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寸寸相思忆华年

我要追他!

    顾朝颜看着哥哥手中的东西,想着这么重要的东西,让刘依丹来送这刘将军看来也是知晓自己女儿的心思啊,想给让他们多多接触,结果…!。

    看来哥哥是真不喜欢李依丹,他这个性子也倒也和容渊差不多,不会自己也像李依丹一样吧!

    想着道着摇了摇乱想的脑袋,拉了拉顾怀安的袖子,笑眯眯的道:“哥哥,假如像我这种的姑娘来追你,你是会喜欢还是会不喜欢啊?”。

    顾怀安闻言愣了一下,想着这是什么问题,但还是答复道:“这个要看自己的心,要是喜欢,那她是什么样都会喜欢,如果不喜欢,无论她再怎样都不会喜欢,你年纪还小,问这些干嘛?”。

    “我就问问嘛,那如果不讨厌的话,那是不是喜欢上的几率会大一点!”顾朝颜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望着。

    “那应该是的!”顾怀安点了点头,毕竟讨厌的话怎么可能还喜欢。

    顾朝颜陷入了沉思,回想着着这几天的经过,貌似容渊应该是不讨厌自己吧…

    “哥哥,要不这个先交给我,我等下就去拿给啊爹,你路途肯定累了,你就先回房里休息吧!”。

    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却没等回话,就一把把东西抢在自己怀里,既然自己要获得好感,这个东西可以让徐维清倒向自己,所谓三十六计,毕先攻其亲近之人。

    顾怀安无奈的看着自家妹子,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煊红的旭日照的把江水染成瑰丽的金波,在水天相接的抖动着碎金子似的江面上,飘来几只归舟。容渊在江边静静的站着。

    不出片刻望江楼出来几个小厮,领头的看向容渊腰间的玉佩,弯腰恭敬的道“公子,请!”。

    转头带着路,望江楼内今天并无宾客,显得十分寂静,小厮轻轻的推木质雕花门,房间布置十分简洁,屋子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八仙桌。

    一个男子正俯身坐在椅子上,目光如炬的看着进来的容渊,语气十分质问:“是不是我不来找你?你都快忘了我这个人了?”。

    容渊没有答话,而是抚了抚袖口,忽然,风拂起了额前一缕发丝,随手轻轻一拨,举手投足之间飘然若仙,衣角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在空中似乎也击起了细小的波荡。

    来到座椅轻缓优雅坐下,动作连贯雅人深致:“金城的事处理完了?”声音还如玉石之声温润。

    方兰舟身着一身紫黑色挑绣菱花缎面圆领袍,玉带束腰,银丝穿梭织就着繁复的花纹,高领盘扣,缀着玲珑玉子。

    五官清晰明朗一双灵动的眼睛的打量着面前的容渊,显然刚刚的气势汹汹没了,嘴角莞尔的道:“自然,接到你的信,我就处理完了!”。

    不过似乎想起什么,声音转低:“要不是你那天在春意阁,我才知道你来安阳了,害的我赶了好久的马车!不过,你打算在这里多久?”。

    这人一年多也不知道去那里了,还不准自己打听。

    “过几天便离开。”容渊那双的眸子里和往常一样平淡如水。

    “唉,这一年多了,你果然还是没变!”方兰舟忍不住嘲弄两句。

    “对了!你家国公府里已经在商量立谁为小公爷了,你难道真不要了?”方兰舟这下语气变得正经无比,带有一些为朋友不干的意味。

    “与我何干?”容渊嘴角微弯,淡淡的笑容,但语气淡漠又云淡风清。

    方兰舟闻言垂下眼眸,也是,如果想要还轮的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吗?

    心里有些对他羡慕,对什么都淡然,本来是是正经嫡子才学又俱佳应该是有最好前程的,容公爷心里也是明白。

    可被那新来的夫人和所谓的继子庶子搞的府里乌烟瘴气的,加之容渊对那府里也无情,所以这么久容国公府还没有宣布谁是小公爷,看来次是要死心了要准备选了。

    ……………

    顾朝颜和半夏关在房内半天才翻到徐维清的,她瞟了一眼兵录,上面的原因既然写着: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顾朝颜看了久久不能平静,因为这是爹爹以前常在哥哥面前说的。

    难怪徐维清居然要投兵,大概就是因为不喜家族的文气,她也知道一点点关于徐府的事,徐府是学士,是文派,他们提出重文教,轻武事。

    爹爹这样的武将他们是不喜,也难怪他装的纨绔,看来不想继承自己家的位置。

    想要自己投兵闯荡一番的,现在要拿回来肯定是因为家里面知道了这件事,想想也是怎么会让他去,不然不是打自己脸吗,她有点同情徐维清了。

    把剩下的装进录带里,叫半夏给父亲送了过去。

    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清风在绿叶间簌簌流动,花香在屋檐下悄悄飘荡。

    一切都是惬意的,她漫步在府中的林中,想着自己家现在如日中天,姑姑是皇后,啊爹是候爷管辖一方军队,哥哥是世子又是副将,自己又被封为郡主,是许多人羡慕的身世吧。

    可无形中不知有多少的刺,啊娘心里明白太过出色就是众人的眼中钉。所以那年啊爹要进京封国公,啊娘劝说父亲拒绝了。

    姑姑现在毕竟还没有皇子,只有一个嫡公主,虽然是得姑父喜欢可每年进宫的大批妃嫔和采女会让这份喜欢还能坚持多久,她想着姑姑也不敢确定这份情意了吧。

    现在姑父还年轻,姑姑没有皇子,所以现在还没立太子,但这样的平静生活还能过几年呢?京都的各位皇子暗地已经风起云涌,各种家族纷纷选择各自阵营。

    想着姑姑没有嫡子向自己家抛橄榄枝的不计其数,毕竟自己已经快及笄了,联姻后帮助他们继承所谓的大统,那这个强硬的助力就会变成了以后眼中最大的阻碍了。

    啊爹大概已经想到了,所以不想让那些皇子和她接触,这几年自己也没有去京都了,她只想和啊爹啊娘一样一辈子只对一个人好,想起八岁那年问了姑姑你幸福吗?

    姑姑却只是笑了笑并未说话,那座宫殿锁住的不仅仅是年华吧,她不喜欢拘束,也不喜欢那些所谓的礼教,心里有些忧郁。

    伸手扯了扯树上的叶子,踩着地上细碎的阳光,半夏送完东西就过来看见自家郡主像孩子似的踩阳光玩,忍不住笑了笑。

    顾朝颜被笑声拉回了思绪:“送完了,那我们走吧!”又想想起什么:“你看我这身好不好看?”说着原地转了个圈圈给半夏看。

    一袭淡紫色如意纹百褶长裙垂及地面,外披浅紫色薄纱,长发用一根翠玉簪轻挽起来给人以清新秀丽的感觉。

    裙角上饰坠着的玉铃随转动而叮叮响着,随风那么轻快,却更加衬托出了玉铃的清澈响声,可爱的让人移不开眼。

    “好看好看,郡主什么样都好看!”半夏知道这是容渊在哪里呢,郡主想要好看点,无奈的道。

    顾朝颜伸手给半夏一个轻轻的爆栗:“等下见机行事,第一场必须胜利,办成了有奖励!”。

    半夏伸手捂头,小眉皱巴巴的撅了下嘴:“嗯!”。

    顾朝颜一进来就看见徐维清像个老鼠似的翻箱子,东西填三倒四的在地上,没有见到容渊让她的眼神有些暗淡:“你怎么趴进箱子下面去了?当老鼠啊?”。

    徐维清等容渊出去后,简直要把他的东西全部翻遍了,还是没有看见那位送玉佩的女孩的其他东西,真的是自己想错了?正想着就听到顾朝颜的声音,立马起身把自己搞乱的东西,简单的收拾了一了下。

    “你终于来了,我无聊死了,就想翻翻东西!”自己也不好说表哥的事,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嗯,但是今天我来是让你加入我的阵营的!让你帮我的!”顾朝颜站在他对面,带着一股诙谐的意味。

    “郡主!”林成从后院一过来就见半夏来了这里,赶忙进来行礼。

    见顾朝颜朝自己点了点头,示意他上前,有些懵了懵,想着怎么了,看着半夏那朝自己笑得模样,摸了摸头,傻乎乎的上前。

    “怎么了?搞着这么神秘!”徐维清没明白,又是叫他们坐一堆,又是叫人守着院门。

    “咳咳,是这样的,我看上容渊了,打算追他!准备让你们做我的幕僚,一起帮我!”顾朝颜挑了挑秀眉,语气十分愉快。

    话音一落林成手上的剑啪的一声掉地。

    徐维清头也不受控制的撞向身后的椅子,但也顾不得疼痛大声道:“什么?你喜欢那冰木头?还要追他?你果然是生病了!”。

    顾朝颜没想到这两人反应又这么大,有这么难以置信吗?语气一下就沉了下来:“是啊,反应这么大干嘛?难道是他已经定亲了?”。

    “这个倒是没有,不是他那点好了?眼睛鼻子朝天看!”徐维清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既然是我喜欢的,那他就是最好的!哎呀,你尽问些无用的话!”顾朝颜朝徐维清翻了两个白眼。

    林城也瞠目结舌,郡主都这么大胆的吗?虽说也有女子跟主子说过爱慕的话,但也没这样的,自己也是第一次经历还是有些脑子短路。

    顾朝颜看着两人还是一副的大惊小怪的模样,叹了口气道:“那就先给你们,反应反应再说!”。
Back to Top