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楼乙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以敌制敌

    那些依附与书院的势力,老远便看到天边闪过数道如同流星一般的光芒,随后漆黑的天空之上,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图案,随后一切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是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为首的这些个家族代表们,互相看着彼此,他们想要在书院这里得到更多的支持跟地位,就只能向艮狂表忠心。

    因为在天下书院里,天院乃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他们即便再努力,也无法将触角伸入其中,所以他们这些人只能退而求其次,但是艮岳洪这个人死板不通情,可谓是油盐不进的主。

    而作为三院的书院院长廖无涯,又神秘失踪多年不见,至于最后的舍院院长苟不同,此人心性难明,与他打交道颇为难受,而且即便是与之交好,对于这些家族而言,也没有什么利益可图。

    因为天下书院四院之中,舍院几乎是最容易进之地,对他们而言地位还不如三院的书院地位高些……

    正当他们无奈之时,艮岳洪的嫡孙艮狂,却主动联系了他们,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小辈,但是他的身份却令这些人激动不已,经过一番试探性的接触之后,他们发现这艮狂野心勃勃,而且是个心狠手辣之辈。

    这样的人如果交往的当,那么自己的家族以及后辈必定能够飞黄腾达,所以这些势力便纷纷投桃报李,艮狂私底下也让他们做了许多事,但是双方大都是彼此在试探。

    刘家虽然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但是地位却截然不同,刘宝曾是他爷爷的书童,而且刘宝太听话了,可以说对他是言听计从,这一点令艮狂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州之地的统治者,竟然摇尾乞怜至斯,实属罕见。

    甚至于连他家族的后辈都看不下去了,然而刘宝却仍然我行我素,刘家上下无人敢忤逆其意志,这一次的书院清剿行动,刘宝在书院里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哭戏,那老泪纵横受尽屈辱的模样,使得书院上上下下情绪升到了顶点。

    在众多势力推波助澜下,讨伐军成立了,艮狂也顺利的捎带上了严薇青,因为他乃是艮狂印信知会之人,艮狂做事素来缜密,这层关系很可能会让他做的好事败露,既然如此的话,索性来个斩草除根。

    当严薇青带着人离开他们进入绽笔城之时,他便痛下杀手解决了跟随严薇青而来的他的学生,如此一来不管城里的行动是否成功,他都可以将绽笔城内所有人杀光,再将责任全部推卸到楼乙的身上……

    如今书院来的人数量极为庞大,对付区区一个绽笔城,可以说绝无可能会失败,更何况书院各方势力的实权人物,这一次也来到了这里,并且自愿请缨前往剿灭城内之人。

    现在虽然情况有所改变,但是计划已经展开,断没有再退缩的可能,于是这些人也只能硬着头皮冲向了绽笔城,楼乙坐镇阵眼之中,将一切尽收眼底。

    就在书院之人谨慎的向着绽笔城进发之时,远在另外一侧的城门外,此刻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可怕的黑色狂潮向着这里快速挺进,他们的数量令人难以置信。

    漆黑的云团之中隐藏着无数庞大的身影,它们每一个都足有百丈长短,一身黑蓝色的鱼鳞外,缠绕着令人心悸的雷霆之光。

    看来扶桑千群岛这边也已经失去了耐性,他们想要一鼓作气摧毁绽笔城,将自己想要之人想要之物强行掠走,他们还以为如今守城的仍是书院之人。

    对于策划这次袭击的达拉家族而言,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了,便只能速战速决了,两拨人带着相同的目的而来,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闯进了玉震乾坤之中。

    乾玲珑来到了楼乙身边,她接替了当初其父所担负的任务,操控九宫图用来将这些闯入之人分隔开来,而楼乙则为这些进入阵法之人,挑选合适的战场以及对手。

    此刻天地二阵之中,则是他们自己的人,楼乙给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待命,等待收割的时机。

    书院的教习跟书院周边势力的修士,一头撞进了玉震乾坤之中,奇门八卦阵开,将他们送入到了一片虚幻的世界之中,同时乾玲珑操纵着九宫八卦来将这些人分批送入九宫图内。

    虽然楼乙的要求只是尽可能的将他们分割开来,并尽量拖住他们就行,但是显然这丫头有着自己的想法,她不断的操纵着九宫八卦,让身处其内的修士感动了阵阵绝望。

    同时各种暗器机关层出不穷,仅仅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他们便损失了不少人,对此楼乙也并没有干预,毕竟对他而言,这些进来的家伙都只有一个下场。

    另外一边扶桑千群岛的势力也杀向了城门所在,然而同书院之人遭遇相同,它们都被传进了虚幻的世界之中,唯一不同的就是,它们并没有落入到九宫图内,而是被楼乙分配到了不同的世界之中。

    在这里先一步进入的书院之人,早就像没头苍蝇一般转了许久了,当有别的什么进入他们所在的这片世界之后,他们本能的就将其当成了敌人来对待。

    而另外一边自然也是这等情况,那些冷血的海妖突然发现身着书院儒服的修士,便将他们当成了绽笔城的修士,于是不需要楼乙进行挑唆,他们之间便爆发了激烈的厮杀。

    乾玲珑操控之余转头对楼乙说道,“你太坏了也,让他们彼此狗咬狗!”

    楼乙笑着说道,“以敌制敌乃是上上之选,无论他们谁最终胜了,对于我们而言都是没有损失的,这样多好!”

    乾玲珑白了他一眼,转头继续操纵九宫八卦,并按照楼乙的要求,不断的将书院的人,安排到六个不同的阵法世界之中。

    楼乙很谨慎的安排着两边的人员,当一方人员获胜之时,他便会将世界开始变幻,让胜利的两个世界暂时重合,他们看到有新的敌人出现恶,便会再次搏杀在一起。

    由于双方都是刚刚战胜彼此另外一拨人,再次厮杀之时便会士气高昂,而越是如此他们的伤亡便会越重,而此时外面原本的世界里,两边的领头人却都感到事情都不对劲。

    因为战斗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时辰了,可是为什么绽笔城却丝毫没有动静,然而双方的领头者都认为自己人拿下绽笔城将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就这样又一个时辰过去了。

    玉震乾坤之中此刻已是血流成河,尸体堆积成山,现在楼乙只需要将精力放在两个阵法世界之中即可,而两边的人也最终迎来了大决战。

    各方势力的头脑对阵那些强大无比的海妖,虽然他们都受了伤,但是却丝毫看不见他们眼中的怯懦,而另外一边的海妖大军,也是杀红了眼。

    它们刚刚肆意屠杀那些羸弱的修士,将他们残忍的干掉,食其肉,啖其骨,而负责引领它们的深渊海鳗之王,更是残忍的将这些修士的灵魂吞噬。

    一场可怕的大战一触即发,天地崩碎,山河倒悬,只是交战的双方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乃是诸葛石生所不值得万重山。

    当天空之上倒悬的巨大山峰轰然落下之时,一切很快都归于平静,只有那些最强大的修士跟海妖还在苟延残喘着,但是这对于楼乙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蛮千钧等被楼乙送入到了这方世界之中,收割掉了那些已经耗尽自身元力之人,就这样原本杀气腾腾的两拨人,在楼乙的操控下,将力量都倾泻给了楼乙的敌人。

    而此时此刻等待消息的城外之人,却已经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劲了,他们几乎同时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就这样新的循环再次开启,只是情况却在他们相遇之时,发生了改变。

    当楼乙准备故技重施之时,却发现双方在碰面之后,竟然诡异的都停了下来,虚幻的世界之中,艮狂与达拉家族这次来的人站在一起却没有动手,这让楼乙意识到,他们很可能认识,而且他还想到了那些女奴隶的事情,这让楼乙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此时身在玉震乾坤中的两拨人,艮狂看着对面之人,开口问道,“达拉坤,你什么意思?”

    被叫做达拉坤的那个汉子,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来这取点东西罢了!”

    “你杀光了我的人?”艮狂眼中满是愤怒之色,厉声质问道。

    达拉坤耸了耸肩道,“我想这是个误会,我没想到是你狂少亲自来镇守这小小的绽笔城,早知道我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了。”

    “什么?!!”艮狂吃惊道。

    他原本以为是楼乙同达拉坤之间做了交易,却不成想对方以为自己是镇守此城之人,这意味着他们双方都被那个路康给耍了,他利用他们两个的人马互相消耗,让他们双方两败俱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