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丹皇武帝

第70章 恩怨场

    姜毅释放火焰,煅烧着手腕。

    没想到的是,这一烧了,竟然烧了两天两夜,休息了十几次,才把小孩儿手上的锁链烧断。

    “啊又断了一条”“舒服啊舒服多了”小孩儿闭着眼睛,感受着身体里流动的温热能量。

    姜毅暗自警惕,还以为小孩儿会出现什么惊人的变化,结果等了又等,什么事儿都没有。

    小孩儿咧嘴笑着,满嘴尖牙:“我教你炼丹术啊,准备好了吗?”

    “你到底是谁?”

    “我也没问你是谁啊。”

    姜毅总觉着有点诡异,但没有再多问,先运转大耀天经,补充完了灵力,来到了铁背苍熊面前。

    “你最好是有个鼎炉,不过没有也能炼。”

    “这套炼丹术对灵力的控制有极高的要求,要达到凝火成丝,火在烧,丝不断。”

    “还要用学会用火焰拆分血肉神魂,分而煅烧。”

    “不同的丹药,需要不同的火焰温度。”

    “开始吧!我给你指引!”

    “说起来复杂,只要用心学,也不难。”

    姜毅屏气凝神,按照小孩儿的指引,释放出金色火焰,笼罩了雄壮的铁背苍熊。

    但是,小孩儿说很简单,烧起来才知道比起淬灵术难了不止一个层面。

    一股股烈焰扫下去,铁背苍熊被生生烧成了灰烬。

    “就这还简单?”

    姜毅无语的摇着头。

    小孩儿不答话,只是随意的看了眼,你笨你怨谁。

    “跟上我,不教会了我不许走。”

    “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妖兽。”

    姜毅提着残刀冲出去,没急着找那些强大的猛兽,而是挑些普通的。

    一天下来,猎杀三十多头,堆满了山谷。

    但姜毅还是低估了这套炼丹术的困难程度,反反复复折腾了整晚,三十多头妖兽一颗血丹都没成。

    小孩儿摇了摇头:“你只会瞎炼,不会总结经验?

    圣灵纹跟错人了。”

    姜毅被刺激了,提着残刀冲出山谷。

    第三天“稳住,稳住,别注意其他的,先控制着血团。”

    “注意火线引导引导对对对”“控制好火焰温度。”

    “继续释放火焰,保持火线缠绕。”

    “很好!很好!”

    “对对对”在小孩儿的欢呼声中,猛烈地火焰迅速散开,掉落一颗米粒般大小的血丹。

    姜毅看着激动的小孩儿,尴尬的眼角直抽抽。

    太特么丢人了。

    “尝尝味道。”

    小孩儿捏起血丹,放到姜毅手心上。

    姜毅张口吞下,还没等感受,血丹便化作强盛的血气,涌入全身血管里。

    血丹虽然很小,却像是活吞了一头猛兽,全身滚烫起来,冒着阵阵热气。

    血气奔腾,释放着澎湃的生命之力,刺激着全身的血管,更直达气海。

    火鸟竟然起了反应,展开羽翼,掀起漩涡般的金光,吞噬着洒落的血气。

    效果竟然跟吞了颗兽元差不多。

    “你这套炼丹术叫什么?”

    姜毅惊喜,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还真捡到宝了。

    以后不用费力的寻找兽元,猎杀的灵妖都不用浪费了。

    血丹就如此,灵丹呢?

    魂丹呢?

    小孩儿定定的看着姜毅,好像很好玩儿一样,半天冒出一句:“你好容易满足啊。”

    姜毅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没想过名字。”

    “什么意思?”

    “我知道怎么炼,但没想过给它起名字。

    你要是非要问,就叫回天吧。

    死而归天,无愧自然。”

    姜毅摇了摇头,提着残刀闯进森林,开始疯狂猎杀猛兽,不断的练习,并在第五天,成功凝练出了灵丹和魂丹。

    “魂丹归我,这里面有妖兽死前的怨气,你现在境界弱,用多了不好。”

    小孩儿拿起第一颗魂丹,扔进了嘴里。

    姜毅捏着血丹和灵丹,问道:“你对这套炼丹术这么熟悉,为什么不自己炼?”

    小孩儿闭着眼睛汲取魂丹的魂气,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姜毅没再追问,接连服下血丹、灵丹。

    这颗血丹是姜毅成型的第三十颗了,虽然还不是很大,只有鸡蛋般大小,却圆润光华,泛着浓郁的血气。

    灵丹只是第五颗,不同灵丹还会因为妖兽的体质而呈现不同的色泽,这颗灵丹来自于一条火猴,火元力非常浓郁,所以呈现出绚丽的红光。

    当血丹灵丹在全身碰撞,冲击血管经脉,冥冥中一声闷响,姜毅的境界竟然顺畅的迈进了第九重天。

    虽然早有预料,可真正突破的时候,还是非常惊喜。

    从经脉到血管,从血肉到气海,都全面提升。

    接下来的几天,姜毅配合着小蛇,继续猎杀着猛兽,凝练着一颗颗的血丹、灵丹、魂丹。

    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轻松。

    几乎每头妖兽都能炼成丹。

    姜毅除了自己用,也扔给小蛇享受。

    小孩儿一直跟着他们,除了偶尔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姜毅之外,很少说话。

    “有人来了?”

    姜毅刚击杀了一头暴猿,正要离开,却注意到了前面密林里走来的一群人。

    前面的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女,俏脸莹白,大眼灵动,身材婀娜,一身白衣承托出她的圣洁,但是额头灵纹竟然是一朵妖艳如血的花朵。

    在她左右两边是两个老妪,年事已高,却气息非凡。

    在后面竟然全是些女子,各个曲线优美,娇体修长,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感。

    “妖童!你怎么出来了?”

    “你师尊呢?”

    女子白衣胜雪,美丽出尘,看到小孩儿的那一刻,莹白的瓜子脸上竟然浮现出些许警惕。

    “老头儿出去办事了。”

    小孩儿还是咧嘴笑着,如果不是肌肤苍白,满嘴尖牙,这笑容应该还算纯真。

    “临走前没把你关起来?”

    “关了。”

    “看守呢?”

    小孩儿只是笑着,却不搭话了。

    女子旁边的老妪眉头紧皱:“老家伙做事越来越不靠谱了。”

    姜毅看看那群女子,又看旁边的小孩儿,妖童?

    这小东西果然不简单。

    “你出来几天了?”

    女子注意到了姜毅,但只是看了眼,没有在意。

    “记不清了。”

    小孩儿乖巧的回答着。

    “你最好自己现在就回去,不然我们要通报你宗门了。”

    老妪警告着妖童,簇拥着圣洁的女子离开。

    “她们是谁?”

    姜毅好奇的问道。

    “圣女宗的。”

    “你是哪个宗的?”

    “没宗没门。

    我得回去了,改天再见。

    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把魂丹全给我留着。”

    小孩儿一转身消失在了密林里,好像真怕她们通报宗门。

    “罗浮山脉全是怪人。”

    姜毅提着暴猿离开,熟练地控制着火焰,把五米多高的暴猿炼成了三颗丹药。

    收进青铜塔,继续在森林磨练。

    当姜毅回到天师宗的时候,长达十天的收徒大会已经结束。

    因为之前姜毅大战金刚宗,天师宗又强行夺回西南矿场。

    短短几天里,天师宗名威大振。

    前来报名的人越来越多,第十天的时候竟然来了两千人。

    “姜毅,你跑哪去了?”

    夜安然听到姜毅回来,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熟悉下周围环境。

    有事吗?”

    “你初来罗浮山脉,对这里还不了解,如果你要出去,我可以陪着你,也可以安排清雯陪着你。”

    夜安然一连几天都见不到人,还真怕姜毅出了什么意外。

    “我习惯了一个人。”

    “你们拿下晶石矿场了吗?”

    姜毅从八岁就在大荒历练,生存经验早就沉淀到骨子里,他习惯了一个人,也擅长一个人。

    “遇到些麻烦,不过还是拿下了。”

    “父亲很感谢你,第二天就让我来请你,结果你出去了。”

    “姜毅,我想我们算是朋友了。

    我可以不干涉你的自由,但你千万注意安全。”

    “你有什么需要的,不管是武法、丹药,还是别的东西,都可以到主峰东边的药山去取。”

    “父亲已经亲自给那里打过招呼了。”

    姜毅道了声谢,从旁边水井里提起桶水,准备好好清洗下全是血污的身子,结果一转头,夜安然竟然还站在那里。

    “还有什么事吗?

    我准备洗澡了。”

    “是有件事,不过我已经替你回绝了。”

    夜安然身姿高挑优美,肌肤莹润如玉,虽出身宗门,却因为天书灵纹的缘故,有着一种优雅尊贵的迷人气质。

    她这样的动人女子无论走到哪都能让人沉醉,唯独站在姜毅面前,却总能被无视。

    那双眼睛看她跟看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这让她有种淡淡的郁闷。

    “什么事?”

    姜毅洗了把脸,撕下身上血衣,随口问道。

    这不顾形象的样子又让夜安然一阵无语。

    “金刚宗不甘心失败,前几天派人来下了战书。

    但不是去擂台,而是恩怨场!”

    “什么恩怨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