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混世小刁民

第三十一章 张爷

    “不,萧哥,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以您的本事,要是就这么埋没了,实在是可惜。”韩勇连忙摇头,生怕惹怒了萧遥。

    在中海这个地方,韩勇混了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能让他尊敬的人没有多少,但对于萧遥,他却是从心底里感到敬畏和钦佩。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几年前萧遥在国外救过他一命。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韩勇是很明白的。

    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可不想这么快又去蹚浑水。”萧遥笑着用摇了摇头,拿起手中的酒杯,“干一杯。”

    “好吧,萧哥。”韩勇见到萧遥没有这个意思,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但也不好再劝说什么,和萧遥碰了一杯。

    “韩哥,萧哥,白虎堂的副堂主张爷来了。”这时,一个小弟过来说道。

    “白虎堂的人?”萧遥闻言,眉头皱了皱,他还记得,之前在ktv的时候,有个想要骚扰林若雨的男人就是白虎堂的人。

    “萧哥,上次你走后,我让弟兄们教训了一顿魏南,看来这杂碎是回去报信了。”韩勇眉头微皱,神色有些凝重起来。

    白虎堂在地下帮会里也算是个很有名气的帮会,而白虎堂的副堂主张爷正是白虎堂里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这样的人来了,即便是韩勇也不敢有任何的轻视。

    “原来如此,事情因我而去,去会会他吧。”萧遥喝完了杯子里的酒,站起身来说道。

    “好的。”韩勇心头一喜,有萧遥在这儿,即便是白虎堂的副堂主,他也丝毫不怕。

    两人刚走没几步,就见到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黑衣男子带着一群西装男人走了过来。

    这黑衣男子看上去倒是不像之前那个魏南那般强壮,反而还有些消瘦,手中还拿着一串佛珠,但他身上的气势,却比魏南要强悍了许多。

    “哈哈,小韩,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张爷一边盘着佛珠,一边笑着说道。

    “张爷,不知道您大驾光临,来我这酒吧有什么事?”韩勇也是面带笑意的问道。

    “瞧你这说的,我们也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你的酒吧新开张,我过来祝贺一下不是很正常?”张爷轻笑一声。

    “那我就在此谢过张爷了。”韩勇点了点头。

    “谢谢就免了,我这次前来,主要还是有点小事找你,希望小韩能给我一个解释。”张爷话锋一转,脸上的笑意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意。

    “什么事?”

    “之前在你开的一家ktv里,我白虎堂的兄弟魏南被你的人打了一顿,伤得还挺重,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张爷开门见山的问道。

    “知道。”韩勇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还补充了一句,“是我叫人打的。”

    “嗯?”张爷眉头一皱,“说来听听。”

    “魏南在我的地盘上闹事,惹怒了客人,我身为ktv的老板,自然要给客人一个交代。”韩勇淡淡的道。

    “呵呵,真是不错的理由。”张爷冷冷一笑,犹如刀锋般的目光直指韩勇,停下了手头的动作,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散发出来,冷声问道:“那你打不打算给我白虎堂一个交代?”

    “小韩啊,我白虎堂的人,可不是随便就让人打的。”

    “张爷,您要什么样的交代?”韩勇感受到张爷身上的气势,眉头一皱,问道。

    “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既然打了人,按理说我应该打回来,不过看在我们这么多年老朋友的份上,就换一个方式吧。”张爷嘴角微掀,扫视了一眼这个酒吧,笑道:“这个酒吧,就让给我吧。”

    一听这话,韩勇这边的小弟都是面露怒色,这个张爷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想要在中海开这么一间酒吧,资金起码需要上千万,就因为打了白虎堂的一个人,他就想要把这间酒吧拿走。

    这不是讹人吗?

    “张爷,您这可就有点为难兄弟了。”韩勇沉吟片刻,摇了摇头。

    “呵呵,这么说来,你是不愿意了?”张爷冷哼一声,“不愿意也行,不过我白虎堂一向以义字为重,若是这样的话,我今天就只好替魏南出口气了。”

    “你想怎么样?”韩勇也是被张爷给激怒了,怒声道。

    “你这酒吧看起来挺不错,不知道,砸了之后会是怎么一副样子。”张爷冷冷一笑。

    “你……”

    “呵呵,老头儿,你这口气还真是挺大啊,动不动就要砸了人家的酒吧,你有那个力气吗?”

    不等韩勇开口,萧遥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混账东西!张爷岂是你能够随便侮辱的?”张爷身后的一个西装男人顿时伸手指着萧遥喝骂道。

    “再不把手放心,我敢保证,你这只手马上就会被废掉。”萧遥淡漠的瞥了他一眼,语气中不含任何情感。

    那西装男人感受到萧遥眼神里袭来的寒意,不由得心头一颤,一股恐惧感油然而生,不由自主的就放下了手。

    因为他感觉,要是自己再这样举着手,恐怕下一秒他这只手就真的没了。

    “小子,我张某人现在也不过才四十出头,你叫我老头儿是什么意思?”张爷看向萧遥,皱眉问道。

    “呵呵,你不是自称张爷吗?爷不是老头儿是什么?”萧遥反问一句。

    “你……哈哈,真是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有胆识的年轻人了啊。”张爷气极反笑,看向韩勇,问道:“这小子是你的人?”

    “张爷,作为晚辈,我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惹怒了萧哥。”韩勇语气淡漠的道。

    “萧哥?”张爷有些诧异起来,韩勇居然叫这小子萧哥,看来此人来历不凡啊。

    “小子,你是什么人?”张爷问道。

    “你知道那个魏南为什么会被打吗?”萧遥淡淡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因为他惹到我了。”

    “你的意思是,魏南是被你打的?”张爷面色顿时冰冷起来,他正愁找不到正主,没想到这么快就自己跳出来了。

    “他也配?”

    萧遥不屑的轻哼一声,要是真的由他自己动手,恐怕那魏南就早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吧。

    “小子,你很狂啊。”

    张爷眉头紧皱起来,他还时第一次见到有人居然敢在他的面前如此嚣张,真不知道该说对方勇气可嘉,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

    “老头儿,我没兴趣和你啰嗦,赶紧带着你的人离开这儿,我还要喝酒看美女呢。”萧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些人实在是太碍眼了。

    “妈的!敢小看我们,找死!”张爷身后的两个西装男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各自提起一个啤酒瓶就冲了出来,向萧遥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这么着急做什么?”萧遥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脚步一踏,身形好似鬼魅般掠出,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两人身前。

    萧遥双手猛地探出,握住了两人的手腕,轻轻一扭,两人就感觉手掌一阵剧痛传来,不受控制的放下了啤酒瓶。

    萧遥接住两个啤酒瓶,反手一拍,哐当一声,啤酒瓶在两人的脑袋上破裂开来,鲜血和啤酒融合着流淌而下。

    “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传出,两人只觉得脑袋快要炸裂一般,摔在地上翻滚起来。

    “哎,自找的啊。”萧遥无奈的摇摇头,看向张爷,笑道:“不好意思,你手下的人太不经打了。”

    “小子,你的胆子还真够大的,你是想与我白虎堂为敌吗?”张爷声音中满是怒意。

    “什么白虎青龙的,我还朱雀玄武呢,要打就打,哪儿来这么多废话?”萧遥没好气的哼道,这些人怎么这么啰嗦呢。

    “很好,我也很长时间没有练过手了,就拿你开刀吧。”张爷眼神彻底阴沉起来,双手握紧拳头,气势凌人。

    “萧哥,张爷在白虎堂里是仅次于堂主的高手,您小心点,不行的话我马上叫兄弟帮您。”韩勇轻声提醒道。

    “呵呵,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要是我真的这么弱,哪好意思让你叫我萧哥?”

    萧遥轻笑一声,看向张爷,向他勾了勾手,“老头儿,我一向尊老爱幼,你先请吧。”

    “臭小子,待会儿看你还怎么嚣张?”

    张爷冷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出去,一个呼吸间就来到了萧遥面前,右掌握拳,向萧遥面门狠狠的一拳砸去。

    萧遥侧身一闪,轻易的躲过了张爷这一拳。

    “老头儿,动作有点慢啊。”萧遥轻笑道。

    “哼,宵小之徒,也敢在我面前猖狂?”张爷冷冷一笑,全身力气汇聚在右腿之上,猛地一脚向萧遥踹了过去。

    萧遥身子一蹲,右手握住张爷的小腿,陡然向上一抬。

    张爷顿时感觉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传来,连忙向后倒退了几步,这才免得摔倒在地。

    “这小子有点实力。”张爷眉头一皱,看向萧遥的眼神中轻视不在,开始有些凝重起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