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强吞噬升级

第758章 不过如此

    陆平安两人距离地面极远,在夜色的笼罩下,大多数人都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就算是境界较高的修士,也只能隐隐约约感知到两道渺小的身影。

    而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也不可能听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更无从得知陆平安究竟是谁。

    这就意味着,至少到目前为止,陆平安还是隐藏住了自己的身份。

    当然,如果陆平安死在了包彭越的手底下,那么即使是藏得再好,也都将毫无意义。

    “倘若当时你要杀我,也许我就会像蚂蚁一样,被你给活活捏死,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但今时不同往日,你再想杀我,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陆平安从容淡然地说道。

    包彭越道:“如今的你,的确算是个强者了,我要取你狗命,终究是得花费一些功夫才行,但最终的结果并不会因此而改变,你还是会变成一条死狗,只要死了,那无论是蚂蚁还是狗,都没有任何区别。”

    陆平安道:“那说不定死的是你呢?”

    包彭越冷笑了下,道:“你已经被逐出云剑门了,背后没有任何势力靠山,而我还是稷下学院的副院长,就算你有机会,你又真的敢杀我吗?”

    陆平安道:“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最近在稷下学院的日子,应该也不怎么好过吧?”

    齐诸死了以后,多方争夺皇位,稷下学院随之发生动荡。

    如今大局已定,齐恒上位,虽然他是个较为温和的皇帝,和齐诸没有直接的敌对关系,并不会把那些以前支持过齐诸的人给铲除掉。

    但毫无疑问的是,没有了齐诸作为后台,包彭越等人必将逐渐失势,甚至还有可能会受到其他势力派系的打压。

    因此,陆平安这句话,便像是一根钢针般,狠狠地刺在了包彭越的痛处之上,同时也把他的怒火给挑动得更加旺盛了起来。

    包彭越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杀死陛下的凶手!要不是你害死了陛下,稷下学院根本就不可能发生那么大的动荡!”

    陆平安道:“现在齐恒才是你们东虞国的皇帝,你居然还叫齐诸为陛下?还有,你们太上圣皇都已经昭告天下了,齐诸是魔教中人杀死的,与我无关,你说这话,难不成是在质疑太上圣皇?如此看来,你对东虞国皇室有很大的意见嘛。”

    包彭越道:“你少来这套!总而言之,今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陆平安道:“其实我之前并没有下定决心要杀你,但既然你杀意已决,我要是还想着留你活口,那肯定就说不过去了,所以……那就来一决生死吧!”

    嗡!

    藏锋剑发出清脆嘹亮的震鸣声。

    耀眼的紫色雷电,再次从剑刃上缭绕而生,肆意涌动。

    而对面的包彭越,这次也唤出了法器,那是一把古铜色的法尺,三尺长短,上面雕刻有繁复的纹路,充满了幽冷神秘的气息。

    陆平安的吞噬系统无法探测出其品阶,这也就是说,那法尺最少也是天阶中品之物,而以包彭越的身份,还极有可能是天阶上品!

    不过,此前早已开锋的藏锋剑,也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天阶上品,单论法器这方面,陆平安是毫不逊色的。

    九重前期和中期的差距,陆平安也不是很在意,真正让他感到忌惮的,还是包彭越修行多年,又身为副院长的深厚底蕴。

    当然,包彭越作为南院之首,其卑鄙无耻也是不得不防的。

    滋滋……

    紫色雷电如熊熊燃烧的大火,在藏锋剑之上疯狂窜动。

    陆平安将其高举而起,继而又猛然斩落。

    剑风骤起,瞬间形成一股浩荡的风暴,紫雷夹杂其中,使得整个攻势变得更加狂暴凶悍!

    紫雷暴!

    包彭越冷哼一声,不屑道:“雕虫小技!”

    说着,包彭越一挥法尺,便有一股深黑色的力量,如河流般狂涌而出。

    那仿佛是来自于阴曹地府的河流,给人一种深不见底又寒冷刺骨的感觉。

    紫雷暴飞冲而至,黑色河流迎面而上。

    轰的一声,后者猛地撞入前者之中,引发剧烈爆炸!

    但那黑色河流并未摧毁紫雷暴,在紫雷剑力的能量涌动之下,还是维持住了风暴的运转,甚至还向涌入其中的黑色河流,展开了凶猛轰击!

    狂暴的雷击带着凌厉的剑意,不断摧残着那黑色河流般的力量,但与此同时,又还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外面冲涌进来,并不停扩大它在紫雷暴之上所撞击出来的窟窿。

    而这本质上,其实就是陆平安和包彭越,在术法细节和灵力控制上的较量。

    在两股声势浩大的攻击之中,实则是有无数次的碰撞和交锋。

    任何一方稍有差池,就会导致全盘皆崩。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即便是在紫雷暴的威压之下,包彭越还是通过更为精细巧妙的控制,使那些黑色的力量,在其中形成了一个黑色圆球!

    包彭越沉声道:“给我破!”

    轰!

    黑色圆球猛然炸开,紫雷暴根本就压制不住,直接就被撑爆了开来!

    剑风夹杂着紫雷,向四面八方碎散而去,在引发一股波及甚广的狂风之后,便消失无踪了。

    陆平安浑身一震,嘴角溢血。

    但包彭越并不给他喘息的时间,举起法尺,遥指陆平安。

    那些炸开的黑色力量,瞬间重获活力,迅速涌动汇聚,化作一个巨大牛头般的攻击形态,以蛮牛冲刺般的强悍威势,狂冲而去!

    陆平安深吸了口气,双手持剑,剑刃向上,接着手臂一震,剑刃猛颤。

    一股浑厚凝实,并带有刺骨寒气的力量,从中奔流而出,然后在陆平安周身环绕而起。

    转瞬之间,便有一座大冰山般的宏伟剑势,在陆平安周围汇聚而成,将其笼罩其中。

    这一招最主要的凝结运转方式,还是来自于剑七如岳。

    只是陆平安还运用了“极寒碧水”的力量,以及剑五寒冬,便使得整个剑势,显得更加雄壮坚实!

    这当然不是临时起意创造出来的剑招,而是陆平安平时专研、修炼出来的成果。

    除了进行境界方面的修行之外,他从未停止对剑道的磨练和追求。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就在冰山剑势形成的下一刻,包彭越的黑色牛头便已飞冲而至。

    无比尖利的牛角之上,泛着决然杀机。

    轰隆!

    蛮牛撞冰山,发出一阵天崩地裂般的恐怖震动和可怕巨响!

    方圆百里的浮云,全都被震散了开来!

    那声响更是惊吓到了整个通宁城的人,就连远处通宁森林外围的妖兽,也都受到了影响。

    这次碰撞要是发生在靠近地面的位置,烟霞山庄必将被夷为平地!

    而如此看来,陆平安觉得自己把战场放在这高空之上,还真是个正确无误的决定。

    不过,那冰山剑势的情况,就并不怎么乐观了。

    那两只粗壮且尖锐的牛角,深深地刺入了冰山之中,使其四周蔓延出无数道大大小小的裂痕,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会崩塌破碎!

    陆平安身形微颤,嘴角又有鲜血流下,可他还是咬牙紧握着剑柄,不断催动灵力,如江河奔涌般注入剑体之中,极力维持着整个冰山剑势!

    包彭越一抬手,挑动法尺。

    那黑色牛头顿时发出一道极为低沉的吼叫声,似乎能够传递到九天之上,又仿佛能穿透人心!

    整个牛头随之威力大涨,轰的一下,就把冰川剑势的上半部分给摧毁掉了,碎成了无数晶莹的冰渣!

    而下半部分也受之影响,崩裂成了大块大块的坚冰。

    但之所以如此,并不完全是那黑色牛头所导致的,如果陆平安愿意的话,他还是能勉强把这下半部分给维持住的。

    可他还是选择了放任其碎裂,只是在其裂开的下一个瞬间,陆平安就高举起藏锋剑,向上刺去!

    剑刃之上,有一大股夹杂着冰雪的寒风,旋转而上!

    旋即,寒风便已卷动至黑色牛头周围,然后又于刹那间,大举释放出近乎于极致的寒意,将其覆盖、包裹!

    “极寒冰封!”

    陆平安暴喝一声,那黑色牛头就被冻结成了一个冰雕般的存在!

    包彭越双目微瞪,心生讶异,他催动灵力,又动了动法尺,想要控制黑色牛头,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陆平安故意停顿下来,看向包彭越,一字一句地道:“给、我、破!”

    下一刻,便有一道清脆的破碎声响起,像是那冰雕被打碎了一般。

    而其中的黑色牛头,则是随之碎散,飘荡在空气中,逐渐消失。

    包彭越身子一晃,闷哼一声,强忍了片刻,终究还是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他表面还算镇定,但内心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作为高高在上的副院长,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全力以赴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被陆平安打成这样!

    要知道,两年多以前,眼前这人,可还是个如蝼蚁般弱小的家伙!

    尽管包彭越早已知道,也亲口承认陆平安是个强者,但是当鲜血流出之时,他内心才受到了极其强烈真实的冲击。

    陆平安冷笑道:“你也流血了,看来你也并没有多强嘛,稷下学院的副院长,也不过如此。”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