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混世小刁民

第一百二十七章 见家长

    来到别墅大厅,萧遥一眼看去,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正做着几个中年人,像是在讨论着什么。

    “女儿,你回来了!”

    忽然,一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妇女见到夏诗语的到来,脸上顿时布满了笑容,赶紧站起身来,向夏诗语迎了过去。

    这个中年妇女,正是夏诗语的母亲,名叫王兰。

    “妈,我想你了。”夏诗语显然也是很爱她母亲的,和王兰深深的拥抱了一下。

    “哼,你这丫头,什么话都不说一声就跑出去了,还知道回来啊。”一个中年男人轻哼了一声。

    那中年男子穿着一声黑色外衣,着装看上去十分的普通,但浑身却有着一股不同于常人的气势,那是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这个中年男子,就是夏诗语的父亲,如今夏家的家主,夏永海。

    夏永海此时也是站起身来,走到夏诗语身前,突然见到在夏诗语身旁还站着一个年轻男人,眉头一皱,问道:“这位是?”

    “爸,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萧遥。”夏诗语很乖巧的挽住了萧遥的手臂,一脸笑容的道。

    “男朋友。”

    听到这话,夏永海和王兰却是不由得面色一变,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着深深的震惊。

    显然,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夏诗语出去一趟,就带了个男朋友回来。

    “胡闹!”

    夏永海反应过来,说道:“诗语,你难道不知道,后天就是你和赵家大少爷赵星豪举行婚礼的日子吗?现在找个男朋友回来,这算什么事?”

    “爸,你也知道,我对那个赵星豪一点感情都没有,想让我和他结婚,是不可能的。”夏诗语毫不示弱的道。

    一边说着,她一边暗暗掐了一下萧遥手臂,示意他不要在这儿傻站着,好歹说句话啊。

    “哎哟!”萧遥一个没忍住叫出声来,见到夏永海和王兰投来的异样目光,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伯父,伯母,我叫萧遥,来自中海。”

    “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这丫头花钱雇你来假装她的男朋友?”夏永海也是个聪明人,夏诗语才出去一个星期,就带回来一个男朋友,这实在是有些不正常,所以他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

    萧遥心里不由得微微吃惊,暗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居然这么快就猜出来了。

    不过萧遥显然也不是吃素的,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淡淡一笑,道:“伯父,我和诗语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但却是真心相爱的,并且已经做好了厮守终身的准备……当然,如果您不相信的话,看看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萧遥突然靠近夏诗语,嘴唇亲吻在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上。

    夏诗语不由得娇躯一颤,诧异的看了萧遥一眼,显然没有想到他居然敢突然袭击自己,正要发火,却是见到萧遥向自己使了个眼色。

    夏诗语顿时反应过来,现在她和萧遥可是情侣关系,一旦露出破绽,那事情就暴露了,她之后的人生都会因此发生巨大的改变。

    “萧遥,你干嘛呢,我爸妈还在这儿呢。”夏诗语有些害羞的道。

    夏永海和王兰顿时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尤其是夏永海,他还真没有想到,萧遥的胆子居然这么大,敢当着他的面亲吻他的女儿。

    “伯父,现在您相信了吧?”萧遥笑着问道。

    “你……”

    “大哥,依我看,这小子就是看上了诗语的家世背景,觊觎咱们夏家的家产,所以才会这么快就黏住诗语,还是赶紧把他打发走吧。”

    不等夏永海回答,就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面相和夏永海有几分相似,年纪看上去要稍微小了那么两三岁。

    这个人便是夏永海的二弟,名叫夏永江。

    夏诗语见到夏永江走过来,柳眉微微一蹙,显然是对他没什么好感。

    “怎么了?”萧遥观察到夏诗语这一细微的表情变化,问道。

    “他是我二叔,之前就是他帮我谈的这门婚事,一直在逼我嫁给赵星豪。”夏诗语有些厌恶的看了夏永江一眼,轻声道。

    萧遥微微点头,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夏永江,才是罪魁祸首啊。

    “二弟,你为什么这么说?”夏永海眉头一皱,问道。

    “大哥,这小子看起来这么普通,显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不是为了咱们的家产来的,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夏永江一副早已经看明白的样子。

    夏永海则是微微沉默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判断。

    “小子,我劝你赶紧离开,我夏家的门槛,可不是谁都能够轻易踏入的。”夏永江看向萧遥,冷声道。

    “我这不是已经进来了吗……”

    萧遥轻笑一声,问道:“你是诗语的父亲?”

    听到这话,夏诗语疑惑的看了萧遥一眼,这家伙不是知道夏永海才是她的父亲吗?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是诗语的二叔!”夏永江大声道。

    “这不就得了,你只是她二叔,人家父母都没着急她的终身大事,你就急急忙忙的给她找了一门亲事,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很奇怪吗?”萧遥笑着问道。

    “你……!”

    夏永江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似的,脸色顿时一变,但很快就被他掩盖下来,冷声道:“我是诗语二叔,自然也关心她的婚姻大事,帮她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有什么奇怪的。”

    “二叔,我说过,我不会嫁给那个赵星豪,他是什么人,整个杭城的人都知道,你这是想把我推进火坑吗?”夏诗语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道。

    “诗语,你为了一个臭小子,这么和你二叔说话?”

    夏永江面色更加的愤怒,但见到夏永海和王兰在一边,也不好训斥夏诗语,只好看向萧遥,冷声道:“小子,我们夏家是你高攀不起的,这样吧,我给你五十万,你自己滚蛋!”

    “五十万?”萧遥顿时乐了,看了一眼身旁的夏诗语,说道:“诗语这么漂亮,家世又这么好,你给我五十万就想让我走,你这是瞧不起谁呢?”

    “一百万!”夏永江咬牙道。

    萧遥摇了摇头。

    “两百万!”夏永江就不相信,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萧遥再次摇头。

    “你到底想要多少?”夏永江更加愤怒了,这家伙该不会是想狮子大开口吧。

    “怎么着也得一千万啊……”萧遥轻声嘀咕了一句,见到夏诗语投来的不善目光,嘿嘿一笑,“开个玩笑。”

    说完,他一脸严肃的道:“无论多少钱都不可能让我离开诗语,我和诗语的爱情是无价的!”

    夏诗语微微一怔,诧异的看了萧遥一眼,这家伙也太会演戏了吧,说的跟真的似的,她都差点相信了。

    “好,好,小子,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夏永江是彻底被萧遥给惹怒了。

    “大哥,大嫂,你们真想让这小子留下来?”

    “这个……”夏永海和王兰对视一眼,也是有些犹豫不决。

    毕竟萧遥可是夏诗语带回来的男朋友,如果就这么被他们赶走的话,恐怕夏诗语又会像之前一样偷跑出去,而两天后就是举行婚礼的日子,千万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

    “诗语,你先让萧遥暂住下来吧。”夏永海想了想,说道。

    听到这话,夏诗语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连忙点头,“谢谢爸。”

    “大哥,你怎么……”夏永江脸色难看,显得十分失望。

    “多谢伯父。”萧遥点了点头,跟着夏诗语离开了。

    “大哥,你把那小子留下来做什么?”夏永江问道。

    “那毕竟是诗语带回来的男朋友,我们当家长的,也不好说什么。”夏永海摇了摇头。

    “可是再过两天就是诗语和赵星豪举行婚礼的日子,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个诗语的男朋友,要是被外人知道了,该怎么说我们夏家?”

    夏永海看了夏永江一眼,问道:“永江,刚才诗语说得没错,赵星豪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在杭城里的名声早就已经败坏得不成样子,你为什么要给诗语订这么一门亲事?”

    “这……”夏永江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神色,说道:“大哥,你也知道,我们夏家是杭城里的一流家族,诗语作为夏家的大小姐,能够配上她的人本就不多,但赵家和我们夏家的地位相当,也就只有赵星豪可以有这个资格了。”

    “可,可咱们也不能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啊……”王兰有些担心的道,万一夏诗语嫁到了赵家去,过得不开心的话,她也会很内疚的。

    “大哥,大嫂,你们放心吧,那赵星豪虽然性子有些顽劣,但诗语也是一个大美女,他肯定会很喜欢的,就算诗语嫁入了赵家,应该也不会受到什么委屈。”夏永江摇了摇头。

    夏永海微微点头,想了想,轻叹一声,“哎,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