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混世小刁民

第两百四十章 刺杀

    “满了?”苏清柔有些疑惑的看着萧遥,“你不是在骗我吧?”

    “清柔老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萧遥立即否认,一脸严肃的道。

    “你骗我的次数多了去了。”苏清柔撇撇嘴。

    “……”萧遥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索性把手机递给苏清柔,“我这次真没骗你,你要实在不相信的话,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苏清柔看了萧遥一眼,见到他的确不像是在说谎,思索片刻,也觉得自己该信任这家伙一次,就点了点头,“算了,一间房就一间房吧,大不了到时候你睡外面的沙发就行了。”

    听到前半句话,萧遥还是很高兴的,心想自己这个好老婆总算是开窍了,打算跟他同枕共眠了。

    可听到后半句话,他就顿时无奈起来,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搞了半天苏清柔是想让他睡沙发啊,有这么坑老公的吗?

    “清柔小妞,你……”

    “你在外面好好待着,我进去洗个澡。”苏清柔可没有那个心思和萧遥啰嗦,说了这话,就向浴室走去了。

    “洗澡?”萧遥眼前一亮,“嘿嘿,清柔老婆,正好我也想洗个澡,要不咱们一起吧。”

    听到这话,苏清柔停了下来,转身笑吟吟的看着萧遥,“你想和我一起洗?”

    萧遥见到苏清柔一脸笑容的样子,还以为是有戏,忙不迭的点头,“对啊,我听人家说过,洗鸳鸯澡很舒服,要不我们试试?”

    “试试……我试你妹!”苏清柔嗔怒一声,拿起床上的枕头就向萧遥扔了过去。

    萧遥一把接住枕头,身形一闪,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苏清柔面前,右手揽住了苏清柔那纤细的腰肢,将她的娇躯搂入怀中。

    “嘿嘿,清柔老婆,打老公是不对的。”萧遥笑道。

    “我不打你,我踩死你!”苏清柔娇哼一声,抬起玉足就踩在了萧遥的右脚上。

    “啊!”萧遥顿时痛叫起来,他的右脚之前在机场才被苏清柔给踩了一次,还没有好过来呢,又被踩一次,这是往伤口上撒盐啊。

    “活该。”苏清柔轻骂一声,向语诗款款而去了。

    “清柔小妞,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臣服在本大爷的淫威之下!”萧遥咬牙切齿的道。

    砰。

    回答他的,是浴室的关门声。

    萧遥也知道和苏清柔鸳鸯浴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放弃,在套房里四处逛了逛,走到窗边向外看去,脸上闪过一抹惊讶。

    在这家酒店的后面,就是一片沙滩,沙滩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游玩,大部分都是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在沙滩上走来走去,露出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尤为的吸引眼球。

    “哇咔咔,真是来对地方了啊!”萧遥忍不住感慨道,这地方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啊。

    砰砰。

    正在萧遥用他那视力极好的双眼注视着那些比基尼美女时,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先生,我是酒店的服务生,为您送餐来了。”

    “送餐?这酒店的服务还是挺不错的。”萧遥满意一笑,走过去打开房门,只见得在外面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推着一辆餐车。

    “请问您是秦皓先生,是吗?”服务生问道。

    “是我。”

    “那请问苏清柔小姐在里面吗?”

    萧遥眉头微微一皱,按理说来送餐的,问他的名字倒可以理解,毕竟萧遥是用他自己的名字订的房间,但这家伙怎么会知道苏清柔的名字呢?

    那服务生见到萧遥犹豫,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突然弯下腰去,从餐车下面取出一把柯尔特手枪,眼中一缕寒芒乍现,枪口对准萧遥,打开保险栓。

    “小子,去死吧!”

    服务生狰狞一笑,猛地按下了扳机。

    “砰!”

    子弹划破空间,带着炽热的温度与极强的威力暴射而出,咔擦一声,打碎了摆放在房间里的一个花瓶。

    在他开枪的那一瞬间,萧遥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人呢?”

    服务生脸色一变,似是有所感应,猛地转过身去,就见到萧遥此时正冲着他挥了挥手,咧嘴一笑。

    “这次我看你怎么跑?”服务生反应速度敏捷,没有任何的犹豫,抬起手枪,就打算扣动半句。

    “啪!”

    就在他正要扣动扳机的时候,萧遥右手一巴掌扇出,打在了他的右手上,服务生脸色一变,只觉得右手剧痛不已,手枪滑落,就这么落在了萧遥的手中。

    “和我玩枪,你还太嫩了。”萧遥淡淡一笑,举起手枪,对准了服务生的脑袋。

    服务生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至极,心头满是惊骇,刚才的情况无论在谁看来,都是他稳胜才对,毕竟他手上可是带着枪的,而萧遥手无寸铁,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萧遥的实力竟然强悍到了这种程度,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他手上的手枪给夺了过去。

    这家伙……还是人么?

    “说吧,谁派你来的。”萧遥问道,声音听起来很淡然,但实则却蕴含着一丝浓郁的杀意。

    他好不容易和苏清柔出来旅游一趟,居然还遇到这种事情,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他还是有些不爽。

    “你认为我可能会告诉你吗?”服务生冷冷一笑,倒是挺忠诚。

    “呵呵,看来在你的眼中,钱比命重要多了。”萧遥淡淡一笑。

    服务生看着萧遥,语气不屑,“你敢杀我吗?”

    他之所以敢闭口不言,就是他认定萧遥不敢杀他,如果他杀了萧遥,那么他会拿着一大笔钱跑到国外去,总能够逃脱那些警察的追踪。

    但如果萧遥动手杀了他,那么一定会受到警察的逮捕,毕竟萧遥可不像他那么没有羁绊,还有一个身为锦绣集团总裁的老婆呢。

    “我不敢杀你?”萧遥笑了,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还真是太小看他了啊。

    咔擦!

    萧遥右脚猛地踹在了服务生的膝盖上,顿时骨头错位碎裂,服务生惨叫一声,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我也不急着杀你,相比起杀人,我更喜欢让你生不如死。”萧遥淡淡一笑,“你真的不说?”

    “别做梦了!”服务生痛苦不已,但还是紧咬着牙齿,冷声道。

    “好吧,那我继续。”萧遥无奈的摊了摊手,又是一脚踹出,踢在了服务生的胸膛上,让他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

    “说不说?”

    “不可能……”

    “咔擦!”

    萧遥一脚踩在了服务生右手的手腕上,骨头直接碎裂。

    “你真不说?”

    “你,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服务生双眼猩红,看向萧遥的眼神中充满了怒意,咆哮道。

    萧遥不置可否,看向服务生的左手,喃喃道:“要是把你这只手也踩废,你就真是个废人了,不过没办法,谁让你嘴巴这么严呢,我也帮不了你。”

    说完这话,萧遥就打算一脚踩下。

    服务生似乎对萧遥刚才的那句话有所感触,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慌无比,连忙抬起还能活动的左手,“别,别踩了,我说,我说!”

    萧遥悬在半空中的右脚放了下来,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笑容,“这就对了嘛,何必为了一点钱,让自己下辈子活得这么痛苦呢?”

    “我要是说了指使我的人是谁,你真的不会杀我?”服务生有些犹豫的问道。

    萧遥笑了笑,“你认为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你……”服务生正想发怒,就见到萧遥举起手枪对准了他的左手,脸色一变,咬咬牙,道:“是韩少和刘少,他们知道你和苏清柔来到海南,就派我来刺杀你。”

    “韩少和刘少……”萧遥想了想,“是韩辰和刘华?”

    “是他们。”

    萧遥点点头,眼中一丝寒芒闪过,韩辰这家伙,他倒是好久没有见过了,还以为他经过之前几次的教训,就这么收敛了下来,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对他下手。

    至于刘华……

    萧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家伙还真是够不怕死的,他之前已经连续三次放过刘华,并且对他说过,如果再有第四次,一定让他生不如死,可这刘华居然还敢找人来对付他,并且和韩辰联手,这是不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啊。

    “好吧,韩辰,刘华是么……等我旅游回去,再陪你们好好玩玩。”萧遥嘴角掀起一抹冷冽笑容。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服务生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确定你现在还能走得了路吗?”萧遥淡淡一笑。

    服务生脸色一变,听出了一丝别的意味,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比较记仇,谁要杀我,我一般都会礼尚往来。”萧遥笑了笑,枪口对准服务生的脑袋,“所以,再见。”

    砰!

    萧遥扣动扳机,子弹穿过了服务生的额头,鲜血流淌下来。

    服务生睁大瞳孔,似乎对这样的结果难以置信,缓缓倒了下去。

    萧遥拿出药水,倒在了服务生的身上,不到一分钟,服务生的尸体就化为了一滩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