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品渔夫

第三千五百四十八章 清理城卫军

    超品渔夫!

    不仅是李骁,其他执法队员们,也都杀气腾腾的,尼玛,城卫军那猪脑子,竟敢勾结外敌,当街袭击他家司长,简直太猖狂了!

    必须严查!

    必须严惩!

    李骁跟其他执法队员,都做好了殷东一声令下,他们就化身暴龙,冲进城卫军总部,来一次全面的、彻底的大清洗!

    没有人可以对殷司长伸出了黑手,而不受惩罚!

    “可以!”殷东自然不含糊,这一次的袭击不仅是针对他,也针对了他家秋莹,不管是谁伸了爪子,都得剁了,还要连根拔起!

    还有圣门,呵呵。

    殷东冷然一笑,放逐之地的圣门,也跟蓝星和蓝幻界的圣门一样,内斗凶残,连他这条野生长的弟子,也是一出现,就被波及。

    就不知道,向他伸手的这一位,能不能承受他的反击?

    本来,殷东不打算去放逐之地的圣门,但现在,他觉得有必要在离开之前,前往圣门打个转儿了!

    殷东不仅批准了李骁他们的行动计划,自己也跟着一起去了。

    在他们进入城卫军总部大院时,院子内外的议论声,也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被殷东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震慑,所有人都感到恐惧和压抑。

    殷东携手秋莹,站在操场的高台上,俯视下方,看着一个个被督察司执法队驱赶出来的城卫军。

    他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整个人就如一柄出鞘的剑,锋芒毕露。

    对于李骁他们的行动,殷东并不插手,就看着,直到跟吴鑫勾结的内鬼被揪出来……秋家大族老的长孙秋昌宏。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一直图谋夺取秋昌渊的少城主之位,被月流光找上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合作。

    舰艇场的风波,秋昌宏不是没看到,但越是如此,他越急于让殷东跟秋莹死!

    殷东是秋昌渊父子的后台,就是他夺取城主之位的障碍,也即敌人,借刀杀之,秋昌宏不觉得自己有错。

    尤其说秋莹跟他父母的遭遇,有很大程度上都跟他祖父大族老有关,他们的立场,天然就是敌对的。

    被揪出来,秋昌宏也不后悔对殷东和秋莹动手。

    他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我借了一辆车跟几套城卫军服装,给了我朋友,多大点事儿啊?值得你们这么大动干戈吗?呵,慇司长,你们督察司,是不是手伸得太长了!”

    殷东都不答理他,当他是一团空气。

    李骁不干了,身形弹起,躬身抬腿,同时上身一扭抱拳推肘,打出很标准的弹裆顶肘,朝秋昌宏攻去。

    一击得手!

    那一道迅捷弹腿踢在秋昌宏的裆下,双手交握横推猛击向小腹的肘击,几乎不分先后的招呼在这货身。

    “嗷……”一声惊天惨嚎,从秋昌宏口中发出,面目疯狂扭曲,目光也从一瞬间的懵怔,转为深深的痛苦与恐惧。

    他的眼睛先是充血,再是翻白,双手死死抱住裆部,痛得全身虚脱,满头瀑布汗,承受着不可承受之痛!

    “杂碎,住手!”有个大胡子城卫军中校大声咆哮。

    城卫军一度是大族老的基本盘,直到秋仲武担任城主之后,才慢慢蚕食了大族老的势力,剔除了大族老的死忠,但是,总会有几只漏网之鱼的。

    像主个大胡子中校,平时跟秋昌渊走得很近,但是真到了紧要关头,他就暴露了,扬刀挺身而上,豁出命来攻击李骁,想要从他手底下抢人。

    “吱吱——”

    李骁的冰狐战兽叫了一声,对大胡子中校施展了幻术,让他神情一个恍惚,身形顿住,杵在那里不动了,但他的脑子里,却以为自己扑杀出去。

    砰!

    一拳砸在头上的声音响起,大胡子中校还没清醒过来,身体晃了晃,也轰然砸倒在地上,瞬间晕死过去。

    这还是李骁临时收了力,要不然,这一拳就能打爆他的头。

    “干得漂亮,李狐!”

    李骁赞了一个,给了自家冰狐战兽一个大大的笑脸。

    “……”

    听了李骁的喊话,殷东就很无语,这些起名废,给自家的冰狐战兽起名,还敢再随意一点吗?

    有执法队员们的冰狐战兽参战,这一场战斗,简直就是在欺负人,所有城卫军都没能形成战斗力,就轻松被撂倒了。

    所有城卫军,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被拿下,再逐一接受审讯清查,清理出了一批有异心的内鬼,并拿到了秋昌宏的口供,知道是月流光带着吴鑫主动找他,布下这一次街头袭击计划的。

    屏蔽那一个街区的信号的,也是秋昌宏下达的指令。

    另外,据秋昌宏交待,从月流光跟吴鑫透露的话风里,这一次行动的幕后主使,是圣门的大师兄华烨。

    “华烨?”殷东微怔。

    他初到蓝幻界的圣门时,华烨就死在了深渊战场的七棠关,而这个世界并没有深渊战场,所以,这个华烨还活得好好的,是吗?

    殷东目光微闪,思绪飘远了。哪怕这个华烨对他的敌意,来得有些莫名奇妙,他倒也没怎么生气,就是奇怪……华烨是不是黑暗一脉的?

    或者说,放逐之地的圣门,有黑暗一脉吗?

    对了,还有祖庙!

    也不知道这里的圣门,有没有祖庙啊?

    殷东心里的好奇越来越浓,都有点想先去一趟圣门,看下是不是跟蓝幻界圣门一样的冲动了。

    “姐夫!”

    这时,秋昌渊匆匆赶来,跑得满头大汗,一进门就冲着殷东大喊一声。

    殷东回过神来,瞅了这便宜小舅子一眼,有些不悦,说“李骁,你们们把收尾的工作,交给秋昌渊吧,他们自己的破事儿,自己处理!”

    听他这语气不大好,秋昌渊一头雾水“姐夫,怎么了?”问话时,他又朝自家老姐看去,莫名觉得她也有一些不一样了。

    经过刚才的一战,秋莹战力全开之后,脑中又浮现了一些模糊的记忆,隐约的,听到一个稚嫩的童音在喊“麻麻,宝宝找不到你了!”

    同时,秋莹还听到一个细弱得像猫崽叫的哭声,若断若续的,听得她无比揪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