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品渔夫

第二千零一章 收服蠢雕

    “龙爆!”

    殷东眼神一凛,无形龙威化为虚幻龙影,冲进魔禽脑中,轰然爆开。

    唳——

    魔禽猛地仰头一声唳叫,凄厉无比,庞大的双翅拼命扑打,卷起一道道狂风,草折石飞 ,连那一只魔豹残尸都被风刮起,砸向远处。

    “臣服,或者,死!”

    霸道的声音,魔禽脑中炸响,激发了它的凶性,眼中凶光染血,拼命挣扎,庞大的身体透出狂暴的气息,开始膨胀,羽片炸起。

    这只魔禽桀骜不驯,竟然不甘屈服,宁可死!

    然而……

    从殷东身上涌现的龙威狂暴镇压而下,让魔禽暴起的气息溃散。

    与此同时,他身形如鬼魅一般掠出,探手如爪,一记血龙爪打出,抓在魔禽头上,指尖如锥抓裂它的头骨,强大的吞噬之力从指尖上暴涌,让它全身的血肉能量精华,疯狂朝他指尖涌去。

    魔禽凶暴眼神透着惊恐,浑身泛着金属光泽的羽毛色泽迅速黯淡。此时,它已经明白,眼前这个人类不让它死,它就连自爆都做不到!

    它的气势跌落谷底,抵抗之意溃散。

    殷东清秀斯文的脸庞上,一片冷漠,不带一丝情绪波动,感应到魔禽的抵抗之意消失,指尖上吞噬之力消失,施展驭兽术。

    “主人!”

    在殷东的脑中,响起一道涩然声音,桀骜不驯的魔禽伏地,向殷东表示臣服。

    殷东通过契约之力,感应到这只魔禽的信息。

    它是魔云雕,是在深渊世界中部区域在争夺地盘失败,身受重伤之后,逃到深渊世界的边缘区域。

    来到深渊世界边缘区域,魔云雕的伤势恢复非常缓慢,能发挥的实力十不存一,要不然殷东也不能这么轻松收服它。

    当然,魔兽世界都是强者为尊,还有等级森严的血脉压制,殷东对它有着天然压制。

    魔云雕跟殷东对上,也不过是多耗费一些时间,一样会被殷东给耗到力竭,最终的胜利肯定是属于殷东的。

    “蠢雕!”

    殷东依然按儿子大爷的爱好,给兽宠取名还是蠢系列。

    “唳——”

    蠢雕回应一声,憋屈无比,却又不敢表示不满。

    殷东才不管它心情如何,就问:“我的防护服开启敛息隐形模式,为什么你还能发现我的存在?”

    蠢雕的灵智极高,不愧曾是中域的霸主,一听就懂了殷东的意思,目光在他身上的防护服上扫过,给了一个让殷东意外的回答。

    “主人,我有破妄之眼,一般的魔兽是看不到这个防护服的。”

    殷东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欣然道:“还好,还好。”

    不是防护服在深渊世界失效了就行!

    接着,殷东又下令:“带我去最近的世界间隙膜壁。”

    “要去世界的尽头吗?”

    蠢雕有些迟疑,透出一些恐惧,但又不能违背命令的无奈。

    “你们把世界间隙的膜壁,称之为世界的尽头吗?说说,有关世界尽头的消息,你们还知道什么?”

    殷东大感兴趣。

    接下来,他骑雕而行,体内功法自行运转,吸扯空中的能量形成气漩,被炼化成龙元,大半被他吸收,还有一小半从他按在雕背上的手掌,输入蠢雕体内。

    他的龙元,对所有兽族都有一种无法抵抗的诱惑,有助它们的血脉进化,蠢雕也不例外,感受到龙元的好处,它兴奋无比,再没有一点被强迫臣服的憋屈与不甘。

    除了龙元,殷东还给了一些碧桫树树汁,让它修复重伤的内腑伤势。

    此时,蠢雕庆幸碰到了殷东这个主人,跟着主人,它有重返中域报仇雪恨的一天!

    至于还要不要做中域霸主……它又不是傻,是龙元不香,还是神级树汁不得?

    有蠢雕,殷东不需要走冤枉路,直线飞到了世界间隙的膜壁处,也就是魔兽们所说的世界尽头。

    世界间隙膜壁,出现在视野中,在一片幽暗的天地尽头,并没有流光溢彩,相反,透出一种令人心悸的暗。

    蠢雕远在百丈外,就无法飞行,被迫降落,并说:“主人,我受到世界规则压制,再往前行,会爆体。”

    “那你就呆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殷东从雕背上跃下,独自前行,仿佛丝毫感应不到压制力。

    不,其实也能压制力,但他的功法太霸道,能吞噬天地之间的能量,无形的压制力也是一种场能,都被他吞噬炼化了。

    蠢雕看着他轻松前行的背景,如看神明,对这个看似弱小的主人,更加畏惧。

    殷东来到了世界间隙的膜壁之下,指尖龙元透出,虚空刻阵,一道道阵纹在指间浮现,布下一座四九归元阵,直接吸收世界间隙膜壁的能量,维持阵法运转。

    接着,他在四九归元阵中,又弄了一座仿版的上古祭坛,跟深渊基地的传送阵连接。然后他把蠢雕收进涡墟,直接传送回了深渊基地。

    刚好他回来的时候,凌凡也伤势也痊愈,一见他就叫:“东子,你可回来了!”

    殷东问:“怎么了?”

    凌凡说:“那个苏婷尸变,医护人员被她攻击,死了十几个人,要不是文子反应快,把她弄进了古井世界,死的人会更多。”

    “尸变?”

    殷东皱紧了眉头,跟凌凡一起进了古井世界,就看到被神器板砖砸得血骨崩碎的苏婷,一脸诡异的冲他笑。

    看到那诡异的笑容,殷东莫名的胆寒。

    “把医护人员都移到我的涡墟吧。”

    听殷东这么说,顾文立马反对:“得了,东子,不要一有危险,你就习惯性把危险揽在身上。就让他们都留在古井世界吧。”

    “不行,你的涡墟中要建成一个移动科研与通讯通基地,关系到搜寻通往蓝星的虚空裂缝,这是大事,不能耽搁,还是把医护人员都移到我的涡墟中。”

    看顾文还是不赞成,殷东又道:“一旦出现什么变故,不管是扔进时光之河,还是直接扔进虚空深处,或者雷霆山上,都能解决后患。”

    凌凡听了,点头说:“东子说得有道理,文子,一旦有意外状况,你的反应没东子快,还是听东子的吧。”

    顾文给了他一个白眼,瞎说什么大实话!

    凌凡无视了顾文的白眼,因为殷东给了他一个惊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