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皇汉十三州

第一百八十三章 选择路径

    陈炎平说道:“我之前跟你说过了,可以做个交易嘛,是你自己不肯的。即是这样,以后你若是有空再派人到我临淄王府里索要吧。我想办法把霖风剑从竹儿那里拿来交给你。”

    耶律休笑道:“这么说来你现在就要跑?你往哪里跑?是想去蒙南?为什么?你以前去过?”

    “没去过。”陈炎平摇头回答,可这个回答却是坐实了陈炎平要跑的先前条件。

    “有认识的人在蒙南人的部族里?”耶律休问。

    陈炎平再一次摇头说道:“没有。”

    “那你去做什么?”耶律休又问。

    陈炎平笑道:“找到那个要追杀你的人的下落呀。”

    耶律休疑问道:“那些黑衣人的首脑?他在蒙南?”

    “对!他现在应该就在蒙南国,所以如果真要找到他那只能到蒙地来。”陈炎平胸有成竹的说。

    耶律休问道:“你好像想通了很多事?”

    陈炎平笑道:“当然。我大至已经知道是谁了。”

    “我到长安城的时候就已经打听过你了。你是皇子,刑部的尚书就是你的门人,你可以去找他帮你找人,为什么要自己来冒这个险呢?”

    陈炎平摇头说道:“那个人的名字不好开口,刑部不会帮我找,父皇会阻挠我去找。”

    “阿?”耶律休十分不理解。他摸了摸头问道:“那你现在想如何从我手里逃跑?”

    陈炎平笑道:“正如你所说的,我想跑随时都能跑。这个对我来说很容易。到了蒙古再说吧。”

    耶律休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陈炎平问道:“你笑什么?”

    耶律休答道:“你不觉得我们两的关系很奇怪?这是绑匪与人质的关系吗?还是保镖与东家的关系?还是朋友相送出关?”

    陈炎平听得耶律休的话也哈哈笑了起来。

    耶律休与陈炎平正谈笑之时,一个骑行在前面的契丹人突然说了一句陈炎平听不懂的契丹话,耶律休随后也应对了一句。

    陈炎平听得好像是出了什么状况,他问道:“怎么了?”

    耶律休说道:“前面有一支去孤山堡的大商队。走的很慢,看来货物很多。但以他们的速度今天之内也能到达孤山堡。想来今天应该是开榷场的日子,他们就是拉货过去卖的。我们可以在那里补给一下便可以继续赶路了。”

    陈炎平却说道:“还是想想在哪里宿营吧。”

    “什么?”耶律休不解。

    陈炎平说道:“商人不会等到开榷城的交易日的节骨眼才把货运来卖的。一般情况下他们是把货放在最近县城的某一个仓库里,在交易日的前一天把商品运到榷场,然后在第二天开卖,这样不至于第二天在开放榷场的时候手忙脚乱。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就算是到了榷场也未必能采买到东西,因为根本没开放。”

    耶律休说道:“这么说来,榷场明日才会开呀。还真得想一想今晚睡哪里了。”

    陈炎平道:“榷场是开放给蒙南人的,想来到时候会有不少蒙人也在那孤山堡附近扎营。蒙南人可与你们契丹人不善呀。”

    耶律休听得陈炎平的话,说道:“说起这事,我就恨得牙痒痒。”

    陈炎平问道:“这话怎么说的?”

    耶律休说道:“你们这榷场哪里像我们与齐国那般做生意。你们都不指定日期开放。每一次蒙古境内的有族部争斗,你们这榷场一准在第二天或者是第三天开放。最可气的是那些蒙人若是与我们契丹相斗,你们就连续开放好几天,货物种类也比之前的多!这是谁给出的馊主意!不就是指着蒙人与我们相斗么?”

    陈炎平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多看耶律休一眼,

    耶律休又说道:“还好这边河曲一块都是汉人的养马地,汉国征北将军府的大军就在这里驻防,蒙古人入境不敢造次。要不然等我们到了孤山堡,他们一见是契丹人就会起了歹意,我们会被蒙古各部族追杀!”

    陈炎平试探着反嘴说道:“谁让你往这里走的,要是往东出汜水关先进齐国,再渡黄河去契丹不就没那么多事了么。”

    耶律休说道:“我就是料定他们以为我不敢走这一条路才走这一条路的。”

    “看来你选对了!”陈炎平说,“要是一开始你选的是东出,我一定会阻止你的。追杀我们的人一定会在东出的必经之路上安排杀手等着我们。这一路走过来并没有那些黑衣人的追兵,可见我们的选择是对的。可是我们又怎么从蒙南过境去契丹呢?”

    耶律休好奇得问道:“你是算计好了我们一定会在这一边遇到麻烦,所以刚刚你才说想要逃脱是极为容易的吧?”

    “那是呀。谁叫蒙古与契丹不合呢。”陈炎平有一些得意。

    耶律休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过境吗?”

    陈炎平说:“我没有办法,但我知道你一定有。你不是蠢人,不可能到了这里才来想办法的。你一定是早有准备的对不对?”

    耶律休笑道:“准备了些蒙南人的衣服。”

    陈炎平摇头说道:“你们的头发可怎么办?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契丹人呀。”

    耶律休道:“我们还准备了帽子,可以遮掩。”

    陈炎平笑道:“蒙古人带的可都是毡帽,可现在是七月,这么热的天哪个蒙人还带什么帽子呀?”

    耶律休愣了愣,说道:“呀,把这个给忘了。”

    陈炎平笑道:“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耶律休连忙问。

    陈炎平说道:“当然是找一队蒙南人一起走了。”

    耶律休白了陈炎平一眼说道:“契丹与蒙古在边境上正打着不热不火的小仗,他们如何会帮我?”

    陈炎平笑道:“中原有一句老话,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又不是没听说过。”

    耶律休道:“可我也没带多少银子来呀……咦,对呀,你不就是个大财主么?”

    陈炎平笑说:“现在才想起我来,晚了一些吧。”

    耶律休轻拉了一下马缰,离得陈炎平更近了一些,他说道:“借我点银子吧。”

    陈炎平乐说道:“从来没听说过人贩子管肉票借银子的,你还真开得了这个口。”

    耶律休笑道:“你我谁跟谁呀,你管我叫小辩子,我管你叫小个子,就冲着这份交情就不能借到一点银子使一使?就算是你不肯借,我若是强抢怕是你也拿我没有办法吧。”

    陈炎平笑着向自己的衣领之内摸了摸 ,从里面抽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来,道:“你真当我是个朋友?”

    “那当然?”耶律休说。

    陈炎平又说道:“那你以后可不能再为难郭援了。”

    耶律休没好气的说道:“不借了。我自己想办法。大不了强抢你的就了是。”

    “行了行了,还矫情上了。借用你说过的一句话,这些日子以来多蒙得你照顾,我多多少少也得表示一下。刚刚的话我收回,这个银子你先拿去使吧。但话说回来,这是借给你的,可不是白给你的,将来有机会可是要还的!”

    “好的。”耶律休一把抢过银票学着陈炎平的口气说:“有机会一会还的,但短时间之内怕是不会还的。”

    “你拿了银子能不能先把那把割肉刀还给我呀?不是我小气,若那把刀是我的我必定就送给你当作我们之间友谊的见证了。可那把刀真不是我的,要是有机会我还得还给人家呢。”

    耶律休笑道:“我真是不想把刀还给你,你这个人太过于诡诈了!但想一想,你只要还带着脑子必定会想出办法逃走的,与这把刀的关系也不大。算了,还是给你吧,免得你唠叨借我银子的事。”

    耶律休说着从身上掏出原本李在先留在临淄王府的割肉刀递到了陈炎平的面前。

    陈炎平哈哈一笑,从耶律休那一边接过刀来插在了腰间。二人谈笑着在前面的山路边上慢慢的赶上了那支刚刚耶律休口中所说的大商队。

    商队的那些人自然也是看到了耶律休一行人。他们很困惑,因为往常能看到的异族人都是从北边下来到孤山堡换货的。但现在却看到了一群异族人从汉地里向北方进发。

    商队的首领骑着高头大马,身边另一骑坐着一个华服商人。

    那华服商人皓齿朱唇身穿着绿绣团云的绸袍,一看就知道是个颇有些身份的文人。他头上带着的金线角簇冠与身上系着的玲珑宝玉环带都让他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显得异常光彩。

    如果这位文人进了前面的榷场里,一定会有许多蒙南商人围着他转的。

    那穿着华服即商即文的人陈炎平是认识的,他不是别人正是长安城有名的维屠商号大掌柜刘文斌。

    那首领对刘文斌说道:“刘掌柜,您是一路奔波才追上我们这商队的。虽然您是大掌柜……”

    刘文斌说道:“规矩我懂,行路之事当然全听你的。”

    首领点头说道:“那便最好。后面有一行人看着诡异,正在往我们这一边靠近,一会儿您自己小心一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