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星主三国

第134章_祜、会皆大将之才

    第134章_祜、会皆大将之才

    使用外族为援,中原皇朝都有底线存在,此次魏国如此做,算是逼迫刘康撤回大军防御幽燕。

    越是融入这个时代,刘康越能理解中原民族的底线在何处。有这些地域在手中,中原王朝只要不算太弱,就可将这些游牧名族按在地上来回摩擦。

    若刘康为了进兵中原而丢了幽州,那不论他之前有多少功绩,都会被史家戳脊梁骨。

    此次魏国或许觉得放出的是老虎,必然可托住大汉南征的脚步,甚至直接撤军回访都有肯能。汉国撤兵,这些失地魏国自然随时可复,甚至挥师北上也可。

    农耕民族有底线,这些游牧名族自然也有,草原是他们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思想。

    并非魏国真的随意出一个计策就可驱使其出动几十万大军,智者,大体就是借力打力,顺水推舟,利益驱使。

    辽西鲜卑与辽东鲜卑被刘康打服、打跑,草场被占,这自然不是游牧名族所能允许的。

    拓跋力微整个了整个草原势力,拔掉刘康安插到草原中的赤峰县自是必然的。

    拓跋力微东莱,沿途草场其都开始安置牧民,这是对投靠他部众之人的赏赐,有此,就可知其根本不是助魏攻汉,而是要重新占据整个东北草场。

    偶尔,他也挥手让枯草长出一簇绿草,这自然是神迹,一路行军,其威望越盛。

    显然,拓跋力微非常自信,否则也不会还没拔出赤峰县就开始这般安置牧民。

    如此,其行军速度也并不快,沿途也留了一些骑兵防守猛兽,最后到达赤峰附近时,应该只会剩余十四五万左右。

    “很好。”刘康睁开眼睛,他欣赏拓跋鲜卑的自信,这样,若其战局失利,这些牧民,短时间根本就无路可逃。

    至于魏国说动拓跋鲜卑占领东部草原,此举刘康虽厌恶,但王朝之间相争,成王败寇自古如是。

    刘康让礼部发出的檄文自然是以汉室正统自居,但他本人,其实并不觉得这天下该姓什么。

    曹家得权,帝位唾手可得,取汉代之无不可为,司马家得势,取魏代之亦无不可,此皆在常理之中。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刘邦也不过一亭长而已。借外力逼退他,自无不可。

    “陛下,让毋丘司令撤回,北方应无忧,此次出征,已收服中山国,也不算一无所获。”嵇康轻呼,陛下沉默半响,应该是难以决断吧。举国之力伐魏,如今不得不撤兵,也算是劳民伤财了。

    “暂时不用,还可派两万禁军出关支援赤峰县,只是,谁可为将?”刘康皱眉,团长等等,如今汉国是培养了许多,但真正的大将,其实也就六人而已。

    吴豫如今在倭岛月牙洲,卑衍、毕盛、杨祚在云中牵制魏国并州之军。

    樊武,练兵如今还可以,但指挥大军,依旧欠缺火候,刘康放在卑衍军中,就是让其学习锻炼的,毋丘俭、卫演、樊武三人在冀州。

    韩龙虽在赤峰县,但此人只是将才,而非帅才,这么多年了,性格缺陷还是改不了。

    禁军六师,刘康从未设置一人可统帅全军,疑心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这些人都是自平民提拔,与现有世家全无干系。

    作战勇猛,忠心方面都没什么问题。都不算精通兵法战阵,统领部队守城还可,但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陛下,若再派出两万禁军,星都就只有两万禁军可用了。”嵇康担忧的说道。

    保持强干弱枝才能慑服诸将,星都大军皆派出,星都空虚,难保外派大军不会掌握军队进行兵变。

    “两万已足够了,六扇门捕快、锦衣卫、灵侍卫,他们同样是行伍中人,若遇紧要,亦可用之。”刘康对此不担心,捕快,与后世的警察差不多,维护治安都靠这些人,虽散,但也是兵卒。

    灵侍卫皆是女兵,平时训练也不少,目前虽只是担任护卫内宫之责,但实力也不弱。

    这支军队也有三千余,刘康依旧是非常重视的,没有对外,主要还是此时的世界的主流,难以接受女兵。故而一直不显山不露水。

    “若如此,陛下,工部尚书羊大人,户部左侍郎钟大人,右北平师长荀诜、学士华廙、刘许等人皆精通战略,陛下可择一人为将。”嵇康建议。

    “羊祜、钟会?”刘康自然知道这二人是将才,但他觉得自小就已经被带歪,一时还真没往这二人去想。

    “大汉所有军工武器皆是羊大人主持研发,这些武器该如何搭配才能发挥最大威力,羊大人奏折中多有说明。

    钟大人调配十数万大军粮草补给,计算精确,未有错漏,此才天下许无人可及。祜会二位大人,皆为大将之才。”嵇康佩服的说道,然而心中却为华廙觉得惋惜,有羊祜与钟会在,华兄的战略之才,暂时难有发挥之所了。

    未来,嵇康也觉得有些难,大汉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又开始了,可用之才只会越来越多,科举虽是触犯了世家的根本利益,但绝对是有史以来选拔人才之最优制度。

    “嗯,哈哈哈……”刘康想了想,点头大笑,钟会指挥的人虽是俘虏来运输大军后勤,但这也是数十万人,其难度比指挥军队更难。

    “荀诜、华廙、刘许三人,卿家觉得谁人最优?”刘康询问。

    荀诜,亦是降将,此时不提起,他几乎都忘了,满朝文武,太多人了,他偶尔忘记几人,也在情理之中。

    华廙、刘许都给他上书自荐过,其中刘许诉说大汉危机,还看得他心中发麻。

    华廙也在他的秘书团内,就在外间办公,他细细想之,也觉得此人不错,此人也是名将,曾督河北诸军,晋时为公爵,开府仪同三司。

    “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华廙应为三人中的佼佼者。”嵇康躬身。

    “嗯,执笔,令工部尚书羊祜为征北司令赶赴赤峰县,总领渔阳诸军事,荀诜为政委,华廙、刘许为参谋……”

    刘康一边说,作为执笔学士嵇康。如今嵇康和毕奉,就是他管盖章和文书的助理,的确是清闲了很多。

    至于隐患,他只要还活着,暂时没什么问题,这两人的权利,可放自然可收。

    华廙与刘许,以前没有领兵经验,暂时随军锻炼一番也好,而荀诜,对羊祜应可查缺补漏。再则,若真出事,他也可随时传送过去,就当先锻炼一下羊祜了。

    如今工部已经走上正轨,羊祜主持的军工研发,离了他还有两名左右侍郎在,并不会出什么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