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品渔夫

第二千四百三十九章 盯上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超品渔夫 (ie)”查找!

    狩天阁的杀手,在高层眼里,就算是条狗,但也不能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银星少主眼神微变,斥道:“小妹,不许胡说!”

    “我说的有错吗?”

    女孩刁蛮叫道:“狩天阁是杀出来的赫赫威名,这蠢货呢?被区区一只毒兽伤了,这蠢货连毒兽的样子都没看到,不如死了算了!传出去,也是让狩天阁杀手蒙羞!”

    她左一句蠢货,右一句蠢货,那个受伤的银面杀手“噗”的一口血喷出。

    “她是?”殷东冷着脸问。

    就算他跟狩天阁杀手没什么交情,也不是要打抱不平,对女孩子的做派,也是十分的看不惯。当然,他也是想挑一下他们内部关系,加大金十九他们心中的不满。

    银星少主说:“这是我家小妹银莲,不懂事,让威廉少主见笑了。”

    “什么叫我不懂事啊?哥,你不要胳膊肘往外拐!狩天阁养人,不是养废物的,像他们这样的蠢货留着,也是浪费资源。”

    女孩子明显是被宠惯了,说话更加刻薄,而且一句“他们”算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把金十九他们都骂进去了。

    本来,金十九他们都有些物伤其类的感觉了,现在被骂,就更加愤怒。

    这些杀手,本来就是桀骜不驯,无法无天之辈,要不然也不会加入狩天阁,长年累月在刀尖上舔血,还能成为银面甚至金面杀手。

    他们一直执行的都是危险的任务,活着的每一天都在拼命,每个人都做着随时会死掉的准备,也从没有畏缩过。

    哪怕他们不敢反抗狩天阁,可凭什么要被一个黄毛丫头这样辱骂?

    殷东冷眼瞥去:“狩天阁竟然还有这样的蠢货?”

    同样一句“蠢货”,也没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他骂的是银莲,杀手们内心都觉得颇为解气。

    被毒兽一击重伤,证明毒兽的强大,并不是那个银面杀手的太弱了,结果他重伤濒死,还要受银莲的折损。

    凭什么这个黄毛丫头,让他承受流血又流泪的委屈?

    其他的杀手,都将自己代入到重伤濒死的同伴身上,想想,就对银莲更加怨恨。

    女孩能感受到大家目光中的不善,警惕的说:“你们想干什么!敢对本小姐无礼,这是要反了吗?”

    她羞辱人不说,还给大家扣下这样一顶罪名,在场的杀手们眼神都是一凛。

    可是,想想她的身份,大家都只能忍气吞声。

    女孩看杀手们都沉默不语,自以为震慑了他们,很得意,又冲着殷东挑衅:“我狩天阁的闲事,还轮不到你管!哼,你要给本小姐道歉!”

    殷东的眸色深邃,看着她一脸的盛气凌人。

    这个被宠坏的女孩,当真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该宠着她吗?

    殷东背负双手,就一个字:“滚!”

    一个字,透出他的厌恶态度,而他的态度,也越发刺激了女孩。

    女孩恼怒喝道:“你算老几?这是我狩天阁的地盘,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

    “够了!”

    银星少主皱眉喝止,这个妹妹越发刁蛮任性了,可是来自黑棘星的威廉少主,是群星联盟的天骄,又岂会把他们这种偏远星域的人放在眼里?

    狩天阁,在这一方星空之下,算是个庞然大物,但是面对群星联盟,却是小虾米了。

    就算本星域,不在群星联盟的势力范围内,相距遥远。

    但,群星联盟既然掌控了通往试炼空间的通道,能借试炼空间,进入蓝星,就代表,群星联盟觉得有必要,也可以派大军征伐这一片星域。

    得罪了威廉少主,是一件有害无益的事,他真觉得自己妹妹蠢毙了!

    他又向殷东道歉:“我妹妹没脑子,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威廉少主,请到里面坐一下,喝杯我们狩天阁秘制的仙草茶。”

    女孩娇喝:“哥,你为什么要巴结这个骗子?是不是傻!”

    啪!

    银星少主都被气到,真没见过这么蠢的女孩,而她还是自己妹妹,直接朝她脸上甩了一记耳光,顿时肿起五道指痕,触目惊心。

    这一巴掌,也算代表了银星少主的态度,表明他认可威廉少主的身份。

    “哥,你打我?”女孩捂着脸,一脸的难以置信。

    银星少主漠然道:“打你,是教你不要胡乱说话。你要在这边呆着不舒服,可以自行回去。要留下,就老实点,别给我惹事儿!”

    “你……”

    女孩还要闹,却被她哥的眼神吓到了。

    银星少主,能在狩天阁这样的杀手组织中,坐上少主的位置,也不是温良无害之辈,这一刻发威,眼神冷酷肃杀,令人望而生惊。

    金十九他们也保持沉默,没有帮这位银莲小姐说情。说到底,这位小姐的身份也不是大小姐那样尊贵,还没资格在金面杀手面前摆谱。

    他们的沉默,也让女孩怨恨上了。

    她怨毒的说:“你们……很好!本小姐记住了,等我回去见到老祖,一定要他好好收拾你们这背主的狗东西!”

    “狩天阁不讲规矩,只讲出身血脉的吗?”殷东不咸不淡的提了句。

    这就是明晃晃的挑拨了,让金十九他们心底生隙。

    银星少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却听他妹妹傲慢的说:“怕了吧?哼,本小姐出身高贵,敢让我不高兴,看我家老祖怎么收拾你们!”

    “狩天阁老祖,呵呵,本少主还未放在眼里,就算是你狩天阁阁主,又待如何?”

    殷东冷笑,气息外放,却不是要对银莲这刁蛮女动手,而是感应到了毒兽的位置。

    兽族本能,比人类更敏锐许多倍,但凡察觉到强烈的危机,就会逃遁,尤其是这种速度快、擅匿形的毒兽,逃遁入山林,就会像大海捞针一样难寻。

    “你,好!”

    银莲气坏了,却奈何不了殷东,只能用力跺了一下脚,转身往山洞走时,走了不到五十米,就猛地刹住,颤声问:“哥,我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

    “我也感觉到了,那东西就在这里,它十分危险,正在盯着我们。”

    银星少主也说,却是冲殷东说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