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81章 明月光前女友(19)

    大军出征, 龙城旌旗猎猎。

    “陛下,就送到这吧。”

    将军一身寒光铁甲, 银枪随身, 声音一如既往的爽朗豪迈。

    “您都一把老骨头,难道还想跟臣上场打仗吗?”

    这天底下, 也就只有赵承罡这样混不吝的痞子将军敢跟九五之尊这样说话了。

    周围的人见怪不怪。

    这种君臣日常他们见得多了, 一个愿打, 一个愿挨。

    要不是两人的相貌天差地别,估计大家都以为赵承罡是老皇帝养在外头的傻儿子。

    老皇帝露出了无奈又宠溺的笑。

    “阿罡,你这张嘴啊,真是,不讨喜。换一个人来,你得挨上几百下板子喽!”

    “那陛下可要长命百岁, 臣这次就取了楚国王君的人头,恭贺陛下的七十大寿!”

    老皇帝的脸庞涌上一抹红润,慷慨大笑, 豪气冲天,“好好好!还是寡人的阿罡有志气有本事啊!寡人就在这里, 摆酒设宴,等着阿罡得胜归来!”

    “到时候还要宰一百只大肥鹅!”赵承罡见缝插针补充道。

    平日君臣闲聊, 赵承罡偶尔对着老皇帝大倒苦水,说他的夫人又罚他不许吃肉不许喝酒了, 他肚子上的一圈肥膘都减得七七八八了, 结果那府上那头大肥鹅就跟吹气似的, 胖成了一个滚滚的圆球,走都走不动道。

    简直就是人比人气死人,他竟然还活得不如一只鹅!

    老皇帝心疼他,私底下偷偷给他做了一桌蔬菜味的酒肉宴,赵承罡吃的是爽快了,这可把御厨们给愁坏了,天天想着招儿掩盖肉味跟酒味。

    老皇帝鬓发斑白,像个干瘦的小老头儿,冲着他小心翼翼招了招手,好像这样一来谁都不能看见他的小动作似的。

    赵承罡附耳过去。

    老皇帝笑得贼兮兮的,“等你回来,寡人就亲自去你府上,给你炖了那只不听话的肥东西!”

    “那陛下可不能让夫人知道!她会打死我的!”

    “哎呀,寡人办事,你放心!”

    “陛下你又不要脸夸自己了,上回您给我做的菜,差点儿就露馅了!还好臣的脑筋好使,给瞒过去了!”

    “哎呀,人有失脚,龙有失爪的嘛,一时疏忽,一时疏忽!”

    “那您这次可不能再失爪了……”

    君臣俩人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儿,倒是把旁边的人忘得干干净净。

    老太监适时咳嗽一声。

    “陛下,时辰到了,别误了将军的行程。”

    老皇帝这才回过神来,恢复正经的帝王仪态,“拿酒来!”

    没有人搀扶的时候,老皇帝颇为吃力捧起了重重的碗,递给了爱将。

    赵承罡一把接过,正要饮尽。

    “等等——”

    他诧异看着老皇帝蹲下了身体,捻了一把黄土,又巍巍颤颤站起。老人扬起了干枯的手,让泥土洒进了酒碗里。

    “陛下,您这是?”

    赵承罡有点儿蒙。

    以往军队祭旗并没有这个仪式。

    “黄土有灵,你是大周朝的子民,大周朝的土地会永远保护你,指引你归来之路。”

    老皇帝布满皱褶的脸舒展开来了,颇为慈爱。

    赵承罡哈哈大笑,“陛下你可真是,还信这些!我赵承罡想回去的路,闭着眼都能找到,还用旁的东西来指引吗?就算是阎王爷,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拦!”

    老皇帝瞪他,“少说废话,赶紧给寡人喝光!”

    “咕噜咕噜——”

    男人仰头喝尽,酒液顺着嘴角漫溢下来,浸得盔甲凛冽生辉。

    “嘭!”

    厚碗往地面一掷,宛如惊雷乍响,四分五裂。

    “陛下,臣,就先行一步了!”

    他手背随意擦过嘴唇,翻身上马,猩红披风遮天蔽日般庞然。

    老皇帝忍不住道,“阿罡,有时候别逞能,记得跟副官商量——”

    这个傻小子,天生一股儿冲劲,脑筋儿要是转不过弯来,就会蛮干。

    “陛下,臣省得!”

    将军拽起缰绳,打算夹起马肚启程,又被君王叫住了。

    “陛下,您到底想说什么?”

    将军很抓狂。

    “你、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老人嘴唇蠕动,最终化成了四个字。

    “那是自然!陛下就等着臣的捷报吧!驾——”

    大军即时开拨。

    银色铠甲如潮水般涌动。

    在大军之后,文武群臣执礼送行,衣袂翩飞,遥遥目送着铿锵的儿郎们。

    所到之处,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宽阔的路。

    层叠的楼阁上,女子红袖招摇着,血一般的鲜红,时不时传来几声低泣。

    周军背负着万千殷切,出了城门,渐行渐远。

    “昌德,你带着人马先走。”

    将军忽然说了一句。

    他的视线从右下方的士兵扫过。

    “老大,怎么了?”作为随行副军之一的杨昌德故作不知,“难道发现了什么异常?”

    他本想逗弄一下老大,岂料这家伙就是一根筋,压根没听出他捉弄的意思,反而咬牙切齿地说,“她真是反了天了,胆子真不小!这女人,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杨昌德嘴角抽搐。

    老大,你这角色是弄反了吧?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货色在嫂子前面硬生生从一条大虫怂成小猫儿!

    “快点,你带人走!”

    那个不靠谱的货色又在催促了。

    得了,见色忘友!

    杨昌德翻了个白眼,接过了他手里的旗子,全军跟着他继续前进。

    而将军则是弯下腰,迅速捞起了那一只藏匿在人群中的小兵,在众人纷纷的猜测中,将军胯/下的黑色骏马直接拐向了旁边茂密的小树林。

    “将军!将军你做什么?”

    小兵压粗了声线,惊慌失措地喊。

    “哼,你这娘们,就这点伎俩还想骗老子!省省吧!”他蒲扇般的大掌轻易掀开了小兵的头盔,许是他力气太大,连裹发的头巾也被扯起了,霎时三千青丝披散下来。

    “哎呀,疼!”

    被扯得头皮生疼的琳琅用手肘狠狠击着男人的胸膛。

    对方皮糙肉厚,就跟没事人似的,反而听见琳琅的痛呼,连忙问,“疼?哪儿疼了?给你揉揉?”

    “哪哪都疼!要不将军先给妾身揉揉心口?”

    琳琅一句话成功堵住了他所有的词儿。

    将军瞬间脸红到脖子,结结巴巴,“胡、胡闹!大敌当前,不许美色引诱!”

    夫人回头瞪他。

    “引诱又怎么了?你堂堂大将军,还没有点儿过人的意志力?”

    傻大个挠了挠头,认认真真思考她的问题,又老老实实回答了,“以前是有的,后来有了夫人,就、就好像,不管用了。”

    琳琅眼珠一转,“既然这样,那把头盔还我。”

    面对某种原则性的问题,男人的脑袋转得贼快,“不行,这给你了,你就要造反了。你以为打仗是好玩的吗?是要出人命的!你这么一小坨,还不够别人塞牙缝呢!”

    “妾身的话将军不愿听了,是吗?”

    “其他的我都可以顺着你,就这个不行,绝对不行!”见软话说不通,男人沉下了一张脸,“你是不是觉得老子很好欺负,随便就爬到头上来撒——”

    “哎哟喂,疼疼疼,住手,错了!”

    “谁错了?”

    “老子,老子我错了!”

    “谁好欺负了?”

    “老子好欺负,天下第一好欺负,夫人求你别拧了!”

    夫人大发慈悲松手了。

    将军捂着通红的耳朵,只能委委屈屈在心里画个小圈圈诅咒她。

    夫人最近越来越暴力了。

    也就他皮厚,耐操。

    换一个弱鸡来,岂不是没几下就嗝屁了?

    这么一想,他又美滋滋了。

    他跟夫人,果然是天生一对儿。

    不是有句话这样说,什么样的锅儿配什么样的盖儿!

    哎,不是他夸自己,有了一个知识渊博的夫人,他都感觉自己每时每地都散发着读书人的气息!

    “那将军……准不准家眷随行?”

    她垂着脖颈,难得流露出细腻的一面。

    赵承罡舔了舔唇,小心翼翼将手搁在她的腰腹上,缓缓收紧。

    这人的腰儿太纤细,他怕一碰就碎了。

    自从夫妻坦诚之后,感情突飞猛进,这筹备军饷的短短一个月内,他顺利完成了拉小手到搂腰的历史性重大变革,满足到不能再满足了。

    夫人的头发是香香的,皮肤也软软的,念起那些绕口的文章来,声音也好听得要命,他总算没打瞌睡,虽然是光顾着盯人去了。

    “……不准。”

    “嗯?你又想挨打了?”

    “咳,不是,夫人,你听我说。”将军赶紧挽救自己的小命,“你想想啊,你要是跟我去了边疆,将军府谁来打理呢?还有,那只大肥鹅肉肉谁来照顾呢?好不容易把它养得这么白白胖胖的,万一它因为思念夫人,伤心过度,瘦了怎么办?那么好的伙食供着它,又不长肉,将军府岂不是亏大了?”

    “左右不就是一只鹅,你至于吗你?没出息。”

    说到“没出息”的时候,夫人细长的手指习惯性戳着将军的脑门。

    男人笑得傻兮兮的,“嘿嘿。”

    他赵承罡才不是没出息的。

    那头肥鹅吃了他将军府那么多食粮,也该为他的终身幸福贡献自己的鹅生了。

    他是从三儿那边听来的,说人们成亲需要什么鹅礼,以鹅为贽,这其中的意思太深奥了,他不懂,不过将军唯一清楚的是,只要他手上有一只鹅,他就可以跟夫人做真正的夫妻了!

    就是那个什么小船,什么来着?

    哦,对!

    就是百年同坐一条小船儿、千年在一张席子睡觉的夫妻!

    只要,等他回来。

    风风光光的回来!(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