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何以负深情

第282章 是不是聂言再等你

    可他需要?他需要什么?为什么需要?

    需要她的名字给他和倪瑾晴的婚姻盖上一层庇护?让他在别人眼中专情的好名声付之东流?还是需要她在他眼前彻底消失,彻底的逼她离开这个城市?还是他需要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陪着他?两个人他都想拥有?

    她笑了,再次rěn wú kě rěn的笑了,眼底的笑是那么的讽刺:“戚先生,是不是我没有表达清楚?我不仅不需要你来看我,我也不想让你来看我。”

    无辜的文件终于无辜的“啪——”一声被合住,并被狠狠的扔到了一旁。

    那个高大颀长的身躯倏地站了起来:“就两次!两次就让你这么痛苦吗?!”

    宽大的黑影笼罩了她的身子,戚纪辰这样的动怒是林汐洛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他总是喜怒不形于色……

    现在因为她都动了两次怒。

    都是在这栋房子里。

    从前的他,从来都没有过!

    就算自己惹他再生气,也没有这样的吼过她!

    她彻底愣住了,不声不响的僵在了那儿,睁着眼睛看着他,眼里渐渐的有了些湿意。

    不言不语,连呼吸声都变得十分的轻微。

    她就那样看着满脸冷意的戚纪辰,片刻后缓缓的站起身来,背过身去,不再看他,抬脚就要回卧室。

    这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她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

    就这样吧……

    她不想再这样痛苦了……

    “站住!”见林汐洛要走,他眼疾手快的扯住了她的胳膊,愤怒的过来她的面前板过她的脸:“来了这两次,我没有要求你为我做什么,就只是想来……”

    他突然噤了声。

    因为被强硬的扳过来的那张清素的脸上,什么时候淌满了沉静的泪水,他浑然不知。

    或许实在她抬起眼皱着眉眼眸震惊的盯着他的那一刻,又或许是他愤怒的摔文件的那一刹那。

    他一向平静的心彻底慌乱了。

    她的眼泪,总能轻而易举的触碰他平静的心,而那苦衷是不能说的。

    是他看着她痛苦都不能说的苦衷。

    他不能让她再卷进这场纷乱之中了!

    明明泪水肆意的汹涌着,可她的声音依旧是平淡的犹如一汪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不近人情,冷漠冰霜,却不知你只对一人温柔似水,可那个人从来不是我,说到底是个替代品。”

    她顿了一下,视线已然模糊,含着泪笑了,笑容的满是苦意:“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报复我?”

    她的声音忍不住的颤抖着,那么绝望的说道:“难道这就是你的报复方式吗……让我这么痛苦!”

    灼热的液体仿佛烫伤了他的手臂,他耳旁只有她绝望的声音——难道这就是报复我的方式吗,让我这么痛苦……

    他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般的刺痛……

    他明白了……

    自那以后,回学校的前夕他再也没有来过。

    日子就那么一天一天过着,林汐洛每天还是那样继续复习着,韩婧蕊不在家去上班时,她就会把那袋子拿出来,在网上把那号码查了数十年,一点线索都没有。

    只知道那手机号是本地的号码,她也不敢贸然打那电话号码,她怕是她想的最坏的结果。

    如果他们口中所说的先生是戚纪辰……或者……或者是叶墨霖呢?

    她想都不敢想。

    她试过套韩婧蕊的话,也没有什么结果。

    每每一个人在这家里太寂静时,不知道怎的,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戚纪辰……

    有时候总觉得戚纪辰就在她身边……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终于到了归校的那一天,她和韩婧蕊起了个大早一起回了学校,郊区离学校距离很远,林汐洛和韩婧蕊到的时候,还剩五分钟考试考试。

    大三的这次期末考试比大一大二的要提前一个月,所以就学校提前放了元旦,离家近的,已经回家去过元旦去了学校里也是空旷的很,除了他们他们这些还要回学校考试大三孩子们。

    所有的考试科目都是要在同一天内考完,中间休息十分钟,中间安排的十分紧蹙。

    室友三个,林汐洛和韩婧蕊在同一个考场,她们没有找到陈嘉楠在哪个考场,直到所有考试结束,出了学校的主楼才碰见急急忙忙小跑着出门的陈嘉楠。

    还是林汐洛眼尖先看到,当极就叫住了陈嘉楠:“嘉楠!”

    陈嘉楠听到熟悉的喊声,闻声向声源看过去,只见林汐洛和韩婧蕊在一起,愣了一下,才气喘吁吁的又跑到了两个人的跟前。

    由于的跑的太急促,陈嘉楠不得不大口喘着气边说:“哎呀……终于……终于……见到……你们两……两……个了,我还以为今天……今天见不到了呢!可是让我……让我找到你们两了!”

    林汐洛看陈嘉楠大喘着粗气的样子,拍了怕她的背,给她顺了顺气,陈嘉楠才调整过来。

    林汐洛眼观鼻鼻关心,看她这样子才不是真的来找她们两个的,她跑往的方向明明是校门的方向。

    林汐洛看着陈嘉楠这副样子忍不住笑了,故意调侃道:“我看啊……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分明就是去校门口的方向,这么急的往外跑,校门口有人等你啊?”

    闻言,一向大大咧咧,厚脸皮的陈嘉楠居然老脸一红,那手指都害羞的绞在了一起,抛弃那女汉子的样子,做出一副小女儿的娇羞样!

    最后抿着唇点了点头。

    上次在樊姐那里就“见识”到了陈嘉楠这副娇羞的样子,倒也是见怪不怪了。

    门口等她的那个人八成就是聂言。

    韩婧蕊则惊的下巴已经快掉下去了!她可真没有见过如此娇羞的陈嘉楠!

    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四个字来形容好吗!

    林汐洛侧眸看了韩婧蕊一眼,被韩婧蕊那微张嘴的小表情给逗笑了:“婧蕊,咱们的宿舍女汉子终于情窦初开了……”

    说罢,戏谑的挑了挑眉,眼里探究的表情都快要把陈嘉楠给看透:“是不是聂言在等你?”2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