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第437章 武仙雷浩

    “雷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就是,他不过一个小小的仙士,竟然妄想挑战我们秋山掌门,恐怕连死字怎么写的都不知道。”

    “哼!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莫说秋山掌门,我们金翼师兄就能收拾的他服服帖帖!”

    望着被困在剑阵中苦苦挣扎的雷浩,聚集在半空中日曜宗的百余弟子一个个都在得意议论着,趁此之际还不忘拍一把金翼的马屁。

    曹秋山自始自终都是那么威风凛凛的伫立而站,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捋着下巴的山羊胡,俯视着剑阵中的雷浩,眼中尽是轻蔑。

    旁边,石涛老仙儿提醒道:“秋山,教训他一下便是,切莫出手太重。”

    无为派虽然早已没落,但毕竟还有一位连仙朝都为之头疼的徐道林尚在人世,这不得不让日曜宗忌惮。

    尽管他们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徐道林的存在,他们日曜宗根本招惹不起,至少,现在惹不起。

    曹秋山点点头,示意自己心里有数。

    场内。

    曹秋山的九把飞剑肆意乱舞,道道剑光交织成网,形成玄妙剑阵。

    被困在剑阵中的雷浩一边挥舞着飞剑,施展出道道剑诀,抵挡剑阵攻击的同时,一直在想办法破开剑阵。

    可惜。

    剑阵实在太过玄妙,而且千变万化,诸般剑光宛如疾风骤雨般席卷不止,将雷浩压制的狼狈至极。

    “他奶奶!今日不给你动点真格的,还真觉得老子好欺负啊!”

    雷浩一怒之下,将手中的飞剑狠狠插在地上,只见他双拳一握,体内滚滚仙元爆发开来,道韵流转之时,金色光华就像金色液体一般浇筑着肉身。

    这一幕多多少少有些诡异,不知道雷浩施展了什么手段,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尊铜人。

    “给老子破开!”

    一声怒吼,雷浩拔地而起,挥舞双掌,强横的力量迸发开来,震的大地崩裂,也将诸般剑光交织成网的剑阵震的当场溃散。

    没有人想到刚才还被困在剑阵中毫无招架之力的雷浩竟然能将剑阵破开。

    日曜宗百余弟子见此一幕,全部都惊呆了。

    曹秋山、石涛老仙儿等日曜宗的几位长辈亦是瞪着双眼,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北长青更是如此。

    抬头望着虚空之中似若一尊铜人般的雷浩,北长青眨了眨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还是自家不正经的师叔吗?

    这老小子的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横了?

    他这是修炼的什么功法?走的什么路数?

    难道是大道体术?走的力仙路数?

    不太像啊!

    大道体术,讲究的是淬炼肉身,淬炼每一根毫毛,每一道窍穴,每一条经脉……甚至每一滴精血,大道体术者的攻击手段很纯粹,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手段,更不会祭以仙元施展什么道术剑诀,甚至,你在大道体术之人身上察觉不到丝毫仙元,因为他们的仙元都用来淬炼肉身了,他们的攻击是一种肉身纯粹的力量。

    再看雷浩。

    从他身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强横的仙元波动,单从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雷浩修的不是体术,十之**应该是武术。

    好家伙!

    雷浩师叔走的武仙路数?

    “太师叔,我雷浩师叔修的是大道武术?”

    赤心大长老点点头。

    先前的雷浩,怎么看怎么猥琐,怎么看怎么不正经。

    而现在的雷浩,如铜人更如一尊金像,尤其是浑身还燃烧着金色火焰,看上去威风凛凛,如不可一世的战神一般。

    “曹秋山,你个头顶草原的小杂毛,刚才老子让你三招,热热身,现在身热好了,手下见真章吧!”

    话音落下,雷浩一个大步踏过去,弹指之间,人已出现在曹秋山的头顶。

    “吃老子一掌!”

    雷浩右手抬起,五指张开,掌心朝下,强横的仙元在掌心疯狂凝聚,在仙元凝聚之时,雷浩这一掌就像一座金色巨山压下来一般,威势甚是凶猛。

    曹秋山根本没有想到雷浩能够破开自己的剑阵,也没想到雷浩一直隐藏着实力,更没想到雷浩竟然是一位武仙。

    太多的震惊,太多的难以置信让曹秋山反应慢了一拍,当雷浩袭来之时已然没有闪躲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祭出仙元抵挡。

    轰!

    哝叭!

    仅仅是一个照面,曹秋山脸色大变,闷哼一声,身体止不住的下落。

    显然。

    曹秋山的仙元没有雷浩的仙元强横。

    倒不是曹秋山修为比雷浩低,而是二人修的大道不同。

    曹秋山走的是剑仙之路,淬炼的是一口剑,讲究的是诸般变化的大道剑术。

    雷浩走的则是武仙之路,淬炼的是自身仙元,故而,武仙者,体内仙元要比剑仙、法仙强横的多。

    “给老子滚下来!”

    雷浩怒喝一声,掌心向下一压,强横的仙元滚滚爆发,嘭的一下,将曹秋山震的落在地上。

    “不知死活!你以为你是大道武仙便可以与我匹敌?自不量力!”

    曹秋山意识到自己大意了,不敢轻敌,抬手间一柄金剑出现,再次纵身跃起,挥舞剑诀,雷浩不躲不闪,直接迎面而上。

    虚空中。

    曹秋山手持金剑,挥舞出道道剑诀,剑诀千变万化,玄之又玄,如无坚不摧的厉芒,亦如无孔不入的风刃,如一条条剑龙在咆哮,也如漫天的剑雨在洒落。

    要说这曹秋山不愧是日曜宗的副掌门,不仅修为实力高深,大道剑术更是高明,诸般剑诀无缝衔接,而且一道比一道凌厉,一道比一道玄妙。

    不过。

    雷浩也不弱,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还要比曹秋山强横三分。

    此间的雷浩就像披着一层铜皮铁骨,浑身冒着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招式大开大合,威势凶猛无比,声如雷,气如风,影如电,身如山,人如猛虎,浑身狂暴的仙元更是在不断的爆炸,任由曹秋山祭出的剑诀何等变化,又是何等玄妙,何等凌厉,皆被雷浩拳锋的强横仙元轰的溃散消失。

    卧槽!

    卧槽!

    卧槽!

    在底下观战的北长青,仰着头,张望着,瞪着眼,张着嘴,内心连连喊着卧槽!

    在他的印象中,自家这位不正经的师叔,整日都在外面醉生梦死,甭说闭关修炼,连师门都很少回,他不是没有见过自家师叔出手,他见过,而且还跟雷浩一起干过几次挖坟盗墓的勾当,不过,每一次遇见危险,雷浩跑的比谁都快,实在跑不了,就拿一把破剑在那里瞎比划。

    正因为见过,所以他才觉得自家师叔修为实力一般般。

    他是真没想到自家师叔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大,强大到对战千古老仙儿都不是什么问题。

    这老小子实在太狗了,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太他么的不要脸了!

    场内。

    战斗依旧在持续,而且愈演愈烈。

    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是,曹秋山与雷浩在空中单打独斗,竟然落了下风。

    “啊——”

    曹秋山恼羞成怒,手持金剑的他,以自身为中心,挥手画圆,霎时,耀眼的金色光华冲天而起,再一看,曹秋山整个人都化作一**日。

    与此同时。

    一股磅礴的威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金色的光华洒落下来,地上的花草树木瞬间枯萎,紧接着大地为之干裂,赤心大长老第一时间出手布置阵法将铁山、麻猴儿等几位弟子守护起来。

    “大日功!”

    北长青认出了曹秋山祭出的招式,这是日曜宗的大道绝学大日功。

    他在温柔乡的时候,曾经见过金翼施展过一次。

    许是金翼修为太弱,施展出的大日功根本没有什么威力,空有其表,莫说大日之力,连大日之威都没有。

    曹秋山施展的大日功远比金翼强大多的多,不仅蕴含浩荡的大日之威,也蕴含可怕的大日之力,仅仅是大日光华的威力一般修行之人都难以抵挡,可想而知是何等恐怖。

    北长青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家师叔,不知这老小子能不能挡得住。

    “我倒是什么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原来是你们日曜宗的小道绝学小日功!”

    雷浩放声大笑,似乎并没有将日曜宗的大道绝学放在眼里,还故意将大道绝学说成小道绝学,大日功说成小日功,不仅羞辱着曹秋山,也顺道把日曜宗羞辱了一下。

    “曹秋山,你个头顶草原的杂毛,睁大眼睛看清楚,今儿个你雷浩爷爷给你上一课,让你好好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雷浩大笑戏谑着。

    “雷浩!你给我受死!”

    化身大日的曹秋山挥舞着剑诀再次袭来。

    “看你雷浩爷爷的大海无量功如何破你的小日功!”

    说着话,雷浩怒吼一声,腾空一跺脚,哗的一瞬间,周身的金色火焰一下子窜到九米多高,再窜十八米,二十七米……三十六米,七十二米……九九八十一米。

    雷浩一步踏前,双臂张开,猛然前扑,怒吼道:“大!海!无!量!”

    轰!

    刹那间,漫天尽是金色火焰,火焰燃烧之时,掀起的惊涛海浪宛如吞没一切的海啸一般汹涌澎湃,转瞬之间就将化作大日的曹秋山淹没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