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我们都是不死族

第四十六章:37号档案

    南宫初晴是不正常人类研究院的元老级人物。

    也是成立研究院牺牲的唯一一个高级别修士。

    研究院在墓地上立着她的牌位,阴平指每年都带人扫墓,自然也会瞻仰南宫初晴的功绩。

    所有人都以为南宫初晴在林家宅安葬,谁也不去打扰她。

    齐东海的发现让他自己震惊,也让研究院的人震惊。

    阴平指伸手示意齐东海坐下,递给他一杯茶。

    “南宫初晴的事情我们也是刚知道,我们知道的跟你的一样多。四楼没有她的资料,我会派人跟圣徒沟通,你等结果吧。”

    阴平指说的很诚恳,齐东海却不以为然。

    他既不软磨也不硬泡,态度很坚决:

    “我信不着你,你不开条我就硬闯。要不要见识一下水晶之术的威力。”

    研究院都是凡人,没有人有修为。

    齐东海下品修士的实力可以在这里横着走。

    他是**凡胎,圣器对他几乎没用。

    他要是暴走起来,没人拦得住他。

    阴平指叹口气,无奈的写了一张字条,让齐东海去四楼看看。

    字条写的很清楚,仅限研究院成立初期的资料。

    每个资料都对应一个文件柜,齐东海拿不到其它文件柜的钥匙,进去了没用。

    齐东海马不停蹄跑进图书馆四楼,在老头的监督下打开一个尘封已久的文件柜。

    文件柜里面全是一个个文件袋,记录着捐赠人名单,家世背景,族谱等个人信息。

    研究院很有人情味,所有帮助过它的人都建档,有困难一定帮。

    除了这些,档案里面还记录了研究院选址的过程。

    其中,民国政府发挥了巨大作用。

    研究院成立的时候正是东北张大帅主政时期。

    张大帅起身于草莽,行走在白山黑水之间,对这些光怪陆离的事情最上心。

    大手一挥,把这片深山老林批给了大和尚。

    顺便送了7万现大洋给他。

    做出过突出的贡献。

    齐东海对这些陈年旧事不感兴趣,他要找的是南宫初晴。

    档案中有一个文件引起齐东海的注意,是关于大和尚的。

    原来大和尚是羊城南华寺住持,济世救民。力主成立研究院,让人类有了对抗不正常人类的能力,是研究院最大推动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白云山的道士发挥了巨大作用。

    文件上语焉不详,一笔带过。

    这些人是圣徒的中坚骨干,不会留下重要信息。

    终于翻到了南宫初晴的资料。

    南宫初晴,

    南宫家唯一的后代。

    3岁的时候碰到九袋真人,被道长带回白云山苦修,1岁出山。

    魔都是她参与的第一个任务,也是最后一个。

    “道观里竟然可以培养女弟子。”

    齐东海不解的嘀咕一句。

    关于南宫初晴的身世只有寥寥几笔。

    没什么看头。

    收好之后,拿起另一个文件袋,里面的东西引起齐东海的注意。

    所有材料都关于林家宅37号。

    当时,李仙儿正在那里疗伤,足足生活了10年。

    鬼域是圣徒的死对手,上面的资料很详细。

    还有一部分写了齐东海。

    不过,关于齐东海的材料全是错的。

    那个时候的圣徒以为齐东海是个落魄的教书先生,爱上了当童养媳的南宫初晴。

    然后两人双宿双飞,在南宫初晴死的前一天结婚。

    为了让南宫初晴入土为安,跟叶先国达成某种协议。

    他作为人类照顾李仙儿,叶先国则帮助齐东海安葬南宫初晴。

    这就解释了南宫初晴为什么葬在一个鬼域大佬的身边。

    当时他们不知道齐东海不死不灭,更不知道齐东海和李仙儿是夫妻关系。

    圣徒的主要精力都在帝都旁边的深山老林里,不正常人类研究院的建设牵扯了他们所有精力。

    魔都这边无人关心,只派了一个南宫初晴保护黄庭坚的安全。

    对齐东海自然调查不足。

    “十足的蠢货!”

    齐东海不屑的骂道。

    圣徒加研究院,竟然不知道齐东海的来历,料想实力也强不到哪去。

    难怪李仙儿对圣徒不屑一顾。

    拿起另一个材料,上面全是关于林家宅37号的内容。

    齐东海不在他们的调查范围内,叶先国却引起了研究院足够的重视。

    以下是文件里记录的调查内容:

    1:

    1916年9月

    普陀区边上有一片荒地,来了一个叫叶先国的人,花钱请人在这里建设了一个欧式洋房,砖木混合建筑。

    我无法进入围墙,不知道里面有几个人。

    叶先国每隔三天出门一趟,采购生活用品和药材。

    以下是跟踪后获得的药材清单:

    略。

    让大夫看过,都是些补气血,通气的药。

    黄庭坚家的教书先生来过几趟。

    进入房间后三五天才会出来。

    房间内疑似有女人,因为我听到一些莺莺燕燕的声音。

    但是不确定有几个。

    也不确定教书先生与这个女人的关系。

    2:

    1916年10月,

    南宫初晴的遗体被齐东海和叶先国安葬在洋房旁边的空地上。

    坟墓为砖石结构,齐东海从今天起再也没有回过市区。

    一直跟洋房里的女人过日子。

    有个小孩经常来找齐东海,后来得知是卖水果的穷苦人家。

    3:

    1917年1月,

    监控三个月,没有发现陌生人往来。

    4:

    1917年6月,

    有个白衣飘飘的年轻和尚来过,待了半天,然后走了。

    5:

    1927年

    齐东海和叶先国领着一个女人离开,看不清面孔。

    叶先国消失,不知去向。

    齐东海消失,不知去向。

    杜月笙来过一次,是来烧纸的。顺便把洋房的房契办理完毕。

    6:

    1937年,

    淞沪会战开始,到处残垣断壁,洋房和坟墓很奇怪,周边已经炸成废墟,这里一颗炮弹都没有落下。

    杜月笙过来烧纸,带人修葺一下洋房,七日后离开。

    我要走了,这里已经没有监控价值。请研究院支付我120大洋路费,交给万永当铺的掌柜即可,他很牢靠。

    7:

    1949年10月,

    解放军来到洋房,查看一番后离开。

    晚上有个长的极像叶先国的人回来,待了一晚上。然后离开。

    :

    1950年10月,

    有个50岁上下的人陪着极像齐东海的人过来祭奠南宫初晴,晚上在洋房过夜,清早离开。

    看得出来,负责监控的不是同一个人,记录的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过接下来的记录非常详细,齐东海思虑一下,大概是因为研究院重视起叶先国,让地方上的同志排查的非常仔细。

    不仅记录时间,地点,连口供都一字不差的记录在案。

    以下为研究院调研员的亲身经历。

    9:

    1956年的武宁路还是农田和一些沿街面的农宅以及一些工厂的仓库,老刑警说那里那个时候属于人烟稀少,晚上基本很少有人活动。

    那个时候那里刚刚属于普陀区,区政府刚搬到普雄路没有多少时间,他作为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民警被分配到了刑警,就在离公安局不远的地方有个小住宅区。

    当然那个时候住宅区就是些茅草房的村落而已。

    一天晚上他值班,半夜的时候电话响了。

    电话里面的声音说自己杀了人,是来投案自首的,那个声音非常奇怪,而且电话里面杂声很大。

    那个年代私人电话很少,一般都是厂里面或者公用电话,但是公用电话这个时候基本也打不到了。

    当时刑警就问电话里面那个人在哪里,他说就在公安局隔三条街的一个住宅区。刑警感到情况很严重,就马上报告了值班的局长,同时通报了当地的派出所。

    于是局里面能马上调动来的几个刑警都出动了。那时的路面很坑洼,他们是坐着三轮摩托去的。

    来到那个住宅区,此时黑漆漆一片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一个老刑警就问那个接电话的刑警是哪家,刑警说是林家宅37号。

    打着手电筒找到37号,只见是座本地房子还是砖墙的。推开外面的木板门有一个小院子。

    那个刑警回忆说刚进院子,就看到一个个小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气氛十分古怪。

    刑警大声问屋子里面有人伐,但是没有人回答。

    屋子里面也没有亮灯。推门发现木门被从里面顶住了。这个时候派出所的民警也来了。他们照例了解了下情况。

    原来住这个屋子的主人(后经调查不属实,实为杜月笙手下一个小弟)解放前逃到宝岛去了,现在屋子的主人是从河北调到魔都来工作的一个男人姓叶,家里四口人,姓叶的老婆是个瘸子,两个小孩一男一女。

    这个时候老刑警说要找东西来顶开门。小刑警说不如敲玻璃窗进去。老刑警说要注意安全。

    于是他们敲开玻璃窗,然后小刑警就跳了进去。那个小刑警就是接电话以及后来转述这件事情的人。他当时带着个手电,但是刚跳进房屋的时候没有打开。

    进去以后发现站的脚下湿漉漉的,房间里面都是血腥味,又很黑小刑警非常害怕。

    跟着老刑警进来了,但是落地的时候没有站稳,滑倒在地上,老刑警也觉得地上不对劲,于是站起来打开手电一看自己身上全是鲜血,小刑警更荒了,于是两个人摸索到电灯开关,打开灯顿时惊呆了。

    这是间客堂间大概四个平方大小,只有张饭桌和一部童车,只见地上都是暗红色的液体,已经没到脚裸。

    小刑警说这些是什么。老刑警还算沉稳,低声说这是人血。小刑警用发抖的声音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血。

    木门被打开后,派出所的同志回去打电话继续向市刑侦总队报告,留下老刑警和小刑警还有两个警察勘察现场。

    小刑警后来回忆说当时情况十分诡异,这栋两层楼的建筑他们上上下下找了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地上的人血到底是谁的,主人又去哪里了。

    据法医说这些血起码是六个人的。但是这家却只有四个人,邻居说这家人几个月前女的就带两个小孩回娘家了,男主人也好几天不见了。

    那么半夜报案的那个人又是谁。

    大概事发后一个月左右,有一天派出所民警得到居委会的人报告,说几个小孩下课的时候闹着玩发现林家宅37号的门是开着的。

    大家都知道一般这种现场都帖着封条的。而且那家的男主人经过调查也确定失踪了。调查组还去过那个女主人的老家,也都说根本没有回来过,所以除非是主人回来要么就是小偷进去过了。

    邻居也都知道那里发生奇怪的事情所以是不会进去的。专案组就派了小刑警和当地派出所的同志一起前去查看。

    然而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进入屋子的时候发现和那天晚上一样,地上依然都是黑色的人血,而且小刑警听到二楼有小孩子嬉笑的声音,那个时候接近中午,小刑警当场有点蒙了,一起去的派出所的同志也露出惊愕的表情,他们奔上二楼,却发现原本在底楼的童车就放在楼梯口却空荡荡根本没有人。

    回到局里,小刑警如实汇报了情况,大家都很纳闷,那个时候正好碰上运动期间,大家觉得古怪但是都没有说是否是鬼怪事件。

    大概过了十天左右,派出所的同志说据邻居反应林家宅37号昨天晚上二楼亮起了灯。于是专案组领导说这不是鬼怪说不定这个地方是什么特务的据点,决定夜晚守候伏击。

    那天晚上十分阴冷,大家埋伏在房子周围。到上半夜的时候二楼亮起了灯光,与其说是灯光更像是火光。

    于是领头的刑警示意大家进入屋子,留了两个人在外面以防特务逃走,于是三个人进入了屋子,小刑警也是其中之一,进入屋子后屋子里面没有奇怪的血了。

    他们悄悄走上二楼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身后的门关闭了。第一个上到二楼的是姓黄的刑警他突然很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小刑警脸上表情非常恐怖,小刑警上去一看,也愣住了。

    二楼和平时非常不一样,完全是大户人家客厅的样子,还有张很大的餐桌,从餐桌上垂下一条雪白的手臂,手臂上还淌着鲜红的血,正滴到地板上。

    走在最后面的刑警突然说有鬼,小刑警回头看到什么东西正拖着那个刑警,那个刑警露出惊恐的表情,小刑警吓得腿都软了,这个时候突然还听到老式留声机的音乐还有孩子的笑声。

    他事后回忆当时非常慌乱,多年后我还能从他眼神中体会出当时的恐怖,他们当时都没有打手电。

    小刑警回忆说当时二楼非常亮,他们只看清那条手臂,突然灯火灭了,房子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留在门外的人后来说在外面等了十分钟只听到里面一直没有声音于是就冲进来了。

    当时一起进去的三个刑警却只剩下两个人,那最后上楼的刑警不见了。事情开始更加严重。

    当小刑警后来回忆灯火灭了之后到外面的人闯进来中间那个时刻他觉得有一个红影子在眼前一晃而过,而那个失踪的刑警也惨叫了一声,后来人进来手电筒照亮的时候他只看见在他前面的那个刑警和他却是躺在客堂间里面。

    那个时候分局和市里面的刑侦专家还有华东军分区和公安部的专家都秘密来这里进行勘察,但是整座房屋并无奇怪的地方甚至连什么暗道和夹墙之类的都不存在,所以特务是排除了。

    那么那个报案的是谁?

    那个失踪的刑警后来就通报为因公牺牲作罢,这件案子作为悬案一直放着,因为实在太诡异所以当事人也纷纷调离警队。

    之后几年只有小刑警还留在刑队,另外一个老刑警经过那次的事情后精神一直不太稳定也提早病退了。

    局领导要求对外严禁说出那晚的事情。林家宅37号之后一直无人居住,白天甚至都没有人敢接近那里。

    以上是我的调查报告。

    地方上的同志并不清楚鬼域和圣徒的存在,认知上有偏差是可以理解的。

    我的基本判断:叶先国是鬼域的人,不过这副躯壳为什么青春永驻是个需要深入调查的问题。

    圣徒一直没有给南宫初晴扫墓,这不符合圣徒的家法。

    请院里批准我动用三级权限。

    1956年12月6日。

    知道了,不予批复,即刻回来。

    陈平

    1956年12月7日。

    10:

    195年冬天,群众举报了一个反动分子。这个人姓许,平时是个皮匠。

    经过查实这个许皮匠是个***分子,所谓***是一个道门组织,在江浙一带有不小市场。

    当时魔都***分子还是属于比较稀少,据说***类似东汉末年的五斗米道,其中有不少拥有奇术的人,会以符咒治病。

    这个姓许的皮匠交代的***魔都组织人员名单里面出现林家宅37号男主人的名字,当时就引起了重视,时隔两年后林家宅37号的事件再次浮出水面。

    姓许还交代一个重要线索就是林家宅37号事件发生后一个月许皮匠曾经和37号的主人见过面。

    那晚提审室空气异常凝重。参与审讯的人从半夜一直问到第二天中午,出来的时候还很气愤的说这个死硬的反革命分子简直胡说道。

    小刑警当时是没有参加审讯,但是多年后他曾经调阅了当时的笔录。

    审讯员问“你当时在哪里看到叶先国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许皮匠说:我小时候就认识叶先国,那个时候是民国13年。

    审讯员说胡说叶先国身份证上是1933年出生的,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你们就认识。

    许皮匠说发誓是那个时候在河南伏牛山他的家乡看到叶先国的。最近看见叶先国是在1956年的11月在玉佛寺。

    审讯员又问,他都跟你说了什么,他在你们里面属于什么身份。许皮匠说叶大护法早就退出***组织了,我只是打了个招呼,他竟然一点都不老而且比我认识他的时候更年青,但是他脸上有个痣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他。

    许皮匠的留下的记述就这些,一个月后许皮匠在看守所突然暴毙。

    许皮匠的暴毙也十分奇怪,当时同屋的三个人异口同声说许皮匠那天晚上一个人对着墙壁说了很多莫名奇妙的话好像在争论后来又好像在哀求什么人,他们都当许皮匠发神经病了,第二天醒过来却发现许皮匠还是面对墙壁坐着,却已经断气了。

    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最奇怪的是许皮匠的脸色异常的红润。

    看守所后来做了法医鉴定,也没有发现任何中毒之类的迹象。但是许皮匠面对的那个墙壁上后来却发现一行奇怪的文字,但是一会就消失了,据同屋犯人说那像一行符咒一样的东西具体写什么也根本不清楚。

    一个奇怪事件一个奇异的死亡,这种事情根本没有结论。专案组调阅了叶先国的所有档案发现叶先国的父亲也叫叶先国。

    但是这个老叶先国也没有死亡记录,那么许皮匠是否认识的是叶先国的父亲,按照许皮匠的描述他认识叶先国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差不多40岁的人了,到1956年这个老叶先国应该是70多的老头,而绝对不可能是30十多岁的叶先国。

    疑问越来越多。于是专案组决定做最后的努力,一方面在魔都秘密通缉叶先国,另外一方面派专门小组去许皮匠的老家伏牛山调查取证。

    伏牛山是当年李自成出没的地方,据说有龙气,解放之前也是盗匪出没,传说伏牛山中有很多盗贼留下的洞窟,当年***在伏牛山地区也是非常猖獗,山中也有***设下的法坛之类的遗迹。

    解放之后随着解放军的多次剿灭,伏牛山恢复了少有的平静,许皮匠那个村庄就位于伏牛山外围一个叫许家口的地方,这个村子里面只有10来户人家,所以调查范围不大。

    小刑警也参加了这次取证。来到**很多人都已经不知道有许皮匠这个人的存在了,因为许皮匠的家里已经没有人了。

    但是村里老人说许皮匠家里祖上原来是从河北霸州迁到这里来的,听说也是大户人家,后来许皮匠的爷爷迷恋道术,突然就迁到伏牛山这个小村落来定居。

    调查组问了一些关于叶先国这个人的事情,有一个老人说他记得这个人,不过当时这个叶先国据说是风水先生和许皮匠的爷爷是老相识还是同乡。

    叶先国的祖籍的确是河北霸州。临走的时候老人说你们应该去许皮匠家里去看看。许皮匠的家里位于一个小山岗上。

    由于多年无人居住,远看还看得出这是这个小村庄比较华丽的建筑物,远看像个堡垒,专案组进入许家,房屋多数已经残垣断壁,一个细心的女同志突然在远里的水井圈上看到雕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

    专案组并没有宗教方面的专家,于是拍摄下来,等回魔都再做结论。专案组和魔都通了电话决定还是去一次河北霸州。看看叶先国和许家到底是何种渊源。

    专案组来到河北霸州,根据档案馆的资料,专案组发现叶先国的父亲的确叫叶先国,但是叶先国的爷爷确也叫叶先国,而且叶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却是历代在一个叫玉皇庙的地方做庙祝的。

    档案其他资料都是叶家族谱中的一些记载,却对于叶先国这个人记述不多,也没有发现***和叶家有什么联系,小刑警说他当时一起帮助查询资料,所以闲着无事也就对于其他人不注意的一些档案记述多看了几眼。

    原来叶先国的祖上从明朝末年就来到霸州承继了玉皇庙的庙祝这个职位,玉皇庙庙祝这个职位在明代却也有从四品这样一个法衔。

    玉皇庙开山祖师据说是北方道教修仙派刘志明的一个弟子。而这个刘志明是明朝中叶一个大大有名的人物。

    据说他得到过三卷九天妙法,根据这个妙法人可以修仙得道并有呼风唤雨的能力。当地地方志就有叶先国先人在霸州祈雨得雨的记载。

    当然小刑警对于这些记述只是当民间传说看待。专案组在霸州的调查没有很大结果。

    这个时候魔都指挥中心来电话,最近有人在江西龙虎山附近看到过叶先国,而魔都林家宅37号最近又有一些怪事发生。于是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去江西龙虎山,一路回魔都继续跟踪林家宅37号的进展。

    小刑警随队赶回魔都,才了解到,原来当时林家宅附近开始兴建工人新村,工人在拆迁林家宅37号的时候在地下3米处挖掘出一个大缸,缸里面竟然是失踪的叶先国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市刑队在时隔两年后终于将林家宅37号事件定性为重大刑事案件,于是向全国发出A级通缉令。

    小刑警去再次去事发现场,只见林家宅37号已经夷为平地,那个挖掘出大缸的地方就是原先的客堂间的位置。

    两个星期后江西小队在当地同志的配合下,成功在江西龙虎山一个破败的道观遗址附近将叶先国抓获并解送回魔都。

    由于叶先国案件的特殊性,他被关在提篮桥一间特殊的单人囚室中。由公安部派出的审讯专家对其进行审讯。

    法医鉴定组的老陈却告诉小刑警一个在解剖叶先国妻儿中发现的问题,解剖时他发现叶先国妻子和儿女竟然毫无**现象他当时说简直就像活人,但是却毫无生命迹象。根本不像死了两年多的。

    尸体要等叶先国审结后再送火葬场。叶先国被押回魔都后审讯中也出现问题,叶先国整个人象得了某种精神疾病,也根本不说话,问他什么他只是眼神呆滞看着天花板,并且他回魔都后一直没有进过食,甚至连水都没有喝过。

    一个月后专案组和公安部专家毫无头绪。这个案子已经进行了快三年,叶先国先后被进行了三次不同层级的精神鉴定,在一次照x光中,当时在场的人差点都吓个半死,叶先国竟然没有脑组织。一个没有脑组织的人根本就不是人的概念,叶先国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正常人类研究院调查员赵东来

    1959年2月5日

    把地方档案全部带回,调小刑警去水利局工作,让他忘记这个案子,同时销毁所有叶先国存在的证据。

    陈平

    1959年2月6日。

    所有文件就这么多,齐东海读完之后有了一个大致判断。

    研究院决定亲自接手这个案子,销毁了所有证据。

    他们已经知道叶先国是鬼域的人,而且是李仙儿的信使,不断出入人间。

    这期间,圣徒应该给研究院传递了关键信息。

    齐东海不得不佩服研究院办事的严谨。

    在他看来如此平常的事件,来回调查了五十多年,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想来也对,世界上的诡异事件太多,不能全部归为不正常人类事件。

    研究院人手有限,只会关注那些确定的事实。

    比如齐东海,他就是被确定为不正常人类,研究院才提前布局,夏溪亲自出马把他抓回来的。

    文字是枯燥无味的东西,能够从中读出味道才是本事。

    研究院没有抓住叶先国,这件事此后再也没有记录。

    他们的手段还是太差了,毕竟是凡人,根本不是鬼域的对手。

    里面太多的细节没有掌握清楚,对叶先国的调查完全是错的,全是叶先国故意留下的破绽。

    文件柜里没有齐东海需要的信息,研究院了解的还不如他多。

    离开图书馆,齐东海带着心中的疑问去质问阴平指。

    整件事有个巨大的BUG让齐东海非常不理解。

    南宫初晴并不是在三方混战中当场死亡,她疗伤一个月后才入土为安。

    这么长时间,南宫初晴有很多途径汇报当时的情况。

    1916年的科技,

    写信,

    发电报,

    甚至打电话都能留下重要信息。

    圣徒不派人过来了解情况,也不派人接走南宫初晴。

    如果大和尚或者老道接走南宫初晴,她是有希望保住一条命的。

    阴平指遗憾的说道:

    “为了成立不正常研究院,所有势力进行了一场大混战,惨烈程度不亚于二次世界大战,正常人类不知道罢了。

    你的老婆李仙儿养了10年的伤,正好错过这次大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要不然凭借鬼域当时的实力,能不能保住真身和她的魂魄还是个未知数。

    当时所有种族都在奋战流血,魔都的事自然无暇他顾。

    南宫初晴委托黄庭坚留下了胡蝶和李仙儿的材料,当然包括叶先国和你,一齐送去南华寺。

    我们决定放弃叶先国的调查是在他们通报后决定的。

    所有人都把你当做一个凡人,让你小子逍遥这么久。

    另外,南宫初晴的伤势并不重,要不是被人暗算,她是可以自愈的。

    等战争结束,由她亲自汇报是最佳选择。

    只能说圣徒低估了对方的残忍和野心。

    同时他们为成立不正常人类研究院准备不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跟这个比,叶先国和你已经不重要了。”

    说了半天,南宫初晴的骸骨去了哪里还是没有着落。

    齐东海急了:

    “老头,摆脱你问一个你们的后台,南宫初晴的骸骨去哪了?”

    阴平指叹口气:

    “这个还用你提醒,问过了,他们也不知道。你还是回去问问你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老婆李仙儿吧。那个恶魔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鞭尸对她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

    阴平指一无所知,本能的把原因怪罪到李仙儿头上。

    “她要想杀南宫初晴,当时就杀了,不用等到她死了去鞭尸。你太小看李仙儿个格局了。”

    齐东海最了解李仙儿。

    鞭尸这种下三滥的事她不屑于去干。

    研究院对此一无所知,齐东海懒得跟阴平指废话。

    他要自己调查,给南宫初晴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对了,这个签字的陈平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齐东海走到门口,忽然停住脚步,转身问道。

    “研究院前任院长,我的老上司。”

    阴平指随口回答。

    “还活着?”

    齐东海好奇。

    “哈哈哈。”

    阴平指大笑。

    “不要指望去问他,他同样不知道南宫初晴的骸骨去哪了。嗯,老人家退休后游山玩水。有没有活着只有天知道。你要是找到他别忘了告诉我一声,我很想跟他喝酒下棋。在我临死前,总要赢他一次才能安心闭眼呐。”

    “切!”

    齐东海不屑的吐槽一声。

    研究院里全都是凡人,陈平要是还活着岂不是成了老妖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