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混世小刁民

第七十六章 可不可以来我家

    “叮铃铃。”

    下午一点钟左右,别墅外的门铃响了起来。

    “嘿嘿,这么快就来了,丹尼尔那老家伙还挺靠谱!”

    萧遥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门铃响起,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跑过去开了门。

    “您好,请问是萧遥先生吗?”

    门外面的是一个拥有着帅气俊朗五官的法国人,一身合适的西装,金黄头发,看那样子完全都可以去当模特了。

    “嗯,是我。”萧遥点点头,看来丹尼尔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对此他还是很满意的。

    萧遥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免得以后都来华夏打搅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生活。

    法国男人点点头,打了个响指,身后一个仆人走了过来,将一个精致的包装盒递给了法国男人。

    “萧遥先生,这是丹尼尔先生托我送来的礼物,还请您收下。”法国男人将包装盒恭恭敬敬的放到了萧遥手中。

    这个法国男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送货员,他是丹尼尔的一位弟子,也是法国极为著名的珠宝师。

    虽然他很不明白,自己最为尊敬的师父丹尼尔,为什么会让他亲自送礼物给一个华夏人。

    但他知道,这个华夏男人的身份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他必须保持绝对的恭敬,不能出任何差错。

    “礼物我收下了,替我谢谢丹尼尔那老家伙,再见。”萧遥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款流星项链长什么样子,说完就关上了门,回到房间去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法国男人。

    他之所以这么震惊,倒不是萧遥关门离开,而是萧遥刚才对丹尼尔的称呼。

    老家伙……

    丹尼尔可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珠宝大师,即便是那些尊贵的皇室成员都极其的尊敬他,这个华夏男人居然叫丹尼尔老家伙,这简直是对丹尼尔的侮辱!

    “大师,我很生气,那个华夏男人根本不尊敬您!他居然叫您……”法国男人实在是气不过,直接打了通电话过去,向丹尼尔通报这件事。

    “叫我老家伙?”丹尼尔一点都不生气,反问道。

    “是,是,不过您是怎么知道的?”法国男人吃惊万分,他还没有说出这个称呼啊。

    “哈哈,不用在乎,我都已经习惯了,阎罗……萧遥先生是有些真性情。”

    丹尼尔笑着摇摇头,心里也很无奈,要是别的人叫他老家伙,他肯定很不高兴,但阎罗大人这么叫他,他却很乐意接受。

    毕竟,阎罗大人对他可是有大恩的。

    “好了,送完东西就回来吧。”丹尼尔说道。

    “是。”法国男人点点头,带人离开。

    …………

    “也不知道丹尼尔的手艺退步没有?”

    萧遥回到房间,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还一边说道。

    要是让丹尼尔听到这话,肯定会忍不住一口老血吐出来,心想他好歹也是世界最顶尖的珠宝设计师吧,这么容易就退步了,那他还有什么脸面在珠宝界待下去?

    在包装盒里,赫然是一条看上去极为精致的项链,没有任何的瑕疵,吊坠上是一颗蓝色的宝石,镌刻成流星的模样,闪烁出耀眼光芒,宛如一颗流星划过夜空,将给人带来前所未有的好运。

    “嗯,看上去还不错。”

    萧遥仔细欣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虽说他并不懂珠宝方面的知识,但看起来的确是极具美感,是丹尼尔一贯的风格。

    萧遥拿出手机,向丹尼尔打了个电话过去。

    “阎罗大人,我送您的礼物,您还满意吗?”丹尼尔问道。

    “嗯,这次多谢你了。”萧遥点点头。

    “阎罗大人不用客气,不过您就送夫人一条项链,是不是有些太简单了?”

    “简单?什么意思?”

    “阎罗大人,您的夫人,一定是华夏最为尊贵的女人,区区一条项链岂能配得上她,难道您不打算送她一些别的珍贵礼物吗?”丹尼尔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萧遥明白丹尼尔的意思,笑了笑,道:“丹尼尔,你不懂,我和我老婆之间的感情可不是这些礼物能够衡量的,而是真心,知道吗?”

    “这……”丹尼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作答了,他感觉从萧遥嘴里说出真心这两个字,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好了,不跟你这个老古董啰嗦了,等我去法国了,请你吃饭啊。”说完,萧遥就挂断了电话。

    丹尼尔一脸苦涩笑意的摇了摇头,继老伙计老家伙之后……老古董成了萧遥对他的第三个称呼。

    萧遥刚刚挂断电话,手机就又响了起来,他还以为是丹尼尔打来的,直接说道:“喂,老家伙,不就是一条项链吗?用得着这么心疼吗?”

    “老家伙?项链?萧遥,你在说什么啊?”对面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好听声音。

    萧遥一愣,拿起手机一看,这才发现这个电话是林若雨打来的,连忙笑道:“是小若雨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时,林若雨突然有些沉默起来,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

    “小若雨,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萧遥的语气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没有没有,我是找你有点事。”林若雨连忙摇头,说道。

    “小若雨,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呗,摸也摸过了,亲也亲过了,对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萧遥这才知道林若雨是有些害羞,笑道。

    “去你的,不害臊!”

    林若雨娇嗔了一口,小声说道:“萧遥,你现在能不能来我家一趟?”

    “去你家。”萧遥顿时来了精神,深吸一口气,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道:“小若雨,你家现在没人吗?”

    “有人啊,我爸妈都在家。”林若雨如实的回答道。

    “啊,这样的话,我去是不是不太方便?”萧遥顿时泄气了。

    林若雨知道萧遥想歪了,无语道:“你想什么呢,我让你过来,是陪我一起练练歌。”

    “练歌?什么意思?”萧遥一脸疑惑。

    “我们学校过两天就要举办一场校园才艺大赛,本来我是不想去参加的,但同学们都让我去,还帮我把名报了,没办法,我就只能去参加了呗。”

    “是这样啊,那你好好练就行了啊,还需要我帮忙吗?”

    “需要啊。”

    林若雨点点头,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咬咬银牙,鼓足勇气的道:“我选的是一首情歌对唱,所以……所以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参加。”

    “唱情歌?”萧遥一怔,心想小若雨平常看起来胆子挺小的,经常害羞,没想到居然敢挑一首情歌,还要让他和她一起参加比赛,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来不来?你要是不愿意参加的话,我就去找别的男生……嗯,那个赵明唱歌好像挺不错的,实在不行,我就去找他吧。”林若雨想了想,说道。

    “那可不行!”

    萧遥顿时急了,毫不犹豫的拒绝,“找什么赵明啊,我唱歌可比他厉害多了,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说完,萧遥连忙挂断电话,把流星项链收好,开车向林若雨住的小区赶去。

    …………

    林若雨此时正坐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想到萧遥马上就要来自己的家里,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不由得泛起一抹红晕。

    “林若雨,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你是叫萧遥过来一起练歌的,又不是别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林若雨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说道。

    但不由自主的,林若雨还是站起来在镜子面前打扮了一下自己。

    但林若雨的打扮很简单,仅仅是涂了一点口红,梳理了一下头发,没有用别的什么化妆品。

    林若雨的皮肤本来就已经很好了,如羊脂玉般细腻白皙,毫无瑕疵,完全用不着那些化妆品。

    一切收拾完毕,林若雨走出了房间,她的爸妈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两位父母都在五十岁左右。

    林若雨的母亲叫陈淑,年轻的时候是语文当老师的,现在虽然也在学校上班,但只是帮点小忙,一天倒也没什么事。

    父亲则是叫林汉文,名如其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花白,给人一种明国时期文人的感觉。

    林汉文最大的一个兴趣就是写书法,在家中,便随处可见许许多多的书帖。

    “爸,妈,你们今天下午不出去散步吗?”林若雨坐到沙发上,问道。

    “不着急,看会儿电视。”

    陈淑温婉一笑,旋即似是意识到什么,看向林若雨,问道:“闺女,你以前可从来没这么想我们出去过,怎么今天?”

    “有吗?我只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挺适合出去逛逛的。”林若雨生怕被陈淑看出了她的心思,连忙偏过头去,不慌不忙的掩饰道。

    但陈淑毕竟是林若雨的母亲,把她从小养到大,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心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身旁的林汉文说道:“汉文,你有没有觉得在咱们闺女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啊。”林汉文看了一眼林若雨,摇摇头。

    “不对,我估计咱们闺女应该是有喜欢的人,这才想急着把我们老两口支开。”陈淑当了这么多年老师,教过的学生上千人,很快就看明白了林若雨心里的想法。

    “若雨啊,要不你陪我和你老爸一起出去散散步?”陈淑笑着问道。

    “啊,我就不去了,我还有点事要忙,你们去吧。”林若雨连忙摇了摇头,萧遥没有多久时间就要过来了,她怎么能出去呢。

    陈淑这下子是彻底确定自己想的没错了,坐到林若雨身旁,一脸笑意的道:“若雨,你快跟我说说,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是哪儿的人?”

    “…………”林若雨顿时愣住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妈,你在说什么呢?”林若雨脸蛋一下子布满了红晕,有些不好意思道。

    “若雨啊,你是我的女儿,你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吗?老实说,最近是不是太恋爱了?”

    陈淑有些激动的问道,她身为老师,还是很开明的,自己的女儿现在也已经满了二十岁了,是时候谈恋爱了。

    “若雨,你就和你妈说说吧,她一天到晚就关心你的这些事情了。”林汉文也是在一旁说道,当然了,他心里面还是有些好奇的。

    林汉文知道自己这个女儿长得漂亮,是中海大学里的一朵校花,喜欢她的男生多了去了,但林若雨之前一直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生才会让林若雨都这么喜欢。

    “爸,妈,你们就别为难我了。”林若雨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这让她怎么好意思说嘛。

    “这有什么为难的,赶紧和我们说说他的情况,也好分析一下这个男生人怎么样啊。”陈淑连忙道。

    “他叫萧遥……”

    “砰砰。”

    林若雨话还没说完,敲门声传来。

    “啊,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啊?”林若雨娇躯一颤,紧张得到。

    “哟,说曹操曹操到啊。”陈淑高兴起来,“若雨,赶紧去开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