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田园悍妻不好惹

第20章 父亲病重,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

    空气中难闻的气味,不由得让人太阳穴突突直跳。

    掌柜的压制住心中的震惊之色,将人头放进木盒子中,将宫倾月请到了内堂。

    “这是十万两白银的银票,请姑娘收好,从今以后,你将正式拥有这块腰牌,有任务,这块牌匾的颜色会变成深红色,那时候请你速速来第一阁。”这是第一阁杀手的令牌。

    宫倾月将令牌接了过来,在手上仔细端倪。

    上面有一个篆刻的小字“阁”。

    这样看来,自己从今以后,就是天下第一阁的杀手。

    她点点头,将东西收好,转身离开了这里。

    出去后,她来到一处小溪边,将自己的袖子卷起来,那个善机关的妾室,有几把刷子,第一次她大意了,被花丛中的毒刺划伤。

    幸好她及时制止住了毒素的蔓延,她掏出匕首,将被割到的那块肉,一点点剜掉,全程,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直到包扎好。

    之前在井水村山上看见过一味药材,能够解体内的余毒。

    她骑马朝井水村的方向而去。

    去山上采了药,经过之前住过的小屋,宫倾月思绪微顿,之前刘大脚一口笃定自己的父亲回来了。

    她想不通,为什么父亲会放心将一个姑娘放在家里面。

    那个家,在她看来连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算不上。

    想要去看看,走了几步,她想原主的仇已报,就没有必要去惹麻烦了。

    刚刚转身准备离开,就听见一阵歇斯里地的咳嗽声。

    她目光一顿,屋中有人。

    可能是出于原主对父亲的牵挂,宫倾月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在窗户一角窥探着里面的情况。

    只见竹床上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嘴唇干裂,双眼凹陷,咳嗽声此起彼伏。

    面色带着点点潮红。

    只是一眼,宫倾月可以断定,此人已经病入膏肓。

    她折身从前面走了进来。

    床上的男人,正是她的父亲刘大陆。

    她弯腰将他缝缝又补补的袖子挽起,探了探脉搏。

    脉象虚弱,患有痢疾却不得医治。

    她想,要是今天自己不遇见,此人活不过三天。

    之前走的匆忙,只是将重要东西带走,那些吃食,几乎没有动过。

    她的目光一沉,将瓦罐洗干净,熬了一碗药。

    喂刘大陆服下。

    看他能吞咽东西,宫倾月塞给他一颗药丸。

    原本体温灼手,一个时辰过去,已经渐渐恢复平常。

    只是这咳嗽伤了根本,需要长时间温养。

    她将药丸留下,煮了粥在桌上,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

    床上的男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小月..是你吗?我以为你被生父接回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男人的声音干哑,喉咙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割破了一般。

    说出的话,却是掀起千层浪。

    宫倾月的脚步一顿:“你说什么?”

    她的目光闪过震惊!自己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她努力搜寻原主的记忆,没有找到一点相关记忆。

    重新回到床边,看着眼神混沌,意识不清的刘大陆,宫倾月轻轻地叫了几声,发现他好像重新陷入了昏迷。

    掏出一些银子,放在他的袖子下面,宫倾月决定过两日在来问个究竟。

    她想起来,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处理,便离开了。

    此刻,镇国大将军府邸。

    大厅内,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宫伟成风尘仆仆从后面走来,脚步声响起,便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二皇子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恕老臣不知道二皇子前来,没有第一时间迎接,请责罚。”

    来人负手而立,一身月白色长怕,上面勾勒出大气磅礴的祥云,身材笔直。

    听到声音,他转身,将来人虚扶了一把:“大将军客气了,本皇子是奉父皇之命,看看本皇子未过门的皇子妃,您也知道,本皇子已到娶亲的年纪。”

    此人正是北周国二皇子燕尘。

    宫伟成将燕尘请到了上座:“管家,备茶。去后院通知夫人,让她将小姐带过来,有重要的事情商议。”

    十多年前,宫伟成在战场上立下赫赫功绩,第二年与夫人生下龙凤胎。

    皇上前来祝贺,恰巧同年二月份诞下二皇子,皇上心念一动,便为二人赐下婚约。

    这么多年,宫伟成一直放在心上,但是二皇子那边一直不咸不淡。

    他自然不能主动提起此事,他的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容貌倾城,有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岂能冷脸去贴人家的热屁股。

    “大将军,因大皇兄逝世,父皇将朝中很多事情都交给本皇子处理,近来戍边隐隐躁动,本皇子忙的都忘记了自己婚约之事,并非怠慢,请多多见谅。”燕尘一双桃花眼中满满的都是歉意。

    宫伟成笑得一脸豪爽:“二皇子心系国事,将江山社稷放在第一位,是好事,岂能被儿女情长绑住手脚,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趁年轻做一番事业,像老臣,现在一把老骨头了,吃能吃闲饭了。”

    原本他中意的君王是大皇子,大皇子办事稳妥,有大家之分,心地善良,对兄弟情同手足,却死余疫病。

    他十分惋惜。

    至于二皇子,他现在还没有决定站在他的阵营。

    只是自己的掌上明珠要嫁过去,他心中有些举棋不定。

    二皇子轻笑一声:“大将军过谦了,大将军风华正茂,老当益壮才是,本皇子想早日将迎娶之日定下来,不知道大将军意下如何?”

    他现在需要得到镇国大将军的支持,光靠那个文臣,没有实际的作用,他的手中应该有一张王牌。

    之前以为宫伟成会识大体,主动结交,毕竟他的女儿跟自己有婚约。

    可他迟迟没有动作,他只能自动出击了。

    后院。

    明月阁,铜镜前,一身红衣的少女,皮肤白皙,妆容精致,一双明媚的眸子熠熠泛着星光。朱唇娇艳,站起来身材婀娜多姿。

    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人。

    “娘亲,你说我穿这身云落衫可以吗?”宫倾柔的声音听上去就是娇滴滴的那种。

    听说二皇子前来探望她,她的小脸都红了几分。

    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走了过来举止大方,一看就是大家闺秀调养出来的,她便是宫家当家主母刘青青,她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柔儿,你穿什么都好看,等下见了二皇子,就像是平时家里面来了客人一样,不用拘束,将来万一二皇子登基,你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举止动作一定要得体大方。”

    “哎呀,娘亲,我知道了,你这些话,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宫倾柔嘟着嘴,一阵撒娇,她受不了娘亲每次都说同样的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