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是一朵黑锦鲤

第二十七章 庆功宴上立威信2

    众人纷纷朝墨鲤看去,她一袭黑衫微颔首,一颦一笑都尽显大家闺秀风范,仪态端庄,气度非凡,颇有几分当年兰的风采。

    墨鲤淡淡一笑,她不急不缓走上前去,拉起了墨巧的手。

    “巧儿妹妹,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嗯呢,妹妹也很思念姐姐呢.......”

    看着两姐妹其乐融融、嘘寒问暖的模样,墨严锋欣慰的点了点头。

    墨严锋本以为这场风波马上就会在一片阖家欢乐的氛围里平息,可是他想错了。

    此时此刻的墨鲤,已经不再是上一世那个贤良淑德、心思单纯的鲤儿了,为了保护自己,她学会了伪装,学会了笑里藏刀。

    “巧儿妹妹,按照这墨府例律,这些东西自然是不是你能受的起的。”

    似是没料到墨鲤会如此应答,墨巧顿了顿,一双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看着让人好生心疼。

    “姐姐,那这些赏赐.......”

    整个大殿立刻变得鸦雀无声,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地跪拜着,墨严锋依旧正襟危坐,他俯视着下面的两个女儿,目光复杂。

    “来人啊!”

    墨鲤一声令下,周围侍者无一敢应答,只见一个白衣翩翩、面白如纸的公子静静地走了出来。

    “没有想到啊,原来名声在外的云上府居然只有一位侍者。”

    听着旁人的冷嘲热讽,墨鲤不仅不为所动,反而更加淡定从容。

    “依旧墨府例律,二妹的赏赐应当减半,并把上乘的玉化血砗磲、古香紫檀木和夜明珠去掉,换成普通的大贝、香木和白珍珠。”

    看着赏赐被墨长生一件件拿去,底下色众人禁不住议论纷纷,润月再也坐不住,一拍桌子站起。

    “墨鲤,你好大的胆子!”

    墨鲤一愣,满脸疑惑。

    “九姨太,何出此言?”

    润月冷笑一声。

    “这些赏赐可都是大家主亲自赏给巧儿的,你怎能说减半就减半,说拿走就拿走?”

    说罢,润月看向高高在上的墨严锋,可墨严锋却沉默着不说话,眼神一直停留在墨鲤的身上。

    “呵呵。”

    见墨严锋保持沉默,墨鲤示意墨长生继续置换宝物。

    “父亲大人虽赏赐于你的女儿,是因为他宅心仁厚,以德治家。”

    “而你身为墨府九姨太,却忘记了自己女儿庶出的身份,忘记了墨府封赏尊卑有别的家训!”

    墨鲤厉声呵斥着,她刻意加重了语调,这让润月气的满眼猩红!

    “我身为堂堂第一墨府嫡女,有责任捍卫墨府律例,今天必须拿掉二妹的赏赐,以正家风!”

    听了墨鲤的一番言辞,众人禁不住被她的气场所震慑,大殿之内更是无人一人敢与之反驳!

    “父亲大人。”

    墨鲤朝墨严锋行了个礼。

    “鲤儿这么做,全都是为了墨府,为了您啊!”

    看到封赏无望,墨巧跟着墨鲤立刻扑通跪了下来。

    “父亲大人,女儿会谨记鲤儿姐姐的教诲,以后绝不会拿不该拿的赏赐,更不会......不会忘记了自己庶出的身份.......”

    墨巧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得哽咽了起来,断断续续的哭声让墨鲤一阵心烦意乱。

    说话间,只见一个侍者从后面绕了过来,在润月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大家主。”

    润月上前,行了个礼。

    “你刚才说,在大试炼中拔得头筹者就可获得这些封赏,敢问我家巧儿是否拔得头筹?是否该受赏?”

    墨严锋点头道:“是的,巧儿是这次大试炼中获得战利品最多的,该赏赐的我已赏了。”

    侍者把经过调减的宝物呈给墨巧,墨巧满脸阴沉地收下沉甸甸的宝物,小小的拳头颤抖着攥起!

    润月是何等人物,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这样的委屈!

    沉默了半晌,润月一字一顿道。

    “大家主,你一向赏罚分明,墨府大试炼,战利品最多的该赏,战利品最少的,也该罚吧?”

    听到润月这一问,墨严锋陷入了深思,他怎会看不明白,这九姨太是想给墨鲤一个下马威。

    要怪,就只能怪墨鲤自己不争气了!

    “父亲大人。”

    墨鲤上前行了个礼。

    “鲤儿想请您看看我的战利品。”

    说罢,墨鲤摊开那两个血淋淋的麻袋,只见一个被打的稀巴烂的女人头和一个戴着新月面具的女孩从高台之上滚落了下来。

    “是......是二姨太和三小姐.......”

    看到从高台之上滚落下来的两具熟悉的尸身,墨府上下不由得陷入一阵恐慌之中,眼前的墨鲤小小的,她独自站在两具鲜血淋漓的战利品之旁,脸上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波澜。

    “父亲大人。”

    墨鲤冷漠的看向墨严锋。

    “鲤儿这两件战利品如何,可还让父亲满意么?”

    听到墨鲤竟如此直言顶撞墨严锋,众人不由得为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墨严锋没有想到,几年不见,墨鲤竟然早已得道成仙,而且心思手段之歹毒非常人可比!

    “墨鲤,你好大的胆子!”

    墨严锋一怒,众人一齐跪拜,唯有墨鲤屹立在中央!

    “你身为墨府第一嫡女,在秘境中毫不避讳,残害自己的姨娘,诛杀自己的亲妹妹,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顶撞我!小小年纪,居然如此暴虐残酷,不懂礼数,真是翻了天了!”

    润月本以为,墨鲤看到墨严锋震怒的样子会吓得浑身发抖,可不想墨鲤的神色依旧淡淡的,这让润月感到一种无来由的恐惧!

    “来人啊!”

    外面进来一众黑压压的墨府侍卫。

    “把大小姐压下去,关起来让她好好思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