地从北面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唐军从北门打进来了!”

    “嗖!”一支箭矢准确带走了这个居然敢在城墙上奔跑的冒失鬼。

    看着城墙上脖子还在冒血的冒失鬼,校尉大脑当机了一下,看到越来越多的士兵从北面跑来才反应过来。

    “跑!”他冲着手下士兵惊恐地吼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