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丹皇武帝

第26章 圣灵

    姜毅疯狂释放了很久,扛过了最初的暴动,才开始稍稍减弱光芒的范围,勉强把两个人包围住。

    长夜漫长,还有十二个小时才会迎来光明。

    姜毅需要一刻不停的释放圣纹。

    如果灵液丹药没了,他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所以能省则省。

    白虎关上光芒滔天,在无边的黑暗里撑起坚固的光幕,笼罩着后面的白虎城。

    绵延八十多里的城墙上,三万巨灵卫十万玄甲卫勇猛的拼杀,阻挡着恶灵猛兽的冲击,轰隆隆的声音撼天动地。

    战况惨烈。

    没有谁注意到三十里外的山谷里,一团微弱的光芒正艰难的抵抗着黑暗的侵袭,它就像是狂风暴雨下的一道烛光,摇摇欲坠。

    午夜时分,姜毅耗尽了他储存的所有灵液。

    可能是灵液的刺激,也可能是之前吞噬的鸟蛋,又或者是接连厮杀的激发,他卡在六重天的境界竟然不可思议的突破了。

    在这危险的深夜里挺入了灵婴境七重天,圣灵纹的光芒都强盛了很多。

    姜毅却高兴不起来,灵液已经耗尽了,只能寄托于燕轻舞手里的丹药。

    如果丹药没了,他们将会在天亮之前变成一堆白骨。

    境界突破不突破又有什么意义。

    “我不想死,姜毅……我想死……”燕轻舞紧紧地抱着姜毅,胳膊双腿都恨不得挤进姜毅身体里。

    外面的嘶吼此起彼伏,好像没有一刻松懈。

    她不敢回头看,生怕无边的黑暗里突然冲出个利爪把她拖走。

    恐惧,绝望,更有强烈的求生欲。

    “谁都不会死,我们会活着走回白虎城。”

    姜毅低语安慰着,也用力抱紧着她。

    可是,丹药一颗颗的消耗,却始终看不到天亮的迹象,反倒不断有猛兽恶灵想要冲进这片光明里。

    姜毅、燕轻舞,都浑身是血,一道道伤口触目惊心。

    不知过了多久,姜毅的意识开始昏沉,严重的消耗让他高举的右手都微微颤抖,好在他意志够坚韧,不断地提醒着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

    黑暗里闪烁的血光和偶而掠过的狰狞面孔,也提醒着他绝不能昏迷,否则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是什么?”

    恍惚间,姜毅在石洞外面的黑暗里看到了一道白影。

    黑暗浓烈又混乱,白影竟然不受影响。

    姜毅以为自己的幻觉了,用力晃了晃头,仔细的看着。

    白影从黑暗里走近这里,朦胧又模糊。

    黑暗里的猛兽恶灵却明显的消失了很多,似乎忌惮着这道白光。

    那道模糊的影子像是一只鹿,通体如玉,尊贵如圣灵一般,鹿角宽大朝天,绽放着淡淡的星光。

    姜毅又晃了晃脑袋,再仔细看过去,那道白影竟然消失了。

    幻觉吗?

    姜毅虚弱的摇头,强提了精神,一手抱着燕轻舞,一手举着青铜小塔,催动着圣灵纹释放金色烈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外面的暴动却没有任何减弱。

    燕轻舞抱紧着姜毅的双手渐渐的没了力气,脑袋也无力的垂下。

    因为失血过多,又加上高度的紧张,她先于姜毅陷入了昏迷。

    姜毅用力咬着舌头,让自己保持清醒,苦苦熬着时间。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的时候,笼罩着大荒的黑暗迅速消退。

    昨天夜里它们来的如何凶猛,今天清晨就退的如何迅速。

    暴躁了整夜的嘶吼和尖啸也随着黑暗退回了大荒的最深处。

    这种诡异的情况每天每夜都在持续,对于白虎城里的子民们来说已经麻木了。

    但对于姜毅来说,这看似寻常的一夜却让他在生死之间徘徊了一回。

    在黑暗漫过山谷消退的那一刻,姜毅意识一阵旋转,仰面躺在了石洞里,苦苦坚持的意识终于绷不住了。

    昏迷的燕轻舞无力的趴在了他身上。

    但是,睡了没多久,姜毅随着气海里火鸟的波动突然惊觉,呼的坐了起来。

    他以为有猛兽进来了,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恍惚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石洞外面竟然站着一只白鹿,高不过半米,却非常神异,雪白的躯体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如瑰美的羊脂玉雕琢而成,两只宽大的鹿角像是荆棘一般往外扩散,显得更加神异非凡!跟他昨晚看到的影子简直一模一样。

    白鹿微微歪了歪头,仔细打量着姜毅。

    “竟然真有一只鹿。”

    姜毅松了口气,又奇怪大荒里会有这种圣洁的小兽,能无惧着黑暗,在深夜里恣意行走。

    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碰巧路过,出于怜悯来守护他们吗?

    不会这么巧。

    难道是被什么吸引过来的?

    这里又有什么能吸引它的,青铜小塔?

    还是自己的圣灵纹。

    姜毅眼前忽然一亮,注意到了白鹿的背上。

    那里还趴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狐狸,通体白玉,又闪着淡淡的金光,在姜毅注意到的时候,它浑身荧光一闪,又变成了小玉兔,缩在了小兽的毛发里。

    姜毅心头一阵狂跳,能随意变化模样?

    看似雪白,却又冒着金光?

    还亲近圣洁的东西?

    这不就是九转金阳参吗!在大荒里跳了几天舞没引出来,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姜毅暗暗提气,推开昏迷的燕轻舞,从石洞里站了起来。

    白鹿立刻后退,星辰般漂亮的眼睛却仔细的看着他,眸光微微转动,不时的注意姜毅额头的‘金玟’。

    姜毅停了会儿,又往前靠近,试探着往旁边绕了绕。

    白鹿没有再退,但它背上躲着的那只金阳参却被姜毅血淋淋的样子吓到了,嗖的声窜进了密林里。

    “金阳参,你得跟我回白虎关。”

    姜毅猛冲出去,所有疲惫和伤痛都抛到一边,像是猎豹一般疾速狂奔。

    金阳参比银羽草更灵活,像是道白光一般四处飞窜。

    但是它快姜毅也不慢,顺着山体一路狂奔。

    不久后,在金阳参停下张望的时候,姜毅斜刺里冲出来,一把抓住,第一时间就压到了胸前的青铜塔里。

    金阳参受到惊吓,在青铜塔里到处乱窜,时而化作玉狐,又化作白鼠,还变化成灵猫的样子。

    足足折腾了很一会儿,才蜷缩在角落里,慢慢变回了人参的模样。

    “果然是金阳参。”

    “值了。”

    姜毅振奋,疲惫伤痛一扫而空。

    不过,他回到山谷的时候,白鹿已经受惊离开了。

    燕轻舞一直昏睡到中午才苏醒,姜毅已经运转大耀天经恢复了精力,还从附近找到了几株疗伤的药,敷在了燕轻舞后背、脚踝,还有其他的伤口上。

    “醒了?”

    姜毅仔细的给她包扎好,擦了擦手上血迹,起身道:“我们该回去了。”

    燕轻舞迷糊了会儿,才记起了昨晚的事情:“我们活下来了?”

    “命大,丹药刚刚够用。”

    “我们活下来了。”

    燕轻舞喃喃自语了一遍,又想起了什么,抬起眼帘复杂的看着姜毅。

    “只剩下三十多里路了。”

    姜毅递给燕轻舞一个木棍。

    燕轻舞一看,复杂心情荡然无存,气的差点又背过去。

    这混蛋竟然给她做了个拐杖?

    “快走吧。”

    姜毅迫不及待要回去了。

    九转金阳参看起来比银羽草更有灵性,就是不知道能有多大的效果。

    不过他走了几步,却发现燕轻舞还坐在山洞里,绷着脸看着她。

    “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

    “我只是给你敷了药,我可什么都没看。”

    姜毅连忙解释。

    燕轻舞反倒一怔,这才注意到自己不仅腿上缠着绷带,上身也缠了一层又一层。

    “我给你敷的后面 >>

    <center>本章未完......)<center>

    铅笔(o)

    ,前面没看。”

    姜毅眼神有些闪躲,出于好奇,稍微看了那么几眼而已。

    “闭嘴。”

    燕轻舞羞恼。

    “快走吧,你的伤口需要回去好好清理。”

    “背我。”

    燕轻舞扔掉拐杖。

    姜毅皱了皱眉,还是回到石洞,拉起她一把甩在了背上。

    “轻着点,我受伤了。”

    燕轻舞疼的冷汗都下来了。

    “矫情。”

    姜毅嘀咕一声,背着燕轻舞离开了山谷。

    燕轻舞虚弱的趴在姜毅背上,犹豫了会,慢慢环住了他的脖子。

    “你……”“什么?”

    姜毅背着燕轻舞,也不忘警惕着山林里出没的猛兽。

    “你是圣灵纹?”

    燕轻舞的声音很轻,眼神再次变得复杂。

    这个公认的小废物,竟然觉醒了七品圣灵纹。

    她很不愿意相信,却忘不了昨晚山洞里的那一幕。

    璀璨的金玟,强烈的灵威,都清清楚楚印在了她的记忆里。

    沧州数百年没有出现过的圣灵纹,竟然在这个姜王府的养子身上重现了。

    这是宿命吗?

    如果消息传开,会在白虎城,乃至沧州引发怎样的轰动?

    姜毅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再否认。

    “别人知道吗?”

    燕轻舞已经跟姜毅相处很多天了,却发现还是那么的陌生。

    “我不想让人知道。”

    “你要保密到什么时候?”

    “沧州武院秋闱招生。

    我要杀了白华,为婉儿复仇,我要展现圣灵纹,让沧州乃至北疆都知道,我们姜家并非无人。”

    姜毅说的很平静,却透着股年龄不符的豪情。

    燕轻舞微微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沉默了下来。

    铅笔(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