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姐姐是仙王

第二十三章 特训

    喻凡站在白守山的密林中,感受着远处的动静,大气不接下气的,喉不免的咽了一口口水。

    他这是摊上事了,自从他说要下白守山,老姐说要考验他一下,结果,他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姐姐的考验,就是要他破解小妍新学的六芒星图,他哪能破解得了啊,他从姐姐那里打听了一下,说小妍从小就开始跟在她身边修行了,如今已经到达了化神境中期,这……他一个实境中期的渣渣,是要去破解化神境大神布置出来的阵法,谈何容易?

    不过喻晨婉也放水了,在她的理解里的是放水了,但是喻凡可没觉得,这放水跟没放差不多,莫非就是叫轱杖老人教他修行罢了。

    虽然喻凡不懂修行,但是傻子都知道,修行不是一天两天能就能成的,比如说现在,他就被轱杖那个老家火丢到了这个深山老林里被灵兽追,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喻凡好不容易逃脱了灵兽的追捕,找了个地方喘息着,不由得灵机一动,上了数。

    被追了这么久,也该好好的休息下了,这哪是修行,这明显就是谋财害命嘛?把我丢在这就算了,连一个发器都不留给我,要我赤手空拳发呀,我才刚刚踏入修行呢,啥都不会,没被灵兽吃了算好的了。

    喻凡坐在树叉上,心里一阵嘀咕,表示对轱杖老人和喻晨婉的安排不满,随后从怀中去除小妍在这之前为他准备好的干粮,囫囵吞枣般的乱啃,完全没有一点形象。

    命都快没了,还要什么形象?

    累了,休息会,老姐要他杀的一百头灵兽还没完成呢,喻凡看着布袋中那些零散五颜六色的灵兽神核,又想到等一下都要去和那些凶猛的家伙肉搏,感慨自己的不易啊。

    然而就在远处的森林外围,两位看着相对而坐,中间摆着一盘围棋,白子黑子相见排列,看样子,局势激烈。

    身穿一声黑衣的,是轱杖老人,只见他手里已经没有那把沉重而古老的法杖,而是端起茶杯,慢慢的抿了一口茶水,样子甚是悠闲。

    然而小妍站在他的身后,端着茶壶,目光似乎也被棋局所吸引,一直盯着棋盘看着。

    坐在轱杖老人对面和他过招的不是什么陌生人,他就是喻凡的老邻居化源仙君,老人年纪也大了,两鬓发白,但是身上还透露出许多年轻人的朝气。

    化源仙君眉头始终皱着,这三棋的局势,已经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妙,这稍微走错一步,可能就会败局,所以他手中一直握着棋子,不知该下哪里为好,生怕会看漏了些什么而输棋。

    “你真的不想让那小子下山?你一直这般把他关在家里养,反而会害了他。”轱杖老人眼睛盯着棋盘,等待着化源仙君的落子,他没有像后者那般担忧,毕竟他的赢面更大些。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和谁说话,莫非不是坐在一旁石桌旁的喻晨婉,后者左手撑着脑袋,目光看着远处的山林,右手抓着果盘里的干果,好生无趣的样子。

    “谁说我不想让他下山了?我巴不得他能快点长大,像之前的那个鬼样子,我都不敢跟别人说他是我弟弟。”

    喻晨婉回答了轱杖老人的话,目光一直望着山林深处,因为他们够感受的到,喻凡就在那。

    “那你又为何如此刁难他。”轱杖老人继续问。

    刁难,没错,他认为喻晨婉就是在刁难喻凡,怎么说小妍也是一位化神境的强者,跟喻凡相比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这最后的结果,还用说嘛?再有,星图是他教小妍的,他一代仙尊教的徒弟,差得了?

    “这么容易的放他有,怕他到时候说我这个姐姐没有人情味,赶他走,如今他好不容易自己有了下山历练的想法,我也不能让他心寒对吧,说我这个姐姐不喜欢他这个弟弟,巴不得快点让他走。”喻晨婉说得很实在,这完全就是她心里所想的,“本来我就想让他出去历练一番,就连南境五院都已经打听好了,我准备送他去来着,虽说他体内的煞气被我封印了,不过最后还是看他自己不是,总不能一直靠着我的封印压制吧,自己的事总该自己解决吧!”

    喻晨婉是喻凡的姐姐,而且她呀,特别的护短,虽然在家里,她对喻凡是打是凶的,但是在外头,不管什么是,他都互这个弟弟,所以后者好像就有了依赖之心,什么都找她摆平,她真的不想自己的弟弟是这样没出息的人,好歹他也要成婚的吧,这么没出息的男人,只会靠姐姐,那个女娃会看上哦。

    轱杖老人听了喻晨婉的话,也没有在问什么,世俗的事,他不是很知晓,既然喻晨婉早有安排,他也不想多说了,一切,都是命数。

    “化源仙君,你说,这山林里,会不会有高阶灵兽出没呀,那小子才实境的修为,高阶灵兽他可应付不了。”轱杖老人将目光转向山林深处,问道。

    化源仙君犹豫了好久,才将自己把玩了许久的棋子放在棋盘上,说:“二阶三阶的灵大多兽我都驱逐了,那里都是些一阶灵兽,不出什么意外,没什么事。”

    轱杖老人点了点头,开始思索他还有哪一步棋了,虽然说他的赢面更大些,但是他也不放松啊,化源仙君是个棘手的人物。

    听了化源仙君的话,小妍的心也是渐渐的放了下来,看来少爷应该不会有什么风险了。

    “啊~”

    突然一声惨叫从深山里传了出来,还惊起不少的鸟儿,声音很熟悉,真是喻凡的,这里在座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去。

    “哎呦,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小家伙遇到麻烦了。”率先说话的是化源仙君,因为他是这片深山的管理者,他依然有他的手段。

    小妍也是为喻凡担忧起来,不过轱杖老人倒是开口说道:“罢了,那我们就看看这小子这几天学会了点什么吧,打不过还不会跑嘛?”

    喻晨婉也是这样想的,喻凡进这山林也有一个星期了,也该看看他的成果了,若是她想出手,现在就能出手帮喻凡化险为夷,她没有这么做,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体现一个人的求生欲呀,再说,她也挺喜欢虐他弟弟的,要不然后者怎么这么怕她?

    就这样吧,被虐一下,也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