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混世小刁民

第三百四十五章 偷钱包

    锦绣公园,湖边。

    “秦依依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萧遥看了一眼时间,秦依依已经离开十多分钟了,按理说不应该这么慢啊。

    苏清柔微微点头,洗手间就在他们旁边不远的地方,怎么会这么久还没回来呢。

    “要不你打个电话问一下?”苏清柔说道。

    “好的。”萧遥点点头,刚准备拿出手机,顿时想起来他压根没有秦依依的电话号码,打给谁啊。

    “你没有她的号码?”苏清柔见到萧遥停下动作,问道。

    “没有。”萧遥摇了摇头。

    “那我去看一下。”苏清柔点点头,向洗手间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苏清柔走了出来,柳眉紧蹙,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萧遥连忙问道,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依依……好像不在洗手间里面。”苏清柔说道。

    “不在里面?”萧遥眉头一皱,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要不我们在公园里找找,她说不定走错地方了。”苏清柔说道。

    “好。”萧遥点点头,正要离开,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哪位?”萧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当即问道。

    “呵呵,萧遥是吧,这么快不知道我是谁了吗?”对面传来一道带着冷意的声音。

    “徐天富?”萧遥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眉头微微一皱。

    “是我。”徐天富点了点头,冷笑道:“萧遥,今天下午,你可是让我丢光了脸面啊,你说,我应该怎么感谢你?”

    “依依在哪儿?”萧遥直接问道,依依前脚刚不见,这家伙就打电话来了,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徐天富干的。

    “哟,你反应还挺快的。”徐天富微微吃惊,笑道:“要不要和她说说话?”

    “把电话给她。”萧遥冷声道。

    “好的,我这个人很大方,满足你这个微小的愿望。”徐天富倒是没拒绝,将手机放到了秦依依耳边,“依依,这小子好像很想你啊,和他说句话吧。”

    “萧遥。”

    对面传来一阵带着害怕的声音,萧遥一听就听了出来,这正是秦依依的声音。

    “依依,你别着急,我马上过来救你。”萧遥安慰道。

    “呵呵,又打算上演英雄救美的戏码了吗?”徐天富不屑一笑,“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给你二十分钟时间,金煌会所,不见不散。”徐天富嘴角掀起一抹冷冽笑容,“如果来晚了,我可不保证我会对秦依依做出什么事情,你知道的,我可是很喜欢她的。”

    “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萧遥淡漠的道。

    “哈哈,威胁我?没用,已经过去三十秒了,你还是抓紧吧。”徐天富冷冷一笑,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赶到金煌会所,这家伙是在整我吗?”萧遥眉头微皱。

    “萧遥,怎么回事?”苏清柔问道。

    “秦依依被徐天富绑架了,现在在金煌会所。”萧遥说道。

    “什么,绑架。”苏清柔柳眉一蹙,这些人胆子也太大了吧。

    “应该是报复我今天下午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面。”萧遥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苏清柔问道。

    “我只有二十分钟时间,必须赶紧去救依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萧遥说道。

    “二十分钟?”苏清柔柳眉一蹙,“你知道金煌会所在哪儿吗?”

    “不知道。”萧遥摇了摇头,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宁城,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可能知道这个金煌会所在哪儿?

    “等一下。”苏清柔拿出手机查了查,紧绷的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些,“金煌会所就在锦绣公园不远的地方,现在去的话,应该十多分钟就能到达。”

    “那我,你在这儿等着,我先去了。”萧遥点点头,就打算转身离开。

    “有人偷我钱包!”就在这时,一道喊声响了起来,只见得旁边一个大概四十来岁,身材很臃肿的中年妇女大声喊叫起来。

    萧遥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继续向外走去。

    “站住,你个小偷,就是你偷了我的钱包!”那中年妇女跑到萧遥面前,拦住了他,指着萧遥喊道。

    一听这话,周围的众多游客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萧遥,议论声不停的响了起来。

    “这小伙子看起来挺正当的,怎么能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这儿这么多人,这家伙还敢偷钱包,简直是胆大包天。”

    “……”

    一下子,所有人都开始对萧遥笔诛口伐起来。

    萧遥听到这些话,眉头一皱,看向挡在他面前的中年妇女,“你说我偷了你的钱包?”

    “除了你还有谁?刚才我说我钱包不见了,就只有你一个人想往外跑,肯定是你偷的!”中年妇女大喊道。

    其余人纷纷点头,这种小偷一般都做贼心虚,所以在失主喊话过后,他才迫切的想要离开,钱包显然就是他偷的。

    “大妈,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偷了你的钱包,有什么证据?”萧遥问道。

    “你才是大妈,你全家都是大妈!”中年妇女很愤怒的道:“还需要什么证据,要不是你偷的,你跑什么?”

    “我跑是因为我有急事。”萧遥解释了一句,转念一想,这个中年大妈认定了是他偷的钱包,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没用,反问道:“你说我偷的钱包,那好,你要是能在我身上找到钱包,就算你说得对。”

    “切,你又不是傻子,你万一藏起来了,我怎么可能找得到。”中年妇女说道。

    “我去,你没完没了了是吧?”萧遥有些不耐烦了,他还急着去救秦依依,要是继续在这儿耗着,秦依依就真的危险了。

    “萧遥,我来吧。”这时,苏清柔走到了萧遥身边。

    “我的天啊,这美女好漂亮!”

    “而且看起来,这美女和那家伙关系还挺不一般啊。”

    见到苏清柔走到萧遥身边,众多游客顿时惊讶不已,向萧遥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那个臃肿的中年妇女见到苏清柔,不由得脸色一变,因为对方无论是从年纪,相貌还是身材等等各个方面对她形成了全方位的碾压,就好像苏清柔是白天鹅,而她就是只老鸭子一样。

    “我是锦绣集团的总裁,苏清柔,这是我老公。”苏清柔没有理会众人那吃惊的目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哗!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多游客顿时吃惊不已。

    “锦……锦绣集团的苏总,这,这不可能吧!”

    “我想起来了,我以前在报纸上见过苏清柔,好像真的是她!”

    “我靠,我今天运气也太好了吧,来逛个公园,居然见到了这种大人物,对了,这锦绣公园好像就是锦绣集团投资开发建设的啊!”

    “你们关注点好像错了啊,我还是比较羡慕这个男的,居然是苏清柔的老公,这是走了多大的运啊。”

    “……”

    听到苏清柔的介绍,众人议论纷纷,脸上布满震惊神情,对萧遥的羡慕嫉妒恨更加浓郁。

    那个中年妇女也吓得不行,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有一种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中年妇女咬咬牙,说道:“锦绣集团的总裁了不起啊,总裁的老公就可以偷我钱包了?”

    “我的意思是,萧遥他没必要偷你的钱包。”苏清柔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你什么意思?”中年妇女一怔,气得张牙舞爪,“少跟我说这些,反正我钱包就是你老公偷的,必须跟我去警局!”

    “好,既然你执意这么说,那我只好找保安调监控过来了。”

    苏清柔淡淡的说了一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王经理,我现在在宁城锦绣公园,麻烦让一个保安带公园里的监控来湖边一下。”

    中年妇女见到苏清柔真的打了电话出去,不由得面色难看起来,有些慌张,但还是硬着头皮冷声道:“哼,你让保安过来就过来,你当我是傻子吗?”

    苏清柔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对萧遥说道:“时间还够吗?”

    萧遥看了看时间,有些无奈的道:“还有十五分钟,应该够了。”

    苏清柔微微点头,柳眉轻蹙的问道:“你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冤枉你吗?”

    萧遥刚才一直和她在一起,寸步不离,和那个中年妇女没有任何接触,她想不通对方为什么会针对萧遥。

    “很简单,这大妈应该是被徐天富的人买通了的,故意来拖延我时间。”萧遥说道。

    “这个家伙,还真是歹毒。”苏清柔声音清冷,那个徐天富只给萧遥二十分钟的时间已经够无耻了,居然还让人来拖延萧遥,简直可恶。

    “没事,待会儿我会给他点教训的。”萧遥淡淡一笑,这家伙屡次挑战他的忍耐极限,要是不给徐天富一点深刻的教训,实在说不过去。

    “苏总,您有什么吩咐?”这时,一个公园保安快步走了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