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就该这么玩

第257章 偷袭易州

    吴麟静静用自己的佩剑在地上划着不同的路线,没有表示自己的意见,杨云聪最后发言。

    “依我的意思,咱们应该先去易州,易、涿二州是怨军的大本营,战略价值极大,事关全局一定不能有失,只要咱们占住易州,白沟河前线的辽兵就会心慌,他们害怕后路被抄,如何能用心作战?”

    白沟河辽国的军队主要以奚族为主,也有不少室韦人、渤海人,还有郭药师的汉人,一旦开始撤退,以萧干的指挥艺术,只会是一场乱哄哄的奔跑。

    到时率兵追击,场面必定呈现出一边倒的形势,这也是郓王常在嘴中提起的‘上兵伐谋’。

    大家说完之后,都将眼神看向吴麟,郓王要求开会时畅所欲言,但最后需要主将来一锤定音。

    只要主将做出了决定,不管彼此意见是否相投,都必须全力配合,赵楷不断强调,团队合作比个人重要的多,个人行为必须要为团队让路。

    吴麟正要说话,却见韩存保的侍卫队长慌慌张张进得帐来。

    诸将一惊,韩少派他来到这里,一定发生了大事!

    “吴将军及众将军,燕京战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白沟河,辽军有异动,韩少让我来告之大家,据了解到的情报,辽军准备偷袭易州。”

    听说张令徽、刘舜仁带着本部五千人马前往易州,甄五臣关心自己妻女的安危,咬牙切齿的骂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没想到他们竟然趁火打劫,不顾昔年共同抗金的情谊。”

    杨云聪理解点点头,“这世上很多人可以同患难,却不能共富贵,他们见你败了,估计无法翻身,自然生出了别样心思。”

    吴麟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现在没得选了,咱们马上领兵回易州。”

    甄五臣上前一步,拦住了吴麟,“唐卿将军,这样不行,郓王还在燕京,他的处境十分危险。”

    “是啊,不能完全丢下郓王不管吧?”

    “现在咱们的人也进不去燕京啊!”

    “郓王要是混出城来,没有咱们救应,重伤在身,只怕跑不过辽人的战马。”

    甄五臣连连点头,“我带本部人马回易州就行,你们还是在这里与敌周旋。”

    吴麟将佩剑收了起来,“不必多说,趁着辽军新败,无力追击,咱们马上就撤,这里到易州比白沟河的行程远上一些,咱们现在出发,只怕有些来不及了,易州绝不能丢,不然咱们就被包了饺子,至于王爷,你们对他没有信心吗?”

    “有!”

    “当然有!”

    ……

    暗室里赵楷正在跟耶律余里衍及两位护士打麻将,麻将上手很容易,并且一般来说新手火旺,耶律余里衍面前堆放了不少筹码。

    “麻饼,自摸,给钱给钱。”

    耶律余里衍又是一把自摸,将牌倒下,吓得赵楷一愣,清对自摸杠上花,还是大单调!

    “我靠,筹码不够了啊!”

    看着耶律余里衍惊喜的神情,赵楷发现这小妞运气真是极好,很少一见的大牌在她手中跟喝水一样容易。

    “能不能不玩了?”他试着问了一声。

    “继续,继续,现在才几点啊,反正杨再兴买药还没有回来,本公主玩高兴了,没准帮你煎,这可是你前世修来的福份。”

    赵楷乐的笑了,“你一个娇性惯养的公主,会煎什么药。”

    “人家看都看会了,就是将药材洗两回,放半罐水将药材浸泡半个时辰,然后大火烧开后,用小火煎两个时辰,倒出来放水再煎一次,如想节约一些可以煎三次,一般两次即可。”

    听耶律余里衍说得头头是道,赵楷心中有一份感动,这需要用心记忆才行,辽国公主私下挺关心自己的呢。

    “麻将学得挺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要不要本王在教你医道,这样你就可以当护士了。”

    一听赵楷要教自己医道,耶律余里衍将麻将一推,“算了,算了,今天赢够了,换一种玩意。”

    她双手叉腰,“你要教本公主什么方子?”

    “哟,还懂方子呢。”赵楷笑道:“先给你一张最简单治疗气管火咳嗽、多痰的方子。”

    耶律余里衍一看手上的方子,上面药材并不多,只有几项。

    荆皮、陈皮、甘草各5克,百部、白前、桔梗各10克,紫菀15克。

    “简单啊,本公主马上就可以煎出来,可是……”她看向外间,“杨再兴买药怎么还不回来呢?本公主就算是天才,没有药材也煎不出来嘛。”

    ……

    杨再兴提着一大袋药材,正走在与风云茶楼相反的方向,他不用回头,仅凭脚步声就能听出身后有两个尾巴,将嘴里的枯枝抖动几下,心想郓王果然神算,辽人找不到赵楷,知他受了伤,便将注意力放在了药坊之中。

    要不是郓王提醒,自己一定不会注意这些细节,想到这里杨再兴更加领会王爷对自己说的一句话——细节决定成败。

    看来自己要学的知识还有很多呢!

    这份保卫工作杨再兴并不喜欢,他更喜欢提着长枪,骑着烈马,第一个杀进敌人的阵营中,取下对方主将的首级。

    自己十分钦佩郓王,他现在受了伤,伤筯动骨一百天,这一百天自己只好不上战场,换谁守在郓王身边都不放心,还是自己最踏实。

    郓王常说以后会有大仗要打,白沟河、燕京这样的战斗只不过是小儿科,杨再兴也就按下了性子,如能郓王平安无事,以后先锋之职自然会落在自己头上。

    要甩掉这两个尾巴根本没有难度,但杨再兴想起了郓王对他的吩咐,只管往偏僻的地方走,来到一处无人的小巷。

    两位辽兵见势头不对,正要转身,迎面飞来两块石头,将两人打翻在地。

    戴着一把大胡子的杨再兴显得十分凶恶,他一手一个揪住他们的领口,发出一阵渗人的怪笑。

    “老子今天心情好,并没有想到拿你们开斋,刚在一位道士那里算过,今天需要破财消灾,你们看上了这些药材,老子就送给你们了。”

    说罢他将手中的药材放在二人的胸口之上,身形几个起伏,已经不见了人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