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混世小刁民

第一章 恭喜你

    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睁不开眼睛。

    一辆从大山开往中海市的火车上。

    萧遥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终于离开大山了啊……”

    萧遥从小就在大山生活,无父无母,由他的两个师傅抚养长大,这些年来虽然经常跟着师傅走南闯北,去了很多地方,但这还是萧遥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心里充满了期待。

    坐在萧遥对面的是一个年纪大约十九岁的少女,鹅蛋脸颊白皙似玉,镶嵌着一双秋水般的明眸,乌黑长发束成马尾,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下身穿着一条超短的牛仔裤,露出雪白纤长的大腿,脚下一双白色帆布鞋,散发出一种清纯的魅力。

    少女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萧遥身上,她观察他很久了,一上火车就一直在念念叨叨的,像是第一次进城一样。

    “美女,你一直这么盯着我看,我会不好意思的。”忽然,萧遥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话可把那少女吓得够呛,赶紧移开目光,俏脸微微嫣红的道:“谁看你了,不害臊。”

    “哇,美女,你脸红起来真漂亮啊。”萧遥发自内心的感慨了一句。

    “切,油嘴滑舌。”少女嘴上不满的轻哼了一声,心里却像吃了蜜似的非常甜,主动伸出自己的莹莹玉手,“我叫林若雨,你呢?”

    “嘿嘿,我叫萧遥,是我们村的第一大帅哥。”萧遥连忙伸手握住林若雨的玉手,像是羊脂玉一般莹润细腻,让人舍不得放开。

    “你们村?”林若雨愣了愣,“你是在这儿长大的吗?”

    “对啊,从小到大我一直生活在大山里。”

    “那你去中海做什么?”林若雨有些懵了,这家伙浑身上下就只带了一个十分破旧的皮包,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显然不是去中海上学的?

    那这家伙去中海做什么呢?

    难不成是去找工作的?

    “去赚钱啊。”萧遥脸色忽然变得一本正经起来,“悄悄告诉你吧,我赚钱很容易的,随便露一手几千万就到手了。”

    “切,我才不信呢。”林若雨显然不相信这家伙的鬼话。

    “你不信我?我很厉害的,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妙手回春,想赚钱那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萧遥一脸自信。

    林若雨依旧一脸的不相信,一个在大山里长大的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你看上去还没我大呢,怎么可能会这么多?”

    “我师傅教我的啊。”萧遥如实说道:“我有两个师傅,大师傅叫我武功,二师傅教我医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文武双全,我就是医武双全,哈哈,厉害吧。”

    “你有两个师傅?”林若雨有些吃惊,一般人不都只有一个师傅吗,“那你哪个师傅更厉害?”

    “当然是二师傅了!”萧遥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大师傅虽然武功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就有一点不好,是个妻管严,被二师傅管得死死的。”

    说着,萧遥看了一眼林若雨,见到少女脸上的疑惑,解释道:“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两个师傅他们是夫妻。”

    “这样啊,那你干嘛不叫师母呢?”

    “她不让我叫师母,非得逼我叫二师傅,我也没办法。”萧遥无奈的摊了摊手,随后补充道:“虽然我这两位师傅都很厉害,但你知道最厉害的是谁吗?”

    “是谁啊?”

    “当然是我了!”萧遥一脸笑意的道,“毕竟他们都只会一样,但我却医术和武功两样都会,你说我是不是最厉害的?”

    “切,你就吹吧。”林若雨轻哼一声,这家伙说话太没谱了,说他有师傅就算了,居然还说自己比师傅更厉害,这怎么可能呢?

    “哎,为什么我说真话就没人信呢……”萧遥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

    “噗嗤。”林若雨见到萧遥这副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旋即站起身来,冲萧遥挥了挥手,“我去一下洗手间,懒得听你吹牛了。”

    说完,林若雨就打算转身走去,刚走没两步,林若雨的脸色忽然发白,腹部一阵剧痛,一把坐在了位置上,痛苦不已。

    “你怎么了?”萧遥问道。

    “我……我肚子好痛……”林若雨有气无力的道。

    “突发急性阑尾炎……”萧遥看了看林若雨的腹部,脸色微微一变,正要起身给林若雨治疗,旁座的一道身影突然跑了过来,“让开让开,我是医生,我能帮她治疗!”

    这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长得有模有样的,还有些高大,倒是挺多女孩儿喜欢的类型。

    陈林嘴角掀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刚才一直坐在旁边,观察林若雨好久了,实实在在的是一个大美人,只是她一直在和萧遥聊天,还有说有笑的,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陈林。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机会,陈林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种增进感情的大好机会,马上跑过来准备大显身手。

    “哎哟,原来车上有医生啊,那这漂亮女娃有救了。”

    “可不是?我听人说这急性阑尾炎很麻烦的,现在距离到达中海市还有一段时间,根本等不了,还好有医生在。”

    “这医生可真是一表人才,待会儿等他治完病,可得让他留个联系方式,好让我家闺女认识一下。”

    “…………”

    周围的一些乘客此时都围了过来,对陈林赞赏有加。

    陈林也很享受这些人对他的赞美,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看了看面前的萧遥,哼道:“你还不赶紧让开,耽误了医生治病,你担待得起吗?”

    “你真是医生?”萧遥没有理会他,反问一句。

    “废话,我不是医生难不成你是?”陈林拿出自己的医生证晃了晃,心里暗道自己虽然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实习医生,但实习医生也是医生啊。

    “你还不赶紧让开?”陈林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想要推开萧遥,却是发现自己无论怎么用力,萧遥就想一块石头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你知道她得的什么病吗?”萧遥再次问道。

    “我还没看怎么知道?”

    “切,连病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也好意思自称医生?”萧遥不屑的哼了一声。

    “我就不信你知道!”陈林大喊道,这家伙看上去就跟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没什么区别,怎么可能知道林若雨得的什么病。

    “她现在腹部疼痛,并且伴随着微弱的发烧症状,脸色发白,这显然是急性阑尾炎。”萧遥淡淡回答。

    闻言,在场的众多乘客都是一惊,心想莫非这个农村娃也是医生?

    这年头医生也太好当了吧!

    陈林也觉得有些挂不住,仔细看了看林若雨,的确有急性阑尾炎的症状,但为了找回面子,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就算你侥幸知道她得的什么病,那也不代表你会治!”

    “巧了,我还真能治。”

    说完,萧遥不再理会陈林,从破包里拿出一排银针,从里面挑选了一根最细小的银针,打算给林若雨治病。

    “针灸?中医?”见到萧遥拿出银针,陈林顿时乐了,不屑的笑道:“哈哈,我当你有什么本事呢,原来是个中医啊。”

    “不可以?”萧遥反问一句。

    “哼,这年头谁还信中医,我看你就是个骗子!”陈林毫不留情的道。

    “骗子?很好,我问你,西医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萧遥倒是没有生气,问道。

    “这我当然知道,十九世纪初期。”陈林一脸骄傲的道,他大学学的就是西医,这点问题还难不倒他。

    “那我再问你,西医十九世纪传入中国,那么在十九世纪之前,中国人靠什么治病?”萧遥淡淡一笑。

    “那还用说,当然是中……”陈林脸色一变,他这是被耍了啊。

    “算你还有点常识,既然这样,那就赶紧滚开,别打扰我治病。”萧遥看了一眼林若雨,此时少女的脸色非常苍白,如果再耽误一会儿,恐怕病情会加重不少。

    “不行,绝对不能让你害人!”陈林依旧不依不挠,似是想到了什么,看向林若雨,很有礼貌的问道:“这位美丽的小姐,你真的愿意让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给你治病吗?”

    在他看来,林若雨这样的漂亮女生,肯定对自己的健康很爱惜,又怎么会让这么一个小农民给她治病呢?

    萧遥这个时候也在等待着林若雨的回答,如果她同意自己替她治病,那么一切大功告成。

    但如果林若雨不同意的话,只能说缘分未到,萧遥也不会强求。

    “我……我相信你,你来吧。”林若雨看着萧遥,没有任何的犹豫,轻轻点了点头。

    “恭喜你,做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萧遥微微一笑,蹲下身去,在林若雨小腿上阑尾穴的位置插上银针,右手放到银针上,一股温和的力量顺着银针注入林若雨的身体。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