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重生之携手仙途

三十九 虐人如切菜

    温也凉在被龙渊扔进空间领域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又失策了。至少在龙虎山,没有人能领悟到空间领域。温也凉在龙渊的空间领域吓出一身冷汗,此时龙渊和澹台隐正在外面收拾温也凉的那一帮狗腿和迷妹。

    “大哥,这些人在我们订婚典礼闹事,要怎么处理?”龙渊现在心情很不爽,自己的订婚典礼突然被这些都不用自己出手的人跑来闹。

    “带回局里,就说被邪物附身,用柳刑。”澹台隐搂着龙渊肩膀,却是对站在身后的刺毒成员吩咐。

    “得嘞,老大放心!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肖方圆上前将一众呆住的温也凉狗腿们困住。

    其余宾客们也都放下了心,那个温也凉怕是成了过去式。这个龙渊不简单,澹台家老大性子还是那么冷血,现在订了婚都这么残暴。这俩人结合,谁也不敢贸然去讨好。

    温也凉的狗腿们不敢相信自己刚追随的人一招没出就被人秒杀。他们都是龙虎山外门弟子,平时就是担水砍柴。

    这次龙虎山养子温也凉来复仇,他们自愿跟来,就是听说龙渊身怀奇遇,出手阔绰,希望能跟过来分点油水。谁能想到龙虎山的百年一遇天才被人不到一招就秒掉。希望他们这些什么也没做的能从宽处理。

    肖方圆和傅司将一众狗腿拖到角落,用传送符将他们送回局里他们的刑审室。这个传送服是傅司的练手符,最远只能五公里,可以充当临时快递。尤其是可以传送过的东西,包括人。

    龙渊则开口问自家爱人柳刑是什么。正巧被押送完人回来的肖方圆听见,他凑上前炫耀地给大嫂讲柳刑。

    “柳刑是我们发明出来的,以前我们没有修为,老大说有桃木剑那就会有柳条刑。我们为了看出那些人有没有中邪,就用柳条抽他。那些人基本都是被附身,抽着抽着受不了就招了。

    柳条抽在人身上没多疼,打鬼那就是疼到它骨头里。今天那些人没中邪,我们让他们用柳条刑清醒清醒。”

    龙渊似懂非懂,而澹台隐则嫌弃地眼神暗示傅司带走聒噪的肖方圆。傅司会意地上前将手搭在肖方圆肩上。

    肖方圆立即闭嘴不再说话,脸却红了起来。他的肩膀比较敏感,傅司还老是喜欢啃。昨晚傅司把他肩膀啃到没一处完整,全是烙印和牙印。现在傅司隔着衣服把手搭在自己肩上,就是在提醒他昨晚的事。

    肖方圆红着脸走开,傅司追了上去。龙渊看着这两个人,总觉得他们俩有情况。还没看太多,就被自家爱人捂住眼睛。

    “宝贝,你的眼睛只需要看着我,不要当着我的面看别人。”澹台隐咬咬龙渊的耳朵,恶劣地伸出舌头舔了舔。

    端着一杯酒前来找自家哥哥和嫂子说话的澹台熙被这一幕虐到,赶紧捂住眼睛转身。结果就撞上了人。

    龙黎明略无语地看着眼前闭着眼睛撞自己一身酒的澹台隐。这人好像是自己表弟的小叔子吧,走路这么急做什么?

    龙黎明看向澹台熙过来的地方。好吧,自己也被弟弟和弟夫虐到了。光天化日竟然当众腻歪!龙黎明撇撇嘴,表面上不屑一顾,背地里羡慕的要死。

    “啊…抱歉抱歉。”澹台熙发现自己的酒泼了眼前这个人一身。这个人是自己嫂子的表哥吧。

    “没事,我也看见了,你哥和我弟真腻歪。我狗眼都要瞎了。”龙黎明觉得两个人同病相怜,就不怎么在意自己衣服湿透的事。

    “对吧,我在家那几天都要被虐死了。我带你去房间换个衣服吧,这是我旗下的酒店,有我的专属房间。”澹台熙看着龙黎明湿掉一大半的衣服,十分过意不去。

    龙黎明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确实黏在身上不舒服。点点头同意了澹台熙的邀请。

    这厢龙渊趁着自家大哥和自己家人说话的时间,来到了自己的空间领域。温也凉已经溃败在里面。

    “是我输了。”温也凉不复刚刚的嚣张,整个人都环绕着失败者的黑云。

    “你确实不如我。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好好做个人吧。”龙渊抬手甩出定位符,压制住温也凉的修为,将温也凉随机扔到了巴蜀山林。

    “吃这点苦总会受到教训吧。”龙渊自言自语地退出领域,就被自家爱人一把抱住。

    宾客已经麻木这对修真夫夫,总是突然消失突然出现,今天见识太多大变活人,委实很刺激。

    今天的宾客主要是龙家、澹台家、周家的人。以及三家的至交好友,特殊局的主要大人物也来了。至于齐家和王家,都只来了家主和下任继承人。

    可想而知,看起来是个普普通通的订婚宴会,聚集了首城各方势力。大家都带着一样的目的来这,就是拉拢龙渊。

    “诸位,今天正是我儿子订婚,我的准儿婿也有话和大家说。”澹台和安上台拿起话筒,各方已经将要气馁的势力抬起了头。

    “大家好,我是龙渊。相信大家对我不陌生。我知道大家好奇我是怎么将普通人变为修真者,今天是我与我爱人的订婚日。我决定分享出这一消息,能让这一天被大家记住。”龙渊丝毫不掩饰自己眉眼间的笑意,他的眼神一直在看向台下自家大哥。

    “我在此向大家承认。我确实有能够让普通人踏进修真大门的东西,并且健康无害。之后我有意推广,具体等我和自家爱人商议后再做决定。”龙渊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兴奋。这可是真正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东西啊。

    “不过,这个东西也很看缘分。如果没有缘分,泡多少都没用。如果一次不行,就可以放弃了。另外,除我以外,这份单子的授权不会经过二手渠道。仅此我独家一份。”

    龙渊又讲出激活根骨的要求,他已经说过只会他独家发售。如果再有受骗的,那也和他没关系。然而脑子都已经嗨皮起来的各方势力并不在意缘分问题,他们只听了关键词,就是‘泡’。看来龙渊这个东西确实是让人用着放心,至少不是口服。

    楼下听到消息宾客们的骚动并没有影响到上楼换衣服的两个人。

    澹台熙经常在这家酒店自己的专属房间休息。高官政要宴会都是包这里的场,作为大老板。他就得出来露个脸。

    房间很大,还有个吧台,放着各式各样的酒。这个房间除了澹台熙,就连自己亲哥也没来过。没想到被自己带进来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自己嫂子的表哥!

    龙黎明换上澹台隐的衣服。还大了一截。这个澹台熙看着高瘦,没想到衣服大自己好多。龙黎明心里暗暗吐槽。

    龙黎明从里间出来,就见澹台熙正坐在吧台喝酒。澹台熙见他出来,还向他举杯示意。龙黎明顺势走向吧台,接过澹台熙递的酒。

    这个澹台熙,刚刚撞到自己的时候慌得像个小兔子。这会坐在吧台怎么像换了个人似得,稳重了不少。龙黎明心里疑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