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品渔夫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禁区古城

    那是一座比北川城更宏伟壮观的古城,透着苍凉古意,不过,城墙坍塌了大部分,从殷东的角度看过去的一个豁口,能看到一座损毁的建筑,都比黑曜圣堂更高大。

    没人!

    比坟场更加死寂!

    蓝雾无法侵入城中,被无形规则之力阻隔,在城区之外汹涌翻腾,更衬出古城内的苍凉与死寂。

    殷东站在城根之下,血脉贲张,浑身的血液都像在燃烧,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在嘶吼,在咆哮。

    此时,他不仅七窍流血,连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往外渗血,但他内心没有感到一丝恐惧,不觉得前方有危险。

    他想进古城!

    看到这一座城,让他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像远行的游子,看到温暖的家,看到家里的老母亲……

    幻觉!

    殷东脑中一道清凉气流涌出来,灵魂火焰也陡然火光大盛,火龙图腾印记也自主激活,一道火龙虚影在他头顶上方显化,轰然炸开。

    这时,殷东才清醒过来,心有余悸:“好可怕!不知不觉的,就能改变我的想法,让我心里生不出一丝防备!”

    要不是贝壳大神、灵魂火焰跟火龙图腾印记自主护主,一齐警示,殷东觉得,凭他自己肯定醒不过来。

    殷东的目光落到城墙外、城墙上那些白骨架上,心底一股寒凉直冲天灵盖。

    再看,那些白骨架底下,还积有厚厚的骨灰,这是死了多少人?

    这些白骨,以及化成骨灰,甚至连骨灰都不存的人,究竟有多少,是像他这样,被那一股无形的力量,影响神智,像扑火的飞蛾一头撞进来……死在这里!

    没有风,殷东却感到一股刺骨的寒风吹来,冷得心腑都凉透了。

    “贝壳大神,我是该撤了,对吧?可,我想进这座古城去看一看。”

    殷东纠结了,问计于贝壳大神,又被吐槽了一把。

    “嫌死得不够快,就去呗!反正就算是九死,也肯定有一线生机,你的血脉感应这么强烈,这地盘是你们殷族先祖的没跑了,肯定也有殷族的至高传承,或者至宝,能不能拿到,就看你的狗命够不够好了!”

    向来高冷的贝壳大神,难得说这么一长串,殷东都能闻到浓浓的酸气:“贝壳老大,你在嫉妒了吧?哈哈哈,我就知道,这个殷族祖地肯定是我的福地。”

    神秘贝壳泼了一盆冷水——福地是福地,可福祸相连,你有那个运气找到这里,却没那个实力,就叫德不配位,福气也会变祸端,只会让你小子死得会更快!

    殷东不在乎:“重生以来,我哪次不是靠逆天的运气,化险为夷,祸事都变成大机缘,要不然我早死八百次了,还能来到这里?”

    神秘贝壳忍不住教训——运气是这世上最不靠谱的东西,你不要太相信运气,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殷东一句话,差点噎得贝壳大神自闭:“贝壳老大,你嫉妒我了吧?哈哈哈……”

    “你丫的就是个傻子!”

    贝壳大神气坏了,直接沉寂,管这个混帐玩意儿去死!

    殷东嘿嘿一笑,跟贝壳大神鬼扯,就是为了让心态更平和点,更冷静的看问题。而这时候,他也想清楚了,还是要进去看看!

    虽然神秘贝壳说他德不配位什么的,但书上也写了: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

    他来了,而这座城,或者说城里,有跟他血脉相连的东西,那就不存在什么德不配位,就是属于他的机缘。

    当然,机缘都是跟危机并存,他还是要小心,再小心一点。

    站在城下,殷东也不急于进城,仔细打量这座城,并把涡墟打开,让碧桫树枝伸展出来,编织成笼子,护住他的全身。

    同时,他让小宝也出来:“小宝,有没什么特别的感应?”

    他们父子都是殷族血脉,而小宝还是天生道体,连殷东的反应都那么强烈,小宝不可能没感应的。

    只不过小宝的反应,跟殷东不一样,没有那种血液燃烧、全身细胞都在呐喊的感觉,而是听到一个很微弱的声音。

    “吾之后人……来了……终于来了……”

    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小宝的眼前出现一条发光的长河,在那条河流中,有无数身影在战斗,有人类,也有很多奇形怪状的异族。

    小宝一眼就看到说话的那人,在发光的长河中,身形无比伟岸,被狂浪冲击,排山倒海的巨浪撞击下,那一道伟岸的身影瞬间被吞没。

    “哇——”

    小宝突然放声大哭,一股悲意随着他的哭声,从古城中弥漫而起。

    这一方天地都仿佛在哭泣,蓝雾被阴云席卷,古城上空乌云沉沉,霏霏细雨在城中飘摇而下。

    古城紧闭的城门,“吱嘎”一声开了,无声的催促殷东父子进城。

    殷东并没有动身,反而让涡墟里的殷权夫妻,还有小军他们,都出来,让在碧桫树枝编织的笼子中,细细感悟。

    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感应,眼中只看到一座破败的古城,没什么多余的感觉。

    唯有同为殷族血脉的殷权,有不一样的感应,感觉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两眼赤红,形同疯狂一般要冲进古城。

    殷东赶紧把殷权收进涡墟,让古青叶进去照顾他。

    小军惊奇的问:“东子叔,这个地方就是殷族祖地了吧?小宝在哭什么?给殷族先祖哭灵是不是?”

    “别乱讲话,仔细观察。”

    观察什么,殷东自己都不清楚,反正让几个小家伙多看看,多长点见识,总是好的。

    小军淘气的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说。

    向来对什么都不上心的小龙龙,扑到小宝背上,小脸上满是震撼……借助小宝身周笼罩的无形能量,他也能隐约看到那一条发光的长河,以及长河中晃动的身影。

    竟然是真的!

    传说,有一道发光的天河环绕宇宙万界,有神明一直在天河中战斗,挡住越过天河入侵的异族,守护万界。

    他生前,听到这样的传言,都嗤之以鼻。

    然而,现在他知道了,前世的自己太孤陋寡闻。或者,也可以说他是井底之蛙,没有跳出那个井口,就没有知道那个大秘密的资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