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959章 我就是地狱

    “项上聿,你放我下来。”穆婉挣扎着。

    “你确定要我放你下来?”项上聿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穆婉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她被放下来后,会有更严重的后果,他不会直接要她吧……

    她抿着嘴巴,不说话了。

    项上聿挑眉,进了房间,把她放到床上。

    穆婉一骨碌的从床上下来,朝着门口走去。

    他很淡定的打开电视,幽幽地说道:“你要是打开这扇门,我不介意在门外把你办了,反正这里都是我的心腹,他们不该看的不会看,在门外的地板上,也是不错的体验。”

    穆婉停下了脚步,深吸一口气,回眸看他,“这样邪恶就不怕下地狱吗?”

    他缓缓的睨向她,勾起嘴角,乖张跋扈,“我就是地狱,再说,地狱里有你在,我怕什么!过来。”

    穆婉骨子里的劣根性,或许是自己跟自己怄气,每次都被他吃的死死的,寻找不到一点空隙能够钻进去。

    憋屈,难过,生气,叛逆。

    她没有过去,很干脆的,坐到了地上,双腿盘膝。

    什么成熟,什么淑女,什么涵养,什么矜贵,什么做过总统夫人的人,她什么都不要了。

    她就当一个地痞无赖,可以无耻,可以不要脸,可以让人厌恶到躲避。

    项上聿不仅没有生气,反问笑了起来,目光晶亮地看着她。

    他打开了电视。

    穆婉眼睛朝着电视的另外一个方向,不想看。

    他也不看电视,而是看着她。

    她比电视里的东西有趣多了。

    穆婉不看电视,但是电视里发出那种声音,她是回避不了的。

    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还没有完。

    她烦躁了,睨向他,对上他深邃的眼眸,“你要看多久?”

    “这就要看你了,你不是要学习的吗?你的眼睛朝着天上一个小时了,学习到了什么,说说,如果我满意了,就到此为止,如果我不满意,继续学习。”项上聿勾起嘴角说道。

    她都看着天上一小时,什么都没有看,说个毛线。

    但……羞耻的是,日文她是听得懂,也是会说的。

    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坐到床边,看了一眼电视屏幕,脸更红了,注意到项上聿盯着她的目光,睨向项上聿,“你不看着电视,看我干嘛?”

    “这些我都看过了。你比电视好看。”项上聿沉声说道,眼中迷上了一层幻彩。

    穆婉拧眉,项上聿怎么那么……雄性激素也太多了吧,这么多录像他都看完了?

    “你好……色。”穆婉烦躁地说道。

    项上聿嘴角微微上扬,“又不是无能,这种需要总是要的,哪个男人不看,你以为邢不霍不看?他看过的,不会比我少。”

    “你想多了,据我所知,他是不看的。”穆婉纠正道。

    “他是怕看了没有对象,只能自己,那多无聊,他怎么就不想想,你独守空房五年了,那种男人,你还惦记着干嘛!”项上聿幽幽地说道。

    “我和他的世界里不只是黄色的东西,那些东西胜过颜色百倍,千倍。”穆婉确定地说道。

    项上聿的眼眸瞬间冷了几分,染上寒霜,“所以,你到现在还惦记着他!我倒是想知道,你说的东西是什么?”

    她不会告诉他,以项上聿阴险狠毒的性格,肯定会把那些美好毁的一点都不剩。

    “你不是聪明吗?自己猜。”穆婉说道。

    项上聿嗤笑一声,握住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腹部。

    穆婉像是触电一般,惊的收回手,“项上聿,能不这么恶心吗?”

    “如果这样就是恶心,哪个男人不恶心?邢不霍?他这样都没有对你做过啊。”项上聿眸稍又染上雀跃。“你该是一张多白的白纸啊。”

    穆婉撩过头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快十点了,我要睡觉了。你把电视关了吧。”

    “你这样的态度,还敢要求我啊,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用这里,要么我直接一点?”项上聿指了指她的手,邪佞地说道。

    “如果我两个都不选择呢?”穆婉防备道。

    “我自然有更好玩的。”他幽幽地说道。

    他说的好玩,她一点都不想知道,但是帮她,她不高兴,犹豫着。

    “我数到三,你不告诉我答案,我替你选择,一。”

    穆婉的心里一颤,眼眸闪烁着,看向门口。

    这里是项上聿的地盘,不可能有人回来救她的。

    “二。”项上聿锁着她,说道。

    穆婉拧紧了眉头,“你轻一点,之前的,现在都在疼。”

    之前,他是生气,所以力道很重,全程无交流,现在,气也消了,点了点头,捏起穆婉的下巴,落在了她的嘴唇上面。

    巴拉巴拉。(脑补)

    他花了半个小时做前面的步骤,穆婉觉得难受,各种说不出的难受,还不如直接,十几分钟就完事了。

    “你好了没有?”她催促道,他不得到满足,是不可能结束的。

    “嗯?”他翻身。

    穆婉绷紧了全部的神经,眸中闪过一道异样,好像是没有之前那次疼,还有些奇怪的感觉。

    项上聿也比之前慢了很多,柔和了很多,不再像狂风暴雨,更多的好像是男女朋友之间的耳鬓厮磨。

    这样的关系让穆婉觉得羞耻,抿着嘴唇,不发出声音。

    他用力的捏了她。

    她轻乎出声。

    那声音让她无地自容,再次紧抿着嘴唇。

    他亲她,柔声诱哄着,“刚才做的很好,其实发出这种声音,就不会觉得疼痛了,不信你试试?”

    她不相信他。

    “没骗你,不然为什么录像里面的女的都发出这种声音。”项上聿再次说道。

    她还是不相信他,相信项上聿,她宁愿相信母猪会爬树。

    “欠收拾。”项上聿看她倔强,爆了出口。

    “……”(此处又省略一万字)

    穆婉喘着气,血液上涌,脸色通红。

    不想承认的,但是项上聿确实做的很好,她隐约,含糊的,知道了那种感觉是什么?

    原来不想爱的人,也会在技巧的运用下,发生不想,又不能控制住的事情。

    他很满足,搂着她,好像餍足了的雄狮,轻笑出声。“挺好。”

    穆婉抿着嘴巴不说话,翻过身,刚才的过程,连想都不愿,背对着他,闭上了眼睛。

    【我是秦汤汤,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