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无敌高手在人海间

第二百三十四章 神操作

    翟家年扔出了惊艳一刀,准头超好,硬生生戳死了夏满客。

    在碗形水浪回归海平线时,翟家年也因用力过猛,整个人都沉入了海中。

    在沉下去的那一刻,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吗蛋,手机要报废了!”

    所以说,做人还是不能太自信。

    之前翟家年以为自己绝对能够以不沉入海里的代价,击杀夏满客。

    然而事实却给他好好上了一课。

    这让他感到沮丧。

    佐佐木川要知道他这么想,多半会气吐——

    八个雅鹿!

    你特么把本鬼子的脸都打肿了,居然只在意手机进水这点小事?

    你丫是不是脑子也进水了?

    他气急败坏,恨不得掉头杀回去,将翟家年干掉,出一口恶气。

    但他不敢。

    没有这个底气。

    特别是他已经知道,小鸟游知春和白石弘吉都相继败在了翟家年手上。

    他自问单论武艺,都不是这两人对手,又怎么敢去硬拼翟家年呢?

    佐佐木川咬牙切齿,猛地大叫一声岛国语言,然后就让驾驶员继续驾驶汽艇,彻底远离这一伤心之地。

    原本追杀翟家年到码头边缘的那帮忍者,眼睁睁看着翟家年踏水而行,不由得纷纷止步。

    这些人,可做不到翟家年这么高逼格的事儿。

    跳水之后,只能沉匿蛰伏,就算游泳速度可以媲美运动健儿,也绝对不可能比翟家年还快。

    跳水去追,失去意义。

    他们眼见夏满客已经被救走,正要功成身退,想办法开溜。

    一看到翟家年将夏满客杀死,他们的目光就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

    还有这种操作?

    去尼玛的这种操作!老子真想不干了!

    然而在听到佐佐木川的指令之后,他们还是非常忠诚地选择了执行。

    哪怕这种行为看上去好像飞蛾扑火,哪怕他们本身觉得这是不智的。

    他们第一时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这里的路灯全灭了!

    在一切都被黑暗笼罩,只剩模糊轮廓的同时,他们无声无息,且十分迅速地朝夏满弓方向靠近。

    “啊,不好!”

    “保护夏先生!”

    “开始战斗!”

    夏满弓和夏瑶光被迅速围在中间,被他们带来的那帮人一致对外,先是掏qiāng激射,然后果断地将bǐ shǒu拔了出来。

    惨烈的厮杀,眨眼间就进入了高一潮。

    永远不要低估qiāng械的威力,但也不要过于高估。

    这些忍者,融入黑暗的阴影,加上速度快如魅影,双方距离几下就彻底拉近。

    砰砰砰!

    有忍者在左右挪移间被打中。

    有的被直接打中要害,一qiāng毙命。

    有的却是在中qiāng之后还能义无反顾地向前狂冲,视死如归的气势,叫人心寒又心惊。

    也有丝毫无损,好似鬼魅一般地成功贴近。

    于是,兵刃相接,近战之下,qiāng械已然失去了绝对的意义。

    嗤!

    嗤嗤嗤!

    刀锋割破皮肤的声音,鲜血洒在沙滩上,然后是尸体倒地的沉重声音。

    夏满弓带来的这帮人,以bǐ shǒu对拼,格斗之术也都绝对不弱。

    然而面对这帮以冷兵器为战斗使命的忍者,还是太不够看了。

    简直就是一面倒,摧枯拉朽,溃不成军!

    夏瑶光大叫一声,也握紧了刀要冲出去战斗。

    然后就被不知是谁的鲜血喷了一脸,那灼热的温度,咸腥的气息,激得她浑身一震。

    死神,已经降临。

    且来得太快,快得简直让人感觉不到预兆——

    前一刻,还在惊叹围观他们与翟家年之战,惊呼于居然还有埋伏,下一刻他们就杀到了面前。

    生与死的距离,有时候仅仅也就一秒而已。

    夏瑶光眨眼之前,还在不忍与唏嘘于夏满客的身死,眨眼后,一切归于黑暗,然后,自己就要死了。

    还真是讽刺呢。

    有什么资格去不忍于别人的死?

    黑暗中一道星光,反射在刀刃上面。

    星光点亮了眼眸。

    夏瑶光抬头,看着这道光在面前形成一道瞬间拉开的鸿沟。

    嗤!

    一只手挡在她的前面,同时她被撞得后退。

    手被砍断,飞起。

    “啊!”

    “快走!”

    “走!”

    短促的惨叫和呼喊,然后解脱。

    夏瑶光眼睁睁看着前面这人,被砍飞了脑袋。

    刹那间,又一刀到了面前。

    夏瑶光的头发已然散开,一道强烈的海风吹面而来,使长长的头发向后飞扬,露出半染血红的秀脸。

    一滴血液顺着眼皮,滴入了眼眶。

    刺痛。

    通红。

    整个世界都被血吞没了。

    “我死了。”

    叮!

    一把刀的刀尖,十分突兀地出现,看似随意地挑开了抵在夏瑶光脖子前面的刀尖。

    几乎同时,夏瑶光感觉腰身一紧,一股熟悉的气息替代了血腥,填充了鼻子。

    宽厚的肩膀,忽然撞入身体,很疼,但却被满满的安全感所替代。

    是翟家年,在千钧一发赶到了。

    他抱着夏瑶光,转了一个圈,移到了一边。

    他的身后,是滚滚的沙尘浓烟,以及沙滩上的一道沟壑,笔直蔓延,尽头是海岸线。

    他带着夏瑶光,避开了另外一人配合刺出的刀子。

    接着却是被第三人劈下的一刀给砍中了后心。

    伤口形成,衣服也碎开,显露出鲜血淋漓的后背豁口。

    “啊!”

    夏瑶光听到声音,也看到溅出的血箭,使她眼眶一下子撑圆到了极限。

    “翟家年居然受伤了!”

    “他居然……没能避开么?”

    “是因为我所以才受的伤!”

    “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他一定可以躲开吧?”

    “我……”

    翟家年挨了一刀,身体连抖都没抖一下。

    也没有回头,就这么不进反退,向后就是一刀,由下往上。

    成功砍到他的那人眼前一亮,然后就彻底熄灭了。

    他被翟家年硬是从中劈成了两半!

    切口平整,直到倒地后,鲜血才如喷泉,瞬间侵染了方圆几米以内。

    可见翟家年这一刀蕴含了多么可怕的力道。

    再是麻木不仁的忍者,目睹这一幕,也都纷纷一呆。

    而还没被杀掉的夏满弓以及保护他的人,见状同样呆滞。

    夏满弓眼角和嘴角齐齐抽搐,他身边一个经历许多实战洗礼的人本身也都各种伤口,却都保持着坚毅与冷漠。此时这人鼻子一动,闻到强烈的血腥味,再看被分尸的那人各种各样的东西流淌出来,竟是嗓子发痒,一阵作呕。

    太……特么凶残了!

    翟家年单手持刀,另一手已然没有再搂着夏瑶光的腰,而是将腋窝环过她的后颈,将自己的半边体重挂到她的身上。

    这只手,还捂住了她的眼睛。

    “别看。”他低沉又温柔的声音,伴随着炽热的气息,吹进夏瑶光的耳朵里。

    夏瑶光身子微微一僵,很顺从地没有拨开翟家年的手。

    也没看到那被分一尸的忍者。

    翟家年就这么靠着她,面朝剩余几个不知不觉站成一排的忍者。

    夏瑶光张了张嘴。

    “嘘,也别说话。我杀人的时候,请保持安静。”

    “……”

    “你们,可以一起上了。”翟家年刀尖向前,站着不动。

    他这刀,还是跑过来后,第一时间抢到的。

    在他抢刀的同时,挡在夏瑶光身前的那个人,先断了手后断了头。

    一秒钟没坚持住,人就死了。

    翟家年只能为这个素不相识的人默默哀悼一下——

    他也是尽力了。

    剩余的几个忍者对望了一眼,然后没有立刻就攻,而是站成一排,对翟家年深深鞠了一躬。

    “嗨!”

    接着才一拥而上,相互配合。

    翟家年脸上挂着笑,脚下不动,就靠一手一刀,迎上去格挡拼斗。

    锵!锵!锵!

    叮!叮!叮!

    手起,刀落。

    一具尸体形成了。

    然后又是手起和刀落。

    夏瑶光竖起耳朵,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纯粹吊打保护夏满弓的那些人的忍者,就这么绝望又无力地被翟家年通通消灭。

    刀光如烟花灿烂,充满了别样的美感。

    他们没有逃走,英勇赴死,在被杀掉的刹那,是恐惧还是解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夏满弓也被砍了两刀,所幸不致命,气喘吁吁间,心跳也都好快。

    太他么刺激了!

    只差一点点就死了呢!

    多亏了翟家年同行,且最后关头及时赶到。

    然后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他看着翟家年丢了因用力过猛所以已经变形扭曲的武士刀,即便不是第一次见识翟家年的厉害,也还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么厉害的忍者们,翟家年站着不动都能打赢。

    这是何等的差距?

    “人的战斗力,居然可以高成这样子……”

    “如果这种人能为我所用,绝对效忠于我,该是多么的快意?”

    “可惜,根本不可能……”

    “这种人,在高兴的时候,会对我笑。不高兴的时候,随时都能杀了我。实在是不忌惮都不行啊!”

    “就算再有钱再有势,也都得有一份对匹夫的敬畏之心。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没问题吧?”翟家年平静地说道。

    略微走神的夏满弓反应过来,点点头,声音有些沙哑:“当然。”

    “那我们两个就先走了。”翟家年挥挥手。

    “呃……”

    夏满弓目光一紧,看着仍被翟家年光明正大搂着且眼睛还被捂住的夏瑶光,有些担忧。

    这厮,不会单独带着女儿去一边做些什么奇怪的事儿吧?

    虽然明知道他不能碰一女人,但感觉还是特别的微妙呢!

    不过留下夏瑶光看着满地的狼藉,也实在不忍心让她心里留下这么大的阴影面积。

    “好。”夏满弓只得这么说道。

    “爸,你没事儿吧?”夏瑶光开口。

    “放心吧,我没事。等会儿就过来和你们会和,你……你们别走太远啊!”

    “为什么感觉你最后那句话,有些画蛇添足呢?”

    “爸,你一定想歪了。”17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