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尽底牌

第三十六章 愣住

    神兽的后代,不一定是神兽?

    欧阳明秀听到封天说出这样的话,惊道:“你,你别吓唬我,我姑姑都没说过这回事,再说,你又不是神兽,你怎么知道?”

    此时那地元兽趴在地上,看似颤抖着不敢轻动,似乎很是害怕,实则一双眼睛暗地里转啊转的,正聚精会神听着。

    封天低头望了它一眼,淡淡一笑,对欧阳明秀道:“这种事,稍微想想就明白了。你天狐一族,从古至今,不知出了多少神狐,可为什么灵兽天狐数量众多,神兽天狐,始终就那么几只?”

    眼见欧阳明秀发着愣,他接着道:“即使是根基稳固的神兽,所生的后代也不一定全是神兽,否则就算神兽难以怀孕,为了族群着想,也难免会有几个神兽拼命生后代,可千万年过去,星云大陆上,神兽数量不增反减,要说都被人类所害,未免也太瞧得起人类了。”

    欧阳明秀听到这里,轻皱着眉,抿着嘴道:“是这样吗?”

    封天却不再解释。

    对地元兽道:“你带我们两个遁地,去中原方向,没问题吧?”

    地元兽小心翼翼抬头,望了望欧阳明秀。

    被她看见,喊道:“看什么看!乖乖把他们送出去,要是出什么问题,看我怎么收拾你!”

    地元兽顿时拼命点头。

    转了转身子,示意封天和李御爬上来。

    封天让李御先上去。

    欧阳明秀见状,忽然想到之前的约定,忙道:“等等!这就想跑啊?你前几天不是说教我怎么隐藏身份吗?”

    封天闻言一笑,上上下下打量着欧阳明秀,道:“你打扮成村姑,再戴个面纱就行了。你这种样貌,还天天穿的不是性感薄衫,就是红衣劲裤,在人间招摇过市,活该被人认出!”

    封天口中的“性感”,在场的欧阳明秀和李御都不是很懂,但隐约明白其意思。

    李御低着头装作没听到,欧阳明秀脸一下红了,欲要反驳,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脸透红透红的,欲言又止几次,羞恼哼了一声,跺了跺脚飞天走了。

    封天呵呵一笑,望着天空中她渐渐远去的身影,道:“倒是挺赏心悦目的。”

    转头一看,地元兽和李御都背对着他,李御跨坐在地元兽身上,扶着地元兽的后背一动不动。

    封天能感觉到这一人一兽动作都有些僵硬,也不去点破,轻轻一跃,盘坐在李御身后,对地元兽道:“走吧。”

    那地元兽应道:“啾~”

    轻轻跳了起来。

    再落地时,便如鱼入水般,整个身体没入了土地,连带着封天和李御也被带上。

    凉风吹过。

    吹在狭窄的山谷间,发出呜呜的声音,野草随风摆动,被地元兽啃过的树根遍布齿痕。

    不过一个荒凉的山谷罢了。

    过了一阵,一只魔雕如狂风般从山谷上方扫过,杨刚和陆远飞坐于其上,双目一直盯着下方的山林,却什么也没发现。

    一千里外。

    三千里外。

    五千里外。

    地元兽遁地速度很快,再加上在地下无人打扰,短短几个时辰内,便遁出几千里。

    不过,莽荒山脉范围极广,即使如此遁地,日夜奔走,等地元兽载封天二人到达山脉边缘,直望中原地区时,时间已是六七天以后了。

    只见在这边界处,一块渺无人烟的荒地上,忽然冒出两个人来,两人坐在地元兽身上,其中一人脸色云淡风轻,另一人满脸疲倦。

    正是封天二人。

    上来地面后,那地元兽待封天、李御落地,将身一溜,便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封天见状,冷笑一声。

    这几天休息时,他曾对地元兽说过,送李御出莽荒山脉后,再载他回山脉里头。

    当时地元兽唯唯诺诺,没什么反应,他便看出这地元兽在敷衍他。

    此时一见,果不其然。

    仔细一探,这地元兽气息仍徘徊在地下不远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莫非之前看他修为低下,又似知道许多隐秘,现在眼见欧阳明秀不在,他二人势单力薄,因此心怀不轨?

    地元兽一族,向来贼眉鼠眼,心思十分活泛,此事极有可能。

    封天手掌一翻,震天鼎已在手上沉浮。

    李御本来在一旁微微喘着气,缓缓调息着,脸上犹豫不决,欲言又止。

    不知道在考虑什么。

    此时眼见封天望着地面,手握震天鼎,顿时喜道:“前辈莫非想震它上来?”

    封天转头一看,见他神色有异,问道:“你怎么了?有话就说。”

    李御咬了咬牙,躬身拱手,忐忑道:“前辈莫怪。弟子在地下时,想到这一次去中原,想必三五年内回不来,可能以后无缘再见父母亲,因此,呃,我......”

    他支支吾吾,再说不出话来。

    封天听出他的意思,摇了摇头,道:“下不为例。”

    李御肃然道:“是。”

    心里忍不住欢喜。

    要知道,他虽然向来表现得像个大人,但终究不过十四岁,在很多方面依旧显得很稚嫩。

    之前去玄武宗,规矩是入门三年不能归家。

    当时父母安康,玄武宗在他眼里,也十分不错,因此还未觉得什么,更多的是好奇和兴奋。

    后来回云深县帮父母收拾东西搬家,偶遇田加锡,与父母也没怎么相聚,便又散了。

    之后和封天被玄武宗与麒麟宗联手追杀,其实已经做好浪迹天涯,再也不见父母的准备,只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又觉得还未好好告别,应该再去拜一拜父母。

    毕竟从遣散家仆、离开云深县开始,他的父母在莽荒山脉里便是无根之木了。

    这些天听封天提过大世将至、大乱将起,以后父母随波逐流,也不知流浪到哪里,不趁着这个时机再见一面,恐怕真的再也无法相见。

    想到这,只见封天将手中震天鼎推出,那鼎迎风便长,很快变得巨大,重重往地面一砸,发出轰天巨响。

    平坦的地面竟被砸出几个狭窄的裂谷来。

    而那股震动还在往更深层传去。

    下一刻,只听“啾”的一声尖叫,那地元兽从地底跳出来,又惊又怒地望着封天,摆出攻击的姿态。

    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

    震天鼎缩回封天手中。

    封天负手而立,道:“你最好乖乖听话。”

    那地元兽闻言,似乎是想到了欧阳明秀,身上的杀气变弱了些,但态度依旧很不好。

    封天微笑道:“这些天我看你遁地,用力实在过猛,起初速度很快,后面越来越慢,且灵力损耗太多,你在族群中,算是很弱的吧?”

    地元兽怒视封天:“啾!”

    封天无视它的挑衅,轻描淡写地道:“想不想变强?”

    恍惚间,封天身上似有金光一闪而逝。

    地元兽愣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