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孕妻不乖:总裁别碰我

第九百九十六章 乔舜辰追秦静温躲

    第九百九十六章 乔舜辰追秦静温躲

    “我就说吧,要不然董事长怎么可能把你给叫回来呢。”

    老于笑了,笑的狡猾,笑的自信。

    从最开始乔斌回来的时候他就觉得有深意,于是用他自己的想法分析了一下。

    乔德祥年纪太大,今天睡着了明天早上未必能醒过来。而乔舜辰呢,虽然有工作能力,但年纪太小,坐上董事长的位置怕是不能服众。

    按照常理来说,这个董事长的位置会传给乔梁,毕竟也是个老辣还有有能力的人。但乔斌突然回来了,那就证明乔德祥没有成功的劝说乔梁接任。

    不管怎么说吧,即使乔斌没有乔梁的能力他也必须是董事长的最佳人选。

    “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乔斌再次叮嘱着,只有这样老于才能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只要我做了董事长,你就不用退休你可以直接升任首席财务官。”

    乔斌为了拉拢人心,什么办法都要用一下,他相信这个职位对老于来说惑诱力非常大。

    “还有,我接任以后,你和我现在的合作我想当做我私产继续进行,到时候你和我就是合作关系,方方面面我们都可以投资可以不断的把我们的私产壮大。”

    今天的乔斌给出的憧憬和好处还真不少,总之最终的目的就是惑诱老于,让他和自己捆在一起赚钱。

    “好,我听你的。我相信跟着乔总能让我更辉煌。”

    这么多的惑诱,老于还有拒绝的道理么。他觉得自己晚一步接受都是罪过。

    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了第二次的合作,以后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更多次。

    和老于把事情敲定下来之后乔斌的心情异常欣喜,和老于分开以后他就把电话打给了宋以恩。

    “我刚刚说话不方便,现在说吧。”

    乔斌虽然心情很好,但是对宋以恩他依旧是冷漠的语气。

    “我听出您不方便了,二叔其实我就就是想问问我爸爸的事情。”

    乔斌能把电话打回来,宋以恩就已经感激了。她以为乔斌会以这个为借口再也不会联系她,就像叶雯一样远远的躲着她。

    “你爸现在在看守所,我一直在想办法。你知道现在的事情不好办,乔舜辰追的还紧,所以我只能慢慢来。你也不要太着急,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不用在担心了。”

    乔斌敷衍着,他的确在想办法,但不是宋以恩所期待的。

    “二叔我就是希望您能快一点,我的时间有限,我怕我再也见不到父亲。”

    这是宋以恩最害怕的一点,她必须在死之前知道父亲安然无事。

    “我懂,你就放心吧,一定让你见到你父亲。不过……”

    乔斌欲言又止。

    “二叔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

    宋以恩就知道乔斌一定有条件。

    “我帮你父亲出来,你能不能把你手里的东西还给我。”

    乔斌试探着,他知道宋以恩父女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她见不到她父亲根本不可能给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他想要知道东西在哪,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可以,东西就在我手里。二叔只要我见到我父安好,这个东西我立刻还给你。”

    宋以恩答应的很爽快,但她必须见到她父亲。

    “说到做到。”

    乔斌说完挂断了电话,只要他的证据在宋以恩手里,他就有办法把证据给拿回来。

    放下电话后,乔斌随即又打了一个电话。

    “去医院给我弄点东西出来,xx医院住院住xx楼xx房间。别忘了弄个同样的东西再放回去。”

    “……”

    “再弄个护士进去把她的药里多放点安定,让她多睡一会。这么点事还用我来教你么?谨慎一点做好准备在动手,必须一次成功。”

    乔斌下达了命令之后心理已经踏实了一些,一个宋以恩要是限制了他的前途,岂不是他乔斌无能。

    今天是周二,也是秦静温第二次避开乔舜辰留在警局里。

    到了晚饭的时间,秦静温去食堂吃饭,却遇到了迟川。

    “在这吃晚饭,又不想回家了?”

    迟川询问着秦静温,心理的感受自己有些说不清楚。

    他不明白的是,秦静温这样的人不该逃避感情的,应该勇敢面对然后要一个干脆的结果。

    可现在看来乔舜辰再追,秦静温在躲。难道秦静温真的认为躲避是最好的办法么。

    “啊,今天不想回去就住在这了。迟局怎么也没回家?”

    秦静温不以为意,不想回家的时候哪里都是她的家,只要没有乔舜辰就好。

    “ 我有点事要加班,吃了饭还有个视频会议。”

    迟川一边吃着一边回答,不管秦静温的想法怎样,能和秦静温遇见并一起吃饭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自从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秦静温之后,他就开始躲着秦静温。躲的过人,但躲不过自己的心。

    “局长也这么劳累,真是辛苦了。”

    秦静温现在才知道原来局长没有她想想的那么潇洒,所有的责任都是他一个人在扛。

    “比起一线奔波的我还好。对了,乔总给我们警局捐款了,改善这个月所有人的待遇。替我谢谢他。”

    迟川很确定秦静温不知道这件事,因为乔舜辰直接跟他联系。可能是乔舜辰看到了警务人员的劳累辛苦,也可能爱的人在这想要做一点贡献。不管怎么说吧,这份爱心值得尊重。

    “他捐款?他没说我不知道。”

    秦静温一脸懵的看着迟川,根本就没有想到的事情,而且乔舜辰从来没和她说起过。

    “还是个人捐款,很感激。”

    “温温,你和乔舜辰的关系……”

    迟川改变了话题,只是这个话题说起来也有难度。

    “怎么了,是不是那天我带他来影响不好了?那怎么办是停职还是我在局里公开道歉?”

    秦静温只听了半句话就觉得是自己给就警局带来不好的影响,如果真是她违反了纪律,她甘愿受罚。

    “不是,没有影响不好,也不用停职。我单纯的就是想问问你们两个感情的事。明显的他喜欢你,迫切的希望跟你在一起。我也看的出来你喜欢他,为什么就不接受他?”

    迟川最后还是没忍住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他想就这样放弃秦静温,可是他的心不服从命令,非要接近秦静温。

    现在只能催促秦静温和乔舜辰的关系有个最后的结果,然后他或者私心,或者坦露真心。

    秦静温面对这个问题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怎么说出这么复杂的事情。

    但是迟川问了她又不能回避,因为迟川不是一个喜欢打探别人隐私的人。他问了这个问题就一定有他的想法,秦静温不得不给出一个回答。

    “可以勉强的说我们互相喜欢,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他们家有着怎样的社会地位你是知道的,他个人有多优秀我想你也清楚。怎么说呢……我不符合他爷爷对孙媳妇的要求,所以他爷爷多次找到我,说我们两个有不能在一起的原因。”

    “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他过于优秀身边窥视他的女人太多,我会因为这些女人不断的来不断的走而受到伤害。我对这些事情已经身心俱疲没有应对的能力了。”

    “所以我即使喜欢他也不给他机会,即使喜欢也不能跟她在一起。”

    秦静温说了这么多,但对于她来说也只是说了个大概。她和乔舜辰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就这样坐着闲聊,一夜都说不完。

    “温温,我觉得这些都不是不可抗拒的,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你这样逃避始终不是解决的问题,逃避只会让你把问题遗留在那,总有一天都要去面对的。”

    迟川明白了,秦静温所说的这两个理由也许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影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迟川觉得最重要的还是秦静温给自己的压力。

    她在乔舜辰面前没有自信,对乔舜辰也没有信心。她在害怕,害怕跟乔舜辰走了一段之后会分开而她接受不了的是以后的分开而不是现在乔舜辰身边来了去,去了回的那些女人。

    “不用面对,我妹妹毕业之后我就带着家人孩子和她移民国外了。到时候我们自然而然的关系就淡了,也就不用去解决什么问题。”

    秦静温把自己的打算也说了出来,她认为时间是最好的东西,能淡化一切能以往一切,也能让一段爱或不爱的感情就这样随着时间而消失掉。

    “你认为你移民了就能忘掉乔舜辰么,这段感情就能结束么?”

    迟川这一次询问着秦静温,他要看看秦静温给出什么样的回答。

    “我……我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就忘了她。还是那句话吧,一切交给时间。一年忘不掉我就两年,两年忘不掉我就五年,总有一天我会忘了他。”

    秦静温说的有点悲凉,可是这就是她最真实的心理状况。她确定自己在短时间里不可能忘了乔舜辰,长时间下也未必忘得掉。那就用一辈子,用余生去忘掉呗,别的办法她也想不出来。

    “如果他也像你一样一直忘不掉,一直在等着你怎么办?如果这样,你们的问题是不是就遗留下来,就解决不掉了。”

    “如果真是这样你们到老了见面的那一天一定会后悔,因为你们的躲避浪费了呢们一生的时间。”

    迟川的劝说只是想让秦静温面对现实,然而却让秦静温一下子想到了乔梁。

    乔梁就是因为爱情等了一辈子,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等待上。难道她和乔舜辰也要把一辈子的时间都留给等待爱情等待彼此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