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混世小刁民

第两百五十章 严刑逼供

    “今天就算你说出花来,也必须跟我去警局,当然,如果你想拒捕的话,最好考虑一下后果。”陈同冷冷一笑,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萧遥眉头轻皱,虽然他知道,如果他真的不想去警局,这些人根本拦不住他,即便他们身上有枪,也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但拘捕的罪名可不轻,一旦他这么做了,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会这么做的。

    “说吧,是谁指使你来对付我的?”萧遥冷笑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陈同摇摇头,他当然不可能把周枫的名字说出来。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那家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下一次,我不能这么仁慈了。”萧遥摇了摇头,他来到海南也就一天的时间,除了周枫会对付他之外,他还真的选不出别的人选。

    “行了,你说也说够了,走吧!”陈同也懒得继续废话,猛地一挥手,两个持枪警察就向萧遥走了过去,拿出手铐将萧遥的双手铐住。

    萧遥这次倒是没有挣扎,看向一旁的苏清柔,“清柔老婆,我跟他们走一趟,你在酒店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萧遥,需要我帮忙吗?”苏清柔俏脸有些冰寒,虽然这里是海南,但她只要动用苏家的力量,想要把萧遥从警局带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清柔老婆,你也太看不起你老公我了吧,这个世界上,能套住我的东西,可不多。”萧遥笑着摇摇头,充满信心。

    苏清柔微微疑惑的看了萧遥一眼,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能套住你?”

    “还有什么,当然是我最亲爱的老婆你了。”萧遥笑道。

    苏清柔俏脸微微泛红,嗔了萧遥一眼,都这时候了,这家伙还没个正经。

    “你们打情骂俏够了吧!”陈同实在是忍不住了,怒喝一声,这两人居然在这么多警察面前公然秀恩爱,真当他们不存在吗?

    苏清柔没有生气,眼神冰冷的瞥了陈同一眼,“希望你局长的位置还能坐的稳妥。”

    不知道为什么,陈同听到苏清柔这句话,心头微微颤抖了一下。

    “老子当局长这么多年,还害怕一个小丫头片子不成?”陈同心里冷哼一声,猛地挥手,“把人带走!”

    ……

    海南市警局,审讯室。

    萧遥坐在木椅上,双手被手铐牢牢的铐住,看着昏暗肃静的四周,脸上却没有浮现出丝毫担忧或者畏惧的神色,反而显得十分的平静。

    还有一丝不屑。

    “哼,臭小子,待会儿严刑拷问过后,我看你还怎么猖狂?”陈同走进审讯室,见到萧遥一脸轻松,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哼着小曲,一副悠闲的样子,心头怒意涌起,冷哼一声,拖过椅子坐在了萧遥对面。

    “说吧,为什么想要非礼那位小姐?”陈同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说是他勾引我的,你信吗?”萧遥反问道。

    “我当然不信!”陈同毫不犹豫的摇头,“她如果是主动勾引你的,为什么还要喊救命?你当我们警察是白痴吗?”

    “你们不是白痴,是瞎子。”萧遥摇了摇头。

    “啪!”

    陈同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目光愤怒的盯着萧遥,“小子,你给我安分点,这里是警局,你敢侮辱警察,信不信我让你进牢里待几天?”

    “你的目的,不就是这个么?”萧遥淡淡一笑,毫无畏惧。

    陈同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聪明,居然这么快就猜出了他们的目的。

    陈同坐了下来,脸上的怒意散去,冷冷一笑,“小子,你还是赶紧认罪吧,反正你躲不掉的,何必浪费口舌呢。”

    “呵呵,我不是说过了吗,是那个女人进来勾引我的,当然了,她的勾引其实也并不成功。”萧遥笑着摇摇头。

    “那你说说,为什么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位女士衣衫不整,头发凌乱,难不成还是她自己弄的?”陈同质问道。

    “这次你倒是说对了,还真是她自己弄的。”萧遥点点头。

    “放屁!小子,你真当我是傻子吗?”陈同彻底怒了,冷声道:“小子,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收拾你?”

    “你可以试试。”萧遥无所谓的笑了笑。

    “好,既然你不知死活,那就怪不得我了。”陈同冷笑一声,喊道:“陈刚,进来!”

    “陈局。”一个面相有些凶狠,身材高大的男警察走了进来。

    “好好教训这小子,让他认罪。”陈同吩咐道。

    “陈局,要是这小子迟迟不肯认罪呢?”那陈刚问道。

    “那就继续打,放心,监控已经关了。”

    陈刚听到这话,也是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陈同点点头,看了一眼旁边悠闲自得的萧遥,冷声道:“小子,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到底认不认罪?”

    萧遥脸色毫无波动,嘴里哼着小曲儿,就像是没有听到陈同的话一样。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陈同冷哼一声,抬脚向外走去。

    待陈同离开,那陈刚阴冷的目光投向萧遥,“小子,你胆子还真是大啊,连陈局都敢招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劝你一句,还是别淌这滩浑水了。”萧遥淡淡出声。

    “你说什么?”陈刚微微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是出于好心才提醒你的,当然,如果你实在是不听劝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萧遥说道。

    “小子,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陈刚冷笑连连,他之所以能够进警局,一是因为他和陈同是亲戚关系,他要叫陈同一声大舅。

    第二嘛……则是因为他的身手很强,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每次遇到这种不听训的嫌疑人,都由他出手解决。

    这次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小瞧了,陈刚心里很不爽。

    “小子,我给你个机会,现在给大爷我磕头认错,再承认你的罪行,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否则的话……”

    “否则怎么?”

    “我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陈刚语气凶狠的道。

    “呵呵,那我倒是很想感受一下。”萧遥面色平静是点了点头。

    “臭小子,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感受一下我的手段!”陈刚怒喝一声,猛地冲了出去,狠狠一拳向萧遥的身上砸了过去。

    萧遥这个时候坐在椅子上,双手被束缚住,怎么看都很吃亏,但萧遥却毫无畏惧,嘴角反而掀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这是你自己不听劝,可就怪不得我了。”萧遥叹气摇头,猛地站起身来,右脚一踢,椅子被踢飞了出去。

    陈刚面色一变,狠狠一拳砸在了那椅子上,挡了下来,目光冷冽的扫向萧遥,“小子,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招?”

    说完,陈刚再次冲出,靠近萧遥,握紧拳头,猛地砸向萧遥脑袋。

    眼见这一拳就要砸中,萧遥的身形突然一闪,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陈刚身后。

    “人呢?”陈刚脸色一变,眉头紧皱。

    “你猜。”一道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陈刚一愣,猛地转过身去,就见到萧遥此时正站在他身后,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我猜你妹!”陈刚怒喝一声,抬手就向萧遥打了过去。

    萧遥这次没有闪躲,举起双手挡在面前,砰的一声,陈刚的拳头砸在了手铐上。

    “嘶……”陈刚深吸一口气,双手有些发痛。

    “该我了。”不等陈刚反应过来,萧遥淡淡一笑,眼中一丝寒芒闪过,身形猛地掠出,犹如一道闪电般眨眼间就来到了陈刚面前,然后一脚踹出。

    砰!

    萧遥一脚踢在了陈刚身上,饶是陈刚身材壮硕,但还是直接被萧遥这一脚给踢得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墙壁上,滑落而下,脸色惨白,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

    “之前我提醒过你了,你非不停,这可怪不得我。”萧遥语气淡漠的道。

    “怎,怎么可能?”陈刚惊骇万分,他可是警局里实力最强的一个人,本来以为对付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输给了这小子。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可还戴着手铐啊!

    “老子跟你拼了!”陈刚怒吼一声,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疯似的向萧遥冲了过去,右手从腰上拿出一根警棍,狠狠的向萧遥挥了过去。

    “哎,怎么就这么冲动呢?”萧遥轻叹一声,在陈刚冲过来,一棍子向他砸来之际,萧遥双手猛地探出,握住了陈刚的手腕。

    陈刚面色一变,因为他感觉到,无论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让警棍前进丝毫,萧遥的手就像钳子似的把他紧紧的禁锢住了。

    啪!

    萧遥反手一拍,打掉警棍,一拳砸在了陈刚的身上。

    “噗!”陈刚脸色更加惨白,一口鲜血吐出,踉跄后退,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看上去极为的狼狈。

    陈刚的瞳孔中,充满浓浓的难以置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