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余生的世界都是你 沈严 莫白

第324章婚礼

    由于时间紧迫,两天之内赶拍了五组外景,三组内景。

    风景秀丽优美的景区、蔚蓝澄澈的海边、古典雅致的古堡、落英缤纷的花海……

    能给她的,他都全力办好。

    不愧是国际上声名大噪的摄影师,拍出来的婚纱照效果出其意料地好。

    女人温顺的眉眼柔情似水,白皙的脸蛋饱满润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男人英挺的轮廓柔和,眉宇间多了丝缱绻的温柔,嘴角的笑弧度不大,却动人心魄。

    洁白的婚纱、军绿色的礼服……

    辗转两天,靳未南归队。

    婚纱照很快洗了出来,看着相册里样貌养眼出众的男女,摄影师连连赞叹,亲自将洗出来的照片送上门。  摄影师过段时间在巴黎开摄影展,正愁拿不出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这两天帮他们拍了婚纱照,脑中灵光一闪,想以情人为主题开办这场摄影展,以他毒辣的眼光,到时这场颇具新意的摄影展必定在国

    际上引起轰动。

    他的摄影风格,一向以天马行空、光怪陆离闻名,像这般贴近生活、清新淡雅,充满温情的摄影主题,还未曾在他的摄影展上出现过。

    孰料他信心满满,却被叶薄歆拒绝了,一腔沸腾的热血瞬间被浇灭。

    他不甘心地再三劝说,也没能打动叶薄歆。

    这件事叶薄歆跟靳未南商量过,他的身份,不好高调地出现在世人眼中,叶薄歆也不喜自己被别人评头论足,是以婉拒了。

    送走了失望的摄影师,叶薄歆盘腿坐在沙发上翻看洗出来的相片。

    “早上发给你的照片看了吗?你觉得哪张好?选一张挂在卧室床头上呗。”翻看过后,叶薄歆拿不定主意,总觉得每张都好看,于是给靳未南打了电话,她饶有兴致地翻着相册,懊恼地对那头的人说。

    靳未南挥手让汇报完工作的下属离开,温声问:“你喜欢哪张?”

    叶薄歆凝眉想了下,噗嗤笑出声,带着点娇气说:“怎么办,都喜欢。”

    听着她娇娇软软的声音,男人的心情不由得跟着愉悦,眉宇间的凝重冷峻缓了下来,他笑说:“那就每一张都放大洗出来,卧室、书房、大厅,都可以挂。”

    哪有人这样敷衍的?

    叶薄歆撇了撇嘴,“算了,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还是自个再挑挑吧。”

    “没跟你开玩笑。”靳未南正色,笃定道:“我说真的。”

    叶薄歆呵呵两声,转移了话题,“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昨天刚走,她今天就想他了。

    好烦,这个男人无孔不入,占满了她全部思绪。

    那头沉默了半晌,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  婚礼在紧张地筹备中,全程都是两家父母在操办,靳未南部队工作忙,忙得脚不沾地,每隔两三天会打一通电话询问婚礼筹办事宜,叶薄歆每天除了上班,其余时间去美容院敷敷面膜,争取月底做最

    美的新娘。

    四月二十八号,婚礼如期举行。

    场地就在靳家老宅。

    靳家老宅面积广阔,风景比景区还秀丽宁静,设施完备,是举办婚礼的最佳场地。

    这个提议还是老夫人提出来的,自从白楚可出现,老夫人间接承认了叶薄歆的身份。

    在靳家老宅举办婚礼,是头一遭,对外也算认可了叶薄歆。

    虽说婚礼不大肆操办,只邀请两家的亲戚,然而靳家是个大家族,靳老爷子的儿女,女婿,还有旁支,人数颇多。

    加上靳老爷子的战友,靳家的世交,官场上的政客,听闻靳家那叛逆的孙子结婚,都想来观望,靳家不好婉拒,广发邀请函,于是,宾客越聚越多,从家宴变成了盛大婚礼。

    所幸江颜手腕高,通晓人情世故,还有苏婉和几位妯娌看顾,这才没出岔子。

    嘉宾几乎都是军政界的有名人物,往日只能在新闻里遥望,不想竟在今日齐聚一堂。

    而商界的大佬寥寥无几,自古如此,商圈的大佬再有钱也难以进入军政界的圈子,这些人可都手握重权,跺一跺脚,整个京城都颤上一颤。

    反观新娘子这边,宾客少了很多。

    碍于脸面,叶远东跟叶家爷爷奶奶倒是出现了。

    叶远东原本带着点鄙夷,想来看笑话,看她叶薄歆能嫁进怎样的人家,放弃贺家不要,偏要嫁给个当兵的,就算是军官,那也是津贴福利好了点,远比不上商人世家的贺家。

    孰料,一进靳家老宅地界,他整个人都懵了。

    陆陆续续到来的宾客,都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接触到的人,这个圈子,哪怕他再奋斗一百年,也未必能踏足。

    不需要打听,从旁人的议论中,叶远东听明白了,她叶薄歆嫁的人竟然是军界世家的二孙子,据悉这人将来前途无量。

    难怪,也只有这种家庭,才能让这么多军政界大佬赏脸出席婚礼。

    如今叶远东追悔莫及,跟女儿闹翻了,公司也被掏空,即使有骆家资金注入,照样无力为天,迟早宣布破产,最好的结果是被收购。

    不说叶远东的悔恨和惊愕,这边叶薄歆从苏家出嫁,天还没亮就被拉起来折腾。

    女人就是麻烦,护肤、化妆、衣服、鞋子、首饰、造型,折腾好了,两个小时过去,人都饥肠辘辘了。

    伴娘这边,有苏禾,还有当初在特种部队里患难与共的几位姑娘,宋一、艾秋媛、唯蜜、向雅朵、林薇、路夏……

    她们能来,还得仰仗鹰希恩赦。

    伴娘团,有娇媚可人的,也有英姿飒爽的,八人都穿上粉色的伴娘服,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唯一的遗憾是,叶薄歆最好的闺蜜沈思亚只能坐在观众席上,因为她怀孕显身子了,大腹便便做不了伴娘。

    江亦霆大大剌剌地陪她出席,也不管别人有没有邀请他,他倒是一点都不惧在场的军政界高官,幸亏这些人里,没几个认识他,不然,靳未南的名声难免不会被他牵连。

    为了匹配伴娘团,伴郎这边也出了八个人,都是官家大院里的子弟,样貌身材都不俗,随便拉出来一个,外表气质跟娱乐圈里的男明星拉出一大截。

    叶薄歆见过几个,也有两个从未蒙面,不外乎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

    许是惧怕靳未南的威严,新郎来接亲的时候,伴娘团也没敢太为难,毕竟都是在靳首长手底下混的,闹得太过,怕人秋后算账。

    伴娘们没胆量闹,伴郎们反而不依了,好不容易有机会看到平日里一丝不苟、冷静自持的男人出糗,怎么能白白浪费机会?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伴娘不刁难新郎,新郎这一阵营的伴郎临阵倒戈,冲进去将门反锁,独留西装革履的靳未南站在门外。

    参加了那么多婚礼,就没见过这样的。

    造型师、服装师、化妆师们傻眼了。

    幸亏叶薄歆的闺房够大,容纳下十几人也不显拥挤。

    在伴郎们的怂恿下,伴娘们胆子也肥了,好是一番刁难,结果,外头忽然没声了。

    众人面面相觑,别把人新郎气走了,那这婚还怎么结啊?

    楚霖小心翼翼地从猫眼里朝外看,走廊上空无一人。

    坏了……

    季简宁来不及阻止,楚霖已经拉开门,这时从旁闪过一个黑影,楚霖被撞得晃了晃,定了定睛,新娘身边多了一人。

    那人眉眼冷峻,不怒自威,最近噙着一丝冷笑,带着三分傲气,无端添了风流之姿。

    季简宁哀嚎一声,狠狠踹了楚霖一脚,恨恨骂道:“蠢货,中计了都不知道!”

    白白浪费了整人的机会,错过了这次,这辈子哪还有机会恶整这个自命不凡的男人?

    “我这不是怕误事吗,谁知道南哥那么狡诈?”楚霖懊悔不已。

    靳未南将含笑揶揄他的女人拦腰抱了起来,径直往外走,路过人群时,眉眼冷沉地扫过,没有温度地冷笑道:“很好,临阵反叛,这笔账我记下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帮小子会那么坏,竟然敢阴他,所以才中计。

    他这个人向来记仇,早晚折腾死他们。

    几人抖了抖,一阵鬼哭狼嚎,认命地跟了上去。

    华丽而梦幻的婚礼,几乎都是每个女孩从小的梦想。

    遇见靳未南之后,叶薄歆无数次勾勒过两人结婚的场景,然而真正到了这一天,她恍惚做梦般,紧张得连笑都不会,紧紧地抓着苏景森的手臂。

    陪新娘走红毯,将新娘送到新郎手中,本该是叶远东这个父亲来做,然而父女俩关系太僵,叶薄歆又不愿看到他,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到苏景森这个舅舅身上。

    看着从小就跟在身边的小丫头做了新娘,苏景森心里百般不愿,还要亲手将她交给另一个男人,他就气得脸都青了。

    故意拖延,放缓脚步,还是走到了尽头。

    苏景森冷着脸警告了靳未南一番,靳未南含笑点头,眼神自始至终都没从叶薄歆身上移开。

    苏景森气闷地从红毯上走开,顺手从服务生的托盘上拿起高脚杯,狠狠灌了一杯香槟。

    宣誓、交换戒指、亲吻。  礼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