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市井之徒

第0321章 真的有人啊

    “你是不是疯了!”

    吴兰和王熙爵刚刚出门一分钟,李念就彻底爆发,不顾一切的双手推着尚扬,眼里已经挂满泪水,她的成长经历与别人不同,使她深深知道王熙爵的恐怖之处,这种人物不说给供起来,也要敬而远之,尚扬倒好,非但不尊重,反而打了几个嘴巴,让事情彻底不可调和,这么做与自取灭亡没什么区别。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是王熙爵,王熙凤的亲哥哥!王熙凤又是谁?那是尚五爷的老婆,省会天字号贵妇,不要说在省内,就是国内的贵妇也能排的上名号,你敢打他,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这是社会,不是在学校里打打杀杀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你这个傻逼!”

    李念说着,双手再次向尚扬挥过来,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流出。

    如果是得罪别人或许还能帮上忙,可得罪的是王熙爵,哪怕自己把李振乾搬出来,李振乾说不准会帮着王熙爵一起揍尚扬,而现在眼前的一幕,无异于看着尚扬的生命正在倒计时。

    “你个傻逼,臭傻逼!”

    李念见打架没反应,双手薅住自己的头发,狠狠抓住,她绝望了,彻底绝望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爱情要有这么多磨难,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几个月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

    旁边的唐悠悠握着嘴,眼泪也唰唰的向下掉,自责之情已经袭遍全身,她开始恨自己,假如当初不是自己主动勾引尚扬,那么就不会有王熙爵因为自己吃醋要针对尚扬,他也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王熙爵和吴兰显然就是要致尚扬与死地。

    没有人、没有钱、对手又强大到让人无法呼吸,等待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对不起…对不起!”

    唐悠悠一边哭一边道歉。

    李念再次吼道:“你他妈永远都是这样,就是这样,能不能想想用脑子,以前除了什么事我都能帮,可这次你让我怎么帮!”

    尚扬夹在两人中间,耳边听着两人的哭泣声。

    险些就把我是“尚五爷的儿子,亲儿子,长子”给说出来,告诉他们,与王熙爵之间根本没办法调和,打与不打他,大家都是撕破脸皮,可忍了忍,还是没有开口,抬起双臂,一边楼一个把她俩搂在怀里。

    人生能得到一个愿意站在自己角度上思考的女人已经足矣。

    而自己现在得到两个!

    “值了…”

    看向窗外缓缓道:“事已经做了,后悔也没有用,上层谈不拢,当下主要矛盾就是解决门外那帮人,不能造成群体事件,我先下去…”

    他说着,松开两人,缓缓向楼下走去。

    楼下。

    王熙爵并没上车,就站在车旁,双手攥着拳头,气的浑身颤抖,盯着门口刚刚走出的尚扬身影:“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他,弄死他…我要让他家破人亡,不得好死…我要玩遍他所有女人…这个畜生!”

    吴兰站在旁边,脸色极其难看,她也没想到尚扬居然敢动王熙爵,不要命了么?

    安慰道:“王哥别生气,尚扬没人、没钱、更没有能力管理,他蹦跶不了两天,我们只需要时间,时间而已,千万别把自己气坏了…”

    “这个王八蛋!”

    王熙爵已经魔怔了:“弄死他,必须得弄死他!”

    吴兰看了眼正前方台阶上的身影,又道:“放心吧,我会全面封锁他,山庄那边我也联系于得水罢工,他什么都没有了,就是一个小市民!”

    “逼我!”

    王熙爵完全听不进去,吴兰在说什么,迅速拿出电话“动手”

    此言一出。

    站在人群里,挑动情绪的几人脸色顿时一变,他们都是王熙爵安排入住的旅客,就是为了今天带头闹事,听到命令。

    高声喊道:“这个王八蛋有钱养两个老婆,却不给我们服务,揍他!”

    “我们都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以为我们好欺负?”

    “朋友们,他们欺软怕硬,打他”

    “哗啦啦”

    这几个人说完,率先从人群里冲出来,直奔台阶上方的保安防线。

    此时下方已经聚集近二百人,所有旅客,与市内来游玩一天的人都在其中。

    有句名言叫:人一旦进入集体,就会没了独立意识。

    这句话不假。

    听到几个人煽动,就看人群整体想台阶上移,看起来要发起冲锋。

    剩下的几名保安见状,脸色吓得煞白,同事们纷纷辞职,他们早就不想干了,看真要打,密密麻麻的人群没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很讲义气,转头跑进大楼里。

    尚扬带着唐悠悠还在台阶上方。

    “别跑,保护尚总,保护尚总!”

    酒店客房经理张了还在坚守,也吓得够呛,但很有责任感。

    奋力劝说:“冷静…冷静!”

    “冷静你麻辣隔壁…”

    带头的男子已经从过来,仍然候着:“兄弟们,打死这个黑心老板,揍他…”

    “哗啦啦”

    人群眼看着冲过来。

    “尚扬,跑啊…跑!”

    李念抓着尚扬胳膊,眼前的人都疯了,他们过来真有可能打死,而且不知道谁打死的!

    “要死我陪你!”

    唐悠悠鼓足勇气。

    尚扬仍然一动不动。

    “嘿嘿!”

    远处的王熙爵眼里闪过一刀阴翳的光,就是要弄死。

    吴兰已经吓得说不出话,这不是几个人,是近二百人一起冲上去,恨不得把楼都挤爆,被他们踩踏过的人,还能看出来变成什么样?

    眼看着他们到眼前,越来越近。

    正在这时。

    就听“亢…亢…亢!”

    突然传来响声,震耳欲聋,剧烈的响声已经超过这些人的吵杂声很多倍,更为让人惊恐的是,这并不是一般响声,而是枪声!

    “唰”

    就看已经冲上来的人,几乎同一时间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哗啦啦”

    蹲下了一片,随后就是近二百人全都蹲下,如汹涌的波涛瞬间落潮。

    仅剩下能站着的,就是尚扬、唐悠悠、李念,以及刚刚崭露头角的张了,迎着风浪而立。

    “嗡…”

    停车上里一辆黑色轿车起步,大摇大摆开出景区…

    “现在你们能听我好好讲话了?”

    尚扬平淡的开口,声音不大,但在静悄悄的现场,声音不亚于平地惊雷。

    又道:“你们这些人中,多数都是来游玩的,我欢迎,非常欢迎,但是有极少数个别人,是故意来闹事,煽动群众的,我也全都记住!”

    话音落下,让人缓缓抬起头。

    冲在最前面的人已经蒙了,光天化日之下开枪?这他妈已经不是打架斗殴的级别,分明就是要杀人,刚才子弹从哪里路过不清楚,却知道一旦从自己身上路过,小命就丢了。他缓缓抬起头,身上颤抖不止,越来越惊恐,今天的任务不是煽动群众,是玩命!

    他还说注意到自己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

    人群中,清晰能看到有近十人吓已经瘫倒。

    唐悠悠和李念也转头惊恐的看着尚扬。

    他疯了?

    真的疯了!

    “我是旅游景区的负责人,所以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付得起责任,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一句话是,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棍棒,至于各位提出的合理要求都可以实现,比如要吃饭,吃特色,那好,我们这里有专业厨师,比如客房服务,那好,我们这里有最细致的打扫卫生的阿姨,想要游泳,那好,我们这里也有最专业的安全员!”

    “大家都是被少数的几位坏分子给煽动,目前景区不存在任何问题,一切都在正常运营!我还可以说一句,大家要退钱,可以,一会儿会有专人统计,大家是什么时候来的,还有几天房费、买了哪个馆里的门票等等…”

    “无论想不想退,都可以退,退了之后留下来,所有的房费、门票全免,如果不想度假了,也可以,我们会有专门的大巴车送各位去市里的火车站、汽车站,各位看这么解决满意么?”

    短短一番话,解决所有问题。

    可说的好听,怎么达成?

    李念眼神已经变得怪异。

    唐悠悠的眼圈则变红,他是不是被弄疯了?

    “满意,非常满意,可是怎么达成?还动枪了,黑涩会么?”

    雅雀无声的现场,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不是别人,正是迟迟未走的王熙爵,他不甘心,必须得看到尚扬怎么死的!见自己叫来的人都被吓破胆,也只能自己出面。

    听到有人开口,蹲在地上的人,这才缓缓抬起头,随后都试探的站起来。

    “枪声跟我没关系,悠悠,报警,让警察前来调查!”

    尚扬主动摊牌。

    “啊?”

    唐悠悠眼泪又掉下来,尚扬一定是疯了!

    尚扬又回道:“至于达成,为什么不能达成?这一切都是各位来这里度假是,宣传广告上写的,我们景区自然也会照章办事!”

    “照章办事?”

    王熙爵冷笑着,走到人群最前方,他心知肚明景区已经空了,没有任何人,说这些无非就是稳定局面、画饼充饥,狂妄的看向四周:“厨师在哪呢?安全员在哪呢?保洁又在哪呢?”

    人群也开始左右张望。

    他们都能感觉道景区内散发着空荡荡的气息。

    王熙爵又道:“没有装有,大名鼎鼎的尚总,只会刷嘴皮子功夫,我和你打赌,景区里还有一个厨师,我扇自己一个嘴巴,有十个服务人员,我扇自己十个嘴巴,要是有一百个人,能维持正常工作,我跪下来给你磕三个响头!”

    他话锋一转:“但是,你要是叫不出来,就在所有人面前给我跪下,叫三声爷爷!”

    众人面面相觑。

    两百多号眼睛看在他俩身上。

    尚扬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可以!”

    “嘭”

    李念双腿一软,坐到地上,尚扬真的疯了,被逼疯了!

    “呜呜”

    唐悠悠很不想哭出声,可实在忍不住,因为正常人绝对不会向尚扬这样。

    “好好好,大家都看到了,记住信守约定,你可以叫人了!”

    王熙爵蔑视的盯着他,这三声爷爷听定了!

    尚扬不卑不亢,抬手一指:“你们看那边…”

    “哗啦啦”

    所有人看过去。

    “咯吱…咯吱…咯吱!”

    就看四辆大巴车停下,车门被打开,从车上走下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但精神矍铄,穿着一身西装,很有气派,下车之后左右看看,中气十足道:“退休了退休了,还得给我找点事干,年轻的时候管理是上万人的大化工厂,市里支柱产业…已经不当领导好多年了,今天借外孙子光走马上任,也不知道这个屁大的景区能不能管理好…尽力吧!”

    这个老头不是外人。

    而是尚扬的亲姥爷,原邻水县化工厂厂长:赵本忠!

    他又回头对大巴车道:“都麻溜下车,该下厨的下厨,打扫卫生打扫卫生,还有以前的游泳冠军,赶紧去游泳馆,你们下岗不用去外地打工…都得感谢我外孙子尚扬,知道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